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一三一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1-24 18:12:21 字数:6045 阅读进度:131/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两位大爷在车上纳凉,典时累死累活的搬运两位大爷的遗物上车,至于为什么不中饱私囊?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典时也就拿了两盒子弹加一把绷带,就被系统提示负重已满。

改网游的并且依然要走写实风的FPS游戏就是垃圾!典时泪流满面,头一次明白了自己人物面板上等级和属性有什么用——背包可以换大背包,但是人物负重有限, 负重超了就算背包再打也装不下东西。

垃圾游戏!垃圾老玩家!

不过这两位真的是物资丰富, 这一口袋的东西爆出来,典时几乎要被迫上了一节突击2武器库博览课了。别的不说,就那把被曜反反复复说事儿的匕首,典时就在曜的遗物里发现了至少四把。

“你要这么多匕首干什么?”典时一边干活, 一边吐槽:“你身上负重多的没处用么?”

[附近]切克闹:你不懂, 其实我姓李……

[附近]saber:拉倒吧, 你飞刀能练出师,我喊你叫爸爸。

典时一头黑线,把匕首往车上扔, 紧接着就看到文字泡又哗啦啦的跳个不停。

[附近]切克闹:谋杀啊!

[附近]saber:哈哈哈哈哈。

典时把头从车窗伸进去,就看到坐在后排的曜胸前插着一把匕首, 被钉死在了后座上,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扔的那个匕首, 于是典时又默默的把头缩了回去。

[附近]切克闹:喂给我□□啊。

典时假装没听到, 把最后一把□□扔到了后座上, 自己留了一把AK, 然后又把那只牛拖到了卡车后面。牛落到卡车上,发出了一声巨响,整个卡车都抖了抖。

[附近]saber:诶,同学啊,别那么实诚啊。那牛反正我们弄不了了,不如让他尘归尘土归土啊。

典时自认为非常豪迈的跳上了驾驶座,很土豪之气的说:“没事儿,车上地方大的很。”

saber:……

[附近]切克闹:算了,反正就多废点儿油,这败家孩子把我的摩托都用来放火烧山了。

曜淡定的安慰saber,saber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之后就没出太大的幺蛾子,典时在曜的指挥下,开车前往副本地,一路上还要保守两个可恶分子的文字泡掐架,真的是烦不胜烦。不过好在真的没再出什么幺蛾子,典时几乎算的上安全的开到了副本附近。

[附近]切克闹:停车,电视下车卸货。

“怎么又是我?”典时嘟囔着抱怨,但是身体已经非常认命的直接跳下来,就是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一颗子弹几乎擦着他的肩膀而过,直直的打到了卡车车门上,发出了叮的一声。

[附近]切克闹:有人,躲。

[附近]saber:沃日,哪个贱人打老子的车?!

典时已经躲到了车的另一面,架起AK,看到了那面树后两个人。典时瞄准那个方向,五法子弹连发,下一秒文字泡先跳了出来。

[附近]saber:会不会打啊,这枪飘的,你换沙鹰吧。

[附近]切克闹:背包里,有一个强效解毒血清,给我用,快。

[附近]saber:你还有这种好东西?不愧是土豪玩家,给我给我给我,肯定得给我啊!

“那是什么东西?”典时一边还在努力开枪,一边点开背包,在一群杂七杂八的零碎里翻找着那个所谓的解毒血清。

[附近]saber:可以结束丧尸状态的神药,给我用给我用!

