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二八八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8-02-17 01:49:58 字数:8942 阅读进度:288/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

借用屋檐的不规则形状、围墙 、助跑跳跃,曜轻巧的绕过了一排屋子, 又回到了他们最初进入镇子的地方。那辆摩托车正安安静静的立在那个低矮的屋檐上,下面已经没有了那群丧尸。

曜跳到了摩托车的驾驶座,扭头对电视勾了勾手指, 标准的小流氓形象:“来, 小妞,上车。”

典时内心的吐槽如滔滔江水,只能不断的自我催眠:放轻松, 这货还有用, 不要和这货一般见识。这才没一到照他面门捅过去。

不过谢天谢地,至少这回他是正·常的坐在了摩托车的后座上,那种拉风的体验有一次就足够了,真的。

等典时坐下的同时, 曜已经一踩油门,摩托车以最快的速度飞了出去。

曜一边驾驶着摩托车在林间穿梭一边问道:“你今天不开播么?”

“我想玩儿的好一点再开播 。”典时嘟囔着:“而且这么早,本来也没什么人。”

“没必要, 你本来就是个娱乐主播, 观众也没指望看你大杀四方吧。”

虽然曜说的是事实, 但是这种嚣张的态度还是让典时非常不爽,不止是不爽, 典时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一定要打死这家伙一次, 好报自己的一命之仇。

“时间就是金钱。”曜意味深长的说道:“难得你又拉到了我这个大腿, 不珍惜机会你会后悔的。”

“我有句实话一定要讲。”典时忍不住吐槽。

“如果是夸我帅就不用了, 我已经知道了。”

“妈卖批=。=”

不过吐槽归吐槽,典时还是又把直播挂上了,反正经过昨天他大概他的光辉伟岸让妹子们神魂颠倒的形象已经渣都不剩了,破罐子破摔无所畏惧。

朵朵:我看到了什么,大早上的!

大熊:典时居然又在联机?果然是恋爱的男人啊啧啧……

一开播,立刻有小可爱们跳了进来。

“别胡说,什么恋爱,我这么一帅气的五好单身青年,被你们这乱说的没办法解决人生大事怎么办,这要让我错过多少小姑娘啊。”典时跟弹幕里顶嘴。

弹幕里从善如流。

土豪土豪这是你的炸弹嘛:这么早,一看就没有X生活。

“房管房管,开工啦,把这个不文明的家伙封了!”典时扯着嗓子嚷嚷,常年挂机的房管跑出来冒泡。

浓浓的:谁知道怎么把主播封了?

因为气氛太过友好,典时足足过了五分钟,才发现了哪里不太对。

“哎,曜同学,不对吧,你这是回城的路么?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啊!来的时候没走过这条路吧?”典时看着周围依旧茂密的树林,终于发现了问题。

“对啊,这不是回城的路啊。”曜回答的理所当然,还在欢快的在树林里做着障碍物越野骑行训练。

“等等,你不是说送我回城的么?”

“我有说过这种话么?我只答应了带你走啊。”曜依旧用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道,典时热血上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点了下车键。

典时直接从急行的摩托上跳了下来,因为惯性向前飘了一段,差点撞到了树上。而曜直到骑出去几十码才发现车上少了个人,一个转弯,又开了回来。

“干嘛啊,大叔,这样下车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

“你这是要去哪儿?我跟你说,我不干了,我要回主城,我不管你想去哪儿,反正我是不去,我要自己回城了。”

典时说着,已经扭头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哎哎哎!”曜一板车头,车子绕过典时,拦在了典时面前:“别闹了,赶快上车,这里很危险的。我都说了送佛送到西,这次肯定不整你了,就是先跟我去下个副本,然后就回城,看把你吓的。”曜嘟嘟囔囔的说着,典时心里满腔的正气凛然:“你的信誉已经为零了,谁知道我过去了会不会又被你当挡箭牌,我是绝对、不可能跟你再搅合在一起了。”

“说得好像你死怪我似的,不是你自己手贱嘛……”

“最开始死怪我喽?”

