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论道和夔牛印

小说: 修仙传 作者: 归隐 更新时间:2015-02-04 17:24:32 字数:3471 阅读进度:417/2035

道之意境,和元神意境,其实却是有着一些相似之处,但差别却也不小。元神意境注重的是令自身修炼成的道胎种子顺利的孕育生长,并最终与元神意境相融合,成就大道元神。而道之意境,却更注重于在某一领域在‘精’神层面的领悟,跟道胎种子并没有什么关联。

所谓道胎种子,对于修士来说,便是修士在修炼之中,通过不断的吸收天地灵气,炼化自身‘精’元,最终在丹田之中孕育凝结而成的金丹,魔种或者煞丹等。

说的更清楚明白一点,元神意境的领悟,其实是为了让道胎种子能够进阶更高修炼的境界,而道之意境,却跟道胎种子没什么关系,纯粹只是对自然万物某一领域规则的领悟。即便不是修士,也同样可以领悟道之意境,只要他在某一领域的技或术达到极高造诣,便有可能领悟到道之意境。

凡尘之中,各行各业那些具有独自手艺或技术的匠师,都有领悟道之意境的可能。

而修仙者同样也有这种可能。比如‘精’通法阵,制符,炼器,炼丹,炼制傀儡等等这些小道神通术法的修士,有极大可能领悟到这种道之意境。

领悟了道之意境,对于这些杂学修士来说,可以在自己所熟悉的那个领域,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简而言之,若是一名阵法师能在其所熟悉的法阵一道上领悟了制作法阵器具的道之意境,那么他炼制出的法阵,绝对可以达到连顶级阵法大师都要瞠目结舌的绝高成就,进而成为传说之中的阵法大宗师。

玄鸦道人手中的刻刀,每下一刀,手中那被雕刻的木头,便显出一分的道意。

渐渐地,原本很普通的一块黄‘色’的木头,在玄鸦道人的刻刀雕琢之下,变成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异兽雕像来。

那异兽,外形似牛,独角单足,单足立于一团水‘花’之上,仰首作吞云吐雾状。

此时,在吴岩的眼中看来,那异兽雕像,似乎真的吞吐出了一团团的云雾,萦绕在了玄鸦道人的身周。

吴岩默默的凝视玄鸦道人良久,似乎已忘了呼吸,忘了时间和空间,忘了一切,整个人‘精’神空明,已经进入到那种青冥浩‘荡’的世界,不辨‘色’,不闻音。

“呵呵,想不到吴令主竟也领悟了道意。”一道清冽的声音,忽然传入吴岩耳中,令其浑身一震的从那种空濛意境之中,陡然的回归现实。

不知何时,玄鸦道人竟已经雕刻好了那尊异兽雕像,并随手放在了其面前的一座石台上,面带着一丝笑意的看着吴岩。

吴岩赶紧向玄鸦道人拱手道:“在下吴岩,见过玄鸦大师!”

“什么大师小师的,老夫不过一介布衣道人而已,道号玄鸦。吴令主,请坐!”玄鸦道人并未起身,听到吴岩的称呼,自嘲的笑了笑,伸手一指石台对面地上的草垫,向吴岩道。

“阿大,上茶,为师要和吴令主谈玄论道,切磋一下。你们几个,就在一旁伺候吧,听取一二。”

吴岩客气的应了一声,刚刚在玄鸦道人对面坐下,便听玄鸦道人如是说,心中稍稍一惊,面‘色’却丝毫不变,只微笑看着对面玄鸦道人。

谈玄论道,吴岩可真不大擅长。不过,吴岩浏览过不少高阶修士的笔录,又跟一些大能修士有过一些接触,而今又领悟到了一丝幽冥意境,对于玄道,自然而然有了一些了解,到并不怕被问住。

草亭外的八人,同时恭敬的答应一声,然后那名木冠道士径直走到旁边一座草亭,准备起泡茶器具,其余七人,则无声的在四周席地而坐,神‘色’恭敬的望向亭内,等待观看自家师父和吴岩谈玄论道。

玄鸦道人对吴岩的表现似有嘉许之意,向其点了点头。吴岩笑了笑。

木冠道士端着茶盘,走到石台旁,恭敬的为两人奉上茶后,便盘跪在玄鸦道人一侧‘侍’应起来。

“吴令主,请。”玄鸦道人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示意吴岩品尝。

吴岩客气的笑了笑,道了谢,也端起茶杯,浅浅的品了一口。

“听阿大说,吴令主是来给老夫送礼的?礼物何在?吴道友所求何事?”玄鸦道人面上‘露’出一丝狡黠之‘色’的望着吴岩问道。

此举令吴岩大感意外。这玄鸦道人前一刻还在说要跟自己谈玄论道,显出一副玄道高人模样,下一刻便直接显‘露’出一副市侩模样的跟吴岩谈起俗世俗礼的事情。

吴岩笑了笑,却并没有取出封存碧幽草的木盒,更没有其他动作,只是端坐未动,吹了吹茶杯里漂浮的几片翠绿茶叶,又喝了一口,道:“好茶,不知此茶何名?”