[附近]切克闹:那是我的东西……

说话间,典时已经找到了那个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凭借本能直接对着saber使用了血清。

曜:……

saber大叔立刻原地复活,几乎在复活的同一时间一个翻身,已经从车窗翻了出来,猫在了典时旁边,同时架起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AK。

“小伙子,看好了,AK得这么打。”

saber一个前滚,从车头前滚了出去,架抢,三连发,那面一个人已经扑了街,另一个人不敢恋战,躲到了树后,扔过来了一只□□,saber骂了一声,灰溜溜的滚回了车后。

“我的车!”

saber哀嚎。

曜凉凉的打字讽刺道:“不想车有事,自己出去堵枪口啊。”

“死人少说话,有点职业道德懂不懂。”saber一边分心跟曜吵架,一边还在专心和对面对枪,两个人都躲在掩体后面,一时之间只能胶着。看来对面那个活人也是个会玩儿的,在几个掩体之间来回游走,利用间隙打一两枪,偶尔露个半身吸引一下火力,的确不好打。

而比较糟糕的是,他们这个地方,只有一辆车当掩体,saber心疼不说,这个掩体也没什么转移的余地,真的是个活靶子。

“我们也扔个雷?”典时提议道,同时摸出了一只□□。这□□在之前整理包的时候他有意塞了进来,刚刚看了那颗□□的效果此时也有点儿跃跃欲试。

这个时候双方都不出来,扔个投掷物把对方逼出掩体留下破绽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saber想也没想的同意了。

“你随便扔,别往我头上扔就行。”

[附近]切克闹:老孙,节哀。

曜这句话是和典时的□□一起发出来的,那颗□□飞过大半个场地,砸在了树上,但是显然典时力度估算错误,地雷着陆的位置太高,又以一个奇怪的反弹角度弹了回来,弹到了远离那个活人的森林深处。

saber:……

哄一声巨响,在密林中传出,同时一条击杀提示跳了出来。

[系统]玩家咸鱼的味道击杀了玩家好想告诉你。

“哈?”

saber揉了揉眼睛,想确定自己没看错,然而下一秒事实证明他真的没看错。

地雷炸开的地方,传出了密集的枪声,听声音至少有四个人在这里,这个方向正好和刚刚那个人在的地方成掎角之势,saber和典时两个人顿时无处可逃,暴漏在枪林弹雨之中。

saber:“埋伏站啊?太特么没下限了!”

典时:“这都能扔中,我开始怀疑人生了……”

“不叫路叫什么?”

典时一边操控着人物走了过去,一边随口回答着曜的问题:“额,小路?”

“小路不是路么?”

弹幕里划过一片23333,夹杂着观众起哄大叫“傻蛋”。

“你们够了啊!主播脾气好也不能欺负主播,过分了啊!”典时一边走一边顺便瞥到了弹幕,立刻抗议。

跟着指挥,典时走着走着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曜会需要他来帮忙。随着深入小镇,周围的丧尸也越来越多,刚刚生死一线被三十来只丧尸堵墙上还觉得可怕,现在看着这成群结队的丧尸只觉得自己刚刚实在是大惊小怪。

还好他现在也是丧尸,从中穿过,这些丧尸只对他行注目礼,似乎并没有过多的注意。

不过几分钟,典时已经站在了目的地。

这个十字路口正前方是几栋别具特色的建筑,看起来是这个小镇的中心了,目之所及看到了一个医院,一个教堂,还有一个市政办公厅。当然也有一些别的住宅。

“接下来该往哪儿走,大神?”

“我也不知道了。”曜很无赖的说道:“前面我都想办法去过了,我可以肯定就在这个区域了,我估计最有可能的是教堂,不然你先去看看?”

“不是吧,原来也有你不知道的啊。”典时略带嘲讽的说着,但是还是操纵着人物向着教堂方向走去。

“我要知道就不需要你来帮忙了。”曜倒是很好脾气。

朵朵:傲娇受。

喵喵喵?:口嫌体正直。

弹幕里几个“自己人”妹子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典时看着眼皮直跳。

谁傲娇受了啊!谁口嫌体正直了啊!

