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罗天的消失

小说: 修仙传 作者: 归隐 更新时间:2015-02-09 06:09:55 字数:3615 阅读进度:896/2035

吴岩‘抽’向罗天的巫域龙鞭,此时已到了罗天身前。

那罗天感应到巫域龙鞭上散发出的威能,嘴角微微冷笑,抬手便向吴岩的巫域龙鞭抓去。此宝虽已是准仙器,但在吴岩的手中,却并未能发挥出全部战力。

吴岩对面的敌人,若是一名普通的炼虚初期修士,骤然不防之下,或许会被其偷袭成功,击成重伤,但这等威力的攻击,对罗天来说,却根本算不得什么。他甚至挥挥手就能破掉。

那巫域龙鞭,刹那间便被罗天抓了个正着。

“给我撒手!”

罗天冷喝一声,抬手一抖之下,便要强行夺走吴岩的这件宝物。

与此同时,罗天控制的雷电之枪,也挟裹着裂天神威,到了吴岩头顶上方高天之处,向其狠狠‘插’落而下。

旁边的狐如嫣,早在罗天控制雷电之枪向吴岩袭杀过去的时候,已把手中血红的小碑祭出。

那小碑在狐如嫣控制之下,片刻间化作数百丈大小,被其一引之下,向吴岩头顶而去,挡在了雷电之枪和吴岩之间。

那雷电之枪爆发出的可怕神威,骤然击打的那血红‘色’巨碑,寸寸碎裂,威能在刹那间便散尽,重又化作数尺大小,回到了狐如嫣的手中。

不过,也正是这一挡之下,把那雷电之枪的全部威能挡住,使得吴岩免于被那雷电之枪击中了。

不得不说,这罗天此举有点太过无耻了。他以灵墟之地炼虚第一人的修为,竟向一名化神初期修士,接连施展出了如此可怕的杀手锏,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

事实上,此时绝大多数的修士,都开始在悄悄议论起此事来。无论如何,这场战斗都不应该发生。要知道,罗天毕竟是高出吴岩境界太多的前辈修士,这么做,太说不过去了。

当然,这场战斗若是发生在暗处,只有罗天和吴岩两人,恐怕也没什么。毕竟,类似的事情,在修仙界中也不是没有过。

他们对罗天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战斗,不仅没有任何看好,反而是嘘声一片,颇多不屑之声响起。

“罗公子三思!以你炼虚第一人的名头,对区区一名化神初期修士下如此狠手,此事的影响很恶劣啊。”远处的大魔神蚩曜叹息了一声,苦笑着开口道。

他这时候若是不出声提醒的话,无论是罗天,还是独孤经丘,恐怕都会对他有想法。

罗天霍然一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到了此时,他才骤然发现,自己今日行为,的确太过于乖张狂悖,大损自己的声誉了。

要知道,他可是灵墟之地炼虚第一人。除了城主杨善和神秘的大魔神蚩曜之外,他的修为可算是整个灵墟之地最高之人了。

向狐如嫣‘逼’婚,向吴岩这名化神初期修士出手,无论是哪一件,都绝对是不能明着做的,但他却在一日内,片刻间全都做了。

此时,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今日这是被气昏了头,才会犯下如此不该犯的错误。

不过,此时他还抓着吴岩的巫域龙鞭,而吴岩亦又向他接连打出了数拳。感应着吴岩身上散发出的丝毫不亚于炼虚初期修士‘洞’虚神域威能的古怪力场,罗天知道,若继续跟吴岩这么纠缠下去,势必会让他更加难堪。

但若就此放了吴岩,他却又不甘心。

微微沉‘吟’了一下后,罗天冷冷一笑,把手中巫域龙鞭狠狠一握,抬手向吴岩甩了一把。

骤然感到一股古怪之极的力量从巫域龙鞭中传回体内,吴岩接连打出的几拳尚未攻至罗天身边,便因体内被那古怪之极力量攻击,使得圣元力场骤然消失,这攻击被化解于无形。

“小辈,你的狗头今日暂且记下,且等本公子斩了你师父,来日再派‘门’下小辈取你狗命!”

罗天趁势把手一松,吴岩整个人便被那股爆发的古怪力量击飞出去。他脸‘色’接连惨变,口边有鲜血溢出,却始终咬牙未发一声。

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他感觉到,只要自己一开口,恐怕‘精’血就会如喷泉一样,不受控制的从口中全部喷出,直至喷尽所有‘精’血而死!

这罗天太过于歹毒了,竟把自己十分之一的真元,凝成了一道纤细的真元丝,透过巫域龙鞭遁入吴岩体内,不断的破坏他的脏腑和经脉。

狐如嫣眼见吴岩竟然如同一滩烂泥一般,脸‘色’惨白,一言不发的向地面落去,顿时大急,飞遁而起,先一步抓住了吴岩,把其抱在怀中,急切问道:“吴默,你怎么了?”

吴岩艰难的摇了摇头,目光向手臂上缠绕住的巫域龙鞭望去。

狐如嫣随着吴岩的目光望去,骇然发现,那巫域龙鞭,此时竟然如同一条毒蛇一般,正从吴岩的手臂开始,紧紧的缠在了他的全身,而且不断在收缩变细,似乎不把吴岩勒死,便不会停下。

狐如嫣慌忙运转真元,向那巫域龙鞭的手柄抓去。

哪知,那巫域龙鞭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可怕的古怪力道,把其‘玉’手弹开,继续向吴岩‘肉’身狠狠缠去。

“大师!快救救吴默!”

