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264不要看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8-02-01 12:11:56 字数:12679 阅读进度:264/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沃日。(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鳳凰小说网】)”

“在我这面在我这面!”

听着对方的麦音和枪声,典时只觉得似乎这附近全都是人,但是却没听到saber和曜的声音。看了看同队小地图, 典时这才发现曜居然就在他的旁边不远处,于是他翻身上树, 打算看看曜在干什么。

[队伍]切克闹:傻孩子,在上面当活靶子?看地上影子。

典时低头一看, 一头黑线, 他爬的这棵树很像杨树,树干高且直, 但是几乎没有分叉,影子投向的方向又正好是混战的那一面,的确是不打自招,极容易被人发现。典时赶快灰溜溜的滑了下来,同时也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曜旁边。

曜趴在草丛里,此时正架着一把带了□□的□□,但是他只是和雕塑一样盯着一个地方看,并没有开枪。典时落在他身旁, 他的视角也只是看了典时一眼, 并没有说话。

典时在队伍频道打字问曜:“你猫这里干什么呢?”

曜:“摸鱼。”

曜晃晃枪管, 提示典时看过去,透过密集的灌木, 可以看到那面四五个游戏角色正在和saber缠斗, saber的走位灵活, 在这五个人周围三进三出,这五个人拿着枪仿佛是摆设,命中率反而还没saber一个拿匕首的命中率高,并且好像绝大部分的命中都打在了友军身上,语音频道里乱叫成了一片。

“别打我啊,会不会玩儿啊傻X。”

“你特么的枪口对着谁呢!”

“小朋友们,你们太菜啦。”saber哈哈大笑,匕首切□□,贴背跳到一个人身后,拿枪对着他的后脑勺看起来就要来一枪。这一枪下去,绝对是抱头瞬秒,妥妥的活不下来,其他几个人立刻慌忙对着他打,然而saber其实只是晃了晃枪,又收了回去,至于那个被他当了挡箭牌的可怜家伙就这么被自己人杀死了。

简直不要太嚣张。

这嚣张的姿态显然惹恼了某个暗中观察的家伙,就在saber极其下作的干掉两个敌人的时候,一直在三进三出上演好莱坞大片的saber突然在肩膀中枪,他反应也很快,一闪身又找了一个人肉盾牌,远离了子弹射出的方向,而曜的枪管也在瞬间从那群人身上直接移向了密林里的某处。

那个地方,藏着一个家伙。

“hey,man。”曜轻声说道,声音很小,典时就在他旁边,却几乎也要错过这一声带着兴奋的呢喃,子弹同时出膛,准确的打到了那个地方。

“轰——”

红色的烟雾冒了起来,这居然是一只信号枪。

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个地方,信号强的彩色烟雾和声音引人注目,同时也很好的掩盖了曜贴地抛出的闪光弹。在烟雾炸开的一秒后,叮一声,闪光弹紧跟着炸开,站在那里的人视线全白。

“臭小子扔闪光弹不知道说一声啊!”

在闪光弹全白的视野中,只有saber中气十足的吼声,以及曜轻笑的声音:“老孙你暴露位置小心挂了。”

听声音方位,曜已经远离了他。可是等典时从三秒闪光弹白屏里恢复,还是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那群围剿saber的人全都扑街,只留下saber一个人非常帅的把□□拿在手里转了一个花样。而场地中多出了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游戏角色在就地翻滚,在他翻滚地方正好留下了曜一串子弹。那串子弹几乎贴着他的身子而过,但是却并没有真正打中他。

“哟,身法不错啊少年。”saber吹了一声口哨:“是个人才啊,哎,臭小子,你这枪不行啊,软的厉害。”

“少废话。”曜打完一梭子子弹,更换子弹的动作一气呵成,继续追着那罩帽小哥打过去,中间没有给对方一秒的喘息时间。而罩帽小哥也是厉害,几乎是滚动的小陀螺,在地上转了一个大圈,依然还在垂死挣扎。

“喂,这么打有意思么,你干脆投降吧,你的同伙都挂了,缴枪不杀啊,少年。”

