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说: 逍遥村医 作者: 关外飞雪 更新时间:2016-08-14 12:59:36 字数:2258 阅读进度:48/807

秦阳看着前面的场景不由得哈哈大笑着。

而站在一旁的二猛子,似乎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走到秦阳的面前边苦涩哀求:“大兄弟,这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你把我身上的这个穴道解开吧。”

他现在终于知道了是咋回事,这秦阳是中医,中医最擅长的就是针灸,找穴位,自己刚刚这样,那肯定是被秦阳点到了穴位上的原因。

村里的村民全部愣住了,这二猛子在什么时候跟别人承认过自己错了,什么时候跟别人求饶过。

今天跟秦阳求饶还是破天荒第一次,这孙子站在秦阳的面前老老实实的在给他承认错误,而且还是一副低三下四的表情。

他们看着秦阳,也忽然明白这小子现在看见谁摸谁的屁股,原来是用银针扎到了穴位上,心里边气愤的也减轻不少。

想到秦阳这小子竟然得到了秦老爷子的真传,甚至有可能以后要超过秦老爷子,村民们心里也为他感到高兴,同时也十分佩服这小子。

二猛子呢,此刻他虽然是在求饶,但是秦阳却是看都没看他,眼睛却是看着站在远处的村民们,问道:“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将他身上的穴道解开?”

几个村民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虽然说他们平时也被这孙子欺负,对他也是敢怒不敢言,但是如果不把他身上的穴道解开的话,谁知道以后谁还会不会倒霉被这孙子摸多少次屁股。

村民们想到这里的时候说道:“秦阳,你小子不错啊,真牛逼!”

随后停顿了一下,其中有人说道:“你把他身上的穴道解开吧,我们可不想整天出门抱着屁股,干活的时候提心吊胆的,担心什么时候这小子突然从后面窜出来摸自己的屁股。”

秦阳一听也是这么回事儿,于是笑了笑看着他:“其实你身上的穴位不用银针,也能解开,一个简单的办法。”

随后他指着村东头说道:“那有一头老母牛,回家去找一个盆,然后用盆子去接老母牛的尿,放在锅上煮让它成一小碗,趁着热,自己捏着鼻子灌下去,药到病除。”

二猛子这孙子听完后心里边一阵恶心,不仅他恶心,站在旁边的村民们也全部都张大了嘴的看着秦阳,也不知道这小子的方子是不是真的,还是故意要整二猛子这个无赖。

二猛子看着秦阳,捏着鼻子问道:“有没有别的办法,大哥这办法实在是太恶心人了,就让我捏着鼻子我也喝不下去啊。”

秦阳随后靠近他的耳边轻声说:“如果你想让自己的老二立刻好起来,而且不再摸别人屁股的话现在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办法我告诉你了,你不去的话,我也束手无策。”

说后朝着院子里边走去,剩下站在门口的二孟子,他看到实在没办法,只好咬牙跺脚转身回家找一个盆,朝着村东头的老母牛走去。

村里的几个汉子看着他调侃道:“二猛子,可别一时忍不住去摸了那老母牛的屁股啊,估计能把你踢死。”

二猛子也没有什么心情跟他们开玩笑,只顾自己的朝着远处飞快地走去,剩下村民站在原地一阵哈哈大笑。

等到村民们离开之后秦阳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村民刚刚散开,就看见村长刘大栓皱着眉头背着手,朝着秦阳家走来,站在门口没好气的喊道:“秦阳,在家了不?”

秦阳听到是刘大栓站在门口说话,于是便从房里面走了出来,看着他这样无表情地说道:“村长你找我干啥,谁又生病啦。”

他听完后朝着地面上赶紧呸呸两口:“呸呸呸,你小子到底会不会说话,怎么张口闭口就是谁生病了,难道找你就的是家里边的谁生病了?你才有病!”

秦阳无奈的看着他,随后问道:“如果不是家里边谁生病了的话那你过来找我做什么。”

“村里边的的地不想承包了?如果不想承包的话,现在我就回去了,想的话现在跟我去村委会签合同,以为老子愿意把地承包给你啊。”村长很是不满意的嘟囔着。

秦阳万万没想到他昨天的时候想承包那块儿的村长还刁难他,今天咋就换了一副嘴脸,来到他这里竟然跟他说,那块地已经准备承包给他。

这让秦阳有点儿措手不及甚至怀疑这孙子没安什么好心眼,但是想到今天早晨跟程清涴还有何欣两人的谈话,秦阳就觉得这件事儿可能就是两位美女中的一个帮的他。

原来就在何欣回到了县城之后,立刻跟县长汇报了这事,县长听完了后不由得点头称赞,他倒是十分赞成秦阳的这个想法。

毕竟上沟村可是全县里面出了名的贫困村,如果真的能够让上沟村富裕起来的话,他往上升官的门路可是有了着落。

这也算在县里建立了一个示范村,以后也让其他的村跟上沟村好好的学习一下,他跟上面的领导也有了一个交代。

让何欣没想到的是这个县长听完之后立刻拍板,将那块地承包给了秦阳,让她尽快去办这件事。

何欣得到了县长的同意之后,立马给上沟村的村长刘大栓打过来电话,刘大栓听完后心里边虽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碍于是县长亲自审批的,自己也是无话可说。

他只好乖乖的来秦阳的家中让他尽快去签署那份承包合同。

秦阳听完后跟在村长刘大栓的身后两人快步地朝着村委会走去。

这一路上刘大栓的脸色十分难看,到了村委会门口他站住脚步,看着秦阳说道:“你小子也算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让何秘书来帮你。”

他听完后微微的愣了下,他并不知道何秘书是谁,难道是程清涴的那个朋友?难道是何欣帮的忙?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秦阳看着刘大栓很是得瑟的说:“我还用找人吗?”

村长刘大栓看着他一脸的得意,得了便宜还在卖乖的,心里更加气愤。

他看着秦阳心痒,厉声的说道:“别以为你小子现在有县长秘书何小姐给你撑腰,你就天不怕地不怕了,记住一句话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县官不如现管!”

“好,走着瞧!”秦阳丝毫不畏惧的回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