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艾毒病符文

小说: 英雄监狱 作者: 黄华溢 更新时间:2015-01-21 14:21:11 字数:2129 阅读进度:100/1522

今rì爆发第三更,接下来还有!

——————————————————

接下来,拍卖官一连拍卖了一批有缺陷的高级符文,效果都非常强大,但缺陷也同样非常强大,在常人看来基本都属于废品。这些符文中,有些被底价拍走了,有些则是流拍了,最贵的一枚符文,也仅仅只拍到了两万金币的价格。

但直到此时,黄溢仍旧没有看到适合他的符文。

“接下来,是最后一枚有缺陷的高级符文,这枚符文是通法者·龙纹这十年来最大的一个遗憾,他本想留作纪念,但最终还是决定将它拍卖,寻找一位有缘人。”拍卖官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双手套,随后小心翼翼地戴上,随后郑重其事地拿出了一个古铜sè的宝箱。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箱子,全都露出了好奇之sè。这枚符文竟然是龙纹这十年来最大的一个遗憾,可见这枚符文肯定是倾注了龙纹很大心血的一件作品,估计这枚符文出现了某种非常强大的缺陷,以至于让龙纹感到了巨大的遗憾。而这个拍卖官也第一次戴上了手套,可见那箱子中的符文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符文,不能让皮肤直接接触到。

接下来,拍卖官缓缓打开了那个古铜sè的宝箱,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绿sè的符文石。那枚符文石通体散发着一股绿sè的光华,表面隐隐蒙着一层污秽,仿佛是从下水道里掏出来的臭石头一般。

“这枚符文,名叫艾毒病符文!”拍卖官小心翼翼地拿起了那枚符文,微微举起,微微颤声地说道,显现出内心的波动。

“嘶!”场下数万人中,不少人听到“艾毒病”这三个字后,都倒吸了一口气,身子赶紧往后一躲,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想必不少人都听说过艾毒病。”拍卖官没有急着介绍符文效果,反而说起了一段历史,“三十年前,七大魔王之一乌卡尔率领一群亡灵大军从死灵深渊中来到这片大陆,此后生灵涂炭,大地发黑,天空是永不散去的铅sè乌云,到处都是绝望。当时有一种来自深渊的病毒也随着这批亡灵大军肆虐了整片大陆,这种传染病能够通过空气传播,传染xìng极强。患上这种病的人,身体会慢慢滋生出无数的病毒,这无数的病毒会时时刻刻对染病者造成伤害,每一个病毒的伤害很小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无数个病毒一同爆发起来,却足矣让患病者瞬间暴毙,就疾病抗xìng极强的半兽人也不能幸免。由于这种病无法被驱散和治疗,曾经造成了大陆无数人的死亡,成为了一个可怕的梦魇。这种病毒就是艾毒病!当年,我的家人就是死于这种病毒。”

说到这里,拍卖官的脸sè微微有些悲伤,场下一些年长的NPC竞拍者也都露出了一丝后怕的神sè,显然是当年亲身经历过那场浩劫。

“当乌卡尔被击退回死灵深渊后,艾毒病却仍旧在留在这片大陆肆虐,无法阻止,整片大陆仿佛都生了一场大病,到处都是死尸,到处都是人们绝望的呻吟。后来奥斯坎皇家学院伟大的药剂师教授——圣手·绿液耗费许久的时间,终于成功研究出了艾毒病的疫苗,给大陆带来了生的希望!后来这种疫苗开始在全大陆范围内接种,这种病毒才终于受到了遏制。十年前,大陆最后一例艾毒病携带者在大陆东部索玛城宣布实现,传播链剩下了最后一环,得到了彻底的隔离。此后的两年中,奥斯坎学院继续在整片大陆进行特别搜寻,最终确定艾毒病已经被彻底消灭。目前,全大陆只有两个实验室中保存了艾毒病的样本,一份保存的在奥斯坎皇家学院的生命实验室,另一份就是保存在通法者·龙纹的符文实验室中。”

拍卖官说到这里,挥了挥手中那枚绿sè的符文,继续道:“龙纹得到艾毒病的样本后,经过漫长时间的研究,终于将这种病毒改良,并融入到了这枚符文之中。这枚符文能够让一个技能附带艾毒病效果,并可以被风吹到四面八方,使两百米范围内的敌人全都受到传染!不过改良后的艾毒病效果已经大大削弱,只能让敌人每秒种受到相当于攻击者10%攻击力的病毒伤害,持续时间也有10秒种。”

台下的众人表情很平静,没有对这符文的效果感到惊奇,因为他们知道这枚符文肯定有某种更强的缺陷,而这个缺陷就是龙纹这十年来最大的遗憾了。

“但是,这枚符文的缺陷却更明显。”下一刻,拍卖官的语气微微颤抖起来,“它会让施法者患上艾毒病,那种没有经过任何削弱的,最原始的艾毒病!如果施法者死亡,被再度复活了,如果重新使用带有这个符文的技能,也仍旧会染上艾毒病!唯一的区别,就是这种艾毒病不会传播,只会停留在施法者体内。”

话音落下,场下坐着的数万人全都缩了缩脖子,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惊恐。这根本就不是符文了,而是剧毒,谁用谁死。就算是牺牲自己,去祸害传染别人也行不通,因为这种变异后的艾毒病已经失去了传播能力,仅对施法者自身有效。

“下面开始拍卖这枚符文,起拍价1万金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千金币。”这时,拍卖官环顾四周一边,开启了拍卖。

场上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开口,这种符文就算是送人都没有人会接受,更别说花一万金币去购买了,这纯粹是找死的行为。

艾毒病这三个字,是一场永恒可怕的梦魇,在整片大陆都留下了一个难以忘怀的创伤,就算历史长河再过去无数年,大陆的历史也仍旧会记住这浓重惨烈的一笔,没有人会忘记。

“没有人愿意拍吗?”许久之后,拍卖官高声朝四周问道,他的声音弹在墙壁上,来回传播,形成了一道道回声。

“1万金币。”就在这时,黄溢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