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被咬

小说: 逍遥村医 作者: 关外飞雪 更新时间:2016-08-14 12:59:24 字数:2202 阅读进度:30/807

“老头子你叹息啥玩意呢,什么没道理?”秦阳看着岐伯这副模样,疑惑的问了一句。

岐伯无视了他的问题,依旧是摸着胡须看着他继续说道:“我岐伯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没脑子的徒弟,唉,真是天不佑我啊!”

秦阳被他的这番话说的,立刻瞪大了眼睛,质问道:“喂喂喂,老头子你这是说谁呢?听你这意思还是嫌弃我了?我还不愿意了呢!”

说完,他就转身准备离开,别人看不起他可以,但是不能侮辱他的智商。

“行啊,你走吧,想走的话就走吧,你的医术,还有你身上的变化都会统统被收回,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离开了。”岐伯似乎并不畏惧他离开,信心满满的说着,也不管秦阳是不是真的要离开。

这话是啥意思,难道自己如果真的离开的话,那又回到了“不举”的状态呗,自己这刚刚成了真正的男人,现在又要收回去,他当然不愿意了。

“老头儿,跟你开玩笑呢,你是我师父,难道你想耍赖?”他说着又重新回到了岐伯的身边。

“今天有没有新玩意教给我?”

上次他学到了点笑穴,差点把李耕田几人玩死,现在又想学点新的东西。

岐伯看了两眼,微点头道:“理解能力倒是挺快的,今天就传授给你能够解百毒的针灸推拿之法。”

说完后,他将手放在秦阳的头上,立刻感觉到一股暖流立刻流到全身各处,沿着筋脉流窜,而脑海中一股清明的感觉。

忽然,秦阳睁开双眼,看了一眼身边的小手机,这时间刚刚好,老头子也是绝了,每次都能把时间掌握的这么好。

他立刻起身,朝着外面的村委会走去。

等他到了村委会外面,看到村长刘大栓正在外面闲逛。

刘大栓现在看到秦阳,就想一脚将这小子踹死的冲动,不过,现在他更关心的是住在这里的那位姑奶奶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只要这位姑奶奶在这,他就没办法收拾秦阳,毕竟还需要这小子来给程清涴看病。

“村长,大半夜的还不回家睡觉,守在外面干啥呢?咋地,你还想趁着程清涴睡着的时候,偷摸进去干点啥啊?”秦阳满脸坏笑的盯着刘大栓说完。

刘大栓立刻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朝着他的身上就是一脚:“小兔崽子,老子今天踹死你!”

“你来啊,你来踹我啊,你要是踹死我,村长也别干了!”秦阳马上得瑟的说道。

听到这话刘大栓立刻抽回了自己踹出去的脚,这小子的话没错啊,他要是真的踹秦阳一脚,屋子里的姑奶奶谁来伺候?

他现在巴不得程清涴能够快点好起来离开这,她在这里一天,自己就担惊受怕一天,刘大栓佯装不生气的拍着他的肩膀问道:“咳咳,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呢吗,对了,程清涴的病咋样了?啥时候能好?”

“啥时候能好?咋地,还不相信我的医术,还有个两三天也就好了,不过最好是让她的朋友来接她回去,自己回去,万一半路上晕倒了,那可咋整。”秦阳边说着,边朝着村委会的院子里走去。

他现在要去给程清涴针灸推拿,昨天一次,今天再来一次,估摸那丫头也就完全康复了,其实今天的这次可有可无,不过他为了能够看到美女,欣赏一下美女的身体,何乐而不为。

秦阳倒是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君子,但是至少也不会是刘大栓那样的小人,他自认为自己还是有高尚医德的。

话说,程清涴回来后,这心情就不怎么美好了,在回来的路上也听刘珊珊说了几句,那给秦阳送饭菜的女人可是村里的寡妇,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他?

看来秦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作为当事人的秦阳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在程清涴的心里成了一个“寡妇门前是非多”的其中一个。

“清涴,今天感觉怎么样?看你的样子没什么大事了。”秦阳说着边走到了她的身边,伸手就要去摸她的手腕号脉。

谁知道那会还去看他的程清涴,突然一改常色,白了他几眼,冷哼一声说道:“哼,臭流氓,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

“咋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啊?”他瞬间摸不着头脑的问了一句。

这不问还好,一问之下,程清涴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你还问我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秦阳你连村里的寡妇都下手!”

秦阳立刻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一看这丫头还准备说下去,立刻走到她的身边,一把抱住程清涴,另外一只手立刻捂住她的嘴。

那只抱住程清涴的手就感觉软绵绵的,就顺势捏了两下,手感还挺不错的,也没有来得及多想到底是什么。

程清涴现在也闭嘴了,但秦阳立刻感觉自己的另一只手咋就这么疼呢?

一看,只见程清涴正咬着他的手呢!

“还不快松开!”

只听到程清涴声音含糊不清的说道:“臭流氓,你看看你的手放在哪了?”

他这才低头看到,原来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放在了人家大姑娘的胸前的两个面团上,想到自己刚刚还捏了两下,脸色立刻就变了,马上松开了手。

等到他松开手,程清涴狠狠的在他手上又来了一下,这才松开。

“你属狗的啊,还带咬人的。”秦阳说话间,站起身,但是他没想到,自己站起来的瞬间,就感觉脚底下一滑,整个人就朝着程清涴的身上扑去。

程清涴正准备回击他的话,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整个人朝着后面倒去。

秦阳只感觉自己的嘴唇上软绵绵中带着一丝的冰冷,随后就是一股子的血腥味,他立刻吃痛的睁开眼,这才看到,原来他的身下压着的正是程清涴,此刻两人嘴对着嘴,那股子血腥味,就是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臭流氓!”程清涴边说边开始伸手不断的打在他的后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