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一四零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1-24 18:12:32 字数:9860 阅读进度:140/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地上横躺了两具尸体,以及一地的东西。典时头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站着别人躺着的滋味, 简直感到梦想提前完成了。

[附近]切克闹:我就说沙鹰适合你吧。

典时一头黑线, 郑重的给saber道歉。

“抱歉啊,我不该打你,你能做掉这个祸害做的实在太对了。”

saber发出了一长串大笑的表情。

[附近]saber:小兄弟, 你很有天赋啊。没事儿,现在也不晚, 你可以先去把那只牛分了, 到时候东西咱俩分赃, 怎么样。我跟你说,你不用怕旁边这个, 有我在保平安,妥妥的!

[附近]切克闹:他萌新, 技能都没有。

曜非常不切实以的泼冷水, saber沉默了一秒。

[附近]saber:卧槽那岂不是这牛没人能分啦?暴殄天物啊啊啊啊!卧槽卧槽卧槽,小兄弟, 你打枪瞄地干什么, 拿着枪就是要瞄头啊, 射脚有什么前途!

[附近]切克闹:呵呵,我损失那么多子弹还没叫,你哭毛。

[附近]saber:不和人民币大佬说话!

这么吵着, 两个人都前后复活, 进入了丧尸惩罚时间。saber变成了丧尸, 绕着野牛转了三圈,简直是恋恋不舍状,连自己掉的那一堆武器都顾不上了,只蹲在牛旁边哀悼。

“这牛怎么了?”典时问曜,曜扭过头来,露出了炸开一半的脑袋,典时没忍住,噗一声笑出来。

[附近]切克闹:笑毛。不许笑,信不信这个状态都弄死你?

曜打字威胁道,典时忍住笑声,但是还是心里笑的直打滚。丧尸状态太搞笑了,本来嚣张的不行的曜顶的这么一副开花脑袋,居然还有点可爱。

[附近]切克闹:我知道你在笑,别笑,说话。

“咳咳……没笑,真没笑,咳咳咳……”典时连连咳嗽,最后干脆关掉了游戏里的耳麦,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那张无辜的蓝色脑袋,就想笑。等典时笑够了再看游戏,才发现曜幽幽的留言。

[附近]切克闹:我在你直播间呢……

[附近]切克闹:喂,够了啊,至于笑的这么厉害么?

典时干脆自暴自弃,在直播间里对曜隔空喊话:“那你等等啊,我开个录屏工具,哈哈哈哈……”

[附近]saber:????直播间?

[附近]切克闹:是啊,乐玩的主播。

[附近]saber:卧槽?????????你暗算我?!

[附近]切克闹:滚。

典时打开了耳麦:“怎么啦,你们在说什么啊?”

[附近]切克闹:他偶像包袱。

“偶像包袱?”典时有点懵逼,看着saber那个名字想了半天没想出来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比较知名的游戏名人和主播里似乎没有人叫这个名字,这还有什么偶像包袱?

[附近]切克闹:是啊,偶像包袱可重了……

[附近]saber:没有没有没有!卧槽别扒皮,你扒皮我也扒你信不信!

[附近]切克闹:我又没所谓,你没长耳朵么?

[附近]saber:太贱了!求贿赂,私聊!

两个人打字仿佛刷屏,居然比典时说话还快,典时都要怀疑是不是两个聊天机器人在聊了。

“喂喂,什么扒皮啊,我也很好奇啊,什么情况?”

这次没什么理他,过了两秒曜才回答。

[附近]切克闹:被贿赂了,我不说。

被这么一说,典时心里更好奇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弹幕那面飘,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弹幕里总是能有大神的。

这一看弹幕,典时自己也吓一跳,今天的直播人数居然飙到了两万多,弹幕助手里塞满了弹幕,如同走马灯看也看不清楚。真的是受宠若惊。仔细看了看弹幕,发现大部分人也在讨论这两个队友是什么人,但是说来说去并没有什么特别靠谱的说法。

太好奇了,简直是捉耳挠腮的好奇。

典时想了想,点开了曜的私聊。

[私聊]咸鱼的味道:到底是谁啊?告诉我呗?这个saber是哪位大佬?

[私聊]切克闹:你看浣熊。

典时激动的打开了浣熊,弹幕里也纷纷激动的想一看究竟。

只见曜的头像闪动了一下,一张阿尔托利亚的海报图片跳了出来。

典时:……

简直是侮辱智商!典时愤怒的切回游戏,一字一顿的敲道:“我问的是这个人是谁,你给我一个saber的海报图干什么!”

