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一零九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1-24 18:11:49 字数:9877 阅读进度:109/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

当时saber告诉他要在下水道里打游击, 完全就是随便瞎扯的感觉好么!

“你是从最开始就算好的让他们困在下水道, 我们好逃命?”

“嘘,别说出来啊,说出来就不好用了。”saber神秘兮兮的回答完, 然后宣布道:“好了, 我们现在找个出口。”

话音刚落,嘎巴嘎巴几声,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在他们身边落地。

曜和saber两个人反应出奇的一致, 拔刀的拔刀, 举枪的举枪,动作都执行了一半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原来那落地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直担当柱子的雨落星辰终于从那个狭窄的出口里掉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大概是一个声控游戏吧……”典时看着那个因为雨落星辰摔下来而露出的出口, 感叹道。刚刚说要出口,这面就来了一个出口。

“正好,我们走。”saber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踩着雨落星辰就跳了上去, 紧接着是曜。一直很活跃的雨落星辰可能是因为被卡的生无可恋, 所以挂机了,居然一句话没坑,仿佛一个真·死尸。典时心里默默的对这位特别倒霉的大兄弟说了一声抱歉, 跳到了这具尸体上, 正准备跳上去, 脚下声音响了。

[附近]雨落星辰:咦?咦???我就撒了个尿怎么就掉下来了!喂,别扔下我啊,我上不去啊!

典时于心不忍的看了一眼这个死尸,上面曜已经不耐烦的喊了:“丧尸形态在主城瞎晃,不怕被NPC抓住掉声望的?下水道挺安全,别管他了,快上来,不然你也变丧尸。”

典时一看,另外两个丧尸兄弟已经复活要过来挠他了,赶快跳了上去,跳上去以后又扭头看向雨落星辰欲哭无泪的脸,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看什么看,赶快走。”曜直接拉着典时的衣领,强行拖走。

“喂喂喂喂,等下啊等下!!!喂,好歹那是被刚坑死过的,这么绝情不太好吧!”

“谁啊?”曜顿了一秒,可能是去翻找了一下记忆,然后发出了一个长长的哦声:“那不是我坑死的啊,是你谋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还鞭尸了!”

“谁鞭尸了,没有啊,你哪只眼看到我鞭尸了?就是走火了而已。”曜已经拖着典时,带着saber,跑到了城市里的最高建筑,一个钟塔下,并且躲到了灯塔里。

说的很真的似的……典时疯狂翻白眼。

“你这是在哪儿啊,背景音这么乱。”saber突然问道:“对了,你不是要去飞了么?”

“晚点,遇到大雨了,所有航班都停了。”曜听起来生无可恋:“反正闲的也是闲的,玩儿会儿游戏。”

“机场?打突击?”典时很无语:“机场wifi能带的起来突击么?”

“手机5G啊。”曜回答道,然后转向saber:“哎,反正很闲,不如我来点教学吧,好歹也是答应你要教你玩儿的。”

“教我?”典时对这个说法非常怀疑,在他的词典里,曜说任何话都绝对的不安好心,像是这种看似为他着想的话,那更是要打起一百万个的注意:“你能教我什么?”

“秦王绕柱走位?”

“这有什么稀奇的。”典时很不以为然,甚至觉得曜简直小看人:“我自己不说,刚刚saber就走位的很精彩了,你还想秀什么操作啊?”

“噗——”saber又一次被水呛到了。

“有什么稀奇的?哼,少见多怪。”曜冷笑道。

典时被这变动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聊天偷偷问saber:“怎么了?什么情况?”

saber给了典时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私聊很快回了回来。

[密聊]saber:你不该刺激他呀,啧啧啧,我先想想我要心疼谁。”

[密聊]saber: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们俩能搅合在一起了[点蜡]

[密聊]咸鱼的味道:?????

[密聊]saber:哦,果然,你看广播频道。

典时切去广播频道,差点也喷了。

[广播]切克闹:刚刚哪个菜鸡不爽我来着,还敢杀我小弟?有种站出来手上见真章,技不如人就别BB。C城,钟塔,今天来多少奉陪多少。

这条消息接连刷了十次,典时看的目瞪口呆。

“你疯了?”

