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九十三(不要看)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1-24 18:11:24 字数:5804 阅读进度:93/317

这个是自动防盗章哟,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包养我还不够!哼

“谢谢了, 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

“我相信你啊,少年你天赋异禀,一看就长了一张系统私生子的脸, 别客气, 来两发呗。”

saber这语气,就好像哥几个分烟,典时一脸黑线,并且非常执着的要用AK和对面刚抢,虽然……很遗憾, 似乎并没有带来任何的效果, 充其量让对面不能随便冒头而已。

[附近]切克闹:对面那几个有人转移了, 老孙,快点着。

“我知道我知道,没瞎, 别急, 想办法呢。”saber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还没等典时问问看他们俩是怎么知道密林深处敌人的动态,saber已经大摇大摆的从掩体后面站了出去, 还没站定,就是一梭子子弹被打了回来。

[附近]saber:别打了,没看到老子没拿枪么?和平谈判行不行?对面有没有说话算话的啊, 吱一声。

典时大跌眼镜, 没想到saber想出来的办法居然是割地赔款。不过这法子还算有用, 那面枪声终于断了,过了一会儿,附近频道里刷起了一条消息。

[附近]这是你的四眼么:缴枪不杀。

[附近]saber:放屁,懂不懂抢劫的规矩啊!你要这么搞咱们就鱼死网破,我全用个干净,你们白费了一堆子弹也啥都别想拿。大不了老子变个丧尸,万一挠死你了还不是美滋滋?

[附近]Viiiiik:别闹别闹,有话好好说,我们就要你们的那个精英怪,肯给就放你们走。

另一个人赶快出来打圆场。

[附近]saber:要我们的牛啊?也不是不行啊,但是你们得自己来拿。

[附近]Viiiiik:你送过来。

[附近]saber:不行不行不行,你们人多,我怕死,太怕啦。

saber居然跟那群人谈判起来,典时觉得不可思议,悄悄把曜的私聊拉出来打听情况。

[密聊]咸鱼的味道:什么情况?真的要和谈?

[密聊]切克闹:多看少说话。

[密聊]咸鱼的味道:我就只是想问问看我一会儿该干什么。

[密聊]切克闹:别挡枪口。

说了和没说一样,还让人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气。典时翻了一万个白眼,那面saber终于和对面谈好,对面自己过来接收战利品,对方放他们走。

不一会儿,密林里走出三个游戏角色。

这三个游戏角色两男一女,高矮胖瘦都不一样,可以说是提醒相差甚远,充分的利用了系统的捏脸模块。saber就站在卡车顶上乱跳,身上连一把枪都没背,充分展示着自己的亲切友好。

“哟,居然有个妹子?”

saber吹了个口哨,紧接着一个少年音咳嗽了一声,说道:“不好意思,我是个男的。”

“擦,人妖啊。”saber嗷嗷乱叫,还是从车顶上跳了下来,指了指卡车后面:“牛就在这里,你们验货,没问题就放我们走,怎么样,够诚信吧?”

三个游戏角色没接话,那个妹子角色亲自跳到了卡车上,另外两个人则和保镖似的,端着枪戒备的看着saber和可怜兮兮缩在车后的典时,特别是典时,他手里还端着一把AK,在对方看来,他大概是个高危险分子。

“哎我说,我们都这么诚意了,你们也不至于拿枪怼着我脑袋的搞吧。”saber笑嘻嘻的说着:“就不能亲切友好点儿吧。”

最开始说过话的那个人妖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大个儿,差不多行了。”