[私聊]切克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开着直播呢。

典时气鼓鼓的,又点开了saber的密聊。

[私聊]咸鱼的味道:曜到底是谁?

[私聊]saber:乖,小朋友自己去玩儿去,大人们忙着呢。

典时:……

终于,那两个人似乎达成了协议,角色又活动了起来。

[附近]切克闹:电视,走。

典时:“干嘛?”

[附近]切克闹:把他的车开过来,把地上的东西收好了,我们去副本。

“哈?”

没等典时反应过来,saber已经率先往巨石那面走去,典时跟在后面,曜就一蹦一跳的在他旁边。典时不时偷瞄曜两下,不论怎样都没办法从他脸上看出这事哪位大佬。

真的想不出来,哪个主播这么贱啊!

这么想着,三个人已经绕过了巨石,巨石后面居然真的停了一辆车。

而且是一辆小型卡车。

土豪啊……典时感叹着,那两个人已经特别自觉地都坐了进去,只留下了驾驶座。

[附近]切克闹:哎,傻孩子,别傻站着了。

“什么意思?我开车?”

[附近]切克闹:多新鲜啊,这里有手有脚能开车的,除了你还有第二个人么?

就算不能用麦克风说话,依然不妨碍曜的可恶,典时一声不吭的坐进了驾驶座,心底里还愤愤不平。

他变丧尸的时候,被曜挂摩托车上当旗子,现在轮到曜当丧尸,居然能当大爷躺在车里?不公平,太特么的不公平了!

[附近]切克闹:哎,你倒是开车啊,傻什么呢?

“我在想……这游戏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你彻底闭嘴的。”

曜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又跳出了文字泡。

[附近]切克闹:我就喜欢你恨的要死又弄不死我的样子[滑稽]

[附近]saber:[呕吐]

“丧尸潮是什么?”典时忍不住问。

“你不会想知道的,你最好祈祷永远不要看到。”

但是很快典时就明白了丧尸潮是什么东西,不过一两分钟,身后远远的就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那团东西范围极大,并且速度非常快的逼近着,只用了几秒,典时已经能看清那些是什么了。

那是一整群浩浩荡荡而来的丧尸牛。

“上树。”曜也发现了这群丧尸牛的逼近,果断指挥,并且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摩托车一扔,一跃而起,以一个非常帅气的姿势抓住了旁边的树干,几下窜到了树上。而和车子一起被扔出去的典时好险没摔个狗吃屎,但是非常狗屎运的在飞出去的同时抓住了一只树枝,安稳上树。

速度居然也没慢多少。

“你这是故意杀人你造么,你这个卖队友的思想,很危险!”

曜轻快的在树枝上上蹿下跳,扮演着多动症儿童:“手残不要怨政府,像是我这种长的帅的,从来没有这种担忧。”

“对哦,像是你这种大猩猩,肯定没这种担忧。”

曜扭头,给了典时脚下树枝一枪。

那根树枝应声而断,典时慌忙的跳到了旁边的树枝上。

“有本事给支枪啊,自以为是大神其实是靠着装备不平衡欺负人,这叫什么英雄好汉?!”

“你,浪费子弹。”曜依旧气死人不偿命,并且切了一把加了消声器的狙,枪头一转,朝着不远处的一只丧尸牛按动了扳机。

子弹直接在那头牛的脑袋上炸开,不过牛并没有死,只是发出了大声的嘶鸣。周围的牛听到这一声,都向那只牛看去。

“砰——”

又一枪。

这枪又一次命中了牛,几乎是擦着牛的眼睛而去。牛发出了大声的悲鸣,并且剧烈的扭动起了脑袋。

“啧,打不到了。”曜啧了一声,拧开了一枚高爆□□,扔了过去,并且快速的移动起来。典时傻乎乎的在一旁看着,直到曜跑到了离他不远的树上才觉得哪里不对。

“你跑什么?”

“他们已经发现我的方向了,换地方。”

果然,虽然被高爆□□炸中了,但是这群牛仿佛不受影响一样,向着曜刚刚在的那棵树飞奔而去。一路上横冲直撞,带倒了一片树木,如果曜不动地方,那么大概他现在已经落入了这群野兽的包围之中。而事实是他现在已经挪到了另一个地方,驾着一把awp,稳稳的瞄准着他的目标。

他的目标还是那只被他击中过两次却依然坚挺的野牛,他仿佛对于那只牛非常的执着,哪怕已经有牛冲到了他近前,只要不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他就会当那只牛是一团空气。

“你为什么要打那只牛?”