“你别管他。”saber很淡定:“中二病发作了。”

说中二病发作真的一点都不错,曜翻身从钟塔二楼一跃而下,就站在钟塔跟前的广场上当雕塑。典时和saber正好能从钟塔的窗户看到曜,真的是周围无遮无拦,曜也算艺高人胆大,就站在空地正中间。

“他这是要干什么?有人架个狙,他就惨了。”典时真的不明白曜打算干什么了,而跟他有相同想法的人应该还有不少,典时话音刚落,一颗狙击子弹就嗖的飞了过来。

曜也不知道怎么躲的,只是微微的转了一下身子,仿佛不经意的调整了一下视角,居然就把这颗子弹躲了过去。

典时看傻了。

这一发狙就如同按下了一个开始按钮,各种各样的子弹和投掷物向着曜飞来,曜甚至连跑步都没有使用,只是简单的走路,就躲避掉了大部分的攻击,甚至还非常嘲讽的一边打绷带一边躲攻击,自然而然的居然就走到了街道拐角的地方,再转一个弯就可以躲进小巷子里。

[附近]切克闹:站着让你们打都打不到,啧啧啧,看来也就吵架嘴皮子溜。

这嘲讽的语气,还有那张嘲讽的笑眯眯的脸,就算是典时都觉得手痒痒,想去揍他一顿。如果这种情况下那些伏击者不怒,那就太过分了。

大军果然加大火力,密密麻麻的子弹倾泻而出,而曜只是轻松的一步,就完美的进入了巷子,后面的子弹连衣角儿都没扫到。

对面火力实在有点猛,不过还好还是让经验丰富的saber找到了一个死角,他和典时两个人只能缩在卡车右后灯的角落里,暗搓搓的放冷枪。

但是这样下去明显不是办法,saber看着自己的卡车耐久,心在滴血。

“喂,这位咸鱼小朋友,你要不再扔几个什么雷啊火啊的,我这儿雷多的是,不心疼。”

典时一脸黑线的拒绝了saber的提议。

“谢谢了,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

“我相信你啊,少年你天赋异禀,一看就长了一张系统私生子的脸,别客气,来两发呗。”

saber这语气,就好像哥几个分烟,典时一脸黑线,并且非常执着的要用AK和对面刚抢,虽然……很遗憾,似乎并没有带来任何的效果,充其量让对面不能随便冒头而已。

[附近]切克闹:对面那几个有人转移了,老孙,快点着。

“我知道我知道,没瞎,别急,想办法呢。”saber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还没等典时问问看他们俩是怎么知道密林深处敌人的动态,saber已经大摇大摆的从掩体后面站了出去,还没站定,就是一梭子子弹被打了回来。

[附近]saber:别打了,没看到老子没拿枪么?和平谈判行不行?对面有没有说话算话的啊,吱一声。

典时大跌眼镜,没想到saber想出来的办法居然是割地赔款。不过这法子还算有用,那面枪声终于断了,过了一会儿,附近频道里刷起了一条消息。

[附近]这是你的四眼么:缴枪不杀。

[附近]saber:放屁,懂不懂抢劫的规矩啊!你要这么搞咱们就鱼死网破,我全用个干净,你们白费了一堆子弹也啥都别想拿。大不了老子变个丧尸,万一挠死你了还不是美滋滋?

[附近]Viiiiik:别闹别闹,有话好好说,我们就要你们的那个精英怪,肯给就放你们走。

另一个人赶快出来打圆场。

[附近]saber:要我们的牛啊?也不是不行啊,但是你们得自己来拿。

[附近]Viiiiik:你送过来。

[附近]saber:不行不行不行,你们人多,我怕死,太怕啦。

saber居然跟那群人谈判起来,典时觉得不可思议,悄悄把曜的私聊拉出来打听情况。

[密聊]咸鱼的味道:什么情况?真的要和谈?

[密聊]切克闹:多看少说话。

[密聊]咸鱼的味道:我就只是想问问看我一会儿该干什么。

[密聊]切克闹:别挡枪口。

说了和没说一样,还让人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气。典时翻了一万个白眼,那面saber终于和对面谈好,对面自己过来接收战利品,对方放他们走。

不一会儿,密林里走出三个游戏角色。

这三个游戏角色两男一女,高矮胖瘦都不一样,可以说是提醒相差甚远,充分的利用了系统的捏脸模块。saber就站在卡车顶上乱跳,身上连一把枪都没背,充分展示着自己的亲切友好。

“哟,居然有个妹子?”

saber吹了个口哨,紧接着一个少年音咳嗽了一声,说道:“不好意思,我是个男的。”

“擦,人妖啊。”saber嗷嗷乱叫,还是从车顶上跳了下来,指了指卡车后面:“牛就在这里,你们验货,没问题就放我们走,怎么样,够诚信吧?”

