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树林里的声音

小说: 逍遥村医 作者: 关外飞雪 更新时间:2016-08-14 12:59:03 字数:2216 阅读进度:1/807

初夏的东北,气温还有些过于凉爽,不过如果是艳阳高照的天气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今天就是这样的好天气,午后的阳光混合着清凉的微风,惬意的很!

此刻大安山上沟村后的一条小溪里,一个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四角裤衩的年轻男子,正以不慢的速度的朝着小溪中间的那块大青石游去。

只见他游到目的地之后,直接起身背靠在了那块大青石上,腰部以下的位置依旧都泡在被太阳晒成了微温的溪水中,头微微的后仰,很是悠闲惬意的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和微风。

“真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能有这样的收获!”回想着上午在大安山深处采到的那一株年限至少有十年了的野山参,秦阳,也就是这个背靠大青石的年轻男子很是兴奋的自言自语道。

“要是爷爷还在的话,他肯定也会很高兴吧……”

秦阳是个弃婴,二十三年前的冬天,在他才几个月大的时候,被秦老头在夹杂着冰雪的寒风中捡到,当时的秦阳已经被冻得奄奄一息了,也亏得秦老头有着一身的医术,当场先给给他用银针扎了几处穴位,让他的身体稍微回暖了一点,然后把他抱回了家精心医治。

可惜的是,秦阳的身体已经冻坏了,秦老头使出了他毕生所学,才勉强保住了秦阳的性命,但却没有保住秦阳作为男人应该有的能力!

“不举”的遗憾也是就这么跟上了他。

其实秦阳平时的行为举止都很阳刚,不管是内心还是外表都很男人,但那方面不行这一样,也足以让秦阳抬不起头来了。

想到这儿,秦阳本就低落的心情,变得更加的沉重了。

“唉!我好好的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就不举了呢?”

就在秦阳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是不满的低声自语的时候,一个焦急但是却很好听的女声忽然从大青石的后面隐约的穿了过来:“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跟着我?”

秦阳先是一愣,转过头去发现距离大青石不远的岸边并没有人,看来声音是从河岸后的小树林里传过来的。

秦阳正纳闷的时候,一个听声音很猥亵的男人说道:“嘿嘿,我咋就跟着你了?我也是正好路过这里,再说了,我也没想干啥啊,你激动个啥?”

“咦,怎么这俩人声音都这么熟悉呢?不行,我得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当一回护花使者呢!”

秦阳坐不住了,从那两人的对话中秦阳听出了不对劲。

万一猥琐男想对人家做点啥咋办?所以秦阳决定,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也为了能在关键时刻出现并且英雄救美,他要去偷kui!

“路过?鬼才信你!”女人说完这句话就要离开。

那个猥琐的男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她走了呢,当下拦住了她的去路,嘿嘿的笑着说道:“翠玲啊,你看看你,干啥这么着急走啊,我看你拿着香皂还有洗头膏啥的,是想去小河洗澡吗?那正好啊,我也想去洗个澡,咱们俩一起去把,哈哈!”

猥琐男说着就要对王翠玲动手动脚,而翠玲闪躲之下直接给了猥琐男一个耳光,怒骂道:“刘大栓,你要不要脸,赶紧给我滚蛋!”

说完,翠玲转身就要走。

而把这一幕都收进眼底的秦阳不禁惊讶了,同时还有愤怒。

眼前的那两个人果然不是别人,都是跟秦阳一个村的,而且其中那位猥琐的男人还是他们上沟村的村长!

至于那个身材娇小但是却前凸后翘的小媳妇儿,正是上沟村最有名的小寡妇张翠玲!

张翠玲长相俊俏,前面傲人后面挺拔,腰身还又细又软,看的男人都直流口水!

就算是秦阳,都对她很是向往!

而这会儿,眼看着刘大栓这个臭不要脸的就要占了张翠玲的便宜了,秦阳心里那个着急啊,可是现在他也不好直接出去阻拦,因为这会儿他浑身上下就穿了一件四角裤衩!

要是他就这么出去了,估计会被刘大栓这个没脸没皮的臭无赖给倒打一耙啊!所以秦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大栓伸手拦住了要走的张翠玲。

“我说翠玲啊,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我刘大栓可是咱们上沟村的村长,你说你跟了我有啥坏处?你要是今天从了我,明天我就给你把低保户办了,你看怎么样?”刘大栓开始使出他调戏村里老娘们的绝招来了,那就是利用他的村长的特权许给人家好处。

这一招对于别的老娘们可能管用,但是对于张翠玲,一点用都没有!

“我不需要,让开!”

张翠玲现在只想赶紧摆脱刘大栓,可是无奈刘大栓就是不给她让路,而且还趁着张翠玲一个不注意直接把她推倒在了一个树墩子上。

“你想干什么?”

张翠玲有些害怕了,她想站起来,但是无奈刘大栓此刻已经欺身上前,用他的脏手按住了挣扎的张翠玲。

“干什么?嘿嘿,当然是干那事了!嘿嘿!”刘大栓此刻的样子真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尤其是当他露出那一嘴焦黄的大牙时,他嘴里的那股口臭味完全散发出来了,整个人都恶心的很。

不过现在张翠玲已经顾不得恶心了,她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因为刘大栓的手已经在拉扯张翠玲的上衣了。

今天张翠玲为了方便洗澡,所以上身穿着一件单薄短袖衬衫,下身一条长裙子。

这身衣服实在是太禁不起刘大栓的撕扯了,而张翠玲带着恐惧的挣扎在刘大栓面前又是那么的无力。

“别……我求求你了,不要过来!”张翠玲奋力的挥舞着双臂哀求着刘大栓,她真是没有办法了,刘大栓简直就是条野狗,力气大,还疯狂的很,张翠玲实在是挣脱不了,只能想通过哀求让刘大栓良心发现,放过自己。

可是刘大栓是那样人吗?事实证明,他不是!

“现在知道求我了,晚了,我告诉你,今天你是让我干我得干,不让我干,我也得干!”刘大栓是一点也不嫌丢人了,说的话要多糙就有多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