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二二三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2-27 01:22:19 字数:6362 阅读进度:223/317

二二三

“好, 我们看到,GG战队这面已经选定了第一场的比赛地图——训练营。这个地图的确不常见,不知道GG战队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图,在过往比赛里GG战队似乎也没有对这个地图的偏好居然被GG战队作为了首发地图,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解说员的声音在现场响起。比赛场的选手席是玻璃房子,选手在里面本来就是隔音的, 更何况还有耳机, 更是什么都听不到。

“好了, 我们来看一下手|枪局的出枪情况。玫瑰战队这面出了四把格|洛|克和一把左轮手|枪,带了两个燃|烧|瓶和一个闪|光|弹, 这算是玫瑰战队的习惯性出枪了。再看看GG这面, 三把格|洛|克,两把……两把沙|漠|之|鹰?”

解说一愣, 又确定了一遍, 然后肯定的说道:“GG战队居然开出来了两把沙|漠|之|鹰, 现在用沙|漠|之|鹰的分别是王曜和典时。沙|漠|之|鹰可不便宜啊,因为这把沙|漠|之|鹰,GG战队手|枪局只拿出来了一个烟|雾|弹。如果两把沙|漠|之|鹰不能发挥出正常优势,这个出枪可是有点吃亏啊, 投掷物太少了。”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一点。

沙|漠|之|鹰的价格几乎是格|洛|克的一倍, 但是大部分的角色在一到两局后都会换长|枪, 手|枪只是过渡, 这样看沙|漠|之|鹰就不太合算了。也就典时这种奇葩, 把沙|漠|之|鹰当常规枪来用, 用的比长|枪还好,简直是省钱大|法,让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在众人的疑惑目光中,GG战队已经扑出。

上半场他们来进攻,玫瑰战队负责来安放炸|弹和防守。王曜适时下达指挥思路:“我游走,虾米和大个儿走B,典时去A,走咩中路。”

“好。”

各路拿到消息都纷纷回应,王曜说是游走,却取中路,然后在半路拐上了中路往B的小道,然后从小路的跳台切出,直接绕到了对面的中路往B去的那条道。

这个时候各路消息陆续已经来了。

“中路空。”

“B点一人。”

“A点有人,不止一个”典时说道:“他们用了燃|烧|瓶。”

“我去支援你。”走咩立刻说。

王曜绕去了B点的后方通路,慢慢的潜入B点。

A点那面走咩和典时的交流还是不停。

“油桶后面应该有一个。”

“看不到,应该不在油桶,可能是厕所。”

“我掩护你,你去看下。”

走咩从另一个方向补位而来,立刻让他们点里化被动为主动,典时掩护,走咩入点,果然,走咩一强行入点,立刻从厕所方面发来点射,这射击密度让走咩只能找掩体躲避,但是典时这面的火已经要熄了。

只要火一熄,典时进点,和走咩两人夹击而行,点内的人估计也没有什么抵抗能力。正在这个时候,走咩身后突然斜飞出子|弹。

“后面有人!”

走咩大吃一惊。

这人还是从他来处而来,这人来的时机选的恰到好处,正是典时这里的火刚熄的时候,典时突围而出却关不上和走咩双下夹击而进,反而先分出神来帮走咩把身后的障碍扫清。

这么一来一去之间,点内的人又大胆的再次一个燃|烧|瓶扔出来,阻了典时的脚步。时机掐的分毫不差。

“他们这面有三个人。”典时赶快报告:“用了两个燃|烧|弹了,可能炸|弹就在这面!”

B点那面的虾米和大个儿还在点外互相试探慢慢磨,这个时候听到了典时呼唤,也心生疑虑。大个儿张口就答:“我去支援!”

虾米:“可能是陷阱吧?”

王曜已经下了决断:“大个儿去A,我在B,没事儿。”

大个儿立刻脱离了B点兴奋不已的跑去A点支援了,王曜却依然没动。

虾米:“王曜?”