三个游戏角色没接话,那个妹子角色亲自跳到了卡车上,另外两个人则和保镖似的,端着枪戒备的看着saber和可怜兮兮缩在车后的典时,特别是典时,他手里还端着一把AK,在对方看来,他大概是个高危险分子。

“哎我说,我们都这么诚意了,你们也不至于拿枪怼着我脑袋的搞吧。”saber笑嘻嘻的说着:“就不能亲切友好点儿吧。”

最开始说过话的那个人妖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大个儿,差不多行了。”

“哦。”其中一个个头很高的男角色把枪收了回来,另一个左右看了看,也把枪切成了非战斗状态。人妖左右看了看,拿起一把刀,准备肢解,就在这个时候,枪响了。

典时算离得很近,但是一时间真的不知道往哪儿看,在周围足足转了一个半圆,这才发现枪声响起的地方就在自己的旁边。

曜不知道什么时候复活了,在典时根本没看到的时候,以急快的速度从乘客席里跳了出来,并且拿着一把□□近距离直接把正在准备解剖牛的人妖爆了头,这速度太快了,事情发生的时候只响起了曜的一声枪声,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回击。而saber速度也很快,在瞬间切枪上膛,枪声在下一秒响起,目标是那个大个儿,但是大个儿已经在听到曜的枪声的时候躲了出去,这一下没打中对方,曜反身换了一把左轮,对着大个儿头就是三枪,而几乎在同一时间,saber枪口调转,已经击毙了正在瞄准曜的最后一人。

[系统]玩家切克闹击杀玩家 Viiiiik。

[系统]玩家切克闹击杀玩家土曜日。

[系统]玩家 saber 击杀玩家中个五百万。

接连三条系统消息如同刷屏一样,前后相差不过几秒,典时这个位子几乎算得上VIP专座,但是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saber和曜已经动作一致的向着驾驶室跃去。

“上车。”曜指挥着,已经坐进了驾驶座,而saber则坐进了副驾驶,典时这才慌慌张张的翻上车,因为赶不及到乘客座,典时只能和那只闯了祸的牛挤一挤,远处的枪声已经响了起来,而曜也已经开着车直奔最开始袭击他们的人所在的方向。

“你枪法行不行啊?”曜一边开车一边问。

“虐个菜足够了。”saber哼了一声。

“这车耐久30%了,你要是枪软,这车就保不住了。”

“废话。”saber已经从副驾驶的窗户往外架起来了一把awp。

“我就想知道,我要干什么?”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疯狂了,典时看着视角里不断闪过的仿佛要戳到脸上的树枝,忍不住大声喊道。

这次回答他的是两个人共同的沉默,最后还是曜回答了他。

“活着就行。”

说话间,卡车已经一个刹车,停在了密林里,在枪林弹雨中,saber和曜两个人同时开门翻滚下车。

他想假装看不到,但是弹幕观众们全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老观众已经帮yao反复刷起了瑶瑶来了的弹幕,而新观众则好奇打听,就有老观众热心科普瑶瑶和电视的前世今生,弹幕里再没有曜到底有多强的掐架,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帮瑶瑶上头条。

典时有点坐不住了,想装瞎都不太容易,开始打字问已经跑上去有一会儿的曜。

[附近]咸鱼的味道:到底去哪儿了?还不回来?

“着什么急。”信息刚发出去,一个含含糊糊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典时抬头,发现曜已经回到了他身边,又开始往背包里塞东西,塞了一些,又扔了一些出来,最后心满意足的原地跳了跳,这才心情颇为不错的说:“走吧,带你上去。”

“那这些东西?”

“你想装你装,反正也没人过这面来,一会儿我再下来也行。”

典时想了想,还是往包里塞了一只狙和其他一些东西。曜看他拿着的枪,嘲笑道:“你那个枪法,选这枪就是浪费资源啊。”

“谁说我枪法不行,就算比不上你,但是也不是打不死人好吧?遇到些普通玩家,我这也是虐菜的实力。”

典时疯狂的翻白眼。

“随便你。”曜耸耸肩,走向了峭壁,典时紧紧的跟在后面,清楚的看到曜在峭壁前两步冲刺,直接跳上了一个凸起位置,足足呆了三秒钟,才又一个小跳,跳到了斜上然后人物就地蹲了下来,看向典时。

典时照着曜的方法,两步助跑,一个大跳,但是距离稍微有点不够,膝盖撞墙,掉了下去。

“啧啧啧,笨啊。”曜感叹着。

“计算失误,你等着!”典时不服气,又到了起跑的地方,两步助跑,一个大跳。

——见鬼了,又磕到了膝盖。

曜托腮在上面看着,啧个不停,典时终于觉得纳闷了:“不对啊,我这是跳的高度不够啊,可是你不是就两步助跑就上去了么?”