那个罩帽小哥特别倔强的又用各种战术规避动作在地上滚了一个遍,并且还百忙之中的搭理了一下saber。

[附近]顽墨:不。

“卧槽,有点吊啊。”saber啧啧称奇:“这小子有点儿厉害,还有功夫打字啊,你要不再说两句啊?为啥不啊?你看你这样也是个死,不如苟活嘛,变丧尸多没意思啊。”

[附近]顽墨:不。

“这孩子是不是有病啊,咋就会这一句话,机器人自动答复?”saber啧啧啧的,又一刀把一个变丧尸的伏击者一刀干翻。

“我有点烦了,这家伙太能躲了。”曜也觉得没意思,忍不住说道:“怪没意思的,那个谁,要不这样,咱俩拼刀SOLO吧,拼过了放你走,拼不过你就留下买命钱,怎么样?”

曜一边说着,一边停了枪,那个顽墨本来还在满地蛇皮滚动,看没有枪声了,也停了下来。

[附近]顽墨:真的?

“真的啊,你看我枪都收了,saber也没拿着枪啊。谁骗你谁小狗啊。”

同一时间,典时看到了一条队伍频道的记录。

[队伍]切克闹:电视,打。

典时心情复杂的抬头看了看,这罩帽就在自己面前不到十码,背对着自己,不知道怎么的,有点不太好意思下手。

[队伍]咸鱼的味道:……不太好吧。

[队伍]切克闹:那我两个一起打了,多带个丧尸我也习惯了。

[队伍]咸鱼的味道:别别别!!!!

典时算是怕了变丧尸的味道,抬起□□,一枪完成了这道送分题。可怜的顽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躺了尸。

[附近]顽墨:……骗人。

怎么说呢,竟然有点可怜。

不过刚刚做了一件大坏事的曜完全没有自觉,已经大踏步的走过来,并且蹲在了顽墨的身边大摇大摆捡起了掉落物:“冤有头债有主,你看我多信守承诺,到现在我枪都没拿出来呢。你得找打死你的那个,对吧。”

典时:???????

“不是你让我打的么?什么冤有头债有主?!”

十九章

对面火力实在有点猛,不过还好还是让经验丰富的saber找到了一个死角,他和典时两个人只能缩在卡车右后灯的角落里,暗搓搓的放冷枪。

但是这样下去明显不是办法,saber看着自己的卡车耐久,心在滴血。

“喂,这位咸鱼小朋友,你要不再扔几个什么雷啊火啊的,我这儿雷多的是,不心疼。”

典时一脸黑线的拒绝了saber的提议。

“谢谢了,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

“我相信你啊,少年你天赋异禀,一看就长了一张系统私生子的脸,别客气,来两发呗。”

saber这语气,就好像哥几个分烟,典时一脸黑线,并且非常执着的要用AK和对面刚抢,虽然……很遗憾,似乎并没有带来任何的效果,充其量让对面不能随便冒头而已。

[附近]切克闹:对面那几个有人转移了,老孙,快点着。

“我知道我知道,没瞎,别急,想办法呢。”saber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还没等典时问问看他们俩是怎么知道密林深处敌人的动态,saber已经大摇大摆的从掩体后面站了出去,还没站定,就是一梭子子弹被打了回来。

[附近]saber:别打了,没看到老子没拿枪么?和平谈判行不行?对面有没有说话算话的啊,吱一声。

典时大跌眼镜,没想到saber想出来的办法居然是割地赔款。不过这法子还算有用,那面枪声终于断了,过了一会儿,附近频道里刷起了一条消息。

[附近]这是你的四眼么:缴枪不杀。

[附近]saber:放屁,懂不懂抢劫的规矩啊!你要这么搞咱们就鱼死网破,我全用个干净,你们白费了一堆子弹也啥都别想拿。大不了老子变个丧尸,万一挠死你了还不是美滋滋?

[附近]Viiiiik:别闹别闹,有话好好说,我们就要你们的那个精英怪,肯给就放你们走。

另一个人赶快出来打圆场。

[附近]saber:要我们的牛啊?也不是不行啊,但是你们得自己来拿。

[附近]Viiiiik:你送过来。

[附近]saber:不行不行不行,你们人多,我怕死,太怕啦。

saber居然跟那群人谈判起来,典时觉得不可思议,悄悄把曜的私聊拉出来打听情况。

[密聊]咸鱼的味道:什么情况?真的要和谈?

