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0章 起源天书

小说: 修仙传 作者: 归隐 更新时间:2016-09-21 01:42:51 字数:4699 阅读进度:1947/2035

天戈世界,独属吴岩的御座上,只有吴岩一人端坐未动,静静沉思着什么。UPU小说网网w·w=w/.=8-8zw.cc

时未空并不在此处,而是被吴岩打去帮忙看护吴家人。

时未空离开时说的那番话,以及望向他时的那种狂热,令吴岩真正的意识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他相信,时未空并没有欺骗他。

正是如此,吴岩的心,现在其实相当乱。

他的心头现在反复想的两个词语,就是元洞和永恒石。

不可否认,这一刻,吴岩尽管看起来十分平静,但无论如何,他的内心却都无法淡定下来。

毫无疑问,盘古道尊做了这么多的努力所换来的一切,最终却便宜了他这个起于微末,却拥有逆天气运的小人物。

而造成这一切的关键,竟是大荒元鼎。

不得不说,盘古道尊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性人物。

历尽千辛万苦,甚至不惜得罪了整个大荒元界所有大人物,最终不仅一无所得,反而为他人作嫁衣裳,成就了吴岩。

当然,吴岩不觉得这仅仅只是偶然。

他觉得,这其中真正的关键因素,还是大荒灵选中了他,这才让他彻底的得到了大荒元鼎的认可,进而炼化了大荒元鼎。

大荒元鼎,原来并不仅仅只是进入大荒洞的钥匙而已。

它的确是一件元器,而且是大荒至尊证道的元器,而并不是简单的十二大天道元器之一的大荒元鼎。

大荒至尊有弟子十二,每一弟子掌管一大分支天道,炼有一件开天道器。

而这十二大开天道器中,唯独这大荒元鼎,乃是由大荒至尊亲自炼就,这也就造成了这件开天道器的唯一性和特殊性。

十二元尊之中,最被大荒至尊看好的,其实便是执掌大荒元鼎的大荒元尊。

原本,大荒元尊凭着大荒元鼎,完全有机会继承大荒至尊的衣钵,最终代替大荒至尊,执掌整个大荒元界,成为第二名大荒至尊。

可惜,大荒元尊当年没有能够禁受住盘古道尊的诱惑,最终反叛,不仅令的自身身死道消,更导致大荒元鼎落入盘古道尊之手,这才导致了后来一系列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变故。

盘古道尊自以为得到大荒元鼎,就能够解开大荒天道的真正奥妙,进而炼化此宝,执掌大荒元界。

但他太高估自己的能力,同时也太低估大荒灵的能力,最终在大荒灵的追杀之下,差点陨落,不得不一化为三,逃离大荒洞。┮╳ ┭ 巴┭巴中文网┮╈ ┮╋ w、w、w=.·8=8zw.cc

一道分灵带着大荒元鼎,遁入古天道盘内,企图借机参悟大荒元鼎的奥秘。

但千算万算,他的这道分灵,却依旧被大荒灵找到,并最终抹杀。

不过,在这道分灵被抹杀之前,他还是做好了部署,借助时间之河,逆转光阴,把古天道盘开启的宇宙世界,一分为四,迷惑了大荒灵,并把大荒元鼎封印,藏入鸿蒙世界内,令的大荒灵最终没有能够找到大荒元鼎。

而同一时间,他似乎也明白了永恒石的作用,令吞下了永恒石的混吞古兽,躲入时间静虚之内,避开了大荒灵的感应,企图等待自己逃走的分灵返回后,再来研究大荒元鼎和永恒石的真正奥秘。

可他机关算尽,却根本没有算到,就在自己开辟的宇宙世界中,居然会冒出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获得了大荒元鼎的认可,进而炼化了大荒元鼎。

不仅如此,这个小人物还炼化了永恒石,并以永恒石为根基,炼成了元始山。

元始山,其实便是元洞中,那元山最初始之时的形态。

换言之,吴岩在机缘巧合之下,已然拥有了具备开创元洞的基础。

虽然这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了,但事实却又的确如此。

正是看准了这点,时未空才把自己的一切,都压在了吴岩的身上,甚至不惜自己的身家性命,把他所知道的事情,悉数告知了吴岩。

这其中牵涉到的世界奥秘,远非任何人能够想象。

元洞是这整个世界的核心,无论是混沌世界无数洞世界和宇宙世界也好,还是洞世界和宇宙世界内的一切也罢,其所有的来源,其实全都是自元洞而始。

吴岩原以为,凭着元始山和元始灵,只要在混沌世界中,收集到足够的资源,便也能开辟出一方宇宙世界,尽管这个世界或许比不上古天宇宙,但起码也应该是一个天道宇宙世界。

现在看来,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还要理想。

他竟然拥有可以开辟出比三大永恒洞世界还要强大的元洞世界!

