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二八二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8-02-13 06:19:32 字数:4634 阅读进度:282/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大叔无所畏惧:嗯, 纯洁的男男关系,我们都懂。

典时:……

只要这个yao存在一天,这个直播简直没办法播了,简直无法无天了。典时一边跟弹幕斗嘴皮,一边无语的打开通讯软件, 找到了yao, 又重新加回了好友, 验证信息直接写:“你到底想干嘛?兄弟,这么捉弄我就没意思了吧?”

那面企鹅好友几乎是秒通过,一个欠扁的表情发了过来。

yao:你说我想干什么[媚眼]

TV:不知道……捉弄我?

yao:捉弄你给你送这么多礼物, 成本也太高了吧。

典时无语,说的的确也在理,送礼物送的这么严谨不眨, 总不像是没事儿干整人玩儿的, 就算是再闲的蛋疼也没这种的。那能是什么原因呢,总不能真的是要……泡他吧?

典时赶快把这种危险的思想从脑海里甩了出去,太可怕了,自己这么纯正笔直的五好青年, 都要被这些gay里gay气的弹幕带歪了!

TV:不管你什么目的, 明说不成么?这么折腾有意思么?

yao:有意思呀~~~

看着那**的波浪线, 典时果断又一次把人拉黑。这个yao简直有毒,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他一定得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至少不能再放任直播间这么gay里gay气下去了!

“哎,瑶瑶,你要真想一起玩儿,也可以啊,我不介意多带一个人。”

“我介意啊。”曜在典时头顶跳了两下,甚至还调皮的跳到了典时的头上,又跳回到了石壁上,跳来跳去简直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轻松写意:“拒绝带菜鸡,带一个已经很头疼了,带两个就是灾难。”

没想到第一个拆台的居然是曜,典时黑线:“那你也可以送我回主城,我自己探索着玩儿没什么。”

“不行,我懒得跑,你要回自己回。”

而弹幕里,瑶瑶只留下了一句话。

[房管]yao:你们两个中间我插不进去,算了,没我的位子,我还是走吧。[大哭]

典时:……同时招惹两个不按理出牌的家伙是一种什么体验,就是这种体验。

“啧啧啧。”曜显然也看到了这条弹幕,感叹道:“某平台主播直播脚踩两只船,啧啧啧,世风日下啊。”

被这两个家伙搞的心力交瘁,典时的好脾气终于消耗殆尽,抱着能弄死一个算一个的心,抓着曜的语言漏洞,直接开嘲讽。

“哦,原来你是一条船啊,我还真没看出来。”

“你怎么说话呢!”曜又跳到了典时脑袋上,在上面狠狠地蹦跶:“信不信弄死你啊?”

“你弄啊,又不是第一次了,这次还开着直播,我们直播一下凶案现场。”

“好嘛,翅膀硬了?忘记是谁含辛茹苦的给你讲解游戏规则啦?”曜直接骑在典时的头顶上,拔出了匕首,开始往下砍,典时也不甘示弱,掏出一把匕首,仰头往上砍。

“你也没讲什么,就知道找人当挡箭牌,挡箭牌也是有尊严的知不知道!”

两个人就在这悬崖峭壁上打了起来,还是拼匕首。总的来说,曜的技术更高躲避起来更灵活,但是手距离典时的距离有点远,不太容易拿匕首砍6到人,典时的技术差一些,脚下一步都不敢躲,但是抬头就是曜的靴子,砍起来更为方便。两个人居然也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不过只是纯粹的技巧上的平衡,如果算上嘴炮上的话,就很难说了……

“傻不傻,贴脸都砍不到,你没救了。”

“有本事你别拿靴子遮我的视角啊,有本事你别躲啊,躲来躲去干什么!”

“你砍我我不躲?你这个想法真的很有创意。”

场面一度变得非常的混乱,弹幕纷纷吼着晕3D啦,然而典时只会比他们更晕。本来能活动的范围就比较小,曜还净把靴子往他眼睛上踩,典时疯狂的旋转视角,感觉自己都要吐了。

乐极生悲,危险的地方果然不适合追逐打闹,典时只记得自己在疯狂的滑动鼠标寻找视角,并没有使用任何位移操作,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的角色突然脚下一滑,向下滑了下去。

这一下视角终于没有遮挡了,但是也太刺激了。

这山坡陡峭,典时视角向下直直的掉了下去,简直比蹦极还刺激。

“啊啊啊啊啊!”