“嗯。”王曜轻轻嗯了一声,还在听那面A点的汇报,过了三秒才说:“我们把B打下来,炸|弹在这里。”

虾米不再犹豫,直接用了手里GG战队唯一的烟|雾|弹。

烟雾在入口处炸开,虾米借着烟雾的掩盖,迅速入点。刚冲入烟雾范围内,虾米突然听到一声特殊的炸响,心里惊讶了一下,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那个声音是属于闪|光|弹炸开的声音。

烟雾闪,依然可以致盲。只要是正面面对着闪|光|弹就是全白,而烟雾里比较麻烦的就是不知道闪|光|弹在哪里,只能碰运气。虾米就是这么碰运气的侧头了九十度,可惜还是没躲过闪|光|弹的干扰。

这个时候距离这一局结束还有四十秒。

而这个时候熟悉的沙|漠|之|鹰的枪声也响了起来。

这场沉闷比赛的第一次击杀终于产生了,这是王曜换沙|鹰之后在正式比赛里开出来的第一枪,一枪爆头。

这就像是撕开了一条口子,就在王曜完成了快如闪电的首杀之后,立刻向着B点内而去,这个时候,B点内终于响起了另一个枪声,这个从头开始一直没有开枪的人终于开枪,王曜迅速往旁边躲去。

A点这个时候也发生了变化,本来那个看起来支援A点的人一看到击杀提示立刻向后撤退,典时反应何等敏锐,就在这一刹那之间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他向前一步补了一枪,可是枪还是慢了一步,枪声响走咩已经反应过来:“交给我。”

两个人毫无阻碍的完成了目标转换,本来走咩在对付点内人,典时在对付那个支援而来的人,在这一秒两个人动作几乎同步的完成了这一次的交替,走咩直接追缉而上,典时补位上来。

点内两个人已经知道不妙,这个时候也不是一味抵抗,开始试图抽身撤退,可惜并不容易。一旦开始变化,本来固若金汤的站位立刻出现了空隙,这个空隙很小,如果是以前的典时不一定能以为到,只能说集训功效显著,典时立刻抓|住了这一瞬间的空间,压枪上前,撕开了第二个口子。

击杀!

在典时的击杀记录刷出来的同时,典时看到了第三条击杀记录。

这条记录来自走咩,应该是走咩追缉成功,拿下了这一枪。这一局的胜利已经奠定了,或者说在王曜开第一枪的时候就已经奠定了。解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一局比赛前期打的非常无趣,双方就像是武功喂招一样,打的太君子了,跟玩儿似的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让人看得直打瞌睡。可是一旦开始,就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从王曜出手到三个人头到手,前后不到5秒时间,甚至导播画面都没跟上节奏,每一次都是在刷出来击杀以后才明白该切去哪里。

此时此刻的B点,面对着颓然无力的攻势,王曜在看到走咩拿下这一分之后,果断的沙|鹰连出。

沙|鹰子|弹穿过油桶和油桶的间隙,飞到了掩体的后面。

这个操作看起来很是酷炫,的确是一个非常有水平的操作,这需要对弹道的掌握和枪械的掌控非常熟悉才行,王曜之前自然能打出这种水平,不过是用自己更擅长的AK系列,或者狙也是可以打出来的。这一次却用沙|鹰完成了这样一个极限操作,虽然用了三颗子|弹,比王曜的其他枪支相差远矣,但是不明内情的人依然是吓得眼珠子都要掉了。

这颗穿缝隙而过的子|弹又拿下了一颗人头。

这是这一局的五杀——就在王曜拿下最后一个人头之前,典时冲入点内,非常嚣张的和对方耗血拼枪,顶着伤害把这一分拿到了手里。

第一局,五杀!把对方的经济耗的一干二净不说,己方无一人伤亡。

最关键的是最后王曜那一枪极限操作,那穿缝而过的枪法,就仿佛一个强有力的宣告,向着整个赛场——我回来了。

解说呆呆的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对,直到王曜慢条斯理的把那颗炸|弹拆除,解说才仿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沙|鹰穿缝!我看到了什么?可能今年的全民挑战赛最佳镜头已经诞生了。时隔两年,重回赛场的王曜大神看来还是当年那个一进入职业赛场就把整个职业圈搅的天翻地覆的曜神!技术完全不减当年!”

