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268不要看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8-02-05 00:21:13 字数:8863 阅读进度:268/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进入游戏还不到一分钟就献出了自己的处女死,这创记录的扑街大概会变成典时人生十大耻辱中去。

“抱歉抱歉,手滑了。”耳麦里响起了一个男声, 紧接着被固定住的死亡视野里出现了一个游戏角色弯腰俯看的脸。

这个游戏模型是一个男生。典型东方人的面孔, 黑色的头发里挑染了一缕蓝色, 特别的非主流。眼睛不大, 自然带弯,感觉表情似乎是一副笑面虎的样子。

[附近]咸鱼的味道:手滑?!你这是谋杀吧,大兄弟。

那人没有回答,抬头扭视角看了一眼, 果断从典时的头上跳了过去。典时目睹了那模型灵活的翻过旁边的一个油桶, 翻越的同时从背后抽出了一支突击□□, 落地转身架枪,动作一气呵成, 干净利落的似乎一切都发生在一秒之内。

直到他躲好的下一秒,远处才传来枪声。那个蓝头发的家伙并不着急回击,枪口从油桶空隙中间伸出,对准某一个方向, 仿佛在寻找着最佳的时机。

“啪——啪——啪。”

三声短而有节奏的枪声,典时注意到在射出子弹的时候, 那只从油桶空隙中伸出的枪口甚至看不出来有丝毫的移动。

典时震撼的对着油桶行注目礼, 而在三声枪响后, 那个蓝头发的家伙又从油桶后面跳了出来, 并且一屁股坐到了典时旁边, 游戏模型把背包甩到了身前,开始翻找起来。

“对不住啊,兄弟。你这上线点选的挺有技术难度的,正好在我的射击弹道上,直冲冲的就接了我的箭,你这够背的啊,看来系统大神对你挺照顾的。”这蓝头发的家伙掏了一卷绷带出来,一边给自己打绷带,一边和典时解释。

典时怒了,就差立刻借尸还魂讨个说法。

[附近]咸鱼的味道:放屁!老子幸运值一直是满点的,你自己枪法又问题乱射人还有理了?!

“枪法问题?”

那个在缠绷带的家伙动作停了一下,视角转向了典时:“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对我说这种话了,少年,你很有想法啊。”

中二病。

典时翻了个白眼,不光是现实世界翻了一个白眼,游戏里也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过去。

咸鱼的味道:[白眼][鄙视]

不过那家伙没有再理典时,很快缠好了绷带,站了起来,并且向着刚刚袭击他的那些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视野中再也没有了什么人,典时这才有机会研究研究系统界面。

刚刚因为太过震惊,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这个时候典时才发现,虽然他扑街了,但是一般网游会有的复活倒计时或者回重生点的提示都没有,整个界面就是一个完整的第一人称视野,甚至连人物信息都没有。

典时突然发现一个严峻的问题,他找不到复活的方法,难道就这么躺尸躺到天荒地老?

视野中连个人都没有,典时想了想,试着发消息。

咸鱼的味道:有人么?

聊天频道一片死寂……很好,看来是连鬼都没有了。

正在典时准备点击下线的时候,视野中突然又晃过了蓝黑毛。那个蓝头发的家伙居然没走,并且又晃了回来!

典时顶着那个仿佛没看到他淡定路过的家伙,虽然特别生气,但是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把人叫住。

“喂!”

但是那个蓝头发的家伙好像只是淡定路过,连视野都没转一下的。

“喂!和你说话呢!那个蓝色头发的!”

那个家伙终于屈尊降贵的停了下来,并且把视线转向了典时。

“你在跟谁说话呢?这里就两个人,但是我可不叫喂。”那人懒洋洋的开口。

典时顿时青筋直冒,到此为止他至少确认了一件事情。他跟这个家伙绝对绝对的不对盘。虽然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嘴上没把门,但是也许这家伙真的说中了一件事,他,典时,可能正在经历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没有之一!