“那是首领。”曜收回枪,看了典时一眼,扔给了典时一只燃烧瓶,“来了,走。”

典时抱着燃烧瓶一脸懵逼,乖乖的跟着一起跑路:“给我这个干什么?”

“帮我找机会。”曜又越过一颗枞树,突然翻身落在了地上:“野牛的弱点在腹部,背部加固了,这样打太慢,把他孤立出来!”

一个燃烧瓶?找机会哄开那一个加强排的小弟?

典时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然而曜已然落地,并且充分的展示了什么叫蛇皮走位,游走在这群只会横冲直撞的野牛小弟中间,已然趁乱开了两枪,一枪命中首领,一枪被小弟英勇挡枪。

这简直是事关男人尊严的事情啊!这个家伙已经如此英勇的在下面上演了一场绝地大搏斗,他就跟个妹子在安全区搞个增员,要是说不行,不用曜来嘲笑他,他自己也没脸混了啊,但是同时这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露脸机会,狠狠地踩那个家伙一脚。

典时轻了轻嗓子,朗声道。

“各位观众姥爷们,证明我英明神勇的时候到了啊,看我怎么神来之笔逆转局势。”

“少说废话,要是我先把首领杀了,你就尴尬了。”

曜直接毒舌吐槽,一边一个滚动,躲过了两只野牛的夹击,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只有666能概括这走位能力。

“呵呵。”

典时翻白眼,仔细观察着下面的战局,誓死要让展示一下自己的大神风采,可是下面的战况的确非常复杂,想用一个燃烧瓶疏散牛群,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突然他看到了那辆被扔在路边的摩托车。

首领和兽群现在在的地方离那辆摩托车很近,不知道这个游戏的真实性做的怎么样,但是如今大部分的游戏已经完全做到了引燃汽车爆炸这样的设定,那不如就用这个东西试试看……

这么想着,典时对准摩托车旁边,把燃烧瓶投掷了过去。

燃烧瓶在摩托车和兽群中间炸开,燃起了火焰烧到了摩托车,也烧到了边缘的小弟,这群丧尸牛的确怕火,惊恐的远离了燃烧瓶的范围,但是预想之中的摩托车爆炸并没有发生,而兽群依旧团团围绕着他们的首领。

典时:……

曜:“……那你真的很棒棒哦。”

典时恼羞成怒,向着牛群方向,直接扔出了自己的匕首。

匕首在空中穿过,打在了某只牛的后背上,果然和曜说的一样,牛的后背仿若铠甲,匕首“叮”的一声撞飞出去,不偏不倚的撞到了摩托车上。

此时燃烧瓶的余焰还未散去,突然之间,大火拔地而起,哄——的一声,摩托车炸了开来。还未走远的牛群被冲击波和大火袭击,没头没尾的四散逃窜。

典时:……

曜:……

直播间围观群众:=口=

“嘭!”

一颗子弹贴着地面,射入了首领的前胸,那只牛发出了一声哀嚎,眼睛变成了赤红色,狂暴起来。

曜:怎么?太菜了没有大腿玩儿不下去了?

典时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条聊天记录,满脑子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和家暴,看着这几句话只觉得太阳穴更是突突直跳,噼里啪啦的打字回复。

小电视:你想多了,没有你我玩儿的好着呢!你没办法上线就好我就能安心游戏了,就这个目的!

打完这段话,典时果断关机睡觉,今天真的是非常漫长的一天。

一整晚睡得并不踏实,在梦里好像全部都是冲冠一怒这个词,典时睡醒的时候只觉得跟没睡差不多,全身酸痛,躺在床上真想就这么当个永远的咸鱼。赖床十分钟,典时终于爬了起来,起床后和平时一样出门采购食材,回来以后准备好食材,然后又坐到了电脑面前。

打开电脑,一边把社交软件全部登陆上,一边随便在微博和论坛里阅读新消息。

微博上,曜的微博又被轮到了典时的主页。

@曜V:因为下暴雨,飞机晚点了四个小时,十一点才抵达S市,差点就要露宿街头了[大哭]坐飞机太危险了!