“那是你撞我弹道上了,真不能怪我。”

“那难道还怪我咯?”

两个人就在树林里直接又吵了起来,突然间,曜的人物手臂一挥,一把□□已经拿在手里,典时在看到对方掏枪的同时,也切换出武器,直接朝着曜的脸就怼了过去。

枪声在同时响起,典时已经不想去想自己是不是又要扑街了。

反正不过一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死也要狠狠地砍这张死人脸一次!

一秒之后,一切尘埃落定,典时身上丝血未伤,而曜的头上则非常可笑的顶着一把匕首。

曜:……

典时:???

突然之间,典时觉得镜头一晃,似乎有什么很沉的东西倒在了他的身上,他几乎跳了起来,同时180°转身,只见一个脑袋已经因为被近距离设计而完全炸开的鹿丧尸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而凶手是谁,简直不言而喻。

“额……”

这就很尴尬了,典时简直都不知道怎么回头面对曜了。

“哼,狗咬吕洞宾。”曜哼了一声,声音微微上扬,莫名的有点傲娇。

“你说谁是狗啊!”典时转过身来:“我那个不是,条件反射嘛……这你也可以提醒我一下啊。”

“提醒你你转头用你那爆头都没把我秒了的技术?”曜讽刺道。

“说的你好像还很期待挂一次,不如你站直了让我砍一次?我们就算扯平了看,我肯定不再歧视你昨天恶意伤人。”

“免了。”曜自己把匕首拔下来,扔给典时,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了绷带:“过失伤人换过失伤人,咱俩扯平了,技不如人自己想办法去。”曜把自己脑袋缠成了一个伪丧尸,左眼都被包了进去:“都跟你说了森林里危险,你都不看新手攻略么?丧尸里,有动物形态的要比人类丧尸难对付的多,都会有动物相应特性,森林林几乎全都是动物丧尸,刚刚那头鹿不用说给你了,就是给我来一下,我基本也挂了。”

攻击力这么高?典时是真的被吓到了。

“那你干嘛走森林里?”

“抄近路。”曜重新扶起摩托车:“行了,跟我走一趟吧,都扯平了,我保证完事儿把你送回城里还不行?”

“说老实话,我还真有点儿不相——”典时话还没说完,曜突然厉声嘘了一声。

曜的游戏角色在地图上原地变换着角度,似乎在侧耳听着什么,典时也忍不住竖起耳朵来听耳麦里的动静。

耳麦了只有风声和远处的水流声,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渐渐的,典时似乎也听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声音。

那声音,远远的,仿佛鼓点一样,但是杂乱无章,实在想不清是什么东西,但是曜显然已经明白了。

“卧槽,是丧尸潮。”

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把丧尸当成摩托车装载的货物,直接固定在摩托车后座上,固定的方法可以横固定,也可以竖固定,反正只要选一种固定方法,游戏就会帮你固定好。所以,当典时仿若一个桅杆一样立在车后座上,放眼望去一览众山小的时候,深深的觉得蛋疼了。

现实世界中,这种固定肯定会掉下来,但是这是游戏,不用管这样固定有没有毛病,就是这么的酷炫,摩托车飙到200码都不用担心“旗杆”自己飞走。

典时:“我觉得我还不如被一根绳子拽着在地上拖着跑。”

切克闹:“明明是你说要坐车的,不过这样也不错,你不觉得这种体验很难得么?”

典时:“并没有,我只觉得自己仿佛一只傻逼旗子,或者一个正在游街示众的死囚。”

切克闹:“被你这么一说,突然有点爱上了丧尸旗子,贼酷炫,突然想骑着摩托到主城了转一圈。”

典时:“别,要脸,哥!”

