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一九七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2-01 02:47:17 字数:6195 阅读进度:197/317

一九七

“典时枪法好我早就看出来了, 你这不是废话么, 但是我怎么暴殄天物了。”王曜忍不住翻白眼:“那你说,怎么就不是暴殄天物了, 不练枪全靠天才么?”

老孙给了王曜一个鄙视的白眼:“你当然不理解了, 你这种庸才型的方法论, 对天才肯定不适用的。”

王曜气的差点和老孙打了一架。

不过生气是生气, 王曜还是认真的听取了一下老孙的意见。

“他跟你完全不一样, 你是枪感不行, 所以你用你给自己设计的那套方法来熟悉每一个枪的感觉,让身体记忆住每一个枪的用法这是可行的。但是典时不一样,他本身的枪感就不错, 这是优势,用你这套方法反而会磨损他自己的感觉。他要放弃自己的想法去学习别的方案, 你说这不是舍近求远么?而且本来他自己的枪感总是能打出来他自己出人意料的风格的,这些东西很难得。跟着你那套,那只能是你的路子。不是我说,你那个路子也就你自己能走的通, 换个人都走不太通的。”

王曜嗤之以鼻,老孙还语重心长的教育王曜。

“而且,因为这样的不协调,所以他用这个方法效果肯定没有你用的好。我说暴殄天物有错么?”

王曜无言以对,老孙这话听起来有道理, 但是似乎又不太有道理。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不练习了?指望着天才一蹴而就?”

“谁说不练习了, 是练习的目的要改!懂不懂!”老孙也气的想揍王曜:“你的练习方法只能加快身体的反应能力, 让身体习惯哪些策略是有效的,但是对典时如果想要发挥他的特长,应该开发的是他的脑子!他脑子里对枪的那些感觉,让那些东西激发出来,而不是完全由习惯淹没了他自己的感觉。”

“那你说怎么办吧。”王曜摊手。

“还是练枪,但是不要你那套训练模式了,我的意思是,上压力。让他没时间思考,完全把这些东西交给感觉,然后来记住感觉。”

老孙看看王曜,很是深重的提出:“比如,让典时把练枪的NPC量直接加到20人或者30人。”

就算是王曜也懵了。

练枪那个地图,20人或者30人,这已经不是在练枪了,纯粹就是在瞎胡闹。就算是王曜也不会给自己安排这样的训练计划。王曜的目光实在是太直白了,老孙清清嗓子,主动解释道:“这不是胡闹,只是极端条件下,让他不要想那么多。想太多对他这种选手没什么好处,但是他跟着你实在是已经想的太多了。”

“可我听你的计划,怎么感觉更不靠谱呢。你确定是在认真的想办法么?认真点好不好!”

两个人就仿佛父母双方为孩子的教育方法争论不休一样,足足吵了一个小时,然后并没有吵出来任何结果。最后的结论是老孙的方案是可以考虑试一试,但是不是现在。至少也是这次淘汰赛结束以后再试试看。毕竟下一周就是淘汰赛,如果在这个时候老孙的办法把典时给搞懵了,那对典时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毕竟在目前的GG战队里,典时算是一个相当强的生力军了,虽然他只能打沙|鹰。

“哎,如果典时的枪域再广一点,以典时来做核心的战术也不是不可以试一试。”

王曜感叹道。

典时的事情过去,剩下的几个人倒是没有那么难。这个时候离下次淘汰赛也没剩下多长时间了,临阵磨枪,自然是要找一些见效快的来做文章。两个人很快就锁定了GG战队的一个短板。

——雨落星辰。

这个短板其实所有人都快知道了。GG战队目前典时不用说,用了沙|鹰就是神,反正其他的也不会用。走咩比较均衡,虽然没有特别亮眼的表现,但是发挥很稳定,而且枪域和地图熟悉度都不错,算是GG战队的中坚力量。喵喵的枪法在GG战队里算中流,没有特别强的地方但是反正也不太容易挑错。甚至于过来帮忙的仙人跳,虽然和GG战队有点适应不良的问题,但是仙人跳本身对于两把狙|击都玩儿的很棒。这些人虽然不是特别完美,但是想短时间大幅度提高的可能性都不大。

