第一百三十七章,坦然面对

小说: 战雏 作者: 战雏 更新时间:2015-11-09 09:00:59 字数:4292 阅读进度:137/1255

铁中对眼前这人的身份也是十分好奇的,不过眼下铁血佣兵团十分混乱,而且朱啸明显是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份,铁血佣兵团的人数量也不少,难免人多口杂.

铁中迅速命令几人开始整理眼下的铁血佣兵团,随即走到朱啸面前,抱拳客气地说道:“这位神秘的强者,这里并不是谈话的场所。为了保证铁血佣兵团不至于被人全灭,因此我们曾修建了一些地下密室,如果诸位不嫌弃的话,就请到那里说话吧!”

朱啸轻轻地点点头,淡淡地说道:“大哥,你让其他人在这里帮助铁血佣兵团吧,眼下这里也需要人手,过会儿就由你跟我一同前去就行了。”

朱烈很快就吩咐好了,与铁中铁峰一同朝着铁血佣兵团的密室就走了去。

铁血佣兵团的密室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密室,在铁血佣兵团的屋子后面修建着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之中有着一个很大的湖,为了点缀此处的风景,在湖上修建了廊桥,廊桥穿过很多假山,看样子所谓的密室入口必定就在这假山之中了。

抛去这个花园是所谓的密室入口不说,光是这到处的奇花异草,亭台楼阁,朱啸就不得不说铁血佣兵团的可真是会享受,难怪会走到这一步。一走上廊桥,朱啸顿感一阵幽香拂来,朱啸的灵魂之力被特迪马尔斯灭掉了一缕,是以一直都感到昏昏沉沉的,眼下倒是清醒了不少。朱啸不由得顺着风拂来的地方看去,只见湖的四周竟然还有一些药材,看样子之前朱啸之所以会有一阵清爽的感觉,完全就是依靠的这些药材。

“哈哈哈,铁中团长,你们可真是会享受啊!这里不仅有着如此数量的奇花异草,竟然还有着大量的药材。有了这些药材,在这里修炼倒是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啊,也难怪你们铁血佣兵团会是罗格镇最强大的几个势力之一。”

铁中苦涩地笑了笑,随即叹道:“这位神秘的强者你是有所不知,这个花园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并不是我们兄弟二人修建的,而且在修建这个花园的时候,我们铁血佣兵团也远比眼下强大。”

铁中说到这里,眼睛不由得一红,再也说不下去了,看样子是提及伤心的往事了。此时铁峰脸上也有异色,朱啸的心不由得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要说铁血佣兵团最强盛的时候,那就是铁中等五兄弟俱在的时候,眼下其他三人早就被朱啸斩杀了。

事情的症结也就在这里了,眼下朱啸希望铁中铁峰二人可以接纳朱烈,让他在这里建立一些属于他自己的势力,一旦让铁中铁峰知道了朱啸的真实面目,只怕这一切都要泡汤。想到自己是当着铁中铁峰的面将铁艺等人斩杀的,朱啸都不由得脸有些红了。虽然那些人就是死在朱啸手上的,但眼下朱啸却正在这里跟二人谈着话。

朱烈并不知道眼下朱啸到底是怎么死的,但他对这个花园的来历倒是想知道。刚一进入这里,他感觉自己的元气竟然变得活跃了不少,要是能够在这里修炼的话,那正如朱啸所说的那样,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朱烈轻声咳嗽一下,悻悻问道:“二位团长,难道这期间还有什么变故吗?”

朱啸的心在这一刻是真的提起来了,一旦铁血佣兵团再追杀他的话,那朱族的人活着走出罗格镇的几率就很小很小了。不过朱烈此话一出,倒也可以先探探铁中铁峰的底。

铁峰清了清嗓子,伤感地说道:“这原是我们兄弟二人的秘密,无论在谁面前我们都从未提起过,再者,这也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是以……”

朱烈不由得一阵尴尬,朱啸则是感觉手都微微发凉,看样子事情是朝着坏的那一面发展了。

铁中轻轻摆摆手,伤感之色徒然消逝,淡淡地说道:“算了二哥,虽说这些事情并不是十分光彩,但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了,今天若不是他们,只怕现在我们早就没命了。要是没有了命,守着那些有的没的名誉又有何用呢?再说了,在这个大陆上能够活下来已经十分不易了,又哪里有精力管那些虚无缥缈的名誉呢!”