典时眼皮跳了一下。

之前曜的确说过这个周末要来S市,这个消息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可是里面的关键词却让典时觉得心惊肉跳。下暴雨?飞机晚点?从下午晚点到夜里十一点?

这这这这这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典时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昨天的天气情况,昨天整个华夏大地天气都还算稳定,真正算得上暴雨的只有C城一个地方。典时不信邪又搜了航班信息,航班显示,昨天C城飞S市的13次航班,受天气影响延误的有四次,抵达S市的时间分别是晚上九点,晚上十一点,和凌晨一点。

真是见鬼了!

典时瘫坐在电脑桌前,整个人都很懵逼。两个相同名字的人坐同一次航班的概率有多大?而且还都有玩儿突击系列,而且技术还都不错?虽然王曜这个名字并不少见,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巧吧……

等等,昨天saber好像喊过曜的真名,叫什么来着……

典时冥思苦想半天,最后整个人都傻了。

曜=曜?!

突击大神,天才狙击选手曜居然帮他居然屠了个城?典时浑浑噩噩的从电脑桌前爬起来,去洗手间用凉水洗了个脸,总算清醒了点,又爬回了电脑面前,双手哆嗦的打开了浣熊,找到了曜的浣熊号。

浣熊号上最后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昨晚,他下线以后曜发来了一个摊手无奈的表情,典时冥思苦想的在聊天框里打字,一会儿打一会儿删,短短一行字似乎打了二十分钟。

小电视: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突击1的那个职业选手曜?

这句话发出去以后,典时不光没有觉得好了一些,反而更加紧张了。他盯着浣熊的聊天窗口,似乎要把电脑屏幕盯出一个洞来,满脑子全是乱七八糟的念头。

也许他不愿意被人揭露身份呢,毕竟曜看上去也不是那种乐忠于露脸当明星的选手,而且现在在网游里,好不容易可以有一个马甲自由玩耍,如果被别人知道了这个无法无天的切克闹居然是曜,那大概就是又一场的腥风血雨。不过这么想想,又觉得切克闹的行为变得合理和可爱起来,本来技术就是高,能用拳头解决为什么要发帖扯来扯去,像是昨天那样用实力让别人闭嘴就好了嘛,干嘛费那么多事儿。

典时一边乱想一边唾弃自己真的是脑残米分典范,一点原则都没有,突然浣熊闪烁了起来。

曜:是啊。

回答的真是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一点都不勉强,典时反而迷惑了起来。回答的这么痛快,反而有一种非常微妙的说不出的感觉。

小电视:你……你真的是曜?

曜:是啊,这有什么真的假的。

小电视:=-=你该不会是……逗我玩儿的吧……我认真问呢,别开玩笑。

发过去这个消息,典时反而更笃定了这一点。想了想这家伙之前的不良行径,真的非常有可能又是个恶劣的玩笑。

曜:骗你有意思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曜:不信是吧?

小电视:你骗的还少么=-=反正我不信,不然你拿证据出来啊。

曜:你都猜出来了我还骗你干什么,算了,等着。

曜很快发过来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内容让人摸不着头脑,能看到很多的建材,但是并不能确定到底是在哪里,唯一醒目的就是照片左下角一个巨大的突击2的LOGO图。

小电视:这是什么啊?

曜:发布会场馆,在参观,还在布置呢。

典时觉得更不相信了,现在网络发达,那种地方又不是只有曜一个人能去,随便找个路人剧透什么的都不是难事儿。典时打开网页,正准备识图拆穿骗局,那面又过来了一个消息。

曜:看微博。

典时打开微博点击刷新,一条新消息就跳了出来。

@曜V:某个小妖精非要让我剧透,哎,那剧透就剧透吧,怎么样,是不是信息量很大~[图片]

典时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打开图片,那果然就是曜刚刚发过来的那张图。而微博发表的时间比图晚了整整五分钟。典时仿佛被雷击中了一样,整个人都不之所错了起来,脑抽一片空白。

曜:喂,怎么样,这下相信了吧?

曜:人呢???

曜:不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吧……

小电视:啊……曜,那个……我是你的米分丝啊!你的狙用的特别好,很的是第一狙,没想到你还看过我的直播,很的太荣幸了……正好你在S市,不如吃个饭?如果方便的话能顺便指导一下我的枪法么?我也特别想当一个帅气的狙位!真的!