[密聊]切克闹:多看少说话。

[密聊]咸鱼的味道:我就只是想问问看我一会儿该干什么。

[密聊]切克闹:别挡枪口。

说了和没说一样,还让人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气。典时翻了一万个白眼,那面saber终于和对面谈好,对面自己过来接收战利品,对方放他们走。

不一会儿,密林里走出三个游戏角色。

这三个游戏角色两男一女,高矮胖瘦都不一样,可以说是提醒相差甚远,充分的利用了系统的捏脸模块。saber就站在卡车顶上乱跳,身上连一把枪都没背,充分展示着自己的亲切友好。

“哟,居然有个妹子?”

saber吹了个口哨,紧接着一个少年音咳嗽了一声,说道:“不好意思,我是个男的。”

“擦,人妖啊。”saber嗷嗷乱叫,还是从车顶上跳了下来,指了指卡车后面:“牛就在这里,你们验货,没问题就放我们走,怎么样,够诚信吧?”

三个游戏角色没接话,那个妹子角色亲自跳到了卡车上,另外两个人则和保镖似的,端着枪戒备的看着saber和可怜兮兮缩在车后的典时,特别是典时,他手里还端着一把AK,在对方看来,他大概是个高危险分子。

“哎我说,我们都这么诚意了,你们也不至于拿枪怼着我脑袋的搞吧。”saber笑嘻嘻的说着:“就不能亲切友好点儿吧。”

最开始说过话的那个人妖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大个儿,差不多行了。”

“哦。”其中一个个头很高的男角色把枪收了回来,另一个左右看了看,也把枪切成了非战斗状态。人妖左右看了看,拿起一把刀,准备肢解,就在这个时候,枪响了。

典时算离得很近,但是一时间真的不知道往哪儿看,在周围足足转了一个半圆,这才发现枪声响起的地方就在自己的旁边。

曜不知道什么时候复活了,在典时根本没看到的时候,以急快的速度从乘客席里跳了出来,并且拿着一把□□近距离直接把正在准备解剖牛的人妖爆了头,这速度太快了,事情发生的时候只响起了曜的一声枪声,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回击。而saber速度也很快,在瞬间切枪上膛,枪声在下一秒响起,目标是那个大个儿,但是大个儿已经在听到曜的枪声的时候躲了出去,这一下没打中对方,曜反身换了一把左轮,对着大个儿头就是三枪,而几乎在同一时间,saber枪口调转,已经击毙了正在瞄准曜的最后一人。

[系统]玩家切克闹击杀玩家 Viiiiik。

[系统]玩家切克闹击杀玩家土曜日。

[系统]玩家 saber 击杀玩家中个五百万。

接连三条系统消息如同刷屏一样,前后相差不过几秒,典时这个位子几乎算得上VIP专座,但是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saber和曜已经动作一致的向着驾驶室跃去。

“上车。”曜指挥着,已经坐进了驾驶座,而saber则坐进了副驾驶,典时这才慌慌张张的翻上车,因为赶不及到乘客座,典时只能和那只闯了祸的牛挤一挤,远处的枪声已经响了起来,而曜也已经开着车直奔最开始袭击他们的人所在的方向。

“你枪法行不行啊?”曜一边开车一边问。

“虐个菜足够了。”saber哼了一声。

“这车耐久30%了,你要是枪软,这车就保不住了。”

“废话。”saber已经从副驾驶的窗户往外架起来了一把awp。

“我就想知道,我要干什么?”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疯狂了,典时看着视角里不断闪过的仿佛要戳到脸上的树枝,忍不住大声喊道。

这次回答他的是两个人共同的沉默,最后还是曜回答了他。

“活着就行。”

说话间,卡车已经一个刹车,停在了密林里,在枪林弹雨中,saber和曜两个人同时开门翻滚下车。

蓝头发的家伙笑眯眯的,兴致看起来非常好,典时只有一种想一巴掌呼对方脸上的冲动。

[附近]咸鱼的味道:滚滚滚滚滚。

“别呀,你看你这个人吧,我就说你运气不好,脾气这么暴躁运气怎么会好呢是不是?人呢,要活的宽容点,乐观的人就会有好运气。”

那蓝头发的家伙还不慌不忙的坐在了典时的尸体上,虽然他现在是一具尸体,但是尸体就没有尸权么?这家伙这么无法无天,还有没有人管管了?!