朱烈断然没有想到这二人的情绪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波动,当即有些抱歉地说道:“二位团长,若是……”

朱烈还未说完就被铁中摆摆手打断了,他显然是将一切都放下了,平静地说道:“这个花园其实是我大哥铁艺还活着的时候修建的,这个花园刚一修建,因为我大哥一时的贪念,贸然去追杀一个神秘的强者,使得我们五兄弟之中三人丢掉了性命,其中就包括了我的大哥铁艺。”

眼下铁中竟然还用“神秘的强者”几个字来称呼自己,朱啸提起的心不由得略微放松了一些。事情已经发生了,自是要尽快解决,朱啸佯装一愣,试探性地问道:“听团长提到令兄长是死在一个神秘强者的手中,难道你们就连杀死自己兄长的人都不知道是谁吗?”

“正如我二哥所说,这些事情其实有关我铁血佣兵团的隐秘。但眼下铁血佣兵团已经朝不保夕了,那些所谓的隐秘就不应该让它们永远成为不为人知的秘密。”铁中整理一下嗓子,淡淡地说道,“那个神秘的强者是当着我们的面斩杀了我的三个兄弟的,他的样子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此人来历神秘,他曾一人单枪匹马将顾连斩杀,而后扬长而去,至今都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何人!”

朱啸轻轻地点点头,虽说铁中看上去十分平静,可一旦让他知道了铁艺几人就是死在自己手里的,他可不敢保证铁中铁峰不会立刻就翻脸不认人。事已至此,只有坦然面对才是,朱啸试探性地说道:“真是没有想到铁血佣兵团竟然曾经发生了那样的变故,二位团长,要是在遇到那个神秘的强者的话,只怕你们势必跟他势不两立不共戴天吧!”

朱烈不由得面色微微一变,朱啸可不是那种喜欢说废话的人,既然眼下朱啸都这样说了,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个所谓的“神秘的强者”并不是其他人,那个人就是朱啸。朱烈不由得面色剧变,他终于知道朱啸刚进入罗格镇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朱烈朝着朱啸靠得近了一些,要是铁中铁峰发难,距离朱啸近一些也好出手相救。

铁中铁峰的心里也是一下子就翻起了千层lang,他们倒不是已经识得朱啸就是斩杀自己兄长的人了,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朱啸此时说的事情。

斩杀了他们兄长的人,他们自然是巴不得将其斩杀了,但要是最后那人不留他们一命的话,哪里还有现在的他们。再说了,铁艺几人之所以会死,那也是因为贪婪的缘故。

铁中铁峰并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人,谁对谁错他们心里都十分明白,可是死的人究竟还是他们的兄长。无论他们能够多么冷静地分析出对错,但朝夕相处的兄弟们就是死在那个人手里的,说心中没有怨恨那自然是假的。铁中铁峰具是痛苦的摇摇头,他早已是两颊都挂满了热泪。

朱啸身体一僵,眼前的情形已经说明了一切。看样子朱啸之前还是将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不过朱啸也很清醒,这种事情即使是他自己遇到了,他也不管对错,一定就是先将仇人给斩杀了。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朱啸轻声安慰道:“二位团长,切勿在为了这种事情伤神了,过去的让他过去吧!也是我多此一问了,这种事情放到谁的身上恐怕首先想到的也将是将仇人斩杀。在亲情面前,可并没有什么理性镇定一说。要是连这种仇都不报了,那还活着……”

铁中摆摆手打断了朱啸的话,伸出手重重地抹去热泪,铁中静静地说道:“其实我铁中虽然愚笨,但远远还没有到愚蠢的地步。说到神秘的强者,你本身不就是一个神秘的强者吗?我看也就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了,你还是露出你的庐山真面目吧!”