典时假装自己没看到那些飘过去的弹幕,专心操纵游戏,此时游戏人物已经走到了教堂门口,并且点击了开门操作。

几乎是在开门的一瞬间,至少一打丧尸如同溢出来一样,前仆后继的挤了出来,典时被挤的整个角色都想后倾倒,视野里全是不同丧尸的手,胳膊,甚至还有残缺不全的脸和脑袋。

典时也算反应飞快,直接操作了关门,不过门是无论如何都关不上,这些丧尸全都挤在那个小小的门洞上,典时在被挤倒再地的前一秒,操作人物原地旋转了多半圈,成功在倒下的前一秒转到了门背后,向下倒的姿势因为身体靠在了墙上,得以继续保持站立。

而没有典时堵在门口,教堂的门被猛然冲破,一大群丧尸熙熙攘攘的从教堂里冲了出来。

典时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群仿佛早高峰从地铁里寄出来的丧尸群,感叹道:“妈呀,老外的上帝果然不管用,教堂里这是有一直丧尸军团吧。”

弹幕里被典时这么一句说乐了,大家纷纷刷起了23333。

典时接的自夸自擂:“怎么样,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估计就要发生惨绝人寰的踩踏事故了,当时那一下,我肯定已经快要到60°了,就差一点就摔倒了,看这角度,这反应,怎么样大神,我这操作6不6?”

“666。”曜回答的特别敷衍,简直就是一哄小孩儿的语气:“如果你没试图一个人就挡住这么一大群丧尸就更6了。”

弹幕里只好接着刷23333。

“你们这群胳膊肘往外拐的我记住你们了!”典时的威胁弹幕表示完全不受影响,典时也不生气,看丧尸军团总算出征完毕,就进了教堂。

丧尸大军虽然已经出发,但是教堂里仍然留守着不少丧尸,看起来这里似乎是丧尸大本营一样。这教堂已经被丧尸摧残的不像样,所有的家具都被损毁了,到处都是干掉的黑红色的血迹,甚至连基督的十字架上都是这种可怕的血迹,地上散落着一堆一堆的东西,典时走起来都摇摇晃晃的,视角向下仔细打量了一下,连典时都觉得恶心了起来。

他居然看到了一段肠子,黑乎乎的和地板的泥土搅合在一起。

这游戏的真实性实在太刺激了。

“我说,这游戏居然能过审,我表示非常的震惊。”典时尽量不让视角再看脚下,一边聊天让自己从那种恶心中缓和回来。

“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曜轻笑着:“看路,你是叫再往上,头就要掉下去了。”

“胡说,头怎么会掉下去。”典时不服气,曜既然说不让这样做,那他就更要仰头给他看。笑掉大牙了,从来没见哪个人能把头掉下去。结果视角不光能往上,到了90°的时候还能向后仰。典时看着天花板各种各样的精细浮雕,还没来得及讨论一下这游戏的建模精细,就听到咔吧一声。

这声音特别清晰,而且是游戏里发出来的,声音很大。不光典时听到了,直播间里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怎么了?”典时吓了一跳,要调整往声音来源处看,就杯具的发现视野居然动不了了。

什么鬼?!

典时正惊慌着呢,就听到曜凉凉的说:“看吧,头掉了,傻了吧。”

“卧槽?”典时惊呆了:“我的头还在脖子上呢,哪儿掉了!”

“骨折了啊,颈椎骨折,头转不回来了。”

“什么鬼?颈椎还能骨折?!这不科学啊!这什么奇怪的bug?”

“你是个丧尸啊,脖子断了还活着有什么问题么?没了下半身都能继续爬着跑。”曜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就是这么精细,科学不?”

“科学,真的太科学了。”典时咬牙切齿,“那我现在要怎么给你找东西?”

“身残志坚,我相信你。”

曜顿了顿,憋着笑加了一句:“加油,么么哒。”

弹幕也跟风似的刷起了一片“加油,么么哒23333333”

在米分丝和曜的爱中,典时气呼呼的身残志坚起来。

他以这种极其奇葩的,上下颠倒且呈45度斜向上的视角开始探查起这个教堂。

大厅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东西,刚刚典时已经粗粗的看过了,此时就算细细打量,这黄蜂过境似的大厅有什么没什么也一览无遗,曜需要的东西显然不在这里。

“所以你到底要找什么东西?黄色的标记?就算你说我看到了就一定明白了,但是我还是没概念。”