典时的尖叫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他在距离地面不过两三米的地方,停止了下坠,就这么晃晃悠悠的悬在了半空中。

“喂,你叫什么叫,耳膜都要碎了。”曜懒洋洋的声音从耳麦里传了出来。典时这才来得及转视角看过去,他悬浮在半空中的原因是曜正牢牢的抓着他的衣服后领,仿佛提小猫一样的提法。曜身后连着一根长长的绳索,从他的腰带而出。而绳索的另一端,是一枚十字形的钩子,牢牢的嵌进了山体中。

“我恐高不行么!”典时理直气壮的说:“赶快放我下来,别悬在半空中。”绳索仍然在小幅度的摆动,典时也跟着绳子和曜一起摆动,,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什么?让我直接放手?”

“你够了!”典时一头黑线,曜已经又开始缓慢的放长绳子,几秒钟后,两个人终于安全着地,典时完全不打算变更落地时四肢伏地的惨状,总结道:“自从遇到你,我真的是这辈子最倒霉的事都要碰一遍了!这个游戏里,如果让我选一个我最讨厌的人,肯定是你,简直是游戏毒瘤!”

“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卧槽,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弹幕众:救命,不知道为什么,狗眼好像要被闪瞎了。

“别呀,你看你这个人吧,我就说你运气不好,脾气这么暴躁运气怎么会好呢是不是?人呢,要活的宽容点,乐观的人就会有好运气。”

那蓝头发的家伙还不慌不忙的坐在了典时的尸体上,虽然他现在是一具尸体,但是尸体就没有尸权么?这家伙这么无法无天,还有没有人管管了?!

[附近]咸鱼的味道:算我求你行行好,你放过我行不行?我碰到你真的是倒霉透了,算我怕你了,请你赶快走吧别在这里呆着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一个人游戏。

“这可不行,我还等着找你帮忙呢。”蓝头发的人笑眯眯的看着典时,这个笑容真的是怎么看怎么阴险。

[附近]咸鱼的味道:不帮不帮,想都别想!

“都说你这个人暴躁了,暴躁的人运气是不会好的。”蓝头发的家伙更是变本加厉的换了一个角度,坐在了典时尸体的胸口,脸正对着典时的脸。两个膝盖都快比到典时的脑袋两边了,重点部位直接都快填满屏幕下部了。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体位?突击是第一人称视角,这个角度典时简直快要爆炸了。

[附近]咸鱼的味道:滚,死基佬,搅基不干。

“谁跟你搅基了?我是跟你谈生意,懂不懂?你情我愿的那种。”

典时呵呵。

[附近]咸鱼的味道:我是一个有原则的男人,卖艺不卖身,懂不懂?

“行,卖艺就买艺!”那家伙打了个响指,“成交,我们走起!”

这家伙完全不按道理出牌,简直是不讲道理,典时翻了个白眼,反正闲的无聊,用键盘慢慢跟对方理论。

[附近]咸鱼的味道:你别鬼扯,谁跟你成交了啊,成交什么了啊?滚蛋滚蛋滚蛋,我死也不会跟你这种gay里gay气的死基佬有任何交易的!

“哟,还挺有原则的嘛。”

那个蓝头发模型点点头,非常阴险狡诈的问:“看来你对快速度过僵尸期完全没兴趣啦?”

典时一愣,

“而且吧,实不相瞒,你已经进入了一个重大的bug里。我一看你就是一个纯萌新,好心帮你啊……”

[附近]咸鱼的味道:什么鬼?什么bug???

蓝头发以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你没发现你根本没有新手指引么?内测的时候发现过一个重**ug应该还没修复,如果在新手指引开始前想办法强制终止,那新手指导就不会开启了,所以你没新手指导了,惊不惊喜?”

[附近]咸鱼的味道:卧槽,惊喜你妹啊……这不都是你害的?!

