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闹掰了

小说: 逍遥村医 作者: 关外飞雪 更新时间:2016-08-14 13:00:29 字数:2199 阅读进度:132/807

秦阳被程清婉这一巴掌彻底抽懵逼了,他没想到程清婉脾气这么爆,简直就是火药桶一点就炸。

不过当秦阳将手扬起来后,他愣住了,看着伤心欲绝的程清婉,他还是慢慢的将手放下,说道:“谁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能来找你。”

“程清婉我希望你记住,翠玲嫂子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你认为我会和亲人发生什么不正常的关系吗?以后不要再去找翠玲嫂子麻烦了。”

说完这句话后,秦阳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不敢再多看程清婉一眼,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将程清婉抱在怀中哄她高心,让她不要再伤心流泪。

等秦阳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村委会门口时,程清婉满面泪水的转头看向空无一人的大门口,身子猛然一软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雪白的裙子上沾满了土黄色尘土,看上去是那样的刺眼。

走在回家的路,的秦阳用一只手捂着自己刚才被程清婉抽过的脸蛋,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是他喜欢的人,一个是待他如亲人一般的人,他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程清婉,她们两人在他心中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对他都很重要。

“唉,要是爷爷在就好了,最起码他能告诉我该怎么做,现在程清婉那妮子肯定在生我气,说不定以后都不愿再见到我,不想理我。可我能怎么做,翠玲嫂子哭的那样伤心,我作为她的亲人总不能啥也不干吧,唉……”

摇摇头,秦阳回到自己的小破屋里将黄帝内经拿出翻看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心情的烦躁的原因还是什么,以往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被深深吸引进去的皇帝内经今天在他眼中看来就像是上学时候的数学课本,根本看不进去,越看越烦。

将黄帝内经合上放好,秦阳起身走出屋里,向二猛子家走去,他现在真的需要好好对一个人倾诉下,不要这样会把他憋疯。

“猛子,在家不了?”

走进二猛子的大门,秦阳张嘴就吆喝起来,听到有声音,二猛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见是秦阳,一张粗犷的脸蛋露出憨笑,说道:“咋的啦大兄弟,今天咋有时间来我家转悠?”

“扯啥王八犊子呢,好像我没到你家来过似得,赶紧的,去把酒拿出来,今天咱兄弟俩好好喝几盅。”秦阳摆了摆手说道。

“成,今天咱们兄弟好好喝。”

二猛子笑着说道,然后转身走进屋里将桌子板凳搬了出来放在院里,“大兄弟,你先等着,我去给弄点下酒菜,还别说你今天来的正是时候,昨晚我打了一只兔子,弄了还没吃完,我去给你热热啊,再整点花生米,很快的。”

说完这些话后,二猛子再次转身走进屋里。

就在秦阳等的快要不耐烦了的时候,二猛子从屋里端着一盘香气四溢的兔肉走了出来,笑着说道:“等急了吧大兄弟,赶紧尝尝味道咋样,要是不够味的话我再去放点盐?”

秦阳没说话,夹起一块香喷喷的兔肉放进嘴里,尝了尝,说道:“嗯……不错,好吃。猛子,可以啊。这家伙整的,比那些整天下厨房的娘们都做的好吃。”

“嘿嘿,你瞅你这话说的,我这没媳妇的人,啥都不得自己做,做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有经验了,既然对口兄弟你就多吃点,哥哥再去整点花生米。”

二猛子说着走进屋里拿出一瓶白酒放在秦阳面前,“你先喝着吃着,马上就好。”

不大一会儿,二猛子就将一盘油炸花生米放在秦阳面前,不过等他看向酒瓶时,两只眼睛瞬间瞪的老大,和灯泡子似得,惊讶的说道:“大兄弟,就这么大一会,你就把一瓶放完了?”

“可不咋的,赶紧取酒去,今天我要喝醉。”

挠挠头,二猛子也不知道咋说,只好转身走进屋里再次拿出一瓶白酒,幸好他平常没事爱喝几口,家里酒还是常备着的。

“大兄弟,我看你这心里藏着事啊,说说吧,说出来能好受点。”

和秦阳一连喝了三盅,二猛子砸吧砸吧嘴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自打秦阳走进门他就看出来秦阳心中有事,不然也不会这么喝酒,要知道喝白酒,喝猛了那可是会出人命的。

“说啥说啊,我能有啥事,我说猛子,你今天咋这么墨迹呢,和个娘们似得,赶紧的,快喝酒,别说话。”

秦阳说完直接拿起酒瓶和二猛子碰了一下,仰头猛灌,就跟和凉水似得,看的二猛子心惊胆颤,心里直呼你可千万别喝醉了啊,喝醉千万别耍酒疯啊,哥哥我可干不过你。

还好,就在第二瓶白酒快要完的时候,秦阳终于开口说话了,“猛子,你说是女人重要还是亲人重要?”

秦阳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这种话,这可难为二猛子了,只见他急的又是挠头,又是抓耳朵,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觉得吧,亲人还女人一样重要,不过要看是啥亲人了,要是自己的爹妈,那肯定是爹妈重要,女人可以什么时候都能找,可爹妈只有一个。”

“哟呵,没看出来啊猛子,平日里见你都是一副憨怂样子,还能说出这样有理的话,好,兄弟我自罚一口。”

酒喝到这个程度,秦阳还是没有丝毫的醉意,只感觉头有些晕,他不得不佩服身体中的图腾,这玩意真是有本事的,不但能让他异于常人,还能增加酒量,简直了。

“大兄弟,不是我说啊,咱们村新来这个村支书,她可是非常喜欢你的,我都看出来了。”

二猛子憨笑着说道,顺手捏了一颗花生米放进嘴里。

此话一出,秦阳当即将酒瓶剩下的所有白酒喝完,打了一个酒嗝,道:“连你都看出来了你说我能没感觉到吗?我也喜欢人家姑娘,可今天……今天我把人姑娘骂了,你说咋整?”

“啥玩意?大兄弟你是不是虎啊,你骂人家干啥,人家是从城里来的,可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现在又是咱们村的支书,多少人想要巴结都来不及呢,你倒好,还敢骂人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