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二零七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2-10 18:38:34 字数:6342 阅读进度:207/317

二零七

早上复盘会是在典时和王曜的房间里进行的。

早起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虽然九点对于一般人来说真的不算早了, 但是早上开复盘会的时候, 整个屋子里都带着点萎靡不振。

直到王曜放出来了第一段录像。

这段录像不是昨天他们和五湖四海打的那段录像,而是之前他们和铿锵玫瑰打的。这场比赛他们已经做过复盘了, 这个时候又被拿出来, 大家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也就姑且看吧, 看着看着居然就都进入了状态。

虽说这场比赛已经做过复盘了,但是这才刚刚比过一个星期, 其实记忆还很新鲜,看着这场比赛的录像,慢慢的当时打这场比赛时候的感情就被调动了起来。

这场比赛他们打的不轻松,并不是因为对方强,或者别的什么。完全是因为这个队伍太难缠了,他们技术来说很弱,战术上来说也并不英明, 但是他们计算的很好, 在很长的时间里GG这面几乎没有拿到什么大的优势, 一直处在一个被紧紧|咬着的感觉里,这就格外的让人紧张,也让人烦闷。而且打起来格外的累,那种疲惫, 现在看着比赛就又想了起来, 真的是太印象深刻了。

王曜放完和铿锵玫瑰的录像, 并没有说什么, 又点开了另一个录像播放了起来。

这个录像就是昨天和五湖四海的比赛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场比赛他们打的也并不轻松,五湖四海很强,他们甚至打到了加时赛,而五湖四海的强让他们难受的关键的原因就是五湖四海的长处正好是他们的弱势——大多数人对于投掷物的应对经验不足,而对方又擅长使用投掷物,直接导致了只有典时一个有效战斗力。

如果不是之后雨落星辰的防守战术有效,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两场比赛的录像用了很长的时间,一上午基本上就这么过去了。几个人越看越沉默,到最后连最开始的困意都褪去了。等到第二场比赛的录像放完,王曜直接关闭了视频窗口,看了看五个人,然后笑着说:“今天复盘会开完了。”

“就这样?”

可不止典时,所有人都在怀疑人生,他们没开过这样的复盘会,就这样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录像,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然你们想开什么?让我来讲一讲怎么能在一中午的时间里变成枪神么?”王曜好笑的看典时。

“呃……”好吧,典时自己也知道这不可能,如果真有那种办法早用了。

“所以我们复盘会开完了。”王曜狡黠一笑,“希望你们能有收获吧。”

GG战队就在这种一脸懵逼中进行了午餐。

下午三|点,比赛开始。两点半,他们又进入了昨天的那个会议室,只不过不同的是他们的对手从五湖四海变成了一桶。

典时觉得挺神奇的,一个队伍,五个主播,两个H国人,三个中国人,沟通起来不会有问题么?他对一桶的了解还不如五湖四海,五湖四海好歹也是有名的主播队伍,风格什么的彼此还是知道的,一桶就不一样了。这个队伍典时之前一点都不知道,而从这次比赛的录像里,也看不出什么。

一桶这个运气也是没谁了,一直以来的对手都不是特别强,所出只知道一桶比他的对手厉害,但是到底有多厉害,这也是未知的。

进入赛场的时候,典时又和Z打了照面。Z对着典时笑着点了点头,惊呆了那个Z的脑残米分。

比赛开始两局,GG战队所有人都明白了王曜早上是什么意思了。

这对于GG战队来说是一个新奇的体验,他们体会到了一次大逆势。

这不是说和WG打的时候他们不是逆势,但是这和WG不一样。WG那个队伍有很明显的强弱之分,每个人都打的很割裂,厉害的人在剥夺不太强的人的生存空间,这种打法说个不好听的,都不太像是一个队伍。而一桶是一个不一样的队伍,对面队伍里的平均个人水平厉害么?的确厉害,特别是个别人的确突出,完全有王东他们的水平,不过也不是说他们全员都是职业水平了。可是一桶和WG最不一样的是他们是一个队伍,有配合而且配合打的还很有技巧的一个队伍。

可以说这是GG战队建队以来遇到的最有压力的一只队伍了。

原来王曜让他们看视频复盘不是让他们找不足,潜台词的意思是你们赶快学学人家在逆风的时候怎么打,下午的时候别输太惨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发现这个真|相以后,还真挺吐血的……