眼见自己奈何不得这条古怪的鞭形法宝,狐如嫣只好大声向独孤经丘大师求救。

此时,独孤经丘大师与那罗魂‘激’战正酣。就在吴岩和狐如嫣方才与罗天对战时,罗魂出其不意,骤然引爆了三十头魔猿傀儡。

若非独孤经丘大师早防着罗魂,恐怕在这疯狂的一击之下,他不死也要重伤了。

独孤经丘大师以“焚炎诀”护住周身,把骤然自爆的三十头魔猿傀儡爆发出的威能,尽数焚毁,不过焚毁了这些魔猿傀儡,他的三枚焚炎旗也因此而破裂被毁。

他刚才便感到了护住吴岩和狐如嫣的元光旗被毁,可惜在应付自爆的魔猿傀儡时,就连他也无暇他顾。不是他不担心吴岩,而是他绝对没有料到,罗天竟会丧心病狂到在他提醒之后,依旧不顾及身份的出手了。

此时骤然听到狐如嫣的呼救之声,独孤经丘大师面‘色’大变的向狐如嫣和吴岩的方向望去,高声喝问道:“狐道友,我徒儿怎么了?”

“罗天以自己十分之一的真元凝成真元丝,通过吴默的仙宝遁入了吴默体内,正在绞杀吴默的脏腑和经脉,再不施救,他恐怕要不行了!”狐如嫣焦急的大声道。

她也顾不得在顾忌什么罗天,直接当着天下修士的面,揭了罗天的老底。

罗天的这一手,本来进行的非常隐秘,只要能缠住独孤经丘,他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出来。但是,令他绝对没有想到,也不敢想象的是,狐如嫣竟然看出来了其中的玄虚,而且还敢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把他的老底给揭开。

这一刻,所有的修士全都用鄙夷的目光,向罗天望了过去。没有人再怕他所谓炼虚第一人的名头。用如此卑劣手段对付区区一名化神初期修士,这件事已经让罗天彻底声名扫地。

除了离开灵墟之地,罗天将再也无法在灵墟之地立足。除非他彻底不再爱惜所谓的脸面,自甘堕落为邪魔修士。但若真如此,恐怕灵墟城主杨善也绝对不会容他继续留在灵墟之地。

罗天脸‘色’铁青,再也没有脸面留在此地。他甚至连跟大魔神蚩曜打招呼也忘了,一言不发的直接一闪之下,消失不见。

他的老仆罗魂担心他出了什么意外,竟也放弃了继续向独孤经丘出手,跟着一闪之下,消失不见。

独孤经丘大师此时哪里还顾得其他事情,闪身遁至狐如嫣身旁,把吴岩横抱而起。把手搭在吴岩脉‘门’,感应片刻后,双眉紧锁。

他施展出真元,两根手指捻住那巫域龙鞭,轻轻一抖之下,巫域龙鞭呼啸一声,缩成拳头大一小团暗红‘色’圆球,被其直接放进了吴岩的储物戒指内。

“老夫独孤经丘今日在此放言,天狐圣宗的护山大阵是老夫出手炼制,谁敢破坏,便是跟老夫作对!天涯海角,老夫必屠灭其满‘门’!狐道友,圣‘女’传承盛会你继续主持。”

独孤经丘神‘色’漠然的扫过整个天狐圣谷内外,他这霸道无比的威胁之言,却没有任何人敢质疑。

说完此话后,独孤经丘一言不发,抱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吴岩,闪身向天狐圣宫遁去。

狐如嫣凝定在虚空之中,向前来参加圣‘女’传承盛会的众人团团一礼,道:“诸位同道若是前来观礼的,还请去天狐圣宫一叙,若只是看热闹的,现在就请离开!本宗发生了这种事情,小‘女’子深感忧心,但这传承盛会,却是不可更改的传统,还要继续进行!”

经过了今日这场变故,独孤经丘大师坦言一力护持天狐圣宗,无论哪路人物,不给狐如嫣面子,也要给独孤大师面子,传承盛会,再没有人敢捣‘乱’。

狐如嫣的话说完,众人以大魔神蚩曜为首,竟没有一人离去,全都在狐如嫣引路之下,进入了天狐圣谷。

原本气势汹汹的妖神宗众人,其实一直守在了附近,本待等着罗天的号令,一举杀入天狐圣谷。但是如今却发生了如此变故。那郎羡也很清楚,无论如何,他再也没有灭杀天狐圣谷的机会了。

郎羡偃旗息鼓,率领一干妖神宗修士,灰溜溜的退回天妖山,自此很长一段时间龟缩不出。而那罗天,自这日从天狐圣谷离开后,从此竟再也没有在灵墟之地‘露’面。谁也不清楚他去了哪里。不过,有人猜测,他很可能是怕继续留在灵墟之地太过尴尬,所以才被杨善城主派遣虚空飞船送去了仙灵界,回了他的老家。

至于到底是否真是如此,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天狐圣谷的圣‘女’传承大会,却因这场变故而进行的相当顺利。天狐圣宗也因此声名大振,一举成为万兽群山中威名赫赫的二级宗‘门’。--32523+dsuaahhh+244764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