要知道,三大永恒洞世界,可都是不灭的洞世界,也就是永恒世界的附庸世界。它们的存在,就是以永恒世界为根基的,而永恒世界的存在,正是整个天地存在的核心。

没有了永恒世界,所有的一切都会归于虚无,再无任何存在的意义。

但反过来,仔细想象,吴岩能够成功的可能性,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元洞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吴岩连古天宇宙还没有离开过,甚至连一个真正的洞世界都没有进去过,哪里知道如何才能开辟洞世界?

再者说,开辟一方洞世界,又岂是那般简单的?

更何况,一旦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只怕整个混沌世界,所有洞世界的主宰,包括三大永恒洞世界的至尊,都会第一时间来抢夺他的元始山,抹杀他的元始灵。巴巴小说网w`w`w·./8·8zw.cc

目前为止,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时未空。

就连墨神机都不清楚。

吴岩甚至已经忍不住开始在思考,要不要趁此机会,把时未空给抹除掉了。

但再仔细想想,如果真把时未空抹杀掉,只怕也于事无补。

更何况,如何才能开创一个元洞世界,他没有任何头绪。

而作为曾今担任过大荒魔洞守护之责的时未空,好歹也是大荒魔灵,其所知道的东西,远比吴岩想象的还多,而且这些东西,也正是他所需要的。

现在他反倒是并不急着要离开古天宇宙了。

一切都必须要谋划好之后,才能行动。

不能出现任何的纰漏。

古天宇宙之中,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秘密,是不是还有九大元尊的分灵,是不是还有大荒灵的分灵,是不是还有其他元尊乃至至尊的耳目,是不是还有盘古道尊的分灵,吴岩一点都没有把握。

所以,目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保整个古天宇宙之中,没有任何隐患。

至于天洲圣城,墨神机等想要离开古天宇宙的那些人,以及唤醒自己的家人,这所有的事情都不能操之过急。

思虑再三,吴岩忍不住又把时未空找了过来。

“时道友,你都已经想好了么?”

时未空出现在吴岩的御座前,神色忐忑的望着高高在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吴岩,心下莫名的咯噔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

“嗯。”

吴岩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目光重新落在了时未空身上,眼神闪烁不定。

时未空心头的不安越来越盛。

突然,时未空毫无征兆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吴岩面前,匍匐着五体投地,用颤抖却清晰的声音,向吴岩大声说道:“大荒魔灵时未空,愿意以自己的魔灵起誓,甘愿成为至尊您座下最忠诚的奴仆,若有违此誓,愿受万灵噬魂之痛,不得好死!还请至尊您看在老奴此番忠心的份儿上,收下老奴!”

他终于知道,自己的不安来源于何处。同时,他更震惊于,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中,吴岩竟然就已经想透了所有的关键。

如果不能够在这时候取的吴岩的信任,他坚信,下一瞬,不用等万灵噬魂,他就会被吴岩的元始灵毫不留情的直接抹杀!

别人不清楚元始灵的可怕,作为大荒魔灵,时未空太清楚了。

莫说是在这天戈战车之内,哪怕就是在古天宇宙中,甚至就是在混沌世界内,只要吴岩愿意,他都有这种能力。

当然,或许吴岩现在还做不到这种挥洒自如的事情,但等他真正意识到元始灵的能力,他就真的能够做到了。

“甘愿做我的奴仆?呵呵,时未空,你让我如何才能信你?”