典时一边嘟囔着一边操纵着人物向着大厅后面过去。这操作有点奇葩,为了保证人物正常行进,典时只能视角看着前方,操纵人物倒退着走。为此一个不小心人物就想不开歪歪斜斜的走到了另一面去。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绕到了大厅后面,原来大厅后面是一排忏悔室。

典时只能耐着性子一个一个的忏悔室打开看。

典时这个模样实在太不方便了,首先典时需要视角看着门,倒退着走到门跟前,当需要操纵门打开的时候,典时需要先让整个角色旋转180°,然后盲操开门。等看完这一片忏悔室毫无所获的时候,典时的耐心都要告罄了。

“我头一次觉得活着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我算是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有一天末日真的来了,我这种体质八成是别想能大杀四方活下来,为了不当丧尸还是提前自杀比较好。”典时抱怨着,不过这种痛苦并没有被观众们体谅,反而观众们还纷纷嗷嗷叫着第一人称视角太不爽,非常想第三人称观赏学习一下“脑袋掉下来”是一种什么体会,看着弹幕典时悲从中来,只能跟另一个人抱怨。

“我觉得你要的东西肯定不在这个鬼地方,听你的来教堂里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觉得我应该相信我自己的命运女神,我的命运女神对我说这里肯定不对。”

曜被逗乐了。

“那你的命运女神告诉你要去哪里?”

“你也知道我路痴,我的命运女神对我说了方向,但是我以这个视角搞不清楚哪个方向,我得先把脑袋安回去。”典时一本正经的回答。

曜差点儿被呛到。

“你接着编。你这个路痴就算脑袋安上去了也没救。还命运女神。”

“你问问弹幕!”典时大呼冤枉:“我就是被命运女神罩着的,luckguy!你不要不相信!”

大熊:对对对,命运女神贼喜欢你。

王王王王王:对对对,喜欢你喜欢到你扫雷都输不了。电视跟命运女神绝对有一腿,不是的话我名字倒过来写。

喵喵喵:是是是,luck gay!

曜仿佛没看到那些弹幕的佐证:“乖乖在这儿找吧,进门的时候那么多丧尸,很有可能就是这里。毕竟这里这么多丧尸总要是有原因的。”

“我反而觉得正是因为丧尸多,正常人都进不来,所以这里完全不可能。”典时嘴上不依不饶,但是还是操纵人物向着楼梯那面走去。从忏悔室去楼梯那面就是一条直线,典时图快,干脆不看方向,让人物正着走。顺便事业还在后面环视一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不过是几分钟时间,典时已经适应良好的学会了“长后眼”的走路方式。

“当心,看路。”

曜突然提醒道,几乎在下一秒,典时从操作感上明显知道人物撞到了什么。

典时鼠标一晃,视野立刻180°转回了前面,转视角转的一步到位,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不过转过来典时就后悔了。

整个视野里都被血淋淋的脑浆子占满了,那些脑浆子充斥着整个屏幕,近到几乎都要从电脑屏幕里溢出来,不光如此,那脑浆子上还在冒着血泡,真的是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卧槽。”

典时吓得后退三步,终于看到了脑浆子的主人。

这是一个丧尸loli,个子不高,目测比典时这个人物要矮一头多,穿戴很可爱,虽然身上的洋装已经破破烂烂被鲜血侵染了,但是还是能看出属于少女的颜色,并且女孩子手里还拽着一只熊玩偶,一直死死的抓在手里。

至于长相……那就真的不敢恭维了。

这女孩半张脸圈没了,头顶四分之一的部分好像被吃掉了一样,露出的鲜血淋漓的脑子,典时估算了一下两人的身高差和退了三步离开的距离,觉得自己刚刚八成是整个脑袋都扎进了对方的脑浆里,顿时觉得更恶心了。

“我觉得我大概两个月之内都不想吃豆腐脑了。”

朵朵:电视不要毁食物!

小智和小智障:放过食物,我们还能做朋友。

“嘿,朋友们,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典时继续逗逼着,弹幕里果然嗷嗷的惨叫。

大熊: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

喵喵喵:瑶瑶不管管电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