先是被yao搅的直播做不下去,这个月的保底工资也泡汤,再之后又是手机坏掉,现在玩儿个游戏又遇到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家伙,真的是喝口凉水都塞牙的倒霉。

奈何形势比人强,如果不向这个家伙低头,像他说的,四周了无人烟,那自己大概就真的无人可问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典时一边默念一边深吸了一口气,在键盘上敲字。

[附近]咸鱼的味道:就是和你说话了,兄弟,你先别走,我跟你打听个事情

“你说。”

[附近]咸鱼的味道:你知道怎么复活么?我怎么没看到复活按钮啊?

“哟。”蓝头发的家伙乐了:“原来是个萌新?头一次玩儿?不会是刚出出生点就挂了吧?你怎么连复活都不知道,玩儿之前没上官网看一看啊。”

[附近]咸鱼的味道:看了啊,没见着说啊。

“哦……”

典时一头雾水,哦什么哦?有什么好哦的。

这个蓝头发的家伙真的超级讨厌,一副高深莫测看好戏的样子,让典时觉得大大的不妙。不过还没等典时再敲出什么东西,那个蓝头发的家伙又慢条斯理的补了一句。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典时:?????

就在这个时候,典时突然发现自己自动站了起来,从仰望天空变成了站立的视角。是自动复活了?可是还是不太对,视野之内所有的画面仿佛加了红色滤镜,看什么都带着一丝鲜红,怎么看都跟刚进游戏的时候不一样。

系统出故障了?

典时刚想再问问那个家伙,一条系统提示出现在了屏幕上。

[系统]您已进入死亡惩罚时间,僵尸形态形态倒计时1小时。

什么鬼!?什么叫僵尸形态?!

典时快速的打开论坛,输入了僵尸状态,立刻看到了一堆关于僵尸状态的吐槽,他也终于弄明白了这个僵尸状态是个什么鬼。

僵尸状态即突击2的死亡惩罚时间,除了副本和竞技场地图中的死亡不会有惩罚,其他的人物死亡都会进入死亡惩罚时间。在惩罚时间中,玩家会变成丧尸,体验一把当丧尸的感觉,不过这个丧尸并不让人愉快。

变成丧尸以后只能直立行走,不能使用弯腰躲闪等等的动作,速度减慢,僵直度有300%,也就是说极不灵活,并且也没有办法使用包括枪支、绷带等等在内的任何物品。简单的说大概就是……活靶子。

唯一的攻击手段就是像怪一样挠人咬人或者小拳拳捶你胸口,还是最低级的那种怪,完全没有当丧尸的乐趣。

玩家们纷纷吐槽在野外想死贼容易,惩罚时间贼无聊,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

游戏官方淡定回应:珍爱生命,远离死亡,感受末日世界的残酷。

????简直有毒。

这么一想,那倒霉家伙让自己一上游戏就得当一个小时僵尸,连句道歉都没有还说什么是自己运气不好撞枪口上了?

哪怕是个僵尸也要挠死这家伙!

典时愤怒的切回游戏画面,这才发现周围只有血红色的帐篷和油桶,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个蓝头发的家伙跑的竟然比兔子还快,就这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已经跑的完全不见了踪影。

没有什么比怒气冲冲打算算账,结果却一拳打到棉花上更气的了,如果有的话,大概就是连棉花都没有……

典时茫然四顾,附近除了帐篷就是帐篷,连个活物都没有……他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来自死亡惩罚时间的恶意,难道真的就这么傻站一个小时?

就在典时站在原地思考人生的时候,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三个人。

或者不应该说是忽然出现,准确来说应该是站起来了三个人,那种直挺挺的站法。这三个人也是一身狼狈,穿着黑色的背心和迷彩裤,歪歪斜斜的站着,姿势特别的奇怪——至少不是正常人的那种站姿。典时已经秒懂那应该是三个丧尸,再联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典时已经了然,想必这三位大概就是刚刚被那个蓝头发家伙给干掉的倒霉鬼。

这不是还有同病相怜的人嘛!

