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二十章

小说: 我要上电视![电竞] 作者: 甲酒 更新时间:2017-11-16 20:30:17 字数:2223 阅读进度:20/317

二十章

很快,密林里响起了各种各样的枪声和争吵声。

“沃日。”

“在我这面在我这面!”

听着对方的麦音和枪声,典时只觉得似乎这附近全都是人,但是却没听到saber和曜的声音。看了看同队小地图,典时这才发现曜居然就在他的旁边不远处,于是他翻身上树,打算看看曜在干什么。

[队伍]切克闹:傻孩子,在上面当活靶子?看地上影子。

典时低头一看,一头黑线,他爬的这棵树很像杨树,树干高且直,但是几乎没有分叉,影子投向的方向又正好是混战的那一面,的确是不打自招,极容易被人发现。典时赶快灰溜溜的滑了下来,同时也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曜旁边。

曜趴在草丛里,此时正架着一把带了□□的□□,但是他只是和雕塑一样盯着一个地方看,并没有开枪。典时落在他身旁,他的视角也只是看了典时一眼,并没有说话。

典时在队伍频道打字问曜:“你猫这里干什么呢?”

曜:“摸鱼。”

曜晃晃枪管,提示典时看过去,透过密集的灌木,可以看到那面四五个游戏角色正在和saber缠斗,saber的走位灵活,在这五个人周围三进三出,这五个人拿着枪仿佛是摆设,命中率反而还没saber一个拿匕首的命中率高,并且好像绝大部分的命中都打在了友军身上,语音频道里乱叫成了一片。

“别打我啊,会不会玩儿啊傻X。”

“你特么的枪口对着谁呢!”

“小朋友们,你们太菜啦。”saber哈哈大笑,匕首切□□,贴背跳到一个人身后,拿枪对着他的后脑勺看起来就要来一枪。这一枪下去,绝对是抱头瞬秒,妥妥的活不下来,其他几个人立刻慌忙对着他打,然而saber其实只是晃了晃枪,又收了回去,至于那个被他当了挡箭牌的可怜家伙就这么被自己人杀死了。

简直不要太嚣张。

这嚣张的姿态显然惹恼了某个暗中观察的家伙,就在saber极其下作的干掉两个敌人的时候,一直在三进三出上演好莱坞大片的saber突然在肩膀中枪,他反应也很快,一闪身又找了一个人肉盾牌,远离了子弹射出的方向,而曜的枪管也在瞬间从那群人身上直接移向了密林里的某处。

那个地方,藏着一个家伙。

“hey,man。”曜轻声说道,声音很小,典时就在他旁边,却几乎也要错过这一声带着兴奋的呢喃,子弹同时出膛,准确的打到了那个地方。

“轰——”

红色的烟雾冒了起来,这居然是一只信号枪。

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个地方,信号强的彩色烟雾和声音引人注目,同时也很好的掩盖了曜贴地抛出的闪光弹。在烟雾炸开的一秒后,叮一声,闪光弹紧跟着炸开,站在那里的人视线全白。

“臭小子扔闪光弹不知道说一声啊!”

在闪光弹全白的视野中,只有saber中气十足的吼声,以及曜轻笑的声音:“老孙你暴露位置小心挂了。”

听声音方位,曜已经远离了他。可是等典时从三秒闪光弹白屏里恢复,还是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那群围剿saber的人全都扑街,只留下saber一个人非常帅的把□□拿在手里转了一个花样。而场地中多出了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游戏角色在就地翻滚,在他翻滚地方正好留下了曜一串子弹。那串子弹几乎贴着他的身子而过,但是却并没有真正打中他。

“哟,身法不错啊少年。”saber吹了一声口哨:“是个人才啊,哎,臭小子,你这枪不行啊,软的厉害。”

“少废话。”曜打完一梭子子弹,更换子弹的动作一气呵成,继续追着那罩帽小哥打过去,中间没有给对方一秒的喘息时间。而罩帽小哥也是厉害,几乎是滚动的小陀螺,在地上转了一个大圈,依然还在垂死挣扎。

“喂,这么打有意思么,你干脆投降吧,你的同伙都挂了,缴枪不杀啊,少年。”

那个罩帽小哥特别倔强的又用各种战术规避动作在地上滚了一个遍,并且还百忙之中的搭理了一下saber。

[附近]顽墨:不。

“卧槽,有点吊啊。”saber啧啧称奇:“这小子有点儿厉害,还有功夫打字啊,你要不再说两句啊?为啥不啊?你看你这样也是个死,不如苟活嘛,变丧尸多没意思啊。”

[附近]顽墨:不。

“这孩子是不是有病啊,咋就会这一句话,机器人自动答复?”saber啧啧啧的,又一刀把一个变丧尸的伏击者一刀干翻。

“我有点烦了,这家伙太能躲了。”曜也觉得没意思,忍不住说道:“怪没意思的,那个谁,要不这样,咱俩拼刀SOLO吧,拼过了放你走,拼不过你就留下买命钱,怎么样?”

曜一边说着,一边停了枪,那个顽墨本来还在满地蛇皮滚动,看没有枪声了,也停了下来。

[附近]顽墨:真的?

“真的啊,你看我枪都收了,saber也没拿着枪啊。谁骗你谁小狗啊。”

同一时间,典时看到了一条队伍频道的记录。

[队伍]切克闹:电视,打。

典时心情复杂的抬头看了看,这罩帽就在自己面前不到十码,背对着自己,不知道怎么的,有点不太好意思下手。

[队伍]咸鱼的味道:……不太好吧。

[队伍]切克闹:那我两个一起打了,多带个丧尸我也习惯了。

[队伍]咸鱼的味道:别别别!!!!

典时算是怕了变丧尸的味道,抬起□□,一枪完成了这道送分题。可怜的顽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躺了尸。

[附近]顽墨:……骗人。

怎么说呢,竟然有点可怜。

不过刚刚做了一件大坏事的曜完全没有自觉,已经大踏步的走过来,并且蹲在了顽墨的身边大摇大摆捡起了掉落物:“冤有头债有主,你看我多信守承诺,到现在我枪都没拿出来呢。你得找打死你的那个,对吧。”

典时:???????

“不是你让我打的么?什么冤有头债有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