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公事公办

小说: 逍遥村医 作者: 关外飞雪 更新时间:2016-12-13 13:46:32 字数:2382 阅读进度:429/807

而且他感觉程清婉也是和他一样的人,都是那种比较传统的人,不是说稍微挑逗两下,或者约几次会之后就会跟你啪啪啪的那种女人,这也是秦阳到现在目前为止最放心程清婉的一点。

虽说程清婉是从大城市里来的姑娘,但是她却不想很多思想比较开放的现代女孩一样,在对待那方面都想的比较开,这一点她和秦阳可以说是想法相同。

“臭流氓,油嘴滑舌,只会用嘴巴来哄我,从来没见过你有实际行动过。”程清婉娇嗔道。

虽然心中感动的要死,但是程清婉依然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感动的要死,却说秦阳是臭流氓,只会耍嘴皮子功夫,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

“啥玩意我就没有实际行动过?你的意思是让我对你少说话,多做事是不是?成,我知道了,以后我绝对会对你少说话多做事的,来,啥也别说了,我们先亲一个。”

秦阳说着就要亲吻程清婉,但是却被程清婉一巴掌给推开了,羞红着脸说道:“谁让你做了,我的意思是让你一天少说这些……这些没用的话,不要以为我喜欢听,我只是……只是……”

程清婉还没有只是完,就见她两眼一闭,身子一软,直接就向后倒去。

“清婉,你怎么了?”眼看着程清婉马上就要倒在地上了,秦阳心中一惊,赶紧先是一个箭步直接跨到程清婉的身边,接着伸出两手将她抱住,嘴里在喊着她名字的同时,另一只手搭在程清婉光洁的额头上。

这一试不要紧,秦阳差点没叫出声来,原因无他,程清婉的额头太烫了,刚才他们俩亲嘴的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但是现在用手试探过后他就知道程清婉不但是感冒了,而且还是非常严重的感冒,还好发现的及时,没有引发更多的疾病。

将程清婉背在背上,走到村委会那一排排低矮的房子,推开门将程清婉平放在床上,秦阳先是将毛巾弄湿给她敷在额头上,随后再给她按摩了一下头部,这才心事重重的走了出去。

本来他还打算让程清婉通知一下村里被征地的村民来领赔偿款,但是看程清婉现在这个样子是不可能了,而且她这一感冒秦阳也很是心疼的,只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吧。

而张爱琴嘱咐他的事情也不能办了,刘姗姗不见了,这件事情他心里明白的很,这妮子绝对是到县城去了。

走在路上,秦阳脑中一直想的是这些事情。当他回到自己家后,立马翻出清热下火,治疗风寒的中药,然后慢慢的用火熬好,最后小心翼翼的倒了满满一碗给端在手中,向村委会走去。

等给程清婉将中药喂下去之后,秦阳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只要吃了药,保准出不了几天就能好了。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走到村委会办公室,按照记忆中程清婉打开广播台的方法操作起了。

摆弄了几下后,秦阳终于打开了广播台的,轻轻的用手拍了拍,这才大声说道:“各位山沟村的村民请注意,我是秦阳,现在我有两件事情要宣布,第一件事情就是关于咱们那个赔偿款的事情,现在请听到广播后被征地的村民来村委会领取你们的赔偿款,记得把当时征地的时候签的那个条子拿上。”

“这第二件事情就是关于村长刘大栓的闺女走丢事件,今天早上刘姗姗就没见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找见,如果那个村民早上见着刘姗姗的话,也请来村委会一趟,给我说个明白,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如果那位村民提供的线索真都有用的话,用奖励他五十块钱。”

一连说了两遍,秦阳这才关掉了广播台。

当然,最后奖励五十块钱这一条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刘大栓的人品他知道,在村民的心中地位并不是很高,所以就算有人见着了刘姗姗,也会因为刘大栓的原因而不来村委会告诉他,所以这五十块钱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

他也没想过这五十块钱张爱琴会给他掏,刘姗姗比起她老爹来说还算可以,就算他知道刘姗姗是去了县城他还是不会说的,毕竟这东西是属于个人**,就从刘姗姗偷偷溜走就能看出来她并不想让自己家的人知道。

当听到这两条广播后村民们顿时沸腾了,绝大数人还是因为第一条广播而兴奋的,因为他们的赔偿款终于下来了。所以在听到大喇叭里传出这样的声音后,凡是被征地的村民无一例外,放下了手头上的活儿,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向村委会跑去。

而那些在地里干活的村民在听到这样的话后,立马跑回自己家里,取了当时征地开的证明,一阵风似得向村委会直奔而去。

毕竟那些钱马上就要到手了,对于那些被占地的村民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自从他们的地被占了之后,他们就天天盼着赔偿款,现在赔偿款终于到位了,他们自然第一时间就跑来了村委会。

很少有人因为秦阳的第二条广播而兴奋,刘大栓的闺女丢了关他们啥事,五十块钱能咋的,就算他们见着了也不会给说的,更何况他们还没见着。

就在秦阳广播完之后,将手提箱拿出来,取出里面一沓沓红彤彤的人民币时,村委会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这家伙,领钱就来这么快,平常让开个会来的简直比王八还慢。”

“秦阳,是你的主意还是村支书的主意?”

就在秦阳自言自语的说完这些话后,院子里猛然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来,当听到这声音后,秦阳咧嘴笑了,随后他走出村委会办公室,张嘴说道:“瞎嚷嚷什么,知道这赔偿款是谁取出来的吗?是我,不是村支书,而且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声,吵到别人睡觉了。”

前来的村民听到这样话后,立马讪讪一笑,捂住自己的嘴巴,过了几秒钟后这才说道:“那啥,秦阳,既然是你把钱取回来的,那么刚才广播这事也是你拿的主意?”

“跟你说话咋这么费劲呢,这不废话吗,你见着村支书了吗?”秦阳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你拿的主意顶用吗?”那个村民有些犹豫的问道。

当听到村民的话后,秦阳立即一挑眉头,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看似笑容的表情来,说道:“我说叔,虽然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你,有可能你见过我,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把当时开的被征地证明拿出来让我瞅瞅。”

此话一出,顿时这村民不嘚瑟了,乖乖的将条子拿出来,他看得出来秦阳已经开始公事公办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