典时顿时觉得自己没有被命运抛弃,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虽然这破地儿鸟不拉屎,但是还好有三个丧尸“同伴”。不知道该怎么办没关系,就让老司机带一带,搞不好还能缔结革命友谊一起把那个蓝头发的家伙干翻,网络游戏就是这么简单。

不过那三个人看起来并没有和典时打招呼的意思,站起来以后连看都没看典时一眼,就抬着胳膊一瘸一拐的一起向着和典时所在地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因为系统设定僵尸走的速度不快,甚至别扭的姿势看起来还有点滑稽,但是从典时的观察来看这三人完全算得上是僵尸里的夺命狂奔了。

这游戏人情真的好冷淡啊,大家都是僵尸,何苦要避如蛇蝎?

[附近]咸鱼的味道:喂,几位兄弟,你们要去哪儿啊?

典时主动打字,但是那三个人竟然脚下不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步子倒腾的好像比刚刚更快了一点。典时觉得更茫然了,又打字问了一句。

[附近]咸鱼的味道:几位老兄,我是头一次玩儿这游戏,能不能说一下变了僵尸该怎么办?

这一次,终于有一个人屈尊降贵的转视角看了他一眼。

当然,仅仅是一眼。

然后聊天频道终于不再是典时一个人的独角戏了。

[附近]英皇:傻*

卧槽,典时爆了一句粗口,今天这都碰到的一些什么人啊,有毒吧?和和气气的说话不行么?非要找骂是不是?典时怒气冲冲的敲击的键盘,洋洋洒洒的写了一长段正准备骂回去,枪声响了起来。

枪声来自背后,并且在下一秒典时看到自己的血条掉了一截。

有人?

典时回头一看,只见身后帐篷中间,有一队穿着同样款式迷彩的人物正在对他开火,这队人至少有六个,其中有人举着防爆盾,有人拿着突击□□,甚至还有一个人拿着一把□□。

∑( °△°|||)什么鬼啊,这特么的是碰到了一支小型武装部队么?!

[附近]咸鱼的味道:喂,好说好商量,大家都是玩家,干嘛打我啊!

典时一边操纵着僵直度300%的人物左右位移减少被命中的情况,一边在附近频道打字。这群人简直莫名其妙,这么一群枪支齐全的武装干点什么不好,对付他这么一个萌新叫什么事儿?

[附近]英皇:mdzz,那是NPC!

已经跑远的三人组发来了慰问信息,典时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终于明白了那三人组到底跑个什么劲,并且此时他也在那三人的逃跑路线上行进着。

这游戏真的有毒啊QAQ

当典时血条清零的一刹那,忍不住流出了辛酸的眼泪。

被一群行进速度正常的NPC在后面追着打,跑不快僵直的不会躲子弹的人物,连两个帐篷都没跑出去,一群NPC踩着他的尸体又去追剩下的那三个人,典时则被两个NPC抬着,运出一段距离,并且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QAQ心好痛。

又一次死亡视角仰望天空,典时觉得心好累。僵尸死亡会怎么样他已经不想查了,现在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给游戏官方寄刀片——这个游戏是什么鬼设定,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玩耍了?

“哟,好巧,怎么又是你啊,萌新?”

正在典时伤春悲秋的时候,视野中又出现了那个蓝头发的男人,正在笑眯眯的俯瞰着他。

巧个屁啊!就是这个男人才让他这么倒霉,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千言万语只汇聚成了一句话。

[附近]咸鱼的味道:呵呵。

当时saber告诉他要在下水道里打游击,完全就是随便瞎扯的感觉好么!

“你是从最开始就算好的让他们困在下水道,我们好逃命?”