摩托车就这么贼拉风的穿过了小溪森林,典时心惊胆战的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树枝树杈,感觉自己哪怕是个丧尸也已经被戳死很多次了。事实也是如此,他的血线一直在掉,哪怕丧尸天赋技能有缓慢回血,仍然掉的让典时觉得自己会挂一次。

穿过小森林,开始依稀有了一些农场,典时也开始看到了一些野生的NPC丧尸。

这些丧尸看起来可比玩家变的丧尸可怕多了,衣服破破烂烂浑身是血,身体也开始**了,甚至有一个妹子脑袋都掉了一半。他们开着摩托车招摇而过,典时居高临下,总觉得那些丧尸脑袋缓慢的跟随者他移动。

典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NPC们在向我行注目礼。是因为兔死狐悲么?”

切克闹:“傻孩子,你想多了。”

典时:?

下一秒,不用切克闹再解释,那群僵尸突然仿佛被激活了一样,奔跑蹦跳着冲着他们冲击而来。

典时:“卧槽!妈啊,那群家伙冲过来了,什么情况?!”

切克闹使用了加速,摩托车猛然提速,典时只觉得视角一晃,有一种自己要掉下去的错觉,吓出了一身冷汗。当然,他是不可能掉下去的。他转动视角,向后看去,那群丧尸远远的跟在后面,虽然追不上来,但是好像暂时也甩不掉。

还没等典时看清楚,突然视角又是一通天旋地转的让人想吐的转动,简直比做过山车还刺激。典时只觉得自己似乎都要被抛出去了,就在这天旋地转中,他的头皮擦着一个脸都快腐烂没了的僵尸的爪子飞了过去。

摩托车一个飘逸转弯,终于回到了正常的视野,典时在键盘上疯狂吐槽。

“要出人命了!!!!”

“放心,你已经是丧尸了,出不了人命!”切克闹哈哈大笑着,驾驶着摩托车冲上了一段断掉的篱笆,靠着篱笆的斜面,整个摩托都飞了起来,车在空中旋转,典时向下望去,下面已经聚集了三十来只丧尸,仰着脑袋瞻仰着他们。下一秒,结结实实的落地感觉,典时的视角里甚至还弹跳了两下,他四下看去才发现摩托已经落到了一个二层别墅的屋檐上。

下面的丧尸在墙壁上扑腾着,不过因为屋檐是伸出去的,所以这群丧尸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爬上来。切克闹悠闲的慢慢开着摩托,顺着屋檐又向上爬了一层,终于停了下来。

心有余悸的典时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一个小镇的边缘。

“到了。”

切克闹愉悦的说道:“怎么样,刺激吧?”

“刺激你妹啊……”虽然只是在游戏里,但是典时仍然有一种快要吓的脱力的感觉。突击2不愧是突击公司野心勃勃的力作,模型做的极细腻,刚刚和丧尸们擦肩而过的瞬间以及被摩托车甩来甩去的镜头晃动都让人深入其境,心跳仿佛都要停止跳动了。足足缓了三秒钟,典时才冷静下来。

“这就是你要让我帮忙的地方?”

典时调整视角,打量着这个小镇,这小镇看起来就像是美剧里特别常见的那种镇子一样,整齐的样板一样的小别墅,街道干净整洁,没有任何足以稀奇的地方。

当然,除了下面墙上那一群丧尸。

“这里也没什么东西啊,你到底要让我帮什么忙?”

切克闹:“帮忙找个东西。”

切克闹这次终于不再说话,勉为其难的动用了一下键盘,把那行字打了出来。

[附近]切克闹:找一个标着黄色标志的屋子,里面找一个保险柜,保险柜里应该会有一瓶蓝色的药剂,我就要那个东西。

[附近]咸鱼的味道:那玩意儿在哪儿?

切克闹沉默了几秒钟以后,突然问道:“你路痴么?”

典时一头黑线:“当然不。”

“那就好。”切克闹回答道:“从这里下去,向南走,过三个街区,向西拐,第五个房子再向南走,第二个路口,应该就在那个路口再往南的某个房子里。”

典时一头黑线。

“等等……我有点搞不明白,哪面是南?”

切克闹没说话,只是游戏里的人物视角转向了他,一言难尽的看着他。

典时:“干嘛?”

切克闹:“你不是说你不是路痴的么?”