“所以嘛。”

蓝头发的家伙带着笑音,但是每一句都让典时想哭:“你需要一个老司机给你做新手教程啊,不然你怎么玩儿啊?你是不是想说删号重建?年轻人啊一看你就没经历过市面,突击2删号重建有48小时等待期你知不知道?你看我,又能给你补新手教程,还能帮你快速度过僵尸期,你要想好啊,公测快开了,现在可没什么新玩家,老玩家们都在高级区呢,你想找个老玩家带带你不容易啊不信你看这荒郊野岭空无一人的,对吧?咱们俩各取所需,你卖个艺,我帮你做个新手指引,互通有无,多划算,是吧。”

这家伙几乎不歇气,把典时说的一愣一愣的,直听的典时都要点头答应了,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儿。

[附近]咸鱼的味道:害我没有新手指引的不是你么?!这种事情应该你负责吧,怎么我还得帮你忙才行?你有毛病吧?

“负什么责啊?你刚刚还说不卖身的,我怎么负责呀?”蓝头发的家伙贱贱的说道。

典时内心里一片凄凉。

我到底为什么要跟这么一个傻X搅合在一起。

[附近]咸鱼的味道:算我求求你,你特么的不是老玩家么,有什么不会做的,一定要让我卖这个艺!

“因为你现在是僵尸形态啊,我又不想自杀。”蓝头发的家伙站起来:“当然自杀也不难是吧,你要真的不想,我就知道自力更生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少年你很有潜力啊,再说你不是还要让我负责么?不然这样,我多送你一把武器,成不成的,赶快。你再不说话,我就要走了,时间快到了,我真不管你了啊。”

时间快到了?

典时一脸懵逼,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想了想刚刚被一群NPC干翻在地的悲惨经历,谁知道这坑逼游戏还有什么惊喜等着他!典时一咬牙,终于点了头。

[附近]咸鱼的味道:行吧行吧,你快说要干啥,赶紧的。

那蓝头发的家伙立刻跳了起来,一副开心的语气说道:“这就对了嘛。你等着,我先去找辆车去,马上就回来,”蓝头发的家伙一边说着,一边朝一个方向跑去,跑到一半又补了一句:“哦,对了,加个好友!”

[系统]切克闹请求增加您为好友。

典时非常心塞的点了确定,看着自己好友列表孤零零的躺了这么一个名字,心中只想把这个家伙碎尸万段。

就在这个时候,典时的视角又经过了一次熟悉的转换,他明白,他又“复活”了。

然后在他复活后不超过三秒钟,一亮金属外壳超级拉风的摩托车停在了他面前,驾驶座上一个人头戴头盔,但是还是能看的出来就是那个叫切克闹的蓝头发家伙。

“快点,我们走。”

蓝头发家伙看了典时一眼,典时看了看那辆拉风的魔头车,郁卒了。

[附近]咸鱼的味道:大哥,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能坐摩托车?

丧尸身体僵直,所有的关节都是不能动的,坐摩托车这种难度显然超过了丧尸的生理极限。蓝头发打量了典时一下,突然露出的恍然大悟的表情,并且从包里掏出一卷绳子。

“不然我把你绑在摩托车上,你跟着跑?”

典时:妈卖批。

“夭寿啦,奶奶你快看你最喜欢的主播又开播啦!”

典时把话筒调整了一下,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小半个月离开直播生涯,连说话都变尴尬了。

“抱歉抱歉,前段时间有点事情太忙啦,保证今天开始恢复直播。”

弹幕里跑过一些不屑和嘲笑的表情,典时哭笑不得的抱怨:“喂,过分了吧,我可是五好敬业好青年,全年365天直播不中断的,就鸽了一次而已,从今天开始到开学前每天直播10小时补偿行了吧!”

“一次而已!!!”

“要取关了,债见!”

弹幕里嘻嘻哈哈开着玩笑,典时感觉终于在这些热情忠米分中找到了一些直播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在弹幕里看到了一条真相帝。

——“不就是这个月直播时间还不够嘛嘻嘻嘻嘻嘻。”

典时默默的捂住了脸,想到了下午收到的平台管理员的企鹅留言。这个月直播时长完全不够,如果不是为了保底工资,他真的想一直这么装死下去。就算现在,他还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弹幕列表和好友名单,生怕看到一个不想看到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