解说激动的叫喊着,简直语无伦次,赞美之语不要命的一箩筐一箩筐的往上堆,选手席这个时候也是一片嘈杂,大家都很愕然,知道王曜厉害是一回事,当面看到这样的操作实在是让他们压力有点大。而戴着口罩坐在最后一排的喵喵忍不住狂翻白眼,心里暗骂解说没见识,遇到这种操作连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其实也不怪这位解说,本来这种次级赛事,又不是决赛,也不会找多有名的解说过来——就算是想找也不一定能接活儿呢。这个解说是个新人,自己的游戏水平也有限——真是水平超高的解说也早就出名了——遇到这种自己技术都达不到不知道怎么才能实现的,除了大夸特夸,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喵喵腹诽一会儿,又严肃了下来,很是兴奋的看大屏幕。她当然能看出来那一枪的含金量了,没想到不过是一个月没见,王曜居然进步这么大。之前陪他们打练习赛的时候已经发现了王曜在练沙|鹰,但是王曜到底能把沙|鹰练到哪个水平喵喵也没有太看好,却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真是怪物。”喵喵在心里嘟囔着。

第一局打出来了巨大的优势,所有人心里都一松,特别是典时他们几个和玫瑰战队打过的人,当时玫瑰战队虽然处处劣势,但是经济一直紧追不舍,让他们全场都紧张不已的噩梦还历历在目呢。万万没想到能在第一局打出大优势,心理上的紧张顿时去了一半。

“别放松,放松就会出错。”

王曜适时的提醒大家注意调整。典时心头一惊,发现自己心境上的微妙松动,赶快调整。

第二局,有五个人头的经济优势,GG战队直接换出来了两把AK。

换上AK的分别是走咩和大个儿,虾米依然用着他的那把格|洛|克。

这个枪支分配让本来已经松了口气大夸特夸GG战队的解说又犯难了,他有点看不明白这个出枪。GG战队最强的两个人王曜和虾米居然都没有换枪,优先换的有走咩还勉强说有道理,大个儿换AK是个什么意思?

这要怎么解说啊。

第二局已经开场了。

这一局,典时和王曜两个人一组,直接去B点,大个儿和虾米去了A,而走咩则架着长|枪直接在中路收过路费了。

王曜和典时两个人已经来到了B点。

两个人分头行动,典时上了二楼长廊,而王曜则从小道进入。

王曜先扔烟|雾|弹打掩护出去。

这颗烟|雾|弹出去王曜并没有着急进点,很快枪声也响了起来,这是来自点里。只听声音,王曜已经有了判断:“箱子后面有一个,凹口有一个。”

典时比划了一下这个角度,选择了自己的目标。

“箱子那个归我。”

王曜嗯了一声:“我给你打掩护。”

说完,王曜已经进入了在快要消散的烟雾里。他沙|漠|之|鹰连开,三颗子|弹都打在了箱子的侧面,并且随着王曜向前,子|弹越打到箱子的后面,箱子后那人只能往后退,不敢和王曜硬来,但是这只是一个陷阱。

王曜再向前走两步,身后就正好正对着那个凹槽处,这正是一个埋伏的好战略,箱子后面的人又退了一步,一边开枪,想诱敌深入,还有一步!

事情也就是在这一秒发生了变化,王曜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最后一步直接扭身对着凹处两枪,后背却完全暴露在了箱子后的那个人的手里,如果典时失手,那箱子后的那个人就算是个瞎子也够收掉王曜的命了。

典时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

他的枪很稳,在了解到王曜的意图后他就一直在等一个最恰当的时机,也在关注着王曜的动向,他不能太早,太早会惊扰了王曜的目标,就不好打了,但是也不能晚一秒。

一颗沙|鹰子|弹,在最恰当的时机拿下了这颗子|弹。

这是一个让典时舒服的打法,不管是开枪的时机和角度都让典时觉得非常舒服,甚至时间都恰到好处,他自然明白这是王曜专门给他提供的便利,王曜已经熟悉了他的开枪习惯,这种配合打的真的是身心舒畅。

“不在B点。”王曜扫了一眼已经得出结论:“我们去A。”

典时从二楼直接跳下来,和王曜汇合:“走。”

和玫瑰战队这场比赛打的完全没有压力,在开局顺利之后,玫瑰战队一直没有拿到任何优势,长|枪直到第四局才拿出来,却也没改变他们继续丢分的命运。本来稳扎稳打的战术在已经改头换面的GG战队面前变得完全不够用,就算是再怎么审时度势也得有的夺才能行。

8:0,在第八局结束之后,GG战队以绝对优势拿下了第一分。

场间有短暂的休息。

所有人都摘下耳机,让自己松口气。作为教练的老孙这个时候终于可以说话了,适时的发表自己的看点:“这一场打的还不错,走咩打的很好,非常稳定,典时今天的状态不错,找好这个感觉。”