典时:“的确不是路痴,但是不能给我指个地图坐标么?一定要东南西北来么?”

切克闹:“突击系列没有全局地图啊,宝宝。”

[附近]咸鱼的味道:……

折腾了半天,鉴于典时现在是死亡惩罚时间,切克闹终于给出了一个靠谱的方案。

——加浣熊好友,远程语音指导。

典时想了想,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就直接同意了。

典时平时只有和人开黑连麦才会用浣熊号,知道的人有限,更何况他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主播,所以干脆没用小号,直接开了平时用的浣熊号。不过平时开黑的频道是肯定不会用了,典时让对方找频道,对方比他还干脆,直接创建了一个新频道扔了频道号过来。

典时跳到频道里,一看到对方名字,先愣了一下。

对方的浣熊名居然叫“曜”。

曜这个名字也不能说多罕见,毕竟是个常用字,不过但凡是玩儿突击的,这名字就有点意义不凡了。毕竟曾经的曜大神,对突击玩家来说还是很有意义的,叫这个名又玩儿突击的,是个里有九个都是曜的米分。

“哟,好巧啊。”典时终于能自由说话解放双手了,只感觉心情舒畅。毕竟是个主播,平时动嘴皮子就比动手多,突然不能用了,还是怪寂寞的。

“是啊,好巧啊。”切克闹居然还附和了一句,并且说的格外的意味深长,典时直接就是一愣,总感觉对方话里有话。

“什么意思?你觉得哪儿巧了?”典时很茫然。

“你是乐玩平台的主播吧。”对面淡淡的回答着,典时啊了一声,觉得尴尬了。

没想到居然碰到了观众,之前还那么放飞自我,这就非常尴尬了。

“啊,没想到你能认出来我。”典时尽量让自己自然一点:“你是哪位?我没认出来你啊。”

“不太重要的人,没认出来很正常。”对方短促的笑了一下:“那你呢,你是觉得哪儿巧?”

“哦……”被观众认出来了,这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还好听起来大概不是平时经常冒泡的那几个,不过也是,平时活跃的人画风跟他也不一样,典时死也不会承认自己萌萌哒的米分丝群会出现这种死贱死贱的败类的。不过一旦被认出来以后,典时是无论如何都放飞不起来了,本来想吐槽对方嘴巴这么糟糕,简直枉为偶像米分丝,现在这种话也说不出口了:“我是看你ID感觉你也是个曜米分,所以觉得很巧。”

“你喜欢曜?打突击1的那个?”

对方听起来似乎很诧异,典时反而觉得对方的诧异才更让人诧异。

“对啊,很常见啊,他技术那么吊。”典时理所当然的说:“突击的职业选手里,也算挺有名的了,我米分他很奇怪吗?倒是你,叫这个名,你别说你不是米分?”

“我还真不是米分。”对方回答道:“这就是我的名字,真名。”

“啊……”

这下真的是,非常尴尬了。典时操控着自己的模型摇摇晃晃的往下跑:“我还是去找东西吧,你随时跟我说该怎么走。”

电脑网线的另一头,王曜弯了弯嘴角。

这算是有缘分还是老天都要帮他报仇?不过是例行上游戏转一圈,居然随便碰了个萌新又碰到了没开播的典时。

“不过……看在你居然米分我的份儿上,算了,这次就稍微手下留情好了。”王曜弯了弯嘴角。

这头典时已经跑出去了两栋房子。

跑出一段路以后,典时终于冷静了下来。想了想也觉得理所当然,这家伙的游戏名叫切克闹,曜是真名也理所当然,不过是重名了而已,自己一厢情愿以为对方是个米分这才很奇怪。

冷静下来的典时还是决定跟这位蓝头发的家伙缓和一下关系。

“不好意思啊。”典时一边操纵着人物跑路,一边在麦里说:“因为曜太有名了,所以我一厢情愿了。你是突击1的玩家么?你看职业比赛么?”

“看的。”

“那你有喜欢的职业选手么?”

“都还好,还真没特别喜欢的。”

两个人随便聊了两句,典时就走到了路口。

“我到路口了,该往哪面走?”