典时语无伦次的打着,但是脑子里完全是一团浆糊,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曜:……我只有一个建议。

小电视:嗯嗯,你说。

曜:别说你的枪法是跟我学的,丢不起这个人。

小电视:……

突击1这个游戏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风靡了近十年的时间,作为一款FPS游戏,向来是以操作简易但是对操作者技巧要求苛刻闻名的。这种高难度的挑战吸引着国内国外诸多职业选手,在长达十年的运营里吸引了大量的天赋少年投身在了突击1竞技中。

不论国外,在国内,突击1早就建立了在各个电竞联赛中的霸主位置,能够成为突击1职业选手似乎在职业选手圈都高人一等。在这样的气氛中,突击1庞大的职业选手群体开始了残酷的优胜劣汰,不断的在有限的游戏限制内挑战极限操作,一次无法模仿的极限操作可以让一位职业选手津津乐道,作为天才的佐证。

曜这个ID头一次发视频的时候,是突击1第八年,最顶峰得时候。虽然那个时候,突击1的老旧引擎已经让他在新游面前安然失色,但是这些神乎其技得操作让突击1得玩家和职业选手得以凝聚,而长达八年的摸索,这个游戏几乎每一个可以利用的部分都被无数的战队拆解,留下了无数无法模仿的奇迹,巅峰之中似乎完全是正当年得职业选手的赛场。

但是曜却是一个十足的怪物。从第一个视频开始,他就在尝试模仿那些被誉为经典的不可思议的操作。

他似乎是在用自己的方法嘲笑那些沾沾自喜的职业选手一样。

哗众取宠,剪辑出来的,能模仿出来又怎么样运用到比赛里又是另一回事。

有不屑也有追捧,有人开始不断比较着曜和别的职业选手的差别,坚持认为曜已经成为了最一流的选手。这样的争论从曜出名就开始伴随左右,直到最终有职业选手无法忍受这种“挑衅”,主动发起了挑战。

结果自然不用说,这场被众人关注的比赛,曜获得了最终胜利。

职业战队纷纷向这个初出茅庐的游戏高手伸出橄榄枝,不过让所有吃瓜群众都大跌眼睛的是曜最终接受并加入的战队,正是那个让他一战成名的职业选手所在的战队——战神战队。而那位在曜成名之路上推了他一把的职业选手路雨甚至是这只战队的当家王牌。

不少舆论讨论那一场比赛不过是一场战神战队为了新秀的作秀表演,面对这样的质疑曜只给过一次答复。

“我们赛场上见。”

当曜以带领战神战队打入突击官方世界邀请赛总决赛的时候,所有的争论都停止了。

强横的实力与嚣张的性格让曜积聚了足够的米分丝。哪怕在离开突击1职业赛场后,曜只偶尔心情好更新一两个不同游戏的视频,米分丝也伴随着他。

典时也是这众多米分丝里默默无闻的一个,甚至他都不能算米分,只是非常钦佩和羡慕这位传奇UP主的能力和强硬风格。

回过神来,典时点开了曜的微博主页,打算弄清楚这条微博的前因后果。进入主页以后才发现曜又发了一条新的微博。这条微博是转了之前微博的一条评论。

曜:要保密,过后你们就知道了。不过的确是和游戏有关系的//@萌兔兔布兔兔:曜曜去S市要干什么?跟游戏有关还是去旅游?有空出去玩能更更视频么QAQ来自坑底群众的呐喊

和游戏有关?

可是S市最近没有游戏展啊,漫展倒是有一场,不过也不是在这周末。

他点开评论列表,果然不需要他再去乱猜,已经有人抢答交卷了。

功夫竹子:是突击2吧?8.13突击2公测发布会,听说他们最近在筹备发布会,已经邀请了好几个主播和职业选手去发布会了,,正好突击2官方也在S市办公。估计也就突击能让我曜脱离懒癌发微博了。

这条评论获得了最多的赞和回复,米分丝们纷纷兴奋的在下面留言,表达着对偶像重回突击的兴奋之情。

Ken:啊啊!真的是突击么突击么?

小马啊快点跑:我刚刚查了下,突击2的确8.13开发布会,真的很有可能啊果然突击才是我曜的真爱,求发布会票偶遇我曜[激动]

……

突击2要公测了?