“哦。”其中一个个头很高的男角色把枪收了回来,另一个左右看了看,也把枪切成了非战斗状态。人妖左右看了看,拿起一把刀,准备肢解,就在这个时候,枪响了。

典时算离得很近,但是一时间真的不知道往哪儿看,在周围足足转了一个半圆,这才发现枪声响起的地方就在自己的旁边。

曜不知道什么时候复活了,在典时根本没看到的时候,以急快的速度从乘客席里跳了出来,并且拿着一把冲锋枪近距离直接把正在准备解剖牛的人妖爆了头,这速度太快了,事情发生的时候只响起了曜的一声枪声,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回击。而saber速度也很快,在瞬间切枪上膛,枪声在下一秒响起,目标是那个大个儿,但是大个儿已经在听到曜的枪声的时候躲了出去,这一下没打中对方,曜反身换了一把左轮,对着大个儿头就是三枪,而几乎在同一时间,saber枪口调转,已经击毙了正在瞄准曜的最后一人。

[系统]玩家切克闹击杀玩家 Viiiiik。

[系统]玩家切克闹击杀玩家土曜日。

[系统]玩家 saber 击杀玩家中个五百万。

接连三条系统消息如同刷屏一样,前后相差不过几秒,典时这个位子几乎算得上VIP专座,但是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saber和曜已经动作一致的向着驾驶室跃去。

“上车。”曜指挥着,已经坐进了驾驶座,而saber则坐进了副驾驶,典时这才慌慌张张的翻上车,因为赶不及到乘客座,典时只能和那只闯了祸的牛挤一挤,远处的枪声已经响了起来,而曜也已经开着车直奔最开始袭击他们的人所在的方向。

“你枪法行不行啊?”曜一边开车一边问。

“虐个菜足够了。”saber哼了一声。

“这车耐久30%了,你要是枪软,这车就保不住了。”

“废话。”saber已经从副驾驶的窗户往外架起来了一把awp。

“我就想知道,我要干什么?”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疯狂了,典时看着视角里不断闪过的仿佛要戳到脸上的树枝,忍不住大声喊道。

这次回答他的是两个人共同的沉默,最后还是曜回答了他。

“活着就行。”

说话间,卡车已经一个刹车,停在了密林里,在枪林弹雨中,saber和曜两个人同时开门翻滚下车。

saber发出了一长串大笑的表情。

[附近]saber:小兄弟,你很有天赋啊。没事儿,现在也不晚,你可以先去把那只牛分了,到时候东西咱俩分赃,怎么样。我跟你说,你不用怕旁边这个,有我在保平安,妥妥的!

[附近]切克闹:他萌新,技能都没有。

曜非常不切实以的泼冷水,saber沉默了一秒。

[附近]saber:卧槽那岂不是这牛没人能分啦?暴殄天物啊啊啊啊!卧槽卧槽卧槽,小兄弟,你打枪瞄地干什么,拿着枪就是要瞄头啊,射脚有什么前途!

[附近]切克闹:呵呵,我损失那么多子弹还没叫,你哭毛。

[附近]saber:不和人民币大佬说话!

这么吵着,两个人都前后复活,进入了丧尸惩罚时间。saber变成了丧尸,绕着野牛转了三圈,简直是恋恋不舍状,连自己掉的那一堆武器都顾不上了,只蹲在牛旁边哀悼。

“这牛怎么了?”典时问曜,曜扭过头来,露出了炸开一半的脑袋,典时没忍住,噗一声笑出来。

[附近]切克闹:笑毛。不许笑,信不信这个状态都弄死你?

曜打字威胁道,典时忍住笑声,但是还是心里笑的直打滚。丧尸状态太搞笑了,本来嚣张的不行的曜顶的这么一副开花脑袋,居然还有点可爱。

[附近]切克闹:我知道你在笑,别笑,说话。

“咳咳……没笑,真没笑,咳咳咳……”典时连连咳嗽,最后干脆关掉了游戏里的耳麦,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那张无辜的蓝色脑袋,就想笑。等典时笑够了再看游戏,才发现曜幽幽的留言。

[附近]切克闹:我在你直播间呢……

[附近]切克闹:喂,够了啊,至于笑的这么厉害么?

典时干脆自暴自弃,在直播间里对曜隔空喊话:“那你等等啊,我开个录屏工具,哈哈哈哈……”

[附近]saber:????直播间?