也就是和仙人跳的默契可能可以提高的更多一点,不过这就需要五个人多配合练习了,并没有什么可指导的地方。

只有雨落星辰,失误率比较高,每一次最先挂掉的往往也是雨落星辰。

之前典时也想帮雨落星辰分析问题,不过经验太浅,很快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换成了王曜和老孙,就没有那么困难了。雨落星辰这个人,要说努力,也很努力。至少比典时要努力的多,在打游戏上,可能因为以前是运动员,所以对于单调重复的练习耐性很大,王曜的练习都有超额完成,可是他的进步却是最小的。

两个人专门拿雨落星辰的视角看了看,特别是拿他在比赛时候以及他自己单排的时候的录像看了看,很快就明白了问题在哪儿。

雨落星辰的失误率太高了。

这个失误率不是他自己本身的失误问题,有的时候更像是误操作。雨落星辰经常会在一些关键的时候使用一些让人根本摸不着头脑的操作,有一次甚至在关键的一秒把背包栏位给弄了出来,明显就是个误操作。

和误操作比起来,另一个特性就很可怕了。雨落星辰似乎天生有一种头很硬的技巧。这事儿说起来十分的玄学,每个选手都有一些很玄学的迷之特性,谁也不知道这个特性是怎么来的,比如有的人一定每次判断都是相反的,有的人只要一换AK对面必然有人起狙,而头铁可能就是雨落星辰的特性了。雨落星辰的确是不自觉的哪儿危险爱往哪儿冲,哪怕在他不知道对手在哪儿的情况下也会这样,以至于他和队友一起走经常是他帮队友挡子|弹。

也不算白瞎了他那个小山似的模型了。

这两个问题都算很迷了,为此老孙和王曜找雨落星辰聊了一次,具体聊了什么典时也不知道,不过很快雨落星辰的时间也变得少了起来,显然和开始跟着两个大佬搞秘密特训去了。为此典时还是有点吃味的,他也想要秘密特训什么的啊!

一周的时间很快,之前掐架事情的余温还没有过去,主播挑战赛的淘汰赛阶段已经到了。整个突击的目光又聚焦到了主播挑战赛上,而且这个关注度绝对是以往别的比赛无法比拟的关注度,一个小小的业余赛却被人关注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官方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这中间还有一段插曲。

荼糊特别坏的在当时的掐架事件之后以冥王星的名义给当时那两个很有问题的主播发了一个面试的邀请,大概意思就是:少年,我看你天纵奇才,要不要来我们冥王星面个试打职业啊?我感觉你很有前途啊!

这面试邀请虽然是私下给的,但是荼糊把这事儿发在了微博上,吃瓜群众们自然喜闻乐见。结果自然是那两个主播都拒绝了,但是紧接着,俞海那面也给他们发了一个面试邀请,这事儿很难说俞海是个什么想法,不过对方又拒绝了。这事儿被吃瓜群众们嘲了一次又一次,大家几乎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知道了那两个账号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这种舆论下,王东的压力也很大。

之前是被气昏了头,所以才用了这个昏招,但是万万没想到后患这么大。

别的不提,就说那两个主播,最近也都没办法直播了。就算开了直播也不能好好的打游戏,随便排位遇到了都要被队友被对手阴阳怪气一番,就算不打比赛在城里晃悠也很不安全,直播事业一落千丈。这俩人原本只是收钱办事儿,就是同意山鸡借个名头凑个人头,想着能拿钱而且搞不好还能因为比赛涨涨人气,就同意了。万万没想到最后却成了被万人唾弃了,连饭碗都要丢了,只能天天找王东和山鸡的麻烦。

王东本来想的是干脆把账号买下来了事,但是这两个账号都是主播号,买账号更是一堆麻烦,简直烦不胜烦。

主播挑战赛的淘汰赛公布也算是让王东送了口气,就算是围观群众再diss王东,他们队伍的水平也算是实打实,在比赛结果上大家只能偃旗息鼓,最多哼哼两声,自己是个什么水平也好意思参加纯业余赛事,心里没点点数么?

