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抉择

小说: 战雏 作者: 战雏 更新时间:2015-10-12 08:17:50 字数:3270 阅读进度:14/1249

站在黑骨的面前,朱啸只感觉自己是在是太过渺小了,光是两个鼻孔都像山洞一般,比朱啸更高的人都可以直立通过。

整个尸骨潭里面都堆积着无数的尸骨,可不管四周的尸骨怎么堆积着,根本就没有尸骨靠近了这副黑骨三丈之内。黑骨之上不时有着荧光流转,想来此人陨落之前实力也是无比的强悍。

虽然从颜色上就可以看出黑骨的不凡了,可这一点却是可以看出这副尸骨的霸道与强悍。这副尸骨正是整个尸骨潭的底,尸骨潭的秘密恐怕都藏在了这副黑骨之中。朱啸看了许久,总算是看出了一点什么了,问题正是在这副尸骨的两个鼻孔之中。

尸骨除了颜色是黑色的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想要藏东西,那东西一定就在这像两个山洞一般的鼻孔之中了。

两个鼻孔也略有不同,从其中一个鼻孔之中可以看到些许光亮,虽然只是一点,但也确实是存在的;可是另外一个则是一片漆黑,看上去给人一种深邃的感觉。

朱啸此时心里跟明镜似的,朱啸知道自己此时已经靠近了那个黑云所说的什么大机缘了,不过此时朱啸还得面临一个选择,一旦选错,那就得死。

“二选一,看上去比较简单,可一边意味着生,一边意味着死,对于常人来说倒是真的难以抉择啊!”朱啸在心里微微一笑,“可这样的选择对于我朱啸来说简直就太过简单了,两个鼻孔对于我都没有什么区别。”

面对选择无从选择的时候,大多是因为特别在意选择之后的后果!朱啸并没有那方面的担忧,自然没有任何的犹豫,朝着稍有亮光的那个就走了去。

鼻孔里面很宽敞,一直延绵着通向深处,朱啸走了一刻左右才到了一个宽敞一点的地方。要是将鼻孔看成山洞的话,此时朱啸到了一个石室之中了,这个石室之中一点液体都没有,朱啸大步流星,直接就走了进去。在这个石室的角落里还有这一副白玉一般的白骨,白骨的一个手指上还套着一个雪白色的纳戒。

纳戒食一种储物戒指,根据品质的不同里面储物的空间也不同。自小不能修炼的朱啸对于这些东西看得倒是多了,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纳戒的不凡。不过此时的朱啸对于这些都不感兴趣,朱啸四下都没有看到功法武技什么的,不由得一阵失落。

只是当他走进这个石室之中的时候,那个雪白色的纳戒上闪过一丝亮光,只是这些朱啸都没有发现罢了。

“嗯,看来即使有东西也只能藏在那个纳戒之中了!不过那个纳戒是一枚高级纳戒,恐怕有灵魂之力的保护,我怎么可能打得开呢?”朱啸不由得有些苦恼,虽然宝物就近在咫尺,可自己却拿它没有办法。

虽然有些无奈,但朱啸还是朝着那堆尸骨走了过去,准备将那个纳戒取下来!朱啸确实没有本事打开这枚纳戒,但朱啸的父亲朱恒或许有这个能力。

“哈哈哈,小兄弟,你想干嘛啊!”

不待朱啸靠近,一个声音凭空产生,即使以朱啸的心性还是被吓了一跳。朱啸四处看看都没有发现有人之后,顿时自言自语地壮胆:“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一惊一乍的!”

朱啸此时有些自欺欺人了,那声音太过真切了。朱啸还是朝着前面走了去,不过这一次朱啸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他想要看看那个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咔咔咔!”

一阵响动之后,角落里的那具尸骨逐渐站了起来,冲着无比震惊地朱啸咧嘴一笑,道:“小兄弟,你是在找我吗?”

朱啸自认胆子已经不小了,而且经历过的事情也不少了,可是见到一副尸骨站起来并且还说话之后,他还是不免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尸骨逐渐又倒在了地上,一个戴着雪白纳戒的虚影出现在了朱啸前面。这是一个老人,须发皆白,脸上被岁月雕刻着大量的痕迹。老人冲着朱啸微微一笑,道:“我以为见到骨头站起来之后你至少要被吓得跳起来,想不到你竟然这么镇定,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虚影虽然还是有些恐怖,但比起尸骨好了很多。朱啸不着痕迹地擦了擦脸上的汗,也不管眼前这人究竟是谁,破口大骂道:“我说你这个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干嘛突然出来吓人呢?我都快被你给吓死了。”

老人还是微微一笑,打趣道:“我以为你小子一点都不怕呢?原来也是一个软蛋啊!”