“萌新就是萌新。”曜跳了下来,站在了典时旁边:“你原地跳下看看。”

典时原地蹦跶了两下,正一脸懵逼的看着曜呢,然后惊讶的发现,曜在和他同步跳,并且当跳到最高点的时候,曜明显比他跳的高。

典时:????

这不科学啊。

“你开你的属性面板。”曜已经知道了典时内心的疑惑,不等典时问已经直接讲解了起来:“你看你属性上有什么。”

“力量,体质,速度,敏捷。”典时把属性面板的数据读了出来,然后有点明白了:“因为你等级高我属性点比不上?”

“也不是,等级差距没那么大。”曜说道:“我身高数据182cm,体重70KG。目测来看,我的数据身高应该比你高,但是体重应该比你低。”

典时看了看自己的人物数据,的确比曜矮一点,体重也比曜高一点,难怪他这个任务像是个杆子似的,典时内心腹诽。

“对。”

“突击2里身高和体重是影响四种属性基础形态的重要部分,这个涉及到比较复杂的算法,简单来说我的体重比你低,那么我的速度和敏捷应该都是强于你,体质和力量比你稍差。能跳多高是由速度和身高决定的,我速度和身高都高于你,跳的比你高也很正常吧。”

典时一头黑线:“身高体重不是就是好看来的么,怎么还影响到基础属性,那我体质和力量高能有什么用?”

“额……血厚吧。”曜不太确定的说道:“好像还有就是能背东西,枪也比较稳飘的不厉害。”

典时这才好受一点,看来体质和力量高也是很有用的,至少听起来就比跳的高有用,但是紧接着曜就补了一句:“都是些没什么用的属性。”

“什么叫没什么用啊,血量这个能是没用么?!”

“可能对于手残来说有用吧,我反正又不会被打到,无所谓啦。”

典时气的不想说话,又说不出反驳的话,因为他想起来了那只被曜遛死的牛。

“不过对你来说也可以,力量高投掷物扔的比较远,比较适合你。”曜言辞陈恳的补充道,典时呵呵一声。

“谢谢啊,我现在只想知道,我要怎么跳。”

“把狙扔了。”曜笑嘻嘻的回答道。

典时侧目,总觉得这个人绝对是阴谋诡计,不想让他碰狙。不过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他直接把□□扔了出去,再试。

然后非常奇迹的,真的跳了上去。

“嗯,不错不错。”曜点点头,然后助跑了六七步,一个连续跳跃和攀爬,典时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曜已经又一次站在了比他高的那个凸起上。

典时:……

所以果然还是不想让他拿狙吧?典时深深的觉得,又被耍了,不过曜一点都没有自觉,语气轻快的说道:“好,来跟着我的路线走,慢点来。”

曜说着,又向上爬去。

典时跟着往上走,曜还算厚道,选的这个路线跳起来都不算特别的困难,特别是一直耐心的等他,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爬出去了几十米,近一半的路程。

“哎,你直播间里什么情况呀?”

典时分心看了一眼弹幕,差点鼠标一滑,从半山腰上掉了下去。

不用他特别找发生了什么,热心群众已经把某条弹幕复制的漫山遍野。

yao:现在电视都不读我的礼物了。哎,果然我不温柔不体贴不会手把手的陪跳山山失宠了么。电视都去和别人恩爱了[委屈][大哭]

热心的家伙还在嚷嚷着让他不要做渣男。渣男个什么鬼啊!那是个深井冰人妖好,他才是想报警的那个好么!

“什么都没什么!”典时吼道:“还走不走了?!”

曜还蹲在他的头顶,不过没有什么动弹的意思,好像是去看弹幕了,过了几秒曜又问道:“他们说那是你女朋友啊,诶,你不解释解释?”

“什么女朋友,我没女朋友!”