吴岩似笑非笑的看着匍匐在地,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时未空,淡淡的说道。

这一刻,吴岩有种自己就是整个世界主宰的感觉。当然,在没有真正掌握元始灵能力前,他绝不会狂妄的以为,自己真的就是世界的主宰。

时未空深吸了一口气,知道真正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到来了。

要么灵散归墟,再也没有他这个大荒魔灵残灵的存在,要么跟着前途光明,有可能开创一个等同于元洞世界的真正主宰。

何去何从,就在一念之间。

“老奴当初从大荒洞逃走之时,曾从大荒世界山的至尊殿中,盗走了大荒至尊收藏的一卷《起源天书》。可惜,这一卷《起源天书》,只是残本。据说是大荒至尊当年在元洞听道时所得。可惜老奴悟性有限,而且也没有打开天书的资格,所以一直把此书藏在身上。老奴愿意把此书献于至尊,只求至尊能够看在老奴忠心的份儿上,能够收下老奴!”

时未空用颤抖而激动的语气,向吴岩说道。

“《起源天书》?莫非就是记载元世界起源的天书?想不到你竟然还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藏着这样重要的宝物,实在让我很意外啊。拿来我看看。”

吴岩端坐御座之上,心头激动莫名,不过脸上却看不到任何表情,甚至仔细看的话,还有着一丝令时未空心悸的冷酷。

时未空直起身子跪在地上,不敢起来,脸上表情也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就见他把大荒元魔镜取出,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做出了一个让吴岩大为意外的举动来。

只见,他的身上,忽然涌出一道道清晰可见的漆黑气息,这些漆黑的气息,不断的朝着大荒元魔镜涌去。

吴岩能够清晰的感觉出,这一道道漆黑的气息,正是无比精纯的黑魔本元之气。

看到这一幕,吴岩早已做好了一切应多异变的措施。

他先是悄然祭出了元始山,罩定了方圆百丈范围,同时以元始灵,锁定了时未空和大荒元魔镜,只要感觉稍有异动,就会在第一时间,以元始山镇压一切。

不过,吴岩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时未空并未有其他异常的举动,只是任由身上的漆黑气息,不断朝着大荒元魔镜涌去。

随着越来越多的漆黑气息涌入大荒元魔镜中,时未空的身体,也渐渐变得虚淡起来,脸色更是苍白的可怕,似乎体内本元正在被疯狂的抽取着。

而同一时间,那大荒元魔镜,也终于出现了变化。

但见,那石质镜面,竟然开始慢慢的融化起来,并且变得漆黑如墨,就好像是一汪墨汁一般,极为玄奥奇异。

随着石质镜面融化的度越来越快,最终真正变成了一汪漆黑如墨的液体,才渐渐停止下来。

此时,大荒元魔镜的镜面经过不断扩大之后,已经变成了直径三尺方圆的漆黑水池。

咕嘟!

一个黑色的气泡,从那漆黑水池中翻起。

接着,咕嘟,咕嘟……

漆黑水池之中,不断有漆黑的气泡冒起,就好像是随时会沸腾的水液一样,翻腾不止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

漆黑水池中,忽然冒出了一点乳白色光芒。

伴随这乳白色光芒的出现,整个大殿之内,瞬间亮的让人睁不开眼。即便是以吴岩之能,也能够感觉到那光芒的可怕。

吴岩眯着眼,一直静静注意着这一切。

而随着那乳白色光芒的出现,吴岩竟没来由产生出一股心悸和亲切的感觉来,就好像那漆黑水池中,即将出现的东西,跟他有着极为重大的关系一般。

那种感觉非常的奇怪和矛盾。

渐渐的,那乳白色光芒越来越亮,一块寸许大小,四四方方的迷你玉石,终于显露而出。

漆黑如墨的水液上,漂浮着一块寸许大小的乳白色玉石,两者泾渭分明,显得奇异非常。

那玉石漂浮起来后,竟渐渐的要从漆黑如墨的水液中脱离而出。

不过,更为诡异的是,一只漆黑如墨的手掌,突然从水液中探出,一把抓住了那玉石,令得它无论如何浮动,都无法从水液中挣扎出去。

这一幕看的吴岩啧啧称奇,心头忍不住想道,难道那块寸许大小的玉石,就是时未空口中所谓的《起源天书》?

可怎么看,它也不像是天书的样子。

而那个漆黑如墨的手掌,出现的更是甚为诡异,实在令吴岩感觉惊诧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