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最担心的事

小说: 逍遥村医 作者: 关外飞雪 更新时间:2016-12-13 13:40:23 字数:2343 阅读进度:399/807

“我就有点想不明白了,我一个小山村的村支书竟然都有人来关注我,而且还是上面的人。”

程清婉这些话说完后,电话那头的兰若瑄也很是不解,因为她也猜不透上面的人的意思。这就是大部分下属为什么总是不明白上司心中所想,不会投其所好,而懂得领导心思的下属,最后全都升迁了。

当然了,程清婉的这个事情绝对是一个例外,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山村里的村支书而已,正常情况下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上面的人关注到她的,可现在上面不仅有人关注到了她,而且还要求兰若瑄撤了她的职位。

这么以来不管是兰若瑄还是程清婉就都不懂了。

“其实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才市里的张秘书打电话给我说,让我撤掉你村支书这个职务,说是上面的人发的话。但是我想应该不可能的吧,试想一下哪个上面人有这样的闲功夫去关注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更何况你……你的情况他们应该都知道吧。”兰若瑄想了想说道。

“对啊。但是市里的人都跟你说这样的话了,那我就收敛点吧。其实我本来也没有做什么呀,我做的事都是为上沟村村民有利的事儿。”程清婉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最近低调一点儿吧,不是你的话那肯定就是秦阳了,他这个人我也见过,肯定是那种一点就着的脾气,所以让他凡事在村里忍忍,你们那个村儿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和兰若瑄通完电话后程清婉的心情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在这个节骨眼上市里的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说建造这个制药厂得罪了什么人吗?

她可不是像秦阳想的那样简单,领导们做的任何事都有它的原因。这件事绝对不是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这其中肯定大有文章。

甚至她已经联想到陈永琦在上沟村建立这个制药厂说不定是得罪了市里一些人,最有可能的是他得罪了做药这个行业的人,让他们感觉到陈永琦这种做法会让他们的利益受损,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

想到这些程清婉心中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既然上面的人都开始关注她了,那她的家人呢,她的家人是不是也已经关注她了呢?

为了逃避她才来到上沟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相信自己安宁的日子不久后便会打破,而打破她目前生活现状的人正是自己家人。

一想到这种情况后程清婉一对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她不想和秦阳分开,她只想和秦阳一起呆在这个小村里生活,享受这份难得的宁静。远离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商场战争。

就在程清婉想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听见村委会办公室里的电话声响了起来,于是赶紧跑进去拿起听筒就问:“喂,您好,请问您找谁?”

打电话的人显然没想到会是一个女人接电话,于是手机扬声器里一阵沉默,半天之后才响一道略微夹杂着些许官腔的男人声音来,“我找刘大栓,麻烦你告诉他一声让他给我回个电话,谢谢。”

声音传出后,电话便挂断了,程清婉惊愕的看着话筒。这已经是她这两天接到的第二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打电话的这些人都是找别人而不是找她。先是一个男人打电话找刘姗姗,现在又是一个男人打电话找刘大栓,而且两个还不是同一个人。

纳闷了一会儿程清婉走到广播台将广播打开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刘大栓请注意,刘大栓请注意,听到广播后请速来村委会一趟,有人找。”

此时刘大栓正躺在床上美美的想着即将到来的事情,当听到大喇叭广播的话后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连鞋都没扣得上,拖着就往村委会跑。

他的老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一边跑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自己人的办事效率就是不一样,这刚打电话才多久就来信了。哼哼,秦阳,我看你小子这次怎么办。”

“还有程清婉,你们两个狗男女这次死定了,等我接管制药厂这件事儿后,你们就休想再掺和进来,以后这事就全都是老子一个人说了算了!”

从广播完之后再到刘大栓出现在村委会,这期间不超过五分钟,足可见刘大栓是多么的迫不及待,多么的兴奋。当见到刘大栓后程清婉还是很吃惊的,她没想到刘大栓会这么快就来,这可不像他一惯的作风呢。

甚至,之前程清婉在广播的时候都想过刘大栓可能不会来呢,毕竟她和刘大栓现在闹得这么僵,刘大栓真是不一定会听她的呢。

“刘村长,刚才有个男的打电话找你,具体是什么事儿他也没说,只是让我转告你,让给他回个电话。”

虽然她现在和秦阳都和刘大栓闹得不对付,但是出于礼节还是给他转达了这个消息,听到程清婉的话后,只见刘大栓哼哧一声,老脸上露出很是神气的表情来,啥话都没说直接走到电话旁,将刚才打进来的那个号码回拨了出去。

“大栓啊,这事儿我给你问了。他说你们村的那个村支书是村民们选举出来的,所以也不好办。现在就靠你自己了,只要你能说服村民们,这件事儿我就能给你办下来。如果你连村民们都说服不了的话,那这个村支书我也没办法给拿下来。”

电话刚一接通刘大栓就听到这样的话,随即他愣了一愣,好半天才压低声音说道:“不是,这事你听谁说的?啥玩意儿叫是村民选举出来的,根本不是这样的情况,村民们根本就没有选举村支书。在她没来之前村里只有我一个村长,她是县里的领导安排好,直接空降而来的。”

给刘大栓打电话的人当然是他那个在二线城市当国土局局长的兄弟了,今天一早在接到刘大栓的电话后他就立马着手去办这件事了,不过一番活动下来之后他得到消息却是这个村的村支书是村民们选举出来的,根本不是谁谁安排的人。

所以他就立马给刘大栓打个电话说明这种情况,不过现在按照刘大栓的说法,这个村的村支书还是县里的人安排下去的,根本就不是和他得到的消息一样。

电话扬声器的沉默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这才响起男人的声音来,“这样吧,你告诉我这个村支书叫什么名字,我给你查一下看看她背后到底有什么人,如果她没有什么过硬的背景,这事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