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一二四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1-24 18:12:12 字数:5943 阅读进度:124/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

典时看着两旁快速略过的风景,有点懵逼。

“不是说要下副本么?”

“要不是为了赚子弹钱,谁下副本啊,这打劫了一波, 当然是去浪了。”曜的解释让典时很无语,让典时更无语的是saber很豪迈的招呼:“后排的东西, 随便调, 好歹你也贡献了一份力量,不错不错, 很有前途。”

“我就是个路过的……”典时垂死挣扎, 突然福至心灵的感受到了曜的某种脑回路:“别告诉我, 这就是你承诺的给我武器的方法。”

“看来你变聪明了嘛。”曜笑嘻嘻的说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怎么样, 爽不爽?”

典时感觉胃很痛。

“对了,我还是没想明白,又是伏击又是多打一, 你们俩怎么做到的?我觉得你们技术是还可以,但是运气太好了吧?”

曜和saber对视了一眼,曜说了个良心话:“要说玄学,我们俩可比不上你。算了,反正无聊, 给你说说也无所谓。”

曜直接翻到了后面的座位, 坐到了典时旁边, 给典时分析起了战况。

“刚刚那群人虽然多, 但是枪法都不怎么样,及格线挣扎的那种。也不是纯菜鸟,我知道,但是他们那个练枪练得不够,而且手残没药医,没那个天赋再练也就那样了,那群人里有点意思的,也就是那个不爱说话的小屁孩儿了。”

“你也没多大,说别人小屁孩?”典时一头黑线,还记得之前曜自称十八岁刚过的事情。

没想到曜完全没被怼到,反而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也是,像我这种少年天才,还是太少了,你说的很有道理。”

典时:……

saber:“我快要吐了。”

曜不受影响,接着说:“我和老孙枪法虽然好,但是远距离对枪太吃亏了啊,你也说了,那是个埋伏,对面几个都在掩体里躲着呢,我们这面就一辆会掉耐久会爆炸的车,这明显是拿短板跟他们的长板比,血亏啊。你想我们的优势,我和老孙技术过关,肯定是近身战最能见真格了,所以老孙是故意让他们过来,他们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最惊喜的是,他们那个有点能耐的小屁孩,一看就是个不会指挥的,根本起不了作用,那个看起来是指挥的更逗,太贪,自己跑出来拿战利品,刚开场第一个就挂,不在战场里的指挥,啧啧啧,可怜啊。”

典时想了想,顿时悟了。这两个人说的每句话,都是给对面在挖坑,让对方按照他们的设想来。

“你最后干嘛要让我把那个人打死?”典时问曜:“最后那个人那么厉害?你打不了他?”

“厉害个屁,也就是比较会滚,真想打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曜嚷嚷着,那面saber不留情面的拆台:“那小子躲闪功夫是挺怪的,不太好打,他是怕浪费子弹,专门把那小孩儿赶你跟前。”

“哎,你打不到我可不一定打不到。”

“浪费了两梭子子弹,心疼不心疼?”

曜不说话了,扭头看着车窗外,看这个气鼓鼓的小模样,典时内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特别爽,简直要给saber鼓掌了。

说话间,车子停了下来。典时左右一看,还是郊外,不明白saber停下来是什么意思,但是曜已经跳了下去,典时也就跟着跳了下去,紧接着saber也跳了下来。

“那我不客气啦。”曜说着,开始把东西往车下扔,典时一头雾水,看着曜快速的做完这一切,saber又回到了车上:“行吧,那我先走了,保持联系啊。哦对,那个咸鱼小朋友,来加个好友。”

[系统]saber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典时刚点了通过,saber已经开着卡车扬长而去了。典时懵逼的把视角转向曜,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半路甩客?”

“甩什么啊。”曜把地上几把枪扔到自己身上,又从背包里拿了几样东西出来扔到了地上:“他送我回家,到家了。”

典时看了看周围,这荒郊野岭的,连丧尸都没有,周围除了树就是峭壁,再没别的什么了。

“回什么家?”