[附近]切克闹:是啊,乐玩的主播。

[附近]saber:卧槽?????????你暗算我?!

[附近]切克闹:滚。

典时打开了耳麦:“怎么啦,你们在说什么啊?”

[附近]切克闹:他偶像包袱。

“偶像包袱?”典时有点懵逼,看着saber那个名字想了半天没想出来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比较知名的游戏名人和主播里似乎没有人叫这个名字,这还有什么偶像包袱?

[附近]切克闹:是啊,偶像包袱可重了……

[附近]saber:没有没有没有!卧槽别扒皮,你扒皮我也扒你信不信!

[附近]切克闹:我又没所谓,你没长耳朵么?

[附近]saber:太贱了!求贿赂,私聊!

两个人打字仿佛刷屏,居然比典时说话还快,典时都要怀疑是不是两个聊天机器人在聊了。

“喂喂,什么扒皮啊,我也很好奇啊,什么情况?”

这次没什么理他,过了两秒曜才回答。

[附近]切克闹:被贿赂了,我不说。

被这么一说,典时心里更好奇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弹幕那面飘,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弹幕里总是能有大神的。

这一看弹幕,典时自己也吓一跳,今天的直播人数居然飙到了两万多,弹幕助手里塞满了弹幕,如同走马灯看也看不清楚。真的是受宠若惊。仔细看了看弹幕,发现大部分人也在讨论这两个队友是什么人,但是说来说去并没有什么特别靠谱的说法。

太好奇了,简直是捉耳挠腮的好奇。

典时想了想,点开了曜的私聊。

[私聊]咸鱼的味道:到底是谁啊?告诉我呗?这个saber是哪位大佬?

[私聊]切克闹:你看浣熊。

典时激动的打开了浣熊,弹幕里也纷纷激动的想一看究竟。

只见曜的头像闪动了一下,一张阿尔托利亚的海报图片跳了出来。

典时:……

简直是侮辱智商!典时愤怒的切回游戏,一字一顿的敲道:“我问的是这个人是谁,你给我一个saber的海报图干什么!”

[私聊]切克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开着直播呢。

典时气鼓鼓的,又点开了saber的密聊。

[私聊]咸鱼的味道:曜到底是谁?

[私聊]saber:乖,小朋友自己去玩儿去,大人们忙着呢。

典时:……

终于,那两个人似乎达成了协议,角色又活动了起来。

[附近]切克闹:电视,走。

典时:“干嘛?”

[附近]切克闹:把他的车开过来,把地上的东西收好了,我们去副本。

“哈?”

没等典时反应过来,saber已经率先往巨石那面走去,典时跟在后面,曜就一蹦一跳的在他旁边。典时不时偷瞄曜两下,不论怎样都没办法从他脸上看出这事哪位大佬。

真的想不出来,哪个主播这么贱啊!

这么想着,三个人已经绕过了巨石,巨石后面居然真的停了一辆车。

而且是一辆小型卡车。

土豪啊……典时感叹着,那两个人已经特别自觉地都坐了进去,只留下了驾驶座。

[附近]切克闹:哎,傻孩子,别傻站着了。

“什么意思?我开车?”

[附近]切克闹:多新鲜啊,这里有手有脚能开车的,除了你还有第二个人么?

就算不能用麦克风说话,依然不妨碍曜的可恶,典时一声不吭的坐进了驾驶座,心底里还愤愤不平。

他变丧尸的时候,被曜挂摩托车上当旗子,现在轮到曜当丧尸,居然能当大爷躺在车里?不公平,太特么的不公平了!

[附近]切克闹:哎,你倒是开车啊,傻什么呢?