有这个技术,还非要让WG打线下赛干什么啊?这不是折腾么?就算WG拿着他们那个替打都不见得能打过吧?GG战队不断的怀疑人生。

但是比赛开始就是要打的,都已经打了那就得好好打啊。

在第三局结束以后,典时叫下了第一个暂停。

这么早叫暂停的确不常见,而且这也是典时主导的第一个暂停,此时此刻王曜根本没有偷渡进来,屋子里一共就他们五个人。典时把自己的队友挨个看了一遍,深深吸口气。

“就算是逆风,其实也不是不能打,我们要冷静下来。”

这个暂停不是要安排什么战术之类的,更多的是调解队友们的精神状态,这一招还是昨天在和五湖四海比赛的时候从王曜那儿偷师过来,找自己的节奏、调整队友的精神状况,都是很好用的。

“就算是不好打,我们现在也不能认输啊。想想今天早上我们看的录像,玫瑰队五个妹子都一点不害怕,差点把我们逼死。还有五湖四海,我们也打到了加时赛,不能急,既然是逆风那我们就得打的更沉稳一点。”

这个暂停还是有用的,GG战队的精神明显从茫然不知所措里慢慢的回过神来。的确一桶的强大超乎他们的想象,一时间把他们打懵了。

在暂停时间结束之后,典时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这是我们五个人在一起打的最后一场比赛了,我们要打好他,不能留遗憾吧。”

喵喵和走咩都是一愣,他们没有想这件事,但是典时一提,即将要分离的事情就涌上了心头,一时百感交集。喵喵深吸一口气,然后露出一个笑容:“说的没错,这可是我的谢幕战诶,要是打|砸了就太惨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第四局,GG战队重振队伍情况,又打起了精神。

让他们完全学铿锵玫瑰和五湖四海肯定是不现实的,但是他们也是有他们自己的办法的。逆风打,那就是求一个稳,只要失误少,打出自己的节奏,那把对方拐过来就有机会反击。可是要说特色……

GG战队还真有一个特色,甚至可能是独一份的特色。那就是GG战队的松散结构,他们的队伍看起来就好像是没有配合一样,每个人都相对割裂的很厉害,也没有专门的指挥,可是他们又有自己一套哲学可以打出配合。一桶很快就感觉不舒服起来。

Z:“他们怎么突然像是苍蝇一样的烦?”

Koz:“他们这是什么战术?各自打各自的?破罐子破摔了么?”

TusKing:“中路有人,过来一个支援!”

Koz:“不科学,他们不是在打A么?”

一桶现在的感觉就好像GG面对铿锵玫瑰和五湖四海一样,怎一个烦躁可说。如果轮实力,真的没的说,双方一照面就明白了差了一个档次。技术好的技术不如他们好,技术差的也太平庸了,所以他们开头打的没有压力,可是对方像是个蚊子打不死这怎么算啊?

GG这面却打回来了一些自己的节奏,或者可以说他们发现这个法子有用以后,放飞自我放飞的更厉害了。以往单飞的通常就是仙人跳,最多出师把典时放出去作弊去。但是这次他们彻底拆散了,连喵喵和雨落星辰都拆散了,在这样的情况下,GG战队连追三分,最后还是因为初期劣势太大,最终以6:8输掉了这场比赛。

第二局,GG选图。他们这次还是选的学校,毕竟这个地图他们还是熟,这是他们的主场。

在学校这张图上,GG的确发挥出色。因为熟悉校舍地图,又整个队伍放飞到了拆整为零,就这一张地图直接把一桶给打懵了。

因为校舍这张地图实在是太复杂了,能走的路太多了。

这场比赛他们打出来了8:4,GG算搬回来了一程。

但是他们并没有很开心。

因为这张地图他们是占了地利之便,但是他们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个这样的地图,第三张地图不管怎么样对他们来说都是个坏地图。而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一桶已经有点习惯了他们的打法,最后一场会格外的难打。

第三场比赛开始,双方从手|枪局就剑拔弩张起来。

Z换出来了一把沙|漠|之|鹰。

这是业余赛里,典时第一次看到有人换沙|漠|之|鹰出来。而且是打算跟他对枪的沙|漠|之|鹰,在听到对方响起来的沙|漠|之|鹰的声音的时候,典时愣了一下,再然后就是不服输的心情直接被调动了起来。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他成名的就是沙|漠|之|鹰,最引以为豪的也是沙|漠|之|鹰。这个Z想干什么?炫耀自己的实力?