“嘘,别说出来啊,说出来就不好用了。”saber神秘兮兮的回答完,然后宣布道:“好了,我们现在找个出口。”

话音刚落,嘎巴嘎巴几声,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在他们身边落地。

曜和saber两个人反应出奇的一致,拔刀的拔刀,举枪的举枪,动作都执行了一半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原来那落地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直担当柱子的雨落星辰终于从那个狭窄的出口里掉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大概是一个声控游戏吧……”典时看着那个因为雨落星辰摔下来而露出的出口,感叹道。刚刚说要出口,这面就来了一个出口。

“正好,我们走。”saber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踩着雨落星辰就跳了上去,紧接着是曜。一直很活跃的雨落星辰可能是因为被卡的生无可恋,所以挂机了,居然一句话没坑,仿佛一个真·死尸。典时心里默默的对这位特别倒霉的大兄弟说了一声抱歉,跳到了这具尸体上,正准备跳上去,脚下声音响了。

[附近]雨落星辰:咦?咦???我就撒了个尿怎么就掉下来了!喂,别扔下我啊,我上不去啊!

典时于心不忍的看了一眼这个死尸,上面曜已经不耐烦的喊了:“丧尸形态在主城瞎晃,不怕被NPC抓住掉声望的?下水道挺安全,别管他了,快上来,不然你也变丧尸。”

典时一看,另外两个丧尸兄弟已经复活要过来挠他了,赶快跳了上去,跳上去以后又扭头看向雨落星辰欲哭无泪的脸,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看什么看,赶快走。”曜直接拉着典时的衣领,强行拖走。

“喂喂喂喂,等下啊等下!!!喂,好歹那是被刚坑死过的,这么绝情不太好吧!”

“谁啊?”曜顿了一秒,可能是去翻找了一下记忆,然后发出了一个长长的哦声:“那不是我坑死的啊,是你谋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还鞭尸了!”

“谁鞭尸了,没有啊,你哪只眼看到我鞭尸了?就是走火了而已。”曜已经拖着典时,带着saber,跑到了城市里的最高建筑,一个钟塔下,并且躲到了灯塔里。

说的很真的似的……典时疯狂翻白眼。

“你这是在哪儿啊,背景音这么乱。”saber突然问道:“对了,你不是要去飞了么?”

“晚点,遇到大雨了,所有航班都停了。”曜听起来生无可恋:“反正闲的也是闲的,玩儿会儿游戏。”

“机场?打突击?”典时很无语:“机场wifi能带的起来突击么?”

“手机5G啊。”曜回答道,然后转向saber:“哎,反正很闲,不如我来点教学吧,好歹也是答应你要教你玩儿的。”

“教我?”典时对这个说法非常怀疑,在他的词典里,曜说任何话都绝对的不安好心,像是这种看似为他着想的话,那更是要打起一百万个的注意:“你能教我什么?”

“秦王绕柱走位?”

“这有什么稀奇的。”典时很不以为然,甚至觉得曜简直小看人:“我自己不说,刚刚saber就走位的很精彩了,你还想秀什么操作啊?”

“噗——”saber又一次被水呛到了。

“有什么稀奇的?哼,少见多怪。”曜冷笑道。

典时被这变动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聊天偷偷问saber:“怎么了?什么情况?”

saber给了典时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私聊很快回了回来。

[密聊]saber:你不该刺激他呀,啧啧啧,我先想想我要心疼谁。”

[密聊]saber: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们俩能搅合在一起了[点蜡]

[密聊]咸鱼的味道:?????

[密聊]saber:哦,果然,你看广播频道。

典时切去广播频道,差点也喷了。

[广播]切克闹:刚刚哪个菜鸡不爽我来着,还敢杀我小弟?有种站出来手上见真章,技不如人就别BB。C城,钟塔,今天来多少奉陪多少。

这条消息接连刷了十次,典时看的目瞪口呆。

“你疯了?”