朱烈铁峰的脸色均是齐刷刷一变,朱烈一下子跳到朱啸面前,急切地说道:“族长,赶紧走吧!”

铁峰自是听出了铁中话中之话,身形一动,他绕到了朱啸身后,冷冷地说道:“想走,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了吧!”

朱啸也未曾想过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不过这样也好,把事情都挑明了说,大不了也就是一战嘛!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眼下想要朱啸死的人可不少了,就是再多几个又有什么呢?

朱啸无奈地笑着挠挠头,一时间他也并未将将自己的帽子摘下来,而是无奈地说道:“真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真的会到这一步,竟然瞬间就到了我最不想的局面了。可是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事情越是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我竟然越是感到兴奋。朱烈大哥,不用这么紧张,罗格镇的强者虽然很多,但能够让我落荒而逃的却并不多!”缓缓将帽子扯开,朱啸一脸无辜地淡然屹立在原地,眼睛直视着铁中,让铁中一下子都有些不敢直视朱啸。

今日若不是朱啸出手,只怕他们铁血佣兵团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铁峰从心里不希望见到朱啸的面孔,可事情往往都是出乎意料的,朱啸眼下已经赫然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铁峰的心里顿时就翻起了巨lang,本来他是巴不得朱啸出现在他的面前的,因为那样他就可以帮他的几个兄弟报仇了。可眼下朱啸就站在了他的面前,他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踱步走到铁中身后,铁峰狠狠地说道:“团长,眼下斩杀大哥的仇人就在眼前,到底要不要动手,单凭团长你一句话!”

铁中又哪里希望此时见到朱啸的面孔了,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虽然不想面对,但却也是不得不面对了。偏偏在这种时候,铁峰没有当机立断就出手,而是将这个棘手的问题交给了自己来处理。铁中思索再三,却也并未立时就出手,而是向前走了一步,直视着朱啸的眼睛冷冷地说道:“我真是没有想到啊,我铁血佣兵团竟然迎来了朱族的团长,眼下最为传奇的一个人!”

铁中并不是一开始就出手,而是避而言其他,朱啸悬着的心此时也逐渐放了下去,看样子事情并不是特别坏,至少眼下铁中铁峰也并未出手啊!

朱啸轻松地笑笑,随意地说道:“传奇不传奇我倒是不在乎,只是堪堪能够保住我的这条小命罢了。铁中团长,我真是想不到啊,你竟然连你的那个贪婪的大哥都不如,竟然让铁血佣兵团落败到了这种地步了。”

眼下稍有不慎两边就会大大出手,朱烈万万没有想到到了这种时候朱啸竟然还能如此轻松,不仅只是这样,他数落的对象竟然还是对方的大哥,而且就是被朱啸斩杀的人。一时间,朱烈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暗暗地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应对一切。

虽说朱啸就是在侮辱铁中的大哥,可铁中脸上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来,只是冷笑了三声,淡淡地说道:“真是不愧为能够面不改色地将烈火那样的人都斩杀的人,你就在我的面前,竟然还有胆侮辱我的兄长,而且那个兄长还就是死在你的手上的!朱啸,你可知道这罗格镇有多少人想要杀了你吗,只要我将顾连死在你手里的消息放出去,顷刻间你就会灰飞烟灭!”

铁中越是歇斯底里,朱啸越是得意!看样子铁中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手了,在罗格镇也算是暂时地安定下来了。

都已经刺激了铁中一次了,朱啸自然不妨再多刺激他一次,懒懒地一笑,朱啸无所谓地说道:“那为何你还不去大肆宣扬呢?现在就去吧,要知道一旦你说出去,特迪马尔斯还有黄炳都会立即来追杀我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也就不用再担心自己的仇报不了了!”

...

...(..)(战雏../22/22233/)-- ( 战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