曜回答道:“往右手拐。”

典时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一个醒目的红房子立在那里,立刻问道:“是红房子那面么?”

这一问把曜问住了,两个人开始了漫长的互相牛唇不对马嘴的对话,最后典时实在忍无可忍,做了一个决定。

“算了,我还是开播吧,你直接过来我直播间看着告诉我该往哪儿走。”

晚上十点,典时又开播了。

这一天真够折腾,反反复复的开播了三次,但是忠米分们还是很给面子的纷纷跳了下来,一下来就觉得很懵逼。

朵朵:电视这是什么情况?这是在玩儿什么?

大熊:好像是突击?电视你不开播的时候偷玩儿什么游戏!太过分了!

典时先屏蔽了浣熊的麦克风给米分丝们解释:“对的,是突击2。感觉这个游戏好像不错,打算玩玩看。”说完以后,又打开麦克风对曜说道:“你进我频道了么?我该往哪儿走?”

“进了,等下我看看。”

低沉悦耳的男声在直播间响起,米分丝们这才发现,典时不光是开了直播,并且还在跟人开黑!

小智和小智障:???发生了什么,这是谁?

小熊:电视在跟谁连麦?错过了下午的直播,我怎么感觉我错过了整个世界?

喵喵喵:电视有新欢了?这个声音好听的小哥哥是谁呀[捂脸]

典时没管弹幕里的叽叽喳喳,只静静的等着曜的指示,果然指示下一秒就到了。

“你走过了,往回一个街区,对,没错。”典时听话的回头移动,然后就听到那个无良家伙开始跟直播间里的小可爱们打招呼:“大家好,我是一起开黑的,大家叫我曜就行。”

朵朵:瑶瑶?

小智和小智障:∑( °△°|||)这是和好了并且出来撒狗粮了?

喵喵喵:天啦噜,没想到瑶瑶居然是个声音这么好听的小哥哥么,我要抛弃电视啦[可爱]

典时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曜的发音跟yao一模一样,但是悔之晚矣。

“喂,你们够了,这个不是瑶瑶,别闹啊!”

弹幕里嘻嘻哈哈的跑过一串调侃,汇聚成了让电视心痛的一句话——解释就是掩饰,我们都懂[笔芯]

二十章

很快,密林里响起了各种各样的枪声和争吵声。

“沃日。”

“在我这面在我这面!”

听着对方的麦音和枪声,典时只觉得似乎这附近全都是人,但是却没听到saber和曜的声音。看了看同队小地图,典时这才发现曜居然就在他的旁边不远处,于是他翻身上树,打算看看曜在干什么。

[队伍]切克闹:傻孩子,在上面当活靶子?看地上影子。

典时低头一看,一头黑线,他爬的这棵树很像杨树,树干高且直,但是几乎没有分叉,影子投向的方向又正好是混战的那一面,的确是不打自招,极容易被人发现。典时赶快灰溜溜的滑了下来,同时也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曜旁边。

曜趴在草丛里,此时正架着一把带了□□的□□,但是他只是和雕塑一样盯着一个地方看,并没有开枪。典时落在他身旁,他的视角也只是看了典时一眼,并没有说话。

典时在队伍频道打字问曜:“你猫这里干什么呢?”

曜:“摸鱼。”

曜晃晃枪管,提示典时看过去,透过密集的灌木,可以看到那面四五个游戏角色正在和saber缠斗,saber的走位灵活,在这五个人周围三进三出,这五个人拿着枪仿佛是摆设,命中率反而还没saber一个拿匕首的命中率高,并且好像绝大部分的命中都打在了友军身上,语音频道里乱叫成了一片。

“别打我啊,会不会玩儿啊傻X。”

“你特么的枪口对着谁呢!”