几个人都点头,顺便喝点水。

“怎么样?感觉玫瑰战队还难打么?有什么感想?”王曜笑着问。

“好像没有上次那么难打了。”雨落星辰很老实,直接说了实话:“上一次总觉得他们能很快就追上来,这次居然好像一直都打的很轻松。”

“我们这次队伍配合以及对地图的熟悉程度都和上次完全不一样了。”走咩看的更深:“上次我们配合太差了。”

王曜笑着点头,算是欣慰。以GG战队现在的实力,和玫瑰战队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上。就算是他和虾米加入进来之前玫瑰战队的实力也是比GG差一截的。所以王曜也没有任何的紧张情绪,他更看重的是把这个比赛当成难得的练习赛,和平时训练会打的练习赛含金量完全不一样的练习赛,在这样轻松的比赛里尽可能发现问题和做一些新的尝试。

典时斟酌的说:“其实我觉得,和他们这样的队伍打,只有一个法子能用,就是比他们出错出的更少。”典时想了想,试探的说:“我觉得他们今天打的比我们之前打的那次要急,发挥的其实没有上一次好。他们的战术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所有的站位都很讲究,应该比我们练习的更多。有一些站位我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可是一旦逼他们动起来,就很容易找到空隙,出错有点多。”

王曜忍不住要对典时刮目相看了,没想到典时居然能看到这么多东西。

老孙也赞赏的连连点头:“说的没错,他们这一次打的的确没有上一次打的好,这也是战术,不懂了吧。”老孙嘿嘿一笑:“上一次你们一直让他们打的很舒服,他们自然出错就少。这一次从最开始我们扳地图开始就让他们摸不着头脑,感觉看哪儿都不舒服,不明白该怎么应对,心里自然会急躁,这是攻心之战。”一边说一边还得意洋洋,毕竟这个选图策略老孙可是出了很大的力。

典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无师自通的想明白了王曜的策略:“所以我们第一局才要想办法尽量拿下他们五个人头,而不是单单的拿到胜利就行,就是为了让他们更不舒服?”

老孙卡壳了,只能翻白眼。

典时感觉自己说对了,想了想又有点雀跃:“下一张地图是他们选地图,我们先防,不如我们就做一些尝试?”

王曜挑眉,实在是觉得今天的典时非常有创造力:“什么尝试?”

“比如……不放炸|弹,反守为攻?”典时犹豫的提议道。

这也是一个战术,就是不放炸|弹,以进为守,更积极的进行冲突。这么做的好处是会打的更灵活,战场可能不会再限于点内,甚至可能会变成本来的攻方变成受方这种奇怪的现象,但是坏处就是如果一旦时间一到还不下炸|弹,那么系统会自动随机的把炸|弹强制的下在点里的某个地方,如果碰巧原本拆弹的一方就在点内甚至炸|弹旁,那简直是白送的分。

因此这个战术用的并不多,也就是一些特别擅长进攻一点不擅长防守的队伍会有尝试。毕竟如果一个技术不行,很容易翻车,但是对GG战队这种后顾之忧似乎并不多,反而可以尝试尝试这种新奇的打法。

“可以。”王曜挑眉,直接同意。

“好啊。”走咩也兴致不错,甚至大个儿都觉得挺雀跃。他们这个队伍本来就是玩儿大逃杀,在整个地图来回游走的短兵相接才是他们熟悉的套路,这种战术听起来就不错,只有虾米一个人觉得很不适应,他还是喜欢常规打法,不过技术放在那儿,这么玩一玩儿也不是不行,大不了丢两分,于是什么也没说。

于是所有人都通过了这个方案。

休息时间到,第二场比赛马上开始,系统上开始显示对方选择的地图,选择框在几个地图里来回选择,选择了很久,最后那个选择框终于停在了一个地图上。

——茶马古道。

这可真的是出乎意料了,这是一张比较少见的地图,玩儿的人实在是不多。没想到玫瑰战队居然也有擅长的小众地图,可以说很意外了。

不巧,这个地图GG战队还真没怎么细细研究过,只能说的确安排过训练任务,但是也就限于此而已了。

王曜眨了眨眼,在语音频道里轻松的说:“没关系,就算是不熟悉的地图就不能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