[附近]咸鱼的味道:算我求你行行好,你放过我行不行?我碰到你真的是倒霉透了,算我怕你了,请你赶快走吧别在这里呆着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一个人游戏。

“这可不行,我还等着找你帮忙呢。”蓝头发的人笑眯眯的看着典时,这个笑容真的是怎么看怎么阴险。

[附近]咸鱼的味道:不帮不帮,想都别想!

“都说你这个人暴躁了,暴躁的人运气是不会好的。”蓝头发的家伙更是变本加厉的换了一个角度,坐在了典时尸体的胸口,脸正对着典时的脸。两个膝盖都快比到典时的脑袋两边了,重点部位直接都快填满屏幕下部了。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体位?突击是第一人称视角,这个角度典时简直快要爆炸了。

[附近]咸鱼的味道:滚,死基佬,搅基不干。

“谁跟你搅基了?我是跟你谈生意,懂不懂?你情我愿的那种。”

典时呵呵。

[附近]咸鱼的味道:我是一个有原则的男人,卖艺不卖身,懂不懂?

“行,卖艺就买艺!”那家伙打了个响指,“成交,我们走起!”

这家伙完全不按道理出牌,简直是不讲道理,典时翻了个白眼,反正闲的无聊,用键盘慢慢跟对方理论。

[附近]咸鱼的味道:你别鬼扯,谁跟你成交了啊,成交什么了啊?滚蛋滚蛋滚蛋,我死也不会跟你这种gay里gay气的死基佬有任何交易的!

“哟,还挺有原则的嘛。”

那个蓝头发模型点点头,非常阴险狡诈的问:“看来你对快速度过僵尸期完全没兴趣啦?”

典时一愣,

“而且吧,实不相瞒,你已经进入了一个重大的bug里。我一看你就是一个纯萌新,好心帮你啊……”

[附近]咸鱼的味道:什么鬼?什么bug???

蓝头发以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你没发现你根本没有新手指引么?内测的时候发现过一个重**ug应该还没修复,如果在新手指引开始前想办法强制终止,那新手指导就不会开启了,所以你没新手指导了,惊不惊喜?”

[附近]咸鱼的味道:卧槽,惊喜你妹啊……这不都是你害的?!

“所以嘛。”

蓝头发的家伙带着笑音,但是每一句都让典时想哭:“你需要一个老司机给你做新手教程啊,不然你怎么玩儿啊?你是不是想说删号重建?年轻人啊一看你就没经历过市面,突击2删号重建有48小时等待期你知不知道?你看我,又能给你补新手教程,还能帮你快速度过僵尸期,你要想好啊,公测快开了,现在可没什么新玩家,老玩家们都在高级区呢,你想找个老玩家带带你不容易啊不信你看这荒郊野岭空无一人的,对吧?咱们俩各取所需,你卖个艺,我帮你做个新手指引,互通有无,多划算,是吧。”

这家伙几乎不歇气,把典时说的一愣一愣的,直听的典时都要点头答应了,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儿。

[附近]咸鱼的味道:害我没有新手指引的不是你么?!这种事情应该你负责吧,怎么我还得帮你忙才行?你有毛病吧?

“负什么责啊?你刚刚还说不卖身的,我怎么负责呀?”蓝头发的家伙贱贱的说道。

典时内心里一片凄凉。

我到底为什么要跟这么一个傻X搅合在一起。

[附近]咸鱼的味道:算我求求你,你特么的不是老玩家么,有什么不会做的,一定要让我卖这个艺!

“因为你现在是僵尸形态啊,我又不想自杀。”蓝头发的家伙站起来:“当然自杀也不难是吧,你要真的不想,我就知道自力更生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少年你很有潜力啊,再说你不是还要让我负责么?不然这样,我多送你一把武器,成不成的,赶快。你再不说话,我就要走了,时间快到了,我真不管你了啊。”

时间快到了?