“在上面。”曜走到峭壁旁边,顺着凹凸不平的石头网上跳去。

典时瞪圆了眼睛,看着曜轻松的在一些凸点转换跳跃,不一会儿已经爬上去了一截子。看了看面前的峭壁留下来的空间,典时感到了深深的颤抖。

之前他并不太想承认曜玩儿这个游戏玩儿的溜,但是看着这排峭壁,典时感到了真切的颤抖。这微操的确非常可怕了。

“就没有别的路么?这个也太难走了。”典时仰头对着曜说道,曜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从山背后绕一个大圈,也能过来,算了,你在下面帮忙看东西吧,等我再下来的时候带你。”

典时看了看脚下一堆东西,认命的蹲在了旁边,反正无聊,就又看起了弹幕。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各种夜猫子也终于起床出来活动了,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一跳。典时这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的直播间居然创了历史新高,此时此刻居然有五万人在看他对着一堆枪打坐。

典时揉了揉眼睛,数了一次0,没看错,真的是5万,不是5000。典时点到乐玩首页,不出意外的发现他居然悄无声息的又一次爬上了fps区的榜首。

这实在是太梦幻了。

典时点回频道里,看起了弹幕,然后一头黑线的发现,明明是他的直播间,结果直播间里曜的米分丝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

熊本熊熊:那个大神实在6666,是哪个职业选手么?

续一秒:职业选手都在训练吧,哪儿有时间随便玩儿,而且不同游戏差别那么大,除非是战地2的职业选手,不然我不信。但是战地2国内现在有战队么?

喵喵喵:这是外服大佬吧?

然后弹幕里就曜到底是不是职业选手,到底有没有职业选手水平掐了起来。

典时看的津津有味,直到一只炸雷直接在他头顶爆炸。

[弹幕助手]yao向主播投了一只□□。

[房管]yao:哎,电视有新欢了,始乱终弃负心汉,伤心。

这条土豪金的弹幕在弹幕顶端足足蹲了一分钟,所有的弹幕观众都发现了这一条闪瞎人眼的弹幕。

[系统]您的消息对方已拒收。

王曜差点笑出声来,典时终于还是把他拉黑了。浏览器上属于典时的直播间又变成了一片黑屏,主播介绍的部分更换了一句话:主播已死,有事烧纸。

看来这家伙又要当一段日子的锁头乌龟了。

王曜把典时的事情放到了一边,开始低头研究起手边今天刚签收的快递文件袋。

文件袋里有一张宣传海报并一个红封邀请函和一封信。

那宣传纸是一张海报,海报的整体色调是暗色的,背景是一些影子交叠,依稀能看出来树枝和建筑,海报正中心主体是两个正在对峙的看上去非常写实的如同照片一样的游戏角色,一个是女性角色,穿着黑色的棉布背心和神色牛仔长裤,□□在外的皮肤上错落着一些深浅不一的伤痕。女性角色手里握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高高举起来,要刺向另一个角色。而另一个角色是一个男性角色,身材高大,穿着银色罩帽,看不太清面孔。他的背上背着一把□□,此时正抬起一只手握住了女性角色握着匕首的那只手的手腕。

而在整个海报正中间,一只绿色的,指甲尖而长的,好像魔鬼的手从画面底部伸出,握着一个LOGO图标。

——突击:丧尸围城

最下面还有一行小字:8月12日,突击2国服公测发布会,邀您共享视听盛宴。

这封信有点意思,是游戏官方寄出来的,邀请他作为突击2国服发布会的特邀嘉宾出席当天的活动,话语间也有想让他帮忙造势以及深度合作的意思。

王曜把玩着那封邀请函出神,自从收到这个快递他就在思索怎么处理这件事。突击2他的确很感兴趣,但是他对于做白工却没有什么兴趣。他不是一个独立主播,作为“乐玩”的东家,他看重的不是一次两次的报酬,他已经看到了突击2的火爆,他在思考的是怎么从官方争取到更多的空间,给自己的平台更多的发展。调戏典时不过是思索中的小插曲,不过很快他又被一连串急促的企鹅提示音打断了思路。这次响起消息的是典时的米分丝群,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消息数已经迅速飙升到了50。

大叔:卧槽卧槽卧槽,我们电视终于要嫁出去了??[惊恐]

大叔:@电视@电视@电视@yao@yao@yao,来说说看你和瑶瑶不得不说的故事啊?