典时直接炸毛了。

来自两个沙|漠|之|鹰的对枪,成了这场手|枪局里的最大的看点。在一分钟的高强对对枪后,双方各收获了不少人头,然后是正面冲突,在正面冲突里,典时略胜一筹,他一颗子|弹拿下了那颗头,奠定了他胜利的基础。

Z其实只差一点点,但是他的沙|漠|之|鹰也的确是很不错了,典时吓出来了一身冷汗。

而典时抗住了,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抗住。一桶的战术一转,似乎采用了一对一盯人这种策略,这一场比赛对方好像故意针对他们似的,不断的针对GG这面。心理压力的变大,让GG这面终于无法避免的出现了失误,第一个出现失误的是仙人跳,对方在和他对着狙,他走过的狙位下一秒对方肯定会在上面,这给仙人跳带来的心理压力太大了。

一个失误,让仙人跳贡献出了一颗人头,也直接给GG战队这面带来了大劣势。

因为仙人跳的问题,也直接导致了那一场比赛GG战队的经济明显下滑,本来交替上升的双方的比分因为这一个失误打出来了7:4的大分差。眼看胜利的天平开始向着一桶那面倾斜,再拿下一分,一桶就要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但是GG这面并不放弃。

12局,GG战队这面,仙人跳换出来了一把他不太用的武器。

他从来没有拿这把武器在正式的比赛里用过,因为很多观众都对雨落星辰不熟悉,甚至不少人都不知道雨落星辰会这个——雨落星辰换出来了一把轻机枪。

典时则把沙|漠|之|鹰拿了下来,换上了喷子。

雨落星辰用轻机枪这件事绝对大大的出乎了一桶的预期,在比赛即将结束前的半分钟,一直没有出现的雨落星辰突然压上。机枪的活力压制,让典时直接进入点内。因为雨落星辰的机枪活力太强烈了,一桶居然没人能出来反抗,只能等雨落星辰打完一梭子子|弹好还击,但是不等雨落星辰打完一梭子子|弹,典时就冲进了点内。

贴脸喷子打法。

不需要什么技巧,不需要什么练习,这简直是一件瞎子都能爆头的操作。

从赛点上救回来了一分。

7:5

这也算出奇制胜的法子了,不过这种法子有一次是出奇制胜,有第二次对方有了防备又能怎么样呢?

13局。

走咩也换出来了喷子。

双喷子一机枪,这种组合看起来也太奇葩了一点。如果再加上一个半狙,那就更奇葩了。

典时打定主意,把这场比赛拉入近战的范围。这可能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法子,走咩和典时两个人联合,在小巷里收割了两个人头。其实这完全算是一个意外之喜,撞到了枪口上。因为有上一场的问题,一桶那面决定提前消灭隐患,不能让雨落星辰藏到最后一秒,所以派了两个人出来找,就这么巧不巧的被典时和走咩给联合碰到了。

有的时候,运气真的是实力的一部分。

比分被顽强的拉到了7:6。

这个比分,让所有的人都想到了昨天的那个情况。只要再有一分,如果是一桶拿到这一分,那么这一次的主播挑战赛的冠军就是一桶了,而如果GG拿到了这一分,他们就会以7:7的比分拖入加时赛里。

这比赛打的,真的跟职业赛似的,这么有悬念!观众们大呼过瘾。

14局。

一桶这一次也不打算再藏拙,这一场一桶拿出来了双狙位。

一桶这面的两个H国人都换上了狙|击枪,

当典时往点里扔出第一颗烟|雾|弹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在被仙人跳拖住的情况下,对方的狙|击手还能打出来这颗狙子|弹!