典时一脸懵逼,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想了想刚刚被一群NPC干翻在地的悲惨经历,谁知道这坑逼游戏还有什么惊喜等着他!典时一咬牙,终于点了头。

[附近]咸鱼的味道:行吧行吧,你快说要干啥,赶紧的。

那蓝头发的家伙立刻跳了起来,一副开心的语气说道:“这就对了嘛。你等着,我先去找辆车去,马上就回来,”蓝头发的家伙一边说着,一边朝一个方向跑去,跑到一半又补了一句:“哦,对了,加个好友!”

[系统]切克闹请求增加您为好友。

典时非常心塞的点了确定,看着自己好友列表孤零零的躺了这么一个名字,心中只想把这个家伙碎尸万段。

就在这个时候,典时的视角又经过了一次熟悉的转换,他明白,他又“复活”了。

然后在他复活后不超过三秒钟,一亮金属外壳超级拉风的摩托车停在了他面前,驾驶座上一个人头戴头盔,但是还是能看的出来就是那个叫切克闹的蓝头发家伙。

“快点,我们走。”

蓝头发家伙看了典时一眼,典时看了看那辆拉风的魔头车,郁卒了。

[附近]咸鱼的味道:大哥,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能坐摩托车?

丧尸身体僵直,所有的关节都是不能动的,坐摩托车这种难度显然超过了丧尸的生理极限。蓝头发打量了典时一下,突然露出的恍然大悟的表情,并且从包里掏出一卷绳子。

“不然我把你绑在摩托车上,你跟着跑?”

典时:妈卖批。

走之前,曜在广播上连刷三条信息。

[广播]曜:谁不满意直接找我,别随便抓个人就喊打喊杀的围攻。你们这种以多欺少破坏游戏的霸权主义,以后再让我知道杀到你们删游戏,说道做到。

“到底谁是霸权主义啊……”目睹了大BOSS杀鸡全过程的典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所以说,我就说让你说话小心。”saber很淡定的回答,同时感叹道:“这水平明显下降啊,不知道是平时练习太少,还是因为网络条件太差。”

“等等,你少说两句。”典时赶快阻止,在见识过一次曜发疯以后,典时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

“没事,应该是真登机去了,就算中二病想发作也没处发作。好了,我也该下线吃点东西去了。”saber拍拍屁股,站起来说道:“今天应该没人敢再找你麻烦了,我就先下线了,回见。”

说完,也不等典时再说什么,已经原地下线了。真的是来去匆匆,就这样,突然之间就剩下了典时,一时间典时也想不出来要去做点什么,他这才发现虽然跟着曜那个祸害特别提心吊胆,但是当曜不见了,他居然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才好,感觉有点空落落的。人一空下来,典时才觉得全身酸痛,肩膀和后背仿佛都变成了石头,头也昏昏沉沉的。看了看直播时间,他居然从早上直播到了这个时候,居然直播了将近11个小时,难怪感觉这么难受。

“哎,这么一说,我也饿了,今天播了一天,我也去吃点东西好了,今天就下播了。”

典时对直播间里的观众们说道,有些观众还是不依不饶,但是大部分观众非常体谅的刷了再见和询问第二天几点开播。

“明天睡醒开播,那我下了,大家再见。”

说完结束语,典时停止了直播,游戏没有退,去厨房找了点吃的,又回到了电脑前。

典时做起了今天的直播情况统计。今天这一天,观看人数的峰值居然到了9万,订阅都涨了两三千。典时对这个成绩是真的震惊了。就是这么的土包子没见过市面,这么高的观众量典时是真的没有见过。不过仔细一想,典时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被曜气个半死,但是娱乐效果真的很棒,能留的住观众也很正常。

观众=衣食父母=小钱钱。

曜=深井冰=有观众。

典时感觉心很痛,痛定思痛,还是在浣熊上给据说已经起飞的曜发了一条留言。

电视:明天还会游戏么?几点上线呀?