无敌小智障:咋了?大叔?

朵朵:信息量太大,我要缓缓。

续一秒:别打哑谜啊,几个意思?

大叔:我刚刚看了直播录屏,你们猜那个跳出来的聊天窗口写的什么?

大叔:[截图][截图]

无敌小智障:卧槽。

续一秒:卧槽。

大熊雅思中:卧槽我错过了什么?果然同性才是真爱么?

朵朵:瑶瑶真的是真爱啊~

大叔:@电视@yao,祝你们幸福。

王曜笑了,什么真爱啊,完全是恨好么?

大概连典时都不记得他了,但是他可记得清楚,三年前,就是这个小混蛋在另一款网游里骗了他一仓库的武器和稀有材料,后来突然在直播频道看到这家伙的时候简直想说一句天道好轮回,虽然当年的东西不值几个钱,但是被耍了一通总是要耍回来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嘛。

王曜恶趣味的笑了笑,在群里敲字回道:谢谢大家O(∩_∩)O~~

下一秒,系统提示跳了出来。

[系统]管理员电视已把大叔移出群聊。

全群静默一分钟,但是紧接着大叔又重新回到了群聊里。

大叔:卧槽,电视你给我出来!你果然在对不对!有本事踢人有本事你出来啊!不踢瑶瑶踢我是几个意思?!@电视

续一秒:瑶瑶果然是真爱。

无敌小智障:心疼大叔。

王曜心里笑翻了,还淡定的回复道:“我是群主,他踢不了。”

一堆23333在群里飘过,下一秒,系统消息又弹。

[系统]电视已退出该群。

群里这下真的懵了,一堆问号刷来刷去。

yao:没事儿,闹别扭了,需要我去把他抱回来。

一堆惊恐脸之中,朵朵妹子非常冷静。

朵朵:我一直觉得电视和瑶瑶哪里好像有点违和,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攻受是这样的[再见]

王曜哈哈大笑起来,再一联想到典时那三观碎裂的表情,心情愉悦到破天荒的发了个微博。

@曜V:今天心情非常好^_^突然想去S市。

※※※

典时感觉,这辈子最可怕的事情,大概就是认识了那个yao。

自己真傻,为什么要以为有土豪小姐姐喜欢自己可以来一段主播请,为什么要跟yao面基,为什么面基之后不拉黑,最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会一时激动就退群了!

这特么的就更尴尬了……退完群他才发现那是他的米分丝群,回去还是不回去都,特别,特别的,尴尬。

除了马甲自杀,还有别的办法可破么QAQ

典时只想掐死自己,最后只能安慰自己:用小号去看看吧,如果大家都没发现这件事,恩,就再悄悄的加回去,咳咳。

这么想着,典时也这么做了,手脚麻利的换了一个在群里的小号,打开了米分丝群。

然后就看到了朵朵的骇人言论……

“啊啊啊,攻受你妹啊!”典时气的直跺脚,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直跺脚的同时手机挣脱了手掌的束缚,扑向了自由的大地。

典时:……

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本来这月直播时间已经远远不够,今天被搅的没有直播那这个月的直播保底工资也没有了,现在他居然还把手机摔坏了,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啊!

保底工资2000块,手机1000块,粗略估算他这短短几个小时就损失了3000大洋!