玄鸦道人皱了皱眉,似有不悦之意。草亭四周的七名修士,此时全都睁大眼,有些不善的瞪向吴岩,唯独盘跪在玄鸦道人旁边的木冠道士,‘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何为玄?何为道?”玄鸦道人松开眉,盯着吴岩道。

吴岩没有接话,而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木盒,推到玄鸦道人面前,道:“此为玄,你我现在,即为道。”

玄鸦道人哂笑,看也不看那木盒,道:“原来你不懂。”

“玄为何?道为何?”吴岩不为所动,淡笑了一声,反问道。

玄鸦道人一愣,道:“玄为虚无,道为真理。吴令主,你好像还没有回答老夫之问。”

“玄鸦大师,你好像也没有回答吴某之问。”吴岩微微一笑。

玄鸦道人似有所觉,忽地失笑,摇头拍掌道:“妙,妙,妙。”

“玄,玄,玄。”吴岩同样失笑,二人忽然同时仰天大笑。

“好了,好了。这玄妙实在没什么好谈。本就虚无缥缈的东西,怎说得清楚?还是论道吧。吴道友,你认为何为道?”玄鸦道人似认同了吴岩,不觉连称呼也随之改变。

吴岩依旧微笑,随即‘吟’诵道:“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玄鸦神‘色’微动,沉‘吟’,良久,叹道:“大道恒言,老夫无话可说。此恐非吴道友所悟吧?”

“不错,此乃大道先贤所传,吴某不过随口‘吟’出。有此大道恒言,我辈修士,尚不能领悟,何谈论道?”吴岩苦笑道。

“然也。”玄鸦道人叹息,默然沉‘吟’片刻,却目光一转,指向石台上放着的那尊异兽雕像,道:“吴道友觉得此道若何?”

“技已至道矣。吴某叹服。不知此像所刻为何种异兽?”吴岩目光盯着石台上的木雕,摇头感叹,随口问道。

“此兽为上古异兽夔牛,可惜老夫并未亲眼见过此兽,只是依据一方古印样式,雕刻而出,无论如何,却无法把其神韵雕出。”玄鸦道人面现悲‘色’,话音隐隐似有唏嘘之意。

吴岩神‘色’微动,目光从雕像转至玄鸦道人身上,张口‘欲’言。

玄鸦道人微微一扬手,阻止了吴岩说话,转脸对四周‘侍’应弟子道:“你们退下,为师跟吴道友下面将切磋的道法,以你们现在的境界,尚无法领悟,听后反而阻碍你们成长修炼。”

众弟子恭声答应,纷纷起身,鱼贯走下山去,消失在山脚下,似已走出了此幻阵。

玄鸦道人抬袖一扫,整个小岛上空,‘阴’云四合,刹那之间,整座山顶被重重浓云遮掩,除了中央这座草亭,其余地方,竟是再也不能视物。

吴岩端坐不动,似已料到这种局面,只是静静等着玄鸦道人解‘惑’。

“吴道友,子彦贤弟料定你这几天必来寻老夫,是以提前便找到老夫,说是无论如何,也让老夫见你一面,你可知这是为何?”玄鸦道人启动了四周全部大阵后,面‘色’转为凝重之‘色’,目光炯炯望向吴岩。

“可是因这夔牛山河印?”吴岩指着石台之上的木雕道。

“不错。老夫祖上,便是执掌此方夔牛山河印之主。只是当年避祸时,老夫祖上部落,分成了两支,一支逃来此地,另一支却逃亡他处,至今不知还是否有后人存活。可叹本族跟随姬氏皇族遗脉逃来此地的这一支族人,多数亡于须弥海修士之手。至今只剩下老夫和八名弟子苟活于世。更可恨者,老夫竟连祖上传下的夔牛山河印,也被人夺走,此心实在死也难安啊!”玄鸦道人喟然长叹,声音唏嘘哽咽,讲到悲愤伤心处,眼角不觉流出浊泪。

吴岩望向此老,目中‘露’出震惊之‘色’,心中为此老遭遇感到悲悯和同情,同时也生出一股同仇敌忾的愤怒,深吸了一口气,道:“此印到底被谁抢夺去了?”

玄鸦道人摇了摇头,道:“说了又有何益?老夫根本没有跟那人抗衡的实力,徒然为阿大他们招来杀身之祸。唉……”

吴岩皱了皱眉,望了桌上木盒一眼,道:“玄鸦道友何苦如此自怨自艾?据吴某看来,你现在已是结丹后期境界,若是把全部‘精’力放在修炼之上,准备充分的话,未必没有机会进阶元婴期吧?若在此前,寿元的问题或许是困顿道友你的最大因素,但有了这碧幽草,若是炼制得当,起码还可延寿三十年。只要在此三十年内,进阶元婴期,你的寿元便可再延长一倍有余,难道还愁没有机会和实力报仇?”--32523+dsuaahhh+244757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