“我在想……这游戏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你彻底闭嘴的。”

曜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又跳出了文字泡。

[附近]切克闹:我就喜欢你恨的要死又弄不死我的样子[滑稽]

[附近]saber:[呕吐]

“丧尸潮是什么?”典时忍不住问。

“你不会想知道的,你最好祈祷永远不要看到。”

但是很快典时就明白了丧尸潮是什么东西,不过一两分钟,身后远远的就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那团东西范围极大,并且速度非常快的逼近着,只用了几秒,典时已经能看清那些是什么了。

那是一整群浩浩荡荡而来的丧尸牛。

“上树。”曜也发现了这群丧尸牛的逼近,果断指挥,并且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摩托车一扔,一跃而起,以一个非常帅气的姿势抓住了旁边的树干,几下窜到了树上。而和车子一起被扔出去的典时好险没摔个狗吃屎,但是非常狗屎运的在飞出去的同时抓住了一只树枝,安稳上树。

速度居然也没慢多少。

“你这是故意杀人你造么,你这个卖队友的思想,很危险!”

曜轻快的在树枝上上蹿下跳,扮演着多动症儿童:“手残不要怨政府,像是我这种长的帅的,从来没有这种担忧。”

“对哦,像是你这种大猩猩,肯定没这种担忧。”

曜扭头,给了典时脚下树枝一枪。

那根树枝应声而断,典时慌忙的跳到了旁边的树枝上。

“有本事给支枪啊,自以为是大神其实是靠着装备不平衡欺负人,这叫什么英雄好汉?!”

“你,浪费子弹。”曜依旧气死人不偿命,并且切了一把加了消声器的狙,枪头一转,朝着不远处的一只丧尸牛按动了扳机。

子弹直接在那头牛的脑袋上炸开,不过牛并没有死,只是发出了大声的嘶鸣。周围的牛听到这一声,都向那只牛看去。

“砰——”

又一枪。

这枪又一次命中了牛,几乎是擦着牛的眼睛而去。牛发出了大声的悲鸣,并且剧烈的扭动起了脑袋。

“啧,打不到了。”曜啧了一声,拧开了一枚高爆手雷,扔了过去,并且快速的移动起来。典时傻乎乎的在一旁看着,直到曜跑到了离他不远的树上才觉得哪里不对。

“你跑什么?”

“他们已经发现我的方向了,换地方。”

果然,虽然被高爆手雷炸中了,但是这群牛仿佛不受影响一样,向着曜刚刚在的那棵树飞奔而去。一路上横冲直撞,带倒了一片树木,如果曜不动地方,那么大概他现在已经落入了这群野兽的包围之中。而事实是他现在已经挪到了另一个地方,驾着一把awp,稳稳的瞄准着他的目标。

他的目标还是那只被他击中过两次却依然坚挺的野牛,他仿佛对于那只牛非常的执着,哪怕已经有牛冲到了他近前,只要不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他就会当那只牛是一团空气。

“你为什么要打那只牛?”

“那是首领。”曜收回枪,看了典时一眼,扔给了典时一只燃烧瓶,“来了,走。”

典时抱着燃烧瓶一脸懵逼,乖乖的跟着一起跑路:“给我这个干什么?”

“帮我找机会。”曜又越过一颗枞树,突然翻身落在了地上:“野牛的弱点在腹部,背部加固了,这样打太慢,把他孤立出来!”

一个燃烧瓶?找机会哄开那一个加强排的小弟?

典时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然而曜已然落地,并且充分的展示了什么叫蛇皮走位,游走在这群只会横冲直撞的野牛小弟中间,已然趁乱开了两枪,一枪命中首领,一枪被小弟英勇挡枪。

这简直是事关男人尊严的事情啊!这个家伙已经如此英勇的在下面上演了一场绝地大搏斗,他就跟个妹子在安全区搞个增员,要是说不行,不用曜来嘲笑他,他自己也没脸混了啊,但是同时这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露脸机会,狠狠地踩那个家伙一脚。

典时轻了轻嗓子,朗声道。

“各位观众姥爷们,证明我英明神勇的时候到了啊,看我怎么神来之笔逆转局势。”

“少说废话,要是我先把首领杀了,你就尴尬了。”

曜直接毒舌吐槽,一边一个滚动,躲过了两只野牛的夹击,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只有666能概括这走位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