发完留言,典时又回到了游戏里。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他得先赶快熟悉起来游戏,努力做到就算自己开播也依旧让观众有的看才行。

游戏里恢复的很快,C城已经又恢复了宁静,成群结队的丧尸们都不见了。典时在C城里随便走着,看到NPC就试图搭话,然后发现绝大部分NPC都是卖东西的,随便浏览了一下东西价格就被吓了一跳。

这些NPC卖的东西都需要用贡献来买,上到交通工具下到子弹,没有不要钱的。最夸张的是,典时自己算了算贡献值,然后非常无语的发现如果去掉打那个BOSS抢到的贡献,大概他一天游戏下来的贡献点连个最基础的洛洛克□□都买不起。然后再看看交通工具后面那华丽的一串零,典时仿佛明白了那辆爆炸的摩托车到底炸了多少钱……

也幸亏曜的性格这么的……嗯,大概完全没在意他炸掉的那个摩托车,不然真的是够把他卖了。

典时备受打击的从商人NPC那里离开,恍惚的走了多半个街区,直到撞到了一个大家伙才回过神来。

“我去!”大家伙立刻往后三连跳,简直灵活的跟个猴子似的,典时仔细一看,才发现真是人生处处是相逢,他居然又一次撞到了雨落星辰。

“咦?是你啊,你怎么上来的?”典时很关切的问道,毕竟玩儿这个游戏遇到的人不少,真正打过交道的人不多,看到这么一个熟人,典时还是很高兴的。

而雨落星辰明显不太愉快,看那样子就差挖个洞躲起来了。

“当然是找GM报卡被弄出来的了!”雨落星辰很崩溃:“我怎么又碰到你了,我觉得我们就当谁也没看到对方就好了,你说怎么样?我感觉看到你就担心哪里突然飞过来一个子弹,突然砸到我身上。”

“没那么夸张吧。”典时哈哈笑起来:“都是巧合,其实我也不想的。对啦,之前答应过你的。”

典时在背包里一通翻找,翻出来了一直狙/击/枪,直接扔给了雨落星辰:“之前太抱歉了,害你枪都丢了,这把送你。”

“什么?你真要送我这个?”雨落星辰的语气里都不自觉的带了一丝谄媚:“真的?一把狙/击/枪?”

“真的。”看雨落星辰那个样子,典时也觉得好笑:“就当补偿啦,今天真的抱歉了。”

“嗨,说什么抱歉不抱歉的,我今天就认了你这个兄弟了。”收了好处,雨落星辰立刻称兄道弟起来,简直是向着金钱恶势力匍匐:“以后有什么事儿招呼一声,只要是哥哥我能帮上忙的,绝对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典时干笑了两声:“没那么夸张吧,用不着上刀山下火海的,不至于。”

“也是,兄弟你有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罩着,大概也没什么能用得上我的地方,不过我这个承诺永远都有效,有个家暴什么的哥哥我也是站在你这里的。”

“等等等等,什么家暴啊?”典时越听越不对劲,仿佛串了片场。

“你不看论坛啊,哎呀,不好意思啊,我随便开玩笑的。”

典时一头雾水的点去论坛,不需要找,看最新的热门贴就是了。

主题:震惊!冲冠一怒为红颜,这口狗粮你吃不吃?

主楼:前线发回的最新战况,切克闹在C城大开杀戒,拒不完全统计已经有至少三十人受害,其中包含3名NPC。听说是因为有人要杀咸鱼的味道,所以切克闹怒了。楼主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是为爱宣言啊。

理由1:切克闹是独行侠,从来没有队友的。这是第一个,而且有线人称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两天了,一直都是形影不离。

理由2:之前被掐了那么多次,还被围攻了那么多次,切克闹都没正面说过什么,这次怎么就小伙伴被围了而已就屠城了?

最新情报,那个广播消息刷的,真是闪瞎了楼主我的狗眼啊。

二楼:如果是个妹子,围攻妹子的确不对啊。冤有头债有主,是英雄好汉也不该跟个妹子过不去。

三楼:切克闹那么暴力哪个妹子能看上他哦,不怕被家暴么?

四楼:妹子个鬼啊,那是个男的,好像是个主播。下午那个贴有人这么说来着。

……

典时:什么冲冠一怒,那就是个中二病患者发病了!红颜你妹啊!家暴你妹啊!!!

典时觉得自己要哭了。

“我错了不管好消息坏消息,你赶快说!”