“小朋友们,你们太菜啦。”saber哈哈大笑,匕首切□□,贴背跳到一个人身后,拿枪对着他的后脑勺看起来就要来一枪。这一枪下去,绝对是抱头瞬秒,妥妥的活不下来,其他几个人立刻慌忙对着他打,然而saber其实只是晃了晃枪,又收了回去,至于那个被他当了挡箭牌的可怜家伙就这么被自己人杀死了。

简直不要太嚣张。

这嚣张的姿态显然惹恼了某个暗中观察的家伙,就在saber极其下作的干掉两个敌人的时候,一直在三进三出上演好莱坞大片的saber突然在肩膀中枪,他反应也很快,一闪身又找了一个人肉盾牌,远离了子弹射出的方向,而曜的枪管也在瞬间从那群人身上直接移向了密林里的某处。

那个地方,藏着一个家伙。

“hey,man。”曜轻声说道,声音很小,典时就在他旁边,却几乎也要错过这一声带着兴奋的呢喃,子弹同时出膛,准确的打到了那个地方。

“轰——”

红色的烟雾冒了起来,这居然是一只信号枪。

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个地方,信号强的彩色烟雾和声音引人注目,同时也很好的掩盖了曜贴地抛出的闪光弹。在烟雾炸开的一秒后,叮一声,闪光弹紧跟着炸开,站在那里的人视线全白。

“臭小子扔闪光弹不知道说一声啊!”

在闪光弹全白的视野中,只有saber中气十足的吼声,以及曜轻笑的声音:“老孙你暴露位置小心挂了。”

听声音方位,曜已经远离了他。可是等典时从三秒闪光弹白屏里恢复,还是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那群围剿saber的人全都扑街,只留下saber一个人非常帅的把□□拿在手里转了一个花样。而场地中多出了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游戏角色在就地翻滚,在他翻滚地方正好留下了曜一串子弹。那串子弹几乎贴着他的身子而过,但是却并没有真正打中他。

“哟,身法不错啊少年。”saber吹了一声口哨:“是个人才啊,哎,臭小子,你这枪不行啊,软的厉害。”

“少废话。”曜打完一梭子子弹,更换子弹的动作一气呵成,继续追着那罩帽小哥打过去,中间没有给对方一秒的喘息时间。而罩帽小哥也是厉害,几乎是滚动的小陀螺,在地上转了一个大圈,依然还在垂死挣扎。

“喂,这么打有意思么,你干脆投降吧,你的同伙都挂了,缴枪不杀啊,少年。”

那个罩帽小哥特别倔强的又用各种战术规避动作在地上滚了一个遍,并且还百忙之中的搭理了一下saber。

[附近]顽墨:不。

“卧槽,有点吊啊。”saber啧啧称奇:“这小子有点儿厉害,还有功夫打字啊,你要不再说两句啊?为啥不啊?你看你这样也是个死,不如苟活嘛,变丧尸多没意思啊。”

[附近]顽墨:不。

“这孩子是不是有病啊,咋就会这一句话,机器人自动答复?”saber啧啧啧的,又一刀把一个变丧尸的伏击者一刀干翻。

“我有点烦了,这家伙太能躲了。”曜也觉得没意思,忍不住说道:“怪没意思的,那个谁,要不这样,咱俩拼刀SOLO吧,拼过了放你走,拼不过你就留下买命钱,怎么样?”

曜一边说着,一边停了枪,那个顽墨本来还在满地蛇皮滚动,看没有枪声了,也停了下来。

[附近]顽墨:真的?

“真的啊,你看我枪都收了,saber也没拿着枪啊。谁骗你谁小狗啊。”

同一时间,典时看到了一条队伍频道的记录。

[队伍]切克闹:电视,打。

典时心情复杂的抬头看了看,这罩帽就在自己面前不到十码,背对着自己,不知道怎么的,有点不太好意思下手。

[队伍]咸鱼的味道:……不太好吧。

[队伍]切克闹:那我两个一起打了,多带个丧尸我也习惯了。

[队伍]咸鱼的味道:别别别!!!!

典时算是怕了变丧尸的味道,抬起□□,一枪完成了这道送分题。可怜的顽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躺了尸。

[附近]顽墨:……骗人。

怎么说呢,竟然有点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