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最后见到的人

小说: 逍遥村医 作者: 关外飞雪 更新时间:2016-12-13 11:08:34 字数:2165 阅读进度:153/807

“就这么简单?”

秦阳一脸怀疑的看着李耕田问道,要是这么简单的话他那之前是不是想多了。

“哎呀我的妈呀,你是我哥,哥呀,你就饶了我把,回去以后我一定重新做人,再也不当贼娃子了,再也不来上沟村了,好不好,你放我过吧,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瞅见秦阳一脸怀疑的看着自己,李耕田当场就崩溃了,不用秦阳扎他哭穴,当场就哭了出来,他实在受不了了这种折磨了。

“行了,别嚎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爹死了呢。”

话音落地,秦阳沉思了一会,继续问道:“那我问你,你今天在张寡妇家里待了一天有没有啥发现?张寡妇今天一天都没搁家吗?”

“还搁啥家呐,要搁家的话我不早走了吗,哥呀,我说的句句都是大实话,你就放过我吧。”

听着李耕田的话秦阳心中却很是疑惑,他早上去找张翠玲的时候她家大门大开,人就不在家,到晚上人还是没在家,而且李耕田在家藏了一天都没见着她人。

如果说她拿着保险公司给赔偿的钱去县城银行存了,然后在县城逛也有可能。

不对,保险公司!做保险的会把一分钱看的都特别真,怎么可能问一个路就给人一百块钱,这里面有问题。

想到这里,秦阳开口对李耕田说道:“你刚才说你听人说有保险公司的人来找张寡妇谈赔偿的事情,那么这个事儿是听谁说的?”

李耕田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还是下意识的说道:“你们村头李老汉去我们村收干货的时候说的。”

“那你到底对张寡妇有没有意思?你藏到张寡妇家除了想要那些钱之外,是不是还想非礼她?”

秦阳一个问题比一个问题犀利,问的李耕田是满脸通红,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是,没错,我是对张寡妇有意思,你们村哪个人男人对张寡妇没意思?”

“说出来猪都不信,其实我就是想着等张寡妇回来以后,我把钱拿了然后再调戏她一下就好了,没想着干那种事情。”

此话一出,只见秦阳慢慢向李耕田走去,手中的银针闪着点点寒光,看的李耕田那叫一个害怕,当即哭着喊道:“哥呀,哥,我说的都是实话,哥,哥不要哥,我错了哥,哥!”

只见秦阳猛然将手扬了起来,这一下李耕田他觉得活着已经没啥意思了,还不如死了算了,这样的折磨他真是受够了!

就在他闭着眼睛等待痛苦来临时,秦阳只是轻轻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微笑着说道:“兄弟别怕,哥相信你,回去后把裤衩子洗洗再用,不然那玩意对枪不好。”

说完这句话后,秦阳直接向村头的李老汉家走去,只留李耕田一脸懵逼的跪在原地,半天都没反应。

其实刚在在李耕田肩膀上那么一拍,秦阳已经惩罚他了,最起码三个月之内,李耕田那玩意是没有用的,只能看不能用,这个痛苦相信对他这种拥有性趣怪癖的人来说简直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李老汉一直在村头住着,和村委会相距不远,他家的地也有不少在村头,所以时不时便有人下车向他问路。

“李叔在家不了?”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秦阳来到李老汉家门口,站在大门外大声喊道。

“谁呀?”

“我,秦阳。”

“哦,是秦小子啊,来来来,叔在家呢,正吃着,快来和叔喝两盅。”

等到秦阳进屋后,只见饭桌上放着一桌子硬菜,有猪头肉,大肠,烧鱼,等等。

见到这一幕,秦阳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有些搞不懂李老汉,李老汉没儿没女,媳妇又死得早,整天都是一个人在地里扒拉着,平常很少见他吃啥金贵的东西,今天这是怎么了?

“来来来,秦小子,和叔好好喝一盅,你知道你爷爷当年还在的时候就经常和我一起喝酒,那时候你才那么大,整天跟在你爷爷后面,也不和别的小孩玩,整个一个十足的跟屁虫,没想到这一晃你都这么大了,比叔都长的高了。”

李老汉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秦阳当年的身高,说完他唏嘘的摇了摇头,道:“老喽,老喽,赶不上时代了,以后这村里就是你们这帮小伙子的天下了。”

一口将酒干完,秦阳夹了一片猪头肉放进嘴里,看似随意的问道:“叔,今天是啥日子啊?你整这么多菜,一个人吃得完吗?”

“啥日子啊,不就平常日子么,反正这些东西叔又没花钱,这些都是白来的,不吃白不吃啊,快快快,尝尝叔做的红烧鱼。”

李老汉说完喝了一盅酒,催促秦阳赶紧吃鱼。

按捺住心中的疑惑,秦阳和李老汉碰了几盅后,李老汉明显不行了,说话都大舌头了,含糊不清的对秦阳说道:“你知道不大侄子,昨天啊,有个外来人问路,说他是什么保险公司的,说是要找张寡妇给她钱,说是什么张寡妇那个早死的男人,以前在他们公司买了一份保险。”

“结果他们当时把保险单子给弄丢了,这不,最近这几天才找到,然后他们就按照地址找了过来,然后说了一大推话,最后我给他指了路,你知道最后咋的啦吗?”

秦阳此时心中已经猜出来大半了,但还是顺着李老汉说道:“咋的啦?”

“哈哈,那人和二傻子似得给了我一百块钱,这顿酒菜就是用那一百块钱买的,所以说叔没花自己的钱,哈哈,赚了。”

李老汉说完,大致和秦阳心中想的一样,于是他问道:“叔你还记得那些人长得啥样吗?他们有说是哪个保险公司的吗?还有你能记得他们的车牌号码吗?”

秦阳这一大顿问题立马让李老汉懵圈了,他睁着醉眼惺忪的眼睛看着秦阳,含糊不清的说道:“大侄子,你干啥啊?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叔该回答你哪一个?叔现在老了,记性不好,你得一个一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