典时突然兴奋了起来,之前虽然也断断续续的听过突击2的消息,不过一来他本来也不是突击的狂热米分,二来对于内测和封测不管是直播效果还是自己的喜好来说,都让人提不起来兴趣,所以典时也就只是听过就算结束了,并没有特别关注。只知道这一款和前作一样是射击类的游戏,并且做了更强大的内核,同时也在前作上做了大胆了创新,在传统fps里加入了角色扮演类网游的要素。

点开突击2的主页,一进去就是公测倒计时,在官方新闻很容易就找到了公测发布会,是在S市国展中心举行,离典时家并不算远。虽然不是狂热米分,但是去逛一圈感觉也不错,来个现场直播什么的。毕竟曾经突击1也算的上很热门的游戏,如果国服代理又这么大排场宣传,火一波也是有可能的,可以考虑蹭一波热度……

典时一边盘算着,一边在官网上快速翻找着发布会相关信息,发布会现场的票是采用抽奖的形式,抽奖权重取决于账号对游戏的参与度,比如几次内测封测参与权重就高,游戏时长较长权重也高,参与排号关注事件长的也有权重加成。

可惜这些典时都没有,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典时发现目前还有一个体验服仍然是可以游戏的。

这个体验服是曾经的内测不删档服务器,在公测发布会之前,内测的玩家仍然可以进行游玩,公测当天,大概会新开多个新服务器,体验服也会同时开放自由注册。典时考虑了很久,最终肉痛的去网上交易买了一个体验服的内测账号,临近公测,这种东西虽然小幅度降价了,但是依然很贵。

一方面是为了那个发布会入场券,另一方面也是要先考查一下这款游戏是不是真的好到足够让他蹭这一波热度,毕竟他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主播。

典时一边下游戏,一边顺便看了看官网上对突击2的介绍。官方还是一如既往的懒,除了故事背景,几乎没有有用的东西,通篇看下来典时差点被“自由”两个字洗了脑。看完官网又去论坛看了看玩家们分享的攻略帖子,才看了一个帖子,这面游戏就下好了。

安装启动,游戏进入了起始画面。

画面里是交叠错落的电视、新闻报纸,音响里是嘈杂的媒体播报交叠的声音。

“一种新的病毒正在席卷美洲,专家报道,该病毒很可能通过□□传播,表现症状为狂躁症,请市民远离突发狂躁症患者。”

“病毒蔓延速度非常广,这种病毒的传染性是绝无仅有的。”

“这是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他们。”

“可能这是我们人类的灾难。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

……

画风一转,镜头拉到了废弃的城市,楼宇布满了灰尘,广告牌歪歪斜斜的扔在路边,街道上是敞开车门随意停下的车子,以及成群结队的丧尸,漫无目的的来回巡查。镜头慢慢的推动着,把地图的全貌展现出来。

“这一天,终于来了。”一个清晰的男声响了起来。

“我们的亲人、朋友变成了怪物,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轰然倒塌,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城市,仅存的人类退守到了一起,不是为了苟延残喘,而是为了最后的希望。”

“这是战争。”

“是生与死的战争,而我们,不能输,因为我们已经,一无所有。”

随着男人的讲述,镜头一直在变化着,有丧尸贪婪的啃食着尸体,有人类在聚集地的驻防,还有丧尸潮攻打聚集地,前仆后继的涌上了城墙,最后画面定格在了LOGO。

突击:丧尸围城

“还有点意思……”典时过了两秒才从游戏动画带来的氛围中摆脱出来,嘟囔了一句,输入了自己的账号和密码。

进入游戏,先是创建角色。

这一点有点新鲜,典时记得突击1的时候,只是创建一个名字就可以了。突击系列都是第一人称的射击游戏,并没有什么好特别定制的东西。但是突击2显然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大的更改,在创建角色的页面里属性繁多,从姓名性别,到身高体重,甚至还细节到了捏脸模块。

这种东西典时不太在意,随机了两次,随机到了一个热情洋溢的红色马尾小哥,典时就点了确定进入了游戏。

[系统]:咸鱼的味道,欢迎来到突击。

周围看起来像是一个难民营,入目都是一些似乎是军用帐篷的建筑,还没等典时熟悉一下操作,突然视角一通天旋地转,等典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仰面看着黑白色的天空了。

[系统]:您被切克闹杀死了。

典时:……???

“嘘,别说出来啊,说出来就不好用了。”saber神秘兮兮的回答完,然后宣布道:“好了,我们现在找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