“你面前的这个是这个区域的首领,野区首领AI比较高,速度高攻击高,疯起来自己人都打,所以你就算是个丧尸也没用。”曜闷笑着:“——这就是坏消息。”

“顺便说一句,这个区域的首领这大概是头一次曝光。”曜顿了顿,下了一个定义:“你人品真的是史诗级的差。”

“那好消息呢!”典时吼。

“虽然我没有见过这只首领,但是她明显有猫形态,按照这个游戏的思路猫形态的怪通常有猫的习性。”

曜的话没头没尾,典时还在等着后面的话呢,那面就没了声响。等了好半晌,典时才后知后觉的问:“没了?”

“没了。”

“这是什么好消息啊!”典时要摔鼠标了。

“对,的确不是好消息。”曜冷静的说:“猫的习性是对于所有活动的物体都有兴趣,所以如果不想被猫挠死大概唯一出路就是装死,可惜我觉得你刚刚动的已经足够多了。”

典时一惊,下意识的甩动鼠标,视野向着那只首领看去,那小萝莉身体前倾,膝盖微沉,一副下一秒就要出击的样子。。

“我现在装死还来得及么?”

曜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跑!”

典时顾不上再想,操纵着人物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就全速前进,一边跑还一边慌张的问:“卧槽现在怎么办,往哪儿跑?我不认得路!”

的确,这次跑路也太坑爹了一点,典时的脑袋还掉在后面,向后仰的视角注视着紧追而来的首领,可是他却要向着完全看不到的方向跑。

还好有一个冷静的声音指挥着他。

“向左!”

典时立刻左转,从听到指令到执行快到了无法分辨,差一点撞到墙上,几乎是左手贴着墙壁跑了过去。

“你指挥的上心点!”典时吼道。

曜难得沉默了一下,略带诧异的回答道:“我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快。”

“你没想到的多着呢!娱乐主播就不能飙手速了?我手速——”

“右拐。”

典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曜的命令打断,这次他安全的拐到了这条走廊的正中间。

已经完全没人顾得上关注的弹幕里飘过一群233333和6666,不少观众调侃着:“感到开了麦的瑶瑶和电视在一起简直鸡飞狗跳,欢喜冤家。”

“台阶,15度持续转弯。”

随着曜的话,典时已经跑到了螺旋台阶上,他看不到前面有什么,只能看到后面首领还在穷追不舍,也不知道曜要指挥他去哪里。

“这是要干什么?上楼不是死路么?”

“继续上。”

典时任劳任怨的往上跑,但是身后那个首领已经越来越近了,甚至已经近到快要抓到他的地步。典时心里直冒冷汗,他努力回想着这个建筑物的样子,以此推断自己在什么位置,但是无论如何都觉得自己没有逃生的空间。

“不要拐了,直走。”

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的典时,下意识的放开了左拐的按键,人物直直的向着前方跑去,然后下一秒,他看到了绿地和天空。

——他直接从教堂的塔楼窗户中冲了出去。

“卧槽!!!!”典时尖叫一声,咒骂的话已经来不及出口,整个人以抛物线掉了下去。教堂塔楼有三层楼高,这个高度摔下去不死大概也要去掉半条命了。

再下一秒,典时惊叫的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准确来说是旁边建筑的屋顶上,典时向上看去,误差不过三米多的样子,血只掉了一格。

而他冲出来的窗口,那个小萝莉也冲了出来,典时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有着一双猫瞳的萝莉离他越来越近,伸出来的细长的指甲几乎都要抓到他的脸。

砰——

伴随着巨大的响声,典时眼睁睁的看着小萝莉就在他的面前,脑袋被子弹击中,本来完好的半张脸被炸开了一半,整个人随着惯性飞了出去,和典时错开,在屋顶的边缘擦了一下,掉到了建筑物之下。

典时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一时竟说不出来一句话。

他甩动鼠标,看向子弹飞来的方向,子弹来的方向是一排别墅,这些别墅和他现在所站的平面是等高的,并且很多建筑都是尖顶建筑,实际上比他现在站立的位置要更高。典时看了一圈都没在这排别墅的屋顶上看到曜,而且如果他没有记错,他和曜分开的地方距离这里足足相隔了三排建筑。

在有遮挡的情况下,打飞了一个正在掉落的首领BOSS?曜是怎么做到的?

眼前观察到的这一幕不光典时看到了,直播间里的观众也观察的十分真切。

大熊:66666666

小智和小智障:卧槽,大神啊……这怎么打到的。

喵喵喵:求大神直播间,想看大神视角!