按照赛程,同一个小组出来的WG战队和GG战队在两个半场。如果他们都能一直赢下去的话,在决赛才能碰面。分组一出来,在WG战队那面的队伍就非常糟心。

WG战队所在半场全部都是小组赛第一出线的战队,本来还是很强的想拿个好点的排名的,但是WG战队的不要脸程度大家之前都有目共睹了,一想到和WG打搞不好要被打个7:0,7:0,7:0心里就拔凉拔凉的。

事实证明,这些队伍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周六早上第一场,WG战队的比赛里,就把对方打了三个7:0出来。也是因为王东憋着火想出头才打的这么惨。这个队伍也很奇特,这个队伍的五个人全都是主播,被这么摧残了一番,下了比赛就开直播嘤嘤嘤去了,和米分丝们哭诉说WG战队就是故意欺负人,炫技!并且强烈质疑WG战队的那两个突然“开窍”的主播。

哪有说开窍就开窍的啊。之前直播的时候还遇到过,水平菜的不行,真的以为是电视大大啊?也不看看典时大大平时打的都是什么段位,和什么人打练习赛!

WG战队的比赛GG战队的几个人都没看,GG战队的比赛时间在下午。最近他们一直忙于训练和做那个新的地图训练,时间紧急,上午的时候他们还是打了两场练习赛磨合配合,就随便排位找队伍打,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对面排到典时他们的时候,居然还一个劲儿的给他们加油助威,纷纷表示“你们在练什么?要我们怎么配合?”但是也算是好事,野排对面因为互相不认识,很少有配合。在典时他们的要求下对手主动的配合,让这两场练习赛变得更有价值了一些。

十一点半,所有人准时去吃饭,按照王曜的安排,有条件需要的应该再睡半个小时,反正下午三|点才开始比赛。

典时也被王曜赶去睡了一觉。他有种自己可能上高三的感觉,王曜简直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了。心里暗自决定下午的比赛要好好打,典时在这种决心里睡了一个午觉,等醒来的时候很是惊讶的发现雨落星辰居然来了别墅。

“大个儿,你怎么来了?”典时很是意外,大个儿之前都没有提过这茬。

“我临时叫过来的。”老孙打着哈欠给典时解释道:“我观察了一下,他在现场发挥的比线上比赛要好,我问了一下,他就用一个笔记本,果然还是机器和网络有一些影响,干脆过来这面打比赛,反正也不是没有条件。”

典时深以为然,他在大个儿那面打过一次比赛,那次比赛其实他挺不适应的,大个儿在宿舍,条件真的算不上好。

“而且,我观察了一下之前初见杀的录像,感觉他可能还有一个问题。”老孙严肃道:“这孩子块头太大了,需要使用的空间更大,上次的初见杀因为人太多了,所以空间不太够,感觉他键鼠使用姿势都有问题,这个还是影响发挥的。”

“其实我没有那么娇气。”雨落星辰挠挠头:“还是我自己的技术不太达标。”

“没什么达标不达标的。”老孙说道:“有好条件还要创造困难,这是要干什么啊?”

雨落星辰立刻不说话了。

典时倒是很开心:“正好,我们这里地方大,雨落星辰这次可以好好发挥了。不过大个儿的电脑呢?”

“用我的电脑。”王曜这个时候正好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大盒子:“只要把外设换了就行,我的电脑配置足够了。”

当然足够了,王曜的那个电脑比典时的配置还高呢。典时心里吐槽,嘴上却问:“你手里那个是什么啊?”

“这个?”王曜晃了晃手里的大盒子,脸上露出一个奇特的笑容来:“送大个儿的礼物啊。”

典时:????

然后王曜真的把盒子递给了大个儿,典时更懵了,总有一种自己失宠了的错觉。看看王曜,又看看大个儿,然后又看看王曜,脸都快成问号脸了。

王曜看着典时那样,特别想笑,不过还是绷住了,板着脸问:“怎么啦?”

典时的眼睛都快黏在那个盒子上了,这样子简直太可爱了,王曜终于绷不住哈哈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啊。”典时嫌弃的瞪王曜,王曜笑的更开心了,一边笑一边说:“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嗨,这有什么好吃醋的,我的就是你的嘛,你想要直说就行,保证满、足你。”

典时的脸涨红了,一半是被点破心思的尴尬一半是被王曜这猝不及防的开黄腔气的,抬脚就踹:“滚滚滚!”