典时气急败坏的叫,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当鸵鸟了,但是曜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就算没注意到弹幕的观众,大概也要注意到了,真的是猪队友啊。典时垂头顿足。

“吵架了别拿我当挡箭牌嘛。”曜嘟囔着,然后说道:“妹子啊,我们没关系,你别误会啊,你看我是个男的,别多想啊。”

典时摸摸的捂住了脸,他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发展,果然——

喜闻乐见的老观众们:大神啊,瑶瑶是男的呀23333333333

“嘘,别说出来啊,说出来就不好用了。”saber神秘兮兮的回答完,然后宣布道:“好了,我们现在找个出口。”

话音刚落,嘎巴嘎巴几声,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在他们身边落地。

曜和saber两个人反应出奇的一致,拔刀的拔刀,举枪的举枪,动作都执行了一半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原来那落地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直担当柱子的雨落星辰终于从那个狭窄的出口里掉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大概是一个声控游戏吧……”典时看着那个因为雨落星辰摔下来而露出的出口,感叹道。刚刚说要出口,这面就来了一个出口。

“正好,我们走。”saber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踩着雨落星辰就跳了上去,紧接着是曜。一直很活跃的雨落星辰可能是因为被卡的生无可恋,所以挂机了,居然一句话没坑,仿佛一个真·死尸。典时心里默默的对这位特别倒霉的大兄弟说了一声抱歉,跳到了这具尸体上,正准备跳上去,脚下声音响了。

[附近]雨落星辰:咦?咦???我就撒了个尿怎么就掉下来了!喂,别扔下我啊,我上不去啊!

典时于心不忍的看了一眼这个死尸,上面曜已经不耐烦的喊了:“丧尸形态在主城瞎晃,不怕被NPC抓住掉声望的?下水道挺安全,别管他了,快上来,不然你也变丧尸。”

典时一看,另外两个丧尸兄弟已经复活要过来挠他了,赶快跳了上去,跳上去以后又扭头看向雨落星辰欲哭无泪的脸,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看什么看,赶快走。”曜直接拉着典时的衣领,强行拖走。

“喂喂喂喂,等下啊等下!!!喂,好歹那是被刚坑死过的,这么绝情不太好吧!”

“谁啊?”曜顿了一秒,可能是去翻找了一下记忆,然后发出了一个长长的哦声:“那不是我坑死的啊,是你谋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还鞭尸了!”

“谁鞭尸了,没有啊,你哪只眼看到我鞭尸了?就是走火了而已。”曜已经拖着典时,带着saber,跑到了城市里的最高建筑,一个钟塔下,并且躲到了灯塔里。

说的很真的似的……典时疯狂翻白眼。

“你这是在哪儿啊,背景音这么乱。”saber突然问道:“对了,你不是要去飞了么?”

“晚点,遇到大雨了,所有航班都停了。”曜听起来生无可恋:“反正闲的也是闲的,玩儿会儿游戏。”

“机场?打突击?”典时很无语:“机场wifi能带的起来突击么?”

“手机5G啊。”曜回答道,然后转向saber:“哎,反正很闲,不如我来点教学吧,好歹也是答应你要教你玩儿的。”

“教我?”典时对这个说法非常怀疑,在他的词典里,曜说任何话都绝对的不安好心,像是这种看似为他着想的话,那更是要打起一百万个的注意:“你能教我什么?”

“秦王绕柱走位?”

“这有什么稀奇的。”典时很不以为然,甚至觉得曜简直小看人:“我自己不说,刚刚saber就走位的很精彩了,你还想秀什么操作啊?”

“噗——”saber又一次被水呛到了。

“有什么稀奇的?哼,少见多怪。”曜冷笑道。

典时被这变动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聊天偷偷问saber:“怎么了?什么情况?”

saber给了典时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私聊很快回了回来。

[密聊]saber:你不该刺激他呀,啧啧啧,我先想想我要心疼谁。”

[密聊]saber: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们俩能搅合在一起了[点蜡]

[密聊]咸鱼的味道:?????

[密聊]saber:哦,果然,你看广播频道。

典时切去广播频道,差点也喷了。

[广播]切克闹:刚刚哪个菜鸡不爽我来着,还敢杀我小弟?有种站出来手上见真章,技不如人就别BB。C城,钟塔,今天来多少奉陪多少。

这条消息接连刷了十次,典时看的目瞪口呆。

“你疯了?”