直到吃过晚饭的时候,典时都在耿耿于怀那个破手机。

这个月的直播保底工资是不要想了,但是总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他得想想办法从其他地方补回来这一个月的保底工资。

哦,还有手机钱。

一边想着,典时一边暗搓搓的打开了小号微博,这个小号里全都是游戏工作室之类的联系方式,在做直播前他经常在这些工作室接单子赚零用,直到和乐玩签了主播协议才停止了自己的打工生涯。不过现在不得不找补,他也就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老门路。

没想到一上首页,好几个游戏工作室和基友的最新消息都是转发的同一条微博。

@曜V:今天心情非常好^_^突然想去S市。

曜要来S市?!典时瞪大了眼睛。

曜:怎么?太菜了没有大腿玩儿不下去了?

典时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条聊天记录,满脑子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和家暴,看着这几句话只觉得太阳穴更是突突直跳,噼里啪啦的打字回复。

小电视:你想多了,没有你我玩儿的好着呢!你没办法上线就好我就能安心游戏了,就这个目的!

打完这段话,典时果断关机睡觉,今天真的是非常漫长的一天。

一整晚睡得并不踏实,在梦里好像全部都是冲冠一怒这个词,典时睡醒的时候只觉得跟没睡差不多,全身酸痛,躺在床上真想就这么当个永远的咸鱼。赖床十分钟,典时终于爬了起来,起床后和平时一样出门采购食材,回来以后准备好食材,然后又坐到了电脑面前。

打开电脑,一边把社交软件全部登陆上,一边随便在微博和论坛里阅读新消息。

微博上,曜的微博又被轮到了典时的主页。

@曜V:因为下暴雨,飞机晚点了四个小时,十一点才抵达S市,差点就要露宿街头了[大哭]坐飞机太危险了!

典时眼皮跳了一下。

之前曜的确说过这个周末要来S市,这个消息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可是里面的关键词却让典时觉得心惊肉跳。下暴雨?飞机晚点?从下午晚点到夜里十一点?

这这这这这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典时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昨天的天气情况,昨天整个华夏大地天气都还算稳定,真正算得上暴雨的只有C城一个地方。典时不信邪又搜了航班信息,航班显示,昨天C城飞S市的13次航班,受天气影响延误的有四次,抵达S市的时间分别是晚上九点,晚上十一点,和凌晨一点。

真是见鬼了!

典时瘫坐在电脑桌前,整个人都很懵逼。两个相同名字的人坐同一次航班的概率有多大?而且还都有玩儿突击系列,而且技术还都不错?虽然王曜这个名字并不少见,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巧吧……

等等,昨天saber好像喊过曜的真名,叫什么来着……

典时冥思苦想半天,最后整个人都傻了。

曜=曜?!

突击大神,天才狙击选手曜居然帮他居然屠了个城?典时浑浑噩噩的从电脑桌前爬起来,去洗手间用凉水洗了个脸,总算清醒了点,又爬回了电脑面前,双手哆嗦的打开了浣熊,找到了曜的浣熊号。

浣熊号上最后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昨晚,他下线以后曜发来了一个摊手无奈的表情,典时冥思苦想的在聊天框里打字,一会儿打一会儿删,短短一行字似乎打了二十分钟。

小电视: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突击1的那个职业选手曜?

这句话发出去以后,典时不光没有觉得好了一些,反而更加紧张了。他盯着浣熊的聊天窗口,似乎要把电脑屏幕盯出一个洞来,满脑子全是乱七八糟的念头。

也许他不愿意被人揭露身份呢,毕竟曜看上去也不是那种乐忠于露脸当明星的选手,而且现在在网游里,好不容易可以有一个马甲自由玩耍,如果被别人知道了这个无法无天的切克闹居然是曜,那大概就是又一场的腥风血雨。不过这么想想,又觉得切克闹的行为变得合理和可爱起来,本来技术就是高,能用拳头解决为什么要发帖扯来扯去,像是昨天那样用实力让别人闭嘴就好了嘛,干嘛费那么多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