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二猛子坏事

小说: 逍遥村医 作者: 关外飞雪 更新时间:2016-12-13 13:25:19 字数:2172 阅读进度:276/807

果不其然,程清婉此话一出,只见张所长二话不说就向躺在地上,紧闭双眼的秦阳走去,当看到一脸煞白的秦阳时,张所长直接被镇住了,地上的人的确是被枪击中了,而且看击中的位置好像还是心脏部位。

见到这一幕,张所长直接开口说道:“开枪的凶手有没有找到?”

这个时候程清婉走了上来,她本来想对张所长说开枪的凶手正藏在大槐树上,但是想了想,程清婉并没有这样说,因为她感觉这样话太轻易放过常威了,依照常威的势力,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自己的县长老爹捞出来了了。

想要让常威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就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身上,想到这些,程清婉愤然说道:“张所长,这个射杀我们村村民的人并不知道他在哪里,因为当时我们所有人都被震住了,根本没有谁看见这个人是在什么地方开的枪。”

“不过唯一点可以肯定是,这个人绝对在我们村里,没有跑出去,你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也看见了,村口已经被我们村的村民包围起来了,他想逃根本不可能的。而且这件事情完全是因为这伙人的到来而引起的,不然的话秦阳也不会被枪击!”

程清婉越说越是愤怒,特别是最后一句话,她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这让张所长有点懵逼,稍微傻愣了一下,张所长随即说道:“这位女士,你先冷静一下,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在我们没有找到真凶之前希望你能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好吗?”

“好,我可以稳定自己的情绪,但是你们能在有效的时间内将凶手抓到吗?”

这一番话才从程清婉的嘴里说出来后,让一旁的二猛子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这个凶手就藏在大槐树上,为啥程清婉就是不给警察说呢,要是说了在警察的帮助下绝对能将这个凶手绳之于法。

所以二猛子几次想开口说话但是都没成功,全被程清婉给打断了,但是现在他不能再这样忍下去了,因为他感觉程清婉这样是欺负人民警察,在戏耍他们。

“警……警察同志,我也是这件事情的当事人,为啥你们光采访她不采访我呢?”

走到警察身边,憨头憨脑的二猛子说了这样一句话。

此话一出,瞬间噪杂不断的村委会立马安静下来,不单单是警察,也包括在村委会的村民全都一脸不解的看着二猛子。难道程清婉这样解释的不够好吗?二猛子还要这样多此一举。

“哦,这位村民,难道你感觉这个报警人说的不够详细是吗?”

“可不咋地,我不知道她是咋想的,她是我那个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大兄弟的女朋友,也是我们村的支书,按理说她说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为了我们着想,但我就搞不明白了,凶手明明就藏在这个大槐树上,为啥你要说你不知道你凶手去哪里了?”

这一番话从二猛子嘴里说出来后,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没想到二猛子是这样一个死心眼的玩意,早知道就不让他过来了。

果不其然,这些话说出来后,只见原本还一脸好奇的张所长此时板着脸走到程清婉面前,语气极为严肃的说道:“告诉我,身为报警人,为啥你和围观群众说的不一样?”

“不是,我说的句句都是真的,有可能是我刚才没看到,你们千万不要怀疑我说过的话。”

眼看警察就要相信自己的一切,到时候杀手自己再一招供,就算常威有一个做县长的爹也没啥用了,这牢他是坐定了,但让程清婉没有想到是半路竟然杀出来了一程咬金,二猛子把一切实话都对警察说了。

“是这样的吗?”

当程清婉的话音落地之后,已经到了老了成精年纪的张所长一脸怀疑的看着二猛子说道,他这句话听着是在问程清婉,其实他是在问二猛子。

眼看着也自己的计就要被二猛子给破坏了,程清婉心里是十分的着急,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办法能阻拦即将发生的一切。

幸好,就在二猛子刚要张口说话的时候,只见被他揍的半死的常威在此时突然开口说道:“警察同志……警察同志,你们千万不要听他们说的,你们……你们赶紧救救我吧,这个村就是一个强盗村!”

有气无力的话语从常威嘴里传了出来,这让正欲说点什么的成程清婉立马一脸的紧张,常威这个时候醒来对他们来说是非常不利的,从大家族中走出来的程清婉深深知道这样一点,那就是官官相护。

这个张所长肯定能认识常威,到时候肯定不会保持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了。

果不其然,常威这句有气无力的话说出来后只见张所长脸色猛然一变,有些不敢相信的向声音来源处看去,当看到已经被二猛子快打成血人的常威顿时吓了一大跳,随后三两步走到他面前,伸手胡乱将常威脸上的鲜血抹掉。

“大侄子!你……你这是咋回事?”

当擦掉血迹,确认真的是常威之后,张所长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

这个一向自命不凡,到处惹事生非,平常都是他欺负别人从来没有别人欺负他的常威竟然被人打成这个样子,而且还是带着小弟来闹事的。

“张……张叔,怎么……怎么是你?”

常威半眯着眼睛,他其实压根就没想到来的人会是张所长,他以为来的只是一般普通的警员,毕竟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报警而已,根本不会惊动派出所长这种级别的人。

所以这句话常威说的有些不坚决,他怕自己高兴的太过头了。

“没错大侄子,是张叔我。咋回事啊大侄子,你……你不是找那个秦阳小子的麻烦去了吗?怎么会弄成这样?你看看你自己,被人打成啥样了,这要是被你爸看见了那还不得心疼死他。”

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后,只见常威皮青脸肿,肿胀不堪的脸上挤出一丝极为难看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