“你别管他。”saber很淡定:“中二病发作了。”

说中二病发作真的一点都不错,曜翻身从钟塔二楼一跃而下,就站在钟塔跟前的广场上当雕塑。典时和saber正好能从钟塔的窗户看到曜,真的是周围无遮无拦,曜也算艺高人胆大,就站在空地正中间。

“他这是要干什么?有人架个狙,他就惨了。”典时真的不明白曜打算干什么了,而跟他有相同想法的人应该还有不少,典时话音刚落,一颗狙击子弹就嗖的飞了过来。

曜也不知道怎么躲的,只是微微的转了一下身子,仿佛不经意的调整了一下视角,居然就把这颗子弹躲了过去。

典时看傻了。

这一发狙就如同按下了一个开始按钮,各种各样的子弹和投掷物向着曜飞来,曜甚至连跑步都没有使用,只是简单的走路,就躲避掉了大部分的攻击,甚至还非常嘲讽的一边打绷带一边躲攻击,自然而然的居然就走到了街道拐角的地方,再转一个弯就可以躲进小巷子里。

[附近]切克闹:站着让你们打都打不到,啧啧啧,看来也就吵架嘴皮子溜。

这嘲讽的语气,还有那张嘲讽的笑眯眯的脸,就算是典时都觉得手痒痒,想去揍他一顿。如果这种情况下那些伏击者不怒,那就太过分了。

大军果然加大火力,密密麻麻的子弹倾泻而出,而曜只是轻松的一步,就完美的进入了巷子,后面的子弹连衣角儿都没扫到。

“我也是奇怪了,有哪里好米分的,我真的是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了。突击1的职业战队也不少吧,他那个战队撑死就是个二流菜鸡战队,有什么好米分的。其他的实力强劲的战队多的很,比如撕裂,连续三届总冠军,这成绩更辉煌吧。”

“你不懂,我可不是米分什么战队,那个战队有什么好米分的。是曜这个人个人实力太强了,而且作风也很帅啊,以牙还牙,态度强硬,虽然嘴上不留情面,但是手上功夫硬啊。当时打脸那群职业选手打脸的太漂亮了,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战神啊。”典时说起偶像,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saber怜悯的看了典时一眼,游戏角色做出了摇头的动作。

“你摇头干什么?”典时觉得莫名其妙。

“哎,救不了你了,心疼你。”

“???”典时看着下水道里和他猫在一起的saber,想了几秒终于回过味儿来:“喂,你不会是撕裂战队的米分吧?”

回答他的又是一串咳嗽,saber一边咳嗽一边说道:“胡说,我可不是什么米分,你别瞎猜。”

“你是撕裂战队米分也不奇怪,撕裂战队和曜不对盘嘛,众所周知,不过我是理智米分啊,不掐架的。撕裂战队强的确是强,但是比赛看得不爽啊,我还是喜欢曜四杀五杀,来的特别爽。”

saber默默捂脸,这傻孩子真的没救了。他从一堆薯片包装袋下面,翻找出来了手机,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连点,一条消息已经发给了王曜。

Sakura:你从哪儿找到的这活宝,他这是真不知道你是谁,还是故意逗我的啊?该不会是耍猴呢吧???

王曜消息回的很快。

yao:真的不知道,但是他开着直播呢,现在是乐玩FPS区人气第一,你要自己掉马了我也救不了你。

Sakura:你这是真的微服私访啊?老板66666,这么欺骗你的小米分丝还可劲儿的欺负,当你米分丝真惨,我感到了良心不安。

yao:哦,你不安?那你来替他?

Sakura:年纪大了,玩儿不起,你们小年轻自己折腾吧[沧桑]王曜大大你赶快去赶你的飞机吧!

yao:你劳心把那个菜鸡送出城去啊。

yao:对了,那几个刷屏的人还有追杀你们的人,ID你帮我记下,我到了S市给我。

Sakura:????这什么路数???

这面,游戏里,嘈杂的声响终于慢慢散去,已经好半天没人路过下水道了。

“saber,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了?感觉有一段时间没人来了。”典时问道。

“我看看啊。”saber声音响起的同时,他的角色掏出一只手机,开始坐在那里玩儿起了手机,一只小型机器人从他身上跳下,顺着下水道的墙壁,一路爬了上去。

“这是什么?”典时没见过这个新鲜玩意儿,好奇的问道。

“跳跳,侦查机器人,你等级高了以后用技能点可以选这个技能,是科技分支下的技能。”saber解释道:“好了,看来是没什么人了,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