“你别管他。”saber很淡定:“中二病发作了。”

说中二病发作真的一点都不错,曜翻身从钟塔二楼一跃而下,就站在钟塔跟前的广场上当雕塑。典时和saber正好能从钟塔的窗户看到曜,真的是周围无遮无拦,曜也算艺高人胆大,就站在空地正中间。

“他这是要干什么?有人架个狙,他就惨了。”典时真的不明白曜打算干什么了,而跟他有相同想法的人应该还有不少,典时话音刚落,一颗狙击子弹就嗖的飞了过来。

曜也不知道怎么躲的,只是微微的转了一下身子,仿佛不经意的调整了一下视角,居然就把这颗子弹躲了过去。

典时看傻了。

这一发狙就如同按下了一个开始按钮,各种各样的子弹和投掷物向着曜飞来,曜甚至连跑步都没有使用,只是简单的走路,就躲避掉了大部分的攻击,甚至还非常嘲讽的一边打绷带一边躲攻击,自然而然的居然就走到了街道拐角的地方,再转一个弯就可以躲进小巷子里。

[附近]切克闹:站着让你们打都打不到,啧啧啧,看来也就吵架嘴皮子溜。

这嘲讽的语气,还有那张嘲讽的笑眯眯的脸,就算是典时都觉得手痒痒,想去揍他一顿。如果这种情况下那些伏击者不怒,那就太过分了。

大军果然加大火力,密密麻麻的子弹倾泻而出,而曜只是轻松的一步,就完美的进入了巷子,后面的子弹连衣角儿都没扫到。

“说的好像你有什么时候想着救我。”

典时一边吐槽,一边还是赶快追过去了。跑到跟前,他发现这只牛可能真的要死了,本来威风凛凛,后背能把匕首弹飞的野牛,此时已经摇摇晃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速度似乎比以前慢了很多,而它的身上也已经满是伤痕。

看来这只牛真的是死定了。

典时兴奋了起来,这也许要成为他在这个游戏里杀掉的第一只怪,抄着□□就冲了上去。

“对了,我帮你打了这么半天,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打这只牛呢。打它有什么用么?掉稀有材料?”典时一边跑过去把沙鹰当霰弹枪贴脸打,一边终于想起来好奇这只牛打下来能有什么用。

“差不多吧。”曜不想细说,随口应道。同时一个闪身,躲到了一个大石头后面给枪更换弹夹。

典时听说有稀有材料,就更激动了几分,手下□□的枪声都比之前更急切了几分。没办法,毕竟职业病,有哪个玩家会对稀有材料无动于衷呢?

然而,杯具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仇恨一直稳稳地挂在曜身上的野牛突然之间把头转向了典时。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电视因为打的太浪,离野牛本身就近,几乎算得上贴脸打。再加上野牛的仇恨一直很稳,这几分钟里形成的思维定式,让典时没能第一时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他反应过来需要躲避的时候,野牛已经直挺挺的朝他冲来啦。

砰——!

叭叭叭——!

两声不同的枪声接连响起,几乎来自同一个方向。子弹穿入了野牛的身体,野牛发出了一声哀鸣,摇晃了两下,终于不甘的倒了下去。差点又挂了的典时心有余悸,看了看离他不到3码的距离,足足平复了一秒钟,这才把视角转向曜。

然而这个时候,曜后背对着典时,正在看着另一个方向。

“哪个兔崽子抢爸爸的牛,给我滚出来。”

曜的声音冷冷的,狙击枪架在肩膀上,透过瞄准镜盯着某个方向,典时也向那个方向看去。

这里已经是一篇平原,可以说视野之中无遮无拦,在曜视线的前方只有几颗巨石,是唯一可以躲藏的地方。

“喂喂喂,都是老伙计了,上来就动真家伙的招呼人也有点太客气了吧?”