当然,比赛结束后,他明白了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了。

主播挑战赛就在这么平平淡淡的一枪里,结束了。虽然GG只拿到了亚军,但是输给了一桶,似乎也不算什么。

典时把耳机从头上扯下来,长长的吐了口气。左右看看,喵喵坐在他的右手边,脸上还带了惆怅,可能虽然对他来说是一场让人满足的比赛,很好的对手,但是对喵喵来说很是遗憾吧,典时拍拍喵喵的肩膀,走咩和雨落星辰也过来拍拍喵喵的肩膀,给喵喵支持。喵喵这才似乎从发呆里惊醒,扭头看了队友一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们都怎么啦,一副天塌了的表情,不就是输了一场嘛,大男人家的还输不起么?”喵喵笑嘻嘻的说:“你们可是要打职业的人,这点心里素质可不行啊。”

几个人都知道喵喵已经没有关系了,也就不再多提,典时还笑着和喵喵说:“怎么输不起了,他们的确厉害啊?”

“对啊对啊,是不是害怕了?这还不是职业队哦。”喵喵俏皮的说道:“是不是不敢打全民挑战赛啦?”

“这有什么不敢的,输过一次了,还怕输第二次么?”仙人跳说道,收到了四个白眼。

“虽然他们比较厉害,可是我们也有优势啊。”典时想了想说道,喵喵露出了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典时煞有介事的说:“我们比他们年轻,熬也能熬死他们啊。”

喵喵:………………出息呢!

“所以放心,以后带着你那份一起帮你找回来场子。”典时笑着又拍拍喵喵的肩膀,喵喵一愣,窝心的笑了:“好啊,我等着你说大话圆不了的那一天。”

“走吧,该出去了。”

走咩提醒道,几个人这才抱着自己的外设,从比赛的屋子走出来。屋子外,一桶战队以及官方的人已经在那里了,当然王曜也在。典时看了王曜一眼,王曜也正看着他,王曜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还是和平时一样的气定神闲,但是两个人目光交汇,典时还是对王曜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王曜一愣,随即释然,和典时错开了目光,又扭头去听旁边的人说话。

“好了,都到齐了,我们一会儿做一个简单的小颁奖啊,大家辛苦一下。”看GG战队出来了,工作人员赶快吩咐道,典时很不以为然,这比赛都不肯找个单独的地方,还颁什么奖啊。和一桶站在一起,典时先主动上前握手,真诚的说:“你们很厉害,今天比赛特别棒。”

一桶对GG没有什么意见,双方的队员都互相握手,毕竟旗鼓相当的对手,还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典时在和Z握手的时候,Z突然说了什么,不过典时没听懂,只能茫然看Z。旁边的Koz挠挠头,帮忙做翻译:“Z说他觉得你们的战术有点奇怪,虽然好像挺有效果的,但是不太适合这种形式的比赛。”

典时扬扬眉,心里的不爽又有一点点的冒头。

老孙和王曜都没有觉得不对,你算哪根葱啊,觉得这个战术不行。

Z还在那里巴啦啦的说什么,真的是不歇气的说了一长串,典时觉得对方不像是个话痨的样子啊,怎么这么能说,说的Koz都懵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翻译了。

就在这个时候,典时头上传来王曜的声音:“这说的太片面了。”

典时仰头,这才发现王曜已经站在了他身后,手还自然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发现典时看过来,王曜就笑着和典时解释道:“他瞎操心,他说你们这个战术在这个小地图太吃亏了,其实这个战术可能对比这个大3倍以上的地图更合适。”

典时看Koz,Koz一个劲儿的点头,显然王曜高度概括了Z刚刚那一堆话,难怪王曜不耐烦呢。

典时却不觉得Z说了一句废话,他的感想其实是不愧是职业水准,这个眼光就是不一样:“其实说的也不算错啊,我们的配合本来就不是5V5打出来的,我们的配合最开始就是打大逃杀练出来的。”

Z眼巴巴的看他们说话,一句也听不懂,只能眼巴巴的瞅着自己的队友。

Koz只能又把典时的话给Z翻译过去,Z立刻抓|住了一个关键词:“大逃杀是什么东西?”

经过Koz又把这句翻译出来,王曜摸|摸下巴,笑的好像一只狐狸:“很好玩的东西,你们要是感兴趣,今天晚上我们可以来一场,GG和你们打一场大逃杀,也算我们尽尽地主之谊。”

GG战队:没想到报仇的机会来的如此突然,像龙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