大个儿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他俩在说啥,一时间有点尴尬,手头这个盒子拿着也不好,不拿也不好,纠结半天,把盒子推给了典时:“这个……我也没想到这个,其实我也不太需要,要不给你吧还是。”

这傻孩子。

连老孙都忍不住乐了:“给你你就拿着,那俩人虐狗你当没看到就行了。”

典时:……

“所以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典时也挺好奇的,还专门捎上了王曜:“还偷偷准备,连我都没告诉,我真挺好奇的。”

雨落星辰也不纠结,打开了盒子。盒子里躺着一个机械键盘,不过这个机械键盘长的却挺奇怪的。首先这键盘设计感很不错,整个键盘金属感十足,非常的后现代主义,可以说相当的帅气。奇怪主要是奇怪在这个键盘很大。

典时目测看过去,觉得这个键盘可能有他键盘的1.5倍,可以说是一个庞然大物了。

键盘打,键帽也大,键位也宽,如果非要说,这看上去像是一个巨人国用的键盘。

“你居然送了大个儿一个键盘?”典时很茫然:“都要比赛了,还换键盘?不好吧?”

“没办法,今天刚到。”王曜摊手,“但是我觉得换了键盘效果应该不错。”

典时想问为什么,不过一看雨落星辰,好像又不用问了。雨落星辰已经对手上的这个键盘爱不释手了,他还没换上,先对着键盘点了点,典时很快就注意到雨落星辰可能是长的高大,手的尺码也比一般人要大一些,这些在典时看起来很是宽大的键位和键帽,对于雨落星辰来说居然是正正好。

典时立刻就明白王曜和老孙让雨落星辰换键盘的用意,雨落星辰用普通键盘的确不太合适。

“我今天比赛就可以用它?”雨落星辰不太确定的问。

“当然了,既然买了,自然要用的。”老孙很是欣慰的说:“这下设备也好了,今天可就看你发挥了,好好干!”

雨落星辰立刻充满干劲的点头,开始岸起了外设。那键盘的背光是黄色的,黑色的键盘泛着红光,更是酷的不行,雨落星辰整个人已经high了起来。

典时……典时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失宠了。最近训练这两个人一门心思的扑倒雨落星辰上也就算了,连比赛都开始嘱咐雨落星辰了,他到底错过了什么啊?怀疑人生中的典时戳戳旁边王曜的腰,在王曜扭过头的时候,压低声音附在王曜耳边问道:“什么叫今天就看雨落星辰发挥了?”

王曜看看典时,还是想笑的不行,耐着性子哄道:“放心放心,你在我心里的地位谁也取代不了,不用有危机感。”

“说正经的呢!”

王曜笑容不减:“正经的?正经的就是鼓励鼓励嘛,你今天比赛也加油啊,今天能不能赢就看你发挥了,你可要好好干!电视大大今天要打3:0喔!”

糊弄幼儿园小朋友呢吧!

典时内心掀桌,不管抽风的王曜,跑去开电脑准备热身了,顺便招呼雨落星辰:“大个儿,一起热身么?正好试试看你的心键盘。”

“好啊!”雨落星辰毫无意见,立刻不欣赏自己的键盘美貌,跟着典时跑去热身去了。王曜心里笑的直打滚,主要是典时吃醋起来的样子太可爱了,反应也可爱的不行,真是忍不住的想调戏,真的不怪他啊。

老孙幽幽的走到王曜旁边,啧啧道:“你知道你现在像是什么?”

王曜挑挑眉,示意老孙继续说。

“像是想拐卖儿童的怪阿姨。”

王曜:“呵呵,你这种没有性|生|活的老男人就是没情趣。”

老孙:……

怼完老孙,王曜心情很好的又溜达到了典时旁边,默默观察了一下典时今天的热身情况,看到典时状态很好也就不担心了。典时今天的状态很稳,没有平时比赛前的紧张或者过度兴奋,这个状态王曜很是满意。

他又观察了一下雨落星辰的操作,新键盘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阻碍,王曜也就放心了。

看来就等一个小时以后的比赛了,已经脱离职业圈一年多的王曜觉得自己居然罕见的期待起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