“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点距离对□□不算什么。”曜显然还在典时的直播间里,看到这些弹幕就直接在语音里和弹幕聊了起来。

小智和小智障:这点距离!

旺仔小馒头:电视求给个大神真容啊。

典时有点不是滋味的问道:“你怎么做到的?用狙也不能穿透别的建筑啊。”

“你真想知道?”曜声音带笑,典时眼皮一跳,只觉得接下来不是什么好话,果然——

“你卖个萌我就考虑说啊。”

“好吧,其实我也并不是很想知道。”典时快速说道,扭头就打算走,就在他扭头的时候,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的声音又把他的注意力抓了回来。

“什么?”

典时只是听到了声音,完全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他茫然的看着声音来的方向,然后紧接着又是一声金属撞击的响声。

这次他终于看清了。

响声就在他的正对面那排别墅中。两栋外墙几乎贴在一起的别墅中间,其中一个窗户上安着一个金属的花架,□□的子弹正打在那架子上,显然正是曜的杰作。

从建筑物的空隙打过来?也不是不可能,从典时这个角度,那个缝隙的另一面应该也是一栋别墅。

“你过来这面了?”典时问道。

“没有,你往边走一点。”

典时向屋檐挪了几步,甚至直接走到了刚刚首领被打中的位置,这才发现缝隙后的那排别墅上根本没有人,而从某一个角度可以看到这条缝隙可以和再下一排的建筑物间隙形成一条通路。远远的,透过两条缝隙几乎不可见的一点,典时看到了在级远处屋顶上跳跃的黑点。

“你从这两个空隙之间打过来的?”

典时惊讶的问道,这两个缝隙的间隙角度非常小,稍微一点角度偏差都不可能准确的打过来,更何况通过这种小角度捕捉到首领跳下来的一瞬间,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那个人还满不在乎,仿佛是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对啊。”

“你不是吹牛吧?”典时觉得自己头有点晕,他心里在算一笔账,首领以自由落体通过这个视角缝隙需要多长时间,子弹从那面飞过来需要多长时间,就算曜的反应力再快,在看到首领的那一瞬间已经没有机会再狙死这只怪了:“这么小的视角,你怎么准确做到击中它的?子弹都来不及飞过来吧?”

“对你来说不可能,但是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件必然的事情,因为是我在做,就算告诉你了你也做不出来。”曜自傲的说道。

“自大狂。”典时翻了个白眼,崇拜又一秒钟之内土崩瓦解,这家伙绝对,是个性格超恶劣的幼稚鬼,就算可能真的玩游戏有两把刷子典时也拒绝承认这个幼稚鬼会是什么天纵奇才。

不过就是早玩儿了几天对游戏设定比较了解罢了。

典时这么想着,扭头就走,不想让这个家伙再在这件事情上自吹自擂。刚走了几步,典时突然脚下一空。

“卧槽,又来……?”

典时只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然后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置身在了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丧尸之中。

“小电视啊,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某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又一次从耳麦里传了出来。

“不听,滚!”

改网游的并且依然要走写实风的FPS游戏就是垃圾!典时泪流满面,头一次明白了自己人物面板上等级和属性有什么用——背包可以换大背包,但是人物负重有限,负重超了就算背包再打也装不下东西。

垃圾游戏!垃圾老玩家!

不过这两位真的是物资丰富,这一口袋的东西爆出来,典时几乎要被迫上了一节突击2武器库博览课了。别的不说,就那把被曜反反复复说事儿的匕首,典时就在曜的遗物里发现了至少四把。

“你要这么多匕首干什么?”典时一边干活,一边吐槽:“你身上负重多的没处用么?”

[附近]切克闹:你不懂,其实我姓李……

[附近]saber:拉倒吧,你飞刀能练出师,我喊你叫爸爸。

典时一头黑线,把匕首往车上扔,紧接着就看到文字泡又哗啦啦的跳个不停。

[附近]切克闹:谋杀啊!

[附近]saber:哈哈哈哈哈。

典时把头从车窗伸进去,就看到坐在后排的曜胸前插着一把匕首,被钉死在了后座上,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扔的那个匕首,于是典时又默默的把头缩了回去。

[附近]切克闹:喂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