一个懒洋洋的大叔声响起,紧接着石头后面走出来了一个人。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那大概只能用吊儿郎当来形容这个迎面而来的游戏角色。

明明都是系统的模型,虽然有捏脸系统,但是系统大神还是非常任意的给了每一个角色一个八块腹肌九头身的完美身材。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有办法把男神糟践成个糟老头。眼前大概就是个典范,他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找了一堆麻袋裹到了身上,带了只土不拉几的军大衣帽,背后插着至少五只□□,从背后伸出来的枪管儿仿佛千手观音,又好像京剧角色背后无数根彩旗。

看到眼前这个人,曜并没有放下枪。

“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种熟稔又嫌弃的口气,显然是认识的人,

“喂,我刚刚可是帮你。而且你看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孤寡老人,用不着这么防备我吧?你看看,你看看,我可是什么武器都没带,你这小屁孩一个劲儿拿枪顶着我,这我就很不爽了,我也是要面子啊。小破孩我跟你说,赶快把你枪收起来,不然——”

“不然怎么样。”

“不然我就喊杀人啦,放火啦,我就喊破喉咙破喉咙!”

这位大叔扯着嗓子嗷嗷叫,连典时都觉得被雷的虎躯一震,曜也收回了狙击枪:“闭嘴,别叫。”

那家伙终于来到了两个人面前,典时也看清了这位糟大叔。

还真的是糟大叔,脸上胡子拉碴,还有一道刀疤从眼睛穿过,他抬起一只手,对典时打招呼话却是对曜讲:“哟,你带的妹子啊?”

典时一头黑线:“我是男的,谢谢。”

大叔从善如流:“哦,你带的小狼狗啊?”

“老孙,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曜在手上把玩着匕首,并且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不然我就让你永远闭嘴。”

“哎呀哎呀,人家好怕怕呀。”大叔捏着嗓子拿腔拿调的说着,连典时都手痒了。结果大叔话音一转,又看向了典时:“哎,大兄弟,你看啊,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这猎物分我一半呗。”

“别想,这只牛从头到尾都是我们打的,没你什么事儿,电视过来,离这个深井冰远点儿。”

“喂,好歹我也开过三枪吧!”

“你那三枪打过来的时候,牛都死了。”

“胡说,肯定是我那三连射打死的,不信我们验尸!”

曜拿起步枪,在大叔脚边就是三枪。

“你敢靠近尸体五码之内,我就开枪了,认真的。”

两个人这一番对话,典时看的目瞪口呆,然后一行队聊已经发了过来。

[队伍]切克闹:帮我看着他,我收材料,他要是有什么异动就开枪。

[队伍]咸鱼的味道:异动?

[队伍]切克闹:抢材料。

这行字打完,曜已经在野牛面前蹲了下来,并且掏出了一只匕首,开始解剖那只牛。大叔就站在原地,百无聊赖的扮演多动症患者,原地跳着玩,跳着跳着,突然掏出一把枪。

从切枪到开枪,简直是在一眨眼的时间之内完成的,典时赶快开枪,然而大叔似乎早有预判,开枪的同时就地战术滚动,还用的蛇皮滚法。

然而……

[系统]玩家切克闹已被玩家 saber 击杀。

[系统]玩家 saber 已被玩家咸鱼的味道击杀。

……

[附近]saber:沃日,小破孩你的小跟班枪法怎么这么水,谁特么的沙鹰瞄地啊!

这个名字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词。

典时飞快的跟着曜跳上了摩托车,曜向着一个方向就飞掠了出去。

“丧尸潮是什么?”典时忍不住问。

“你不会想知道的,你最好祈祷永远不要看到。”

但是很快典时就明白了丧尸潮是什么东西,不过一两分钟,身后远远的就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那团东西范围极大,并且速度非常快的逼近着,只用了几秒,典时已经能看清那些是什么了。

那是一整群浩浩荡荡而来的丧尸牛。

“上树。”曜也发现了这群丧尸牛的逼近,果断指挥,并且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摩托车一扔,一跃而起,以一个非常帅气的姿势抓住了旁边的树干,几下窜到了树上。而和车子一起被扔出去的典时好险没摔个狗吃屎,但是非常狗屎运的在飞出去的同时抓住了一只树枝,安稳上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