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蛮龟村落

小说: 英雄监狱 作者: 黄华溢 更新时间:2017-03-16 08:19:33 字数:2272 阅读进度:1263/1582

黄溢上线之后,决定去吸收坠神大陆那五份英雄灵气。

坠神大陆是第二世界最危险的地方,而且位于荒凉的南半球的海洋深处。

第二世界的两百多块大陆,绝大部分都位于北半球,南半球基本上都是无尽的汪洋,几乎被人遗忘。甚至连一般的世界地图,都把南半球去掉了,只显示北半球的地理地貌。

第二世界对南半球的海域知之甚少,连奥斯坎皇家学院都不清楚南半球的海域究竟有一些什么物种。只有一些去过南半球且幸存下来的航海家,留下过一些南半球海域的传说。

传说南半球的海水深不见底,深海中栖息着各种奇异的海怪,其中甚至还有一些亘古时期的遗种。它们出没时常常引发滔天海啸,狂暴飓风,非人力可以抵挡。与南半球的海洋相比,北半球的海洋就像是池塘一样安全。

由于这些原因,南半球几乎没有什么公共传送阵,黄溢想要去往坠神大陆,只能靠自己飞过去。

此时,黄溢的化身扇动着逐日者之翼,正朝着坠神大陆的方向飞着。

刚开始,他还会路过一些岛屿和大陆,还能偶尔看见一些繁华的城市。但过了赤道,到达南半球之后,岛屿的数量就越来越少了,村庄和城市更是难得一见。

半小时之后,逐日者之翼的速度已经提升到了光速。黄溢已经彻底看不清下方的情景了,眼中只有一片蓝色的混沌,像是处于时间和空间的长河之中。

不过,哪怕以光速前往坠神大陆,也要飞行好一段时间。如果是一般人,可能要好几年、几十年,甚至永远也无法到达。

以光速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黄溢陡然感觉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吸力,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将他的速度减缓下来,以他登天阶段的实力都无法阻挡。

他的速度越来越慢,身躯仿佛都要被撕裂。终于,他的速度减缓到了一定的程度,眼中那些模煳混沌的色块,渐渐变得清晰,能够重新观察到具体的事物了。

只见下方的海洋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岛屿。岛屿上是一片片竹林,隐约可以看见竹林中坐落着一些村落小屋。

黄溢感觉到,正是下方的这座巨大岛屿,减缓了他的速度,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铁将他吸住了。

他索性降落下去,决定探个究竟。

就在这时,他惊骇地发现,这座岛屿居然在飞速往前移动!

从高空中观察时,还难以察觉到这种移动,但是他的高度降低之后,明显地察觉到,下方的大地正在风驰电掣地前行,一片片竹林像地毯一样飞速移动。如果他不调整坠落地点,甚至会错过这座岛屿,最终坠落到这岛屿留下来的尾浪之中。

黄溢凝神仔细看了看,这才惊讶地发现,这居然不是一座岛屿,而是一只巨大的海龟。

这只巨龟太过庞大,以至于龟背像一座岛屿一样,长满了竹林,甚至还有一些生灵居住其中。

这只巨龟不知道已经在海面上遨游了多少岁月,它背上的那些竹林和生灵一直都在,表明它已经无数年没有沉入过海底了,龟背一直处于海面之上。

这时,黄溢终于降落到了那龟背上的一座竹林之中。

“【系统提示】:你发现了蛮龟村落,经验值+1000000。”

“蛮龟!”听到这两个字,黄溢顿时浮现出一种亘古时期的物种。

在亘古时期,第二世界有很多巨型生物,它们可以轻易地撕天裂地,翻江倒海,甚至以龙族为食,蛮龟就是其中的一种。

但是这些巨型物种繁育极其困难,而且智力低下,随着人类的逐渐发展壮大,以及天地灵气的逐渐匮乏,它们渐渐地灭绝了。

根据史料记载,蛮龟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上古时期。当时,才刚刚达到半神层次的登天者血蹄,曾经在费玛海沟短暂地目击过一次蛮龟出没。

不过,黄溢也不确定他脚下的岛屿是否就是传说中的蛮龟。

黄溢降落的这座竹林,安安静静的,偶尔响起蝉鸣鸟叫的声音,远方似乎还有几只猿猴在林间腾挪跳跃,发出清脆的啼声。

温暖的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洒落下来,一阵清风吹来,吹得竹林的叶子哗哗作响。

黄溢迈开步子,朝着之前在空中看到的几栋村居走去。

走出竹林后,前方是几栋古朴的村居,都是用竹子建成的,屋顶搭着一块块草皮,还有几朵鲜花在屋顶盛开。

最近的那间村居小屋,大门敞开,前面的草坪上,有几只鸡正在悠闲地啄食,门口趴着一只大黄狗,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午睡。

屋子里传出来一首古老的歌谣,似乎有一个老爷爷在轻声哼唱着什么,在这午后的阳光下,显得恬静淡然。

黄溢放轻脚步,慢慢走近了那间村居,门口那只大黄狗抬起眼皮,瞟了黄溢一眼,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了,没有丝毫警惕。

黄溢从那门里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只有几张竹桌竹椅和竹床,就像是一户寻常的村里人家。

在屋里一扇窗户的旁边,一个老爷爷正坐在一张竹椅上,轻声哼着歌谣,哄着怀里的一个小女孩午睡。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们身上,那小女孩安详地趴在老爷爷的怀里,吧唧着小嘴,似乎刚刚才睡着。

这时,那个老爷爷发现了黄溢的到来,微微愣了愣,但也没有很惊讶。他微微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怀里的小女孩,似乎让黄溢保持安静。

黄溢轻手轻脚地在门口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了,温暖的阳光斜斜地照进屋子,几粒灰尘在阳光下飞舞着。屋外的竹林里,隐约传来蝉鸣的声音,那声音轻柔,隐隐带着回声,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轻柔地抚摸着黄溢的耳膜。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宁静的感觉了,一切名利和喧嚣全都远去,一切战斗和杀戮全都消散,就像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期。

这时,一阵清风吹进屋里,吹落了黄溢的眼皮。

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古老村落里,在这个安静祥和的午后,黄溢就这么安详地睡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