朱啸差点没有过去揪着老人的胡须,怒道:“老头你说谁呢?我看那具尸骨一定是你的吧,当心我把你的骨头给毁掉。”

老人看了看朱啸,让到了一边,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笑着说道:“你说得不错,那就是我的尸骨,你想毁掉它就去吧!”

朱啸看了看老人,可老人脸上一脸的云淡风轻,朱啸以为他是在试探自己,一边朝着那边走去,一边骂骂咧咧地说道:“我说老头,你可不要后悔啊!”

灵魂之力强大到一定的地步之后,即使人死了灵魂还是可以脱离身体活下来的,从老人的虚影朱啸已经知道这个老人只剩下一缕残魂了,而那具尸骨应该就是这个老人的。毁人家的尸骨非常不好,更何况当着人家的面,朱啸实在是有些不忍出手,也就没有急着下手。

“哎,我说你不是要毁掉我的尸骨吗?怎么不出手呢?”

朱啸在怒不可遏的情况下说出了那句话,可他并不想那样做,此时竟然有一点骑虎难下了。朱啸思索再三,拳头朝着尸骨的胸口就砸了过去了,这里是尸骨最为脆弱的地方。

一拳下去之后,尸骨并没有半点损伤,倒是朱啸感觉自己的拳头传来一阵疼痛。朱啸虽然不能修炼,可是这一拳的威力也足以将一具尸骨的胸口砸得凹陷下去了,可是这一拳下去却是让人大跌眼镜。朱啸心有不甘,拳头一动,顷刻间又挥出了十数拳。等朱啸停下之后,朱啸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尸骨根本就没有半点损伤,倒是他的拳头上流出了一些鲜血。

“这是什么骨头啊,怎么会这么坚硬呢?”朱啸忘记了自己是在毁人家的尸骨,脱口而出问道。

老人淡淡一笑,道:“要是其他人侵犯我的尸骨,我拼了灵魂散尽也要让他付出代价,可我今天就让你动了。小子,你给我记住,只要你没有足够的实力,即使别人已经死了你还是拿人家一点办法都没有。”

朱啸心底被一下子就触动了,他若有所思地站立起来,恭敬地抱拳道:“前辈,适才多有冒犯,望前辈念在我不知天高地厚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

老人微微颔首,摆摆手笑着说道:“刚才是我叫你去毁灭我的尸骨的,你并没有什么冒犯的,你刚才没有用脚狠狠地踏几脚我已经很欣慰了。”

朱啸再抱抱拳,有些疑惑地说道:“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老人云淡风轻的脸色终于第一次发生了变化,不过那种变化稍纵即逝,他还是微微一笑,说道:“这个说来话长了,对了,不应该有两个鼻孔吗?你为什么选择了这个?”

朱啸当时想都没想就选择了这边,说起他的初衷,朱啸不由得笑着说道:“不是有两个鼻孔吗。另外一个里面乌漆抹黑的,我干嘛要选择那边!哼,只有傻子才会选择那个黑灯瞎火的地方。”

老人被朱啸一下子逗笑了,不过却是感慨道:“到了两个鼻孔前面的人,九成九的都会选择另外一边的,因为他们觉得这或许是一个考验,想要变强,怎么可以选择有光亮的一边呢?可他们却不知道,一旦选择了那边,那他们也就选择了死亡。”

“什么?选择那边会死吗?”

老人点点头,道:“不错,一旦选择了那边,那就必死无疑了!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很庆幸自己选择了这边啊?”

当时朱啸原本就是在碰运气,所以并没有过多的犹豫选择哪边的事情。一次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之后,朱啸自然要更加珍惜自己的小命了。

朱啸看看这个只剩下一缕残魂的老人,当即伏跪在地上,急切地说道:“前辈,求你收我为徒吧!”

老人笑着点点头,不过却是说道:“我现在只剩下一缕残魂了,你拜我为师恐怕要令你失望了。”

“不会的,恳请前辈收我为徒!”

老人微微一笑,道:“你现站起来吧!”

朱啸不会说什么“你不收我为徒我就不站起来”之类的话,闻言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老人看到朱啸这样子,当即开怀一笑,道:“朱啸,你其实是一棵很好的苗子,要不是这样子,我是绝对不会现身的!嘿嘿,不怕跟你实话实说,即使你不拜我为师我都会收你为徒的!”

朱啸一愣,心里五味杂成,不知道说什么好!

...

...(..)(战雏../22/22233/)-- ( 战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