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铁头哥救命啊!

小说: 万古金身 作者: 触龙神 更新时间:2017-12-28 22:16:55 字数:2546 阅读进度:202/969

一阵嘈杂的喊叫声过后,无数双目光继续关注场上的战斗。

许天行此刻也对林玄很是满意,因为他终于确定,这位铁头哥,还真是个办实事的家伙,这下自己的小命更加有保证了。

他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再次打起精神,准备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将自己最潇洒、最强大的一面展现给场外的人看看,让冷妙妙对自己更加死心塌地,让叶剑鸿彻底绝望,若是能多勾引几个有背景的花痴少女,那就更好了。

“来战吧,畜生!剩下的时间,看看你能否碰得到本公子的一根毫毛!”

他昂藏而立,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装逼有形,蓄势待发。

然而当话音刚落,他突然发现冰爪狼有些不对了。

先前的冰爪狼,在长时间抓不到他之后,变得有些兴致低落,斗志恹恹。

但此刻,这头冰爪狼的眼眸渐渐泛起了赤红的光芒,先前的精明和狡诈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无尽的疯狂与残暴。

它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向许天行的眸光满是暴虐和杀戮,仿佛看着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一般,就连身上的气势,都暴涨了三成有余,萦绕体外的冰刃也多了几十道,嗤嗤的刮着地皮,声势惊人。

“卧槽!莫非这家伙被铁头哥给刺激到了?妈的!该死的铁头哥,你的小费没了!”

许天行心中暗骂。

吼!

冰爪狼前爪一按地面,呼的一下扑了过来,速度比先前增加了三成不止,快的仿佛一道闪电。

“不好!”

许天行一时没能适应冰爪狼的节奏,躲闪的慢了半拍,当即被一只狼爪划过肩头,撕掉了一片血肉。

同时,一抹锋利的冰刃划过他的脸颊,在他那张俊美的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血流如注。

许天行被拍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浑身沾满了血迹和尘土,狼狈无比,他的眼中更是充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

还没等他爬起来,一抹白影再次从天而降,一双锋利的狼爪反射着夕阳的余光,寒芒直透心扉。

“铁头哥救我——”

许天行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心头惊恐欲绝,一边拼命翻滚避让,一边扯开嗓子大喊。

砰!

狼爪轰然落下,大地都为之一震,尘土四溅。

许天行差之毫厘的避开了狼爪,却被大地的巨力反震,震上了半空中。

吼!

冰爪狼瞬间一个飞跃,将许天行咬住臂膀,叼在了嘴中。

“嗷——铁头哥救命啊——”

许天行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痛不欲生,惊骇欲死。

然而,关键时刻,那个铁头哥却没有及时出现。

在落地的瞬间,冰爪狼双爪按住了许天行的身躯,大嘴咬住他的臂膀猛力的一撕!

噗!

一片血雨飞溅。

许天行的手臂,连着半个肩膀,居然被硬生生的撕了下来,又被冰爪狼仰头吞了下去。

冰爪狼似乎还不过瘾,再次张开大嘴,要将许天行整个儿吞下。

“不——”

这一刻的许天行,内心充满了无尽的恐惧和绝望,什么冷妙妙,什么叶剑鸿,什么林玄,都统统抛到了脑后,他只想活,不想死……

“畜生住口!”

眼见着许天行即将丧命,一道人影迅速赶到,死死的抱住了冰爪狼,将它迅速拖走。

没错,这人正是林玄。

他本打算让许天行死了算了,但又一想,若是让他就这么死了,岂不是砸了自己这铁头哥的招牌吗?

算了,这小子反正两只手都废了,这辈子也没啥前途可言了,就饶他一命,让他在痛苦与懊悔中度过下半生似乎也不错。

于是乎,林玄十分及时的赶到了,将冰爪狼和许天行隔离了开来。

同时,他暗暗将一丝造化之力渡入冰爪狼的体内,给它消除了不良症状,重新恢复了清明。

先前他给冰爪狼涂抹的东西,名字叫做“狂心散”,是驯兽场中给一些缺乏斗志的凶兽经常服用的猛药,可以让凶兽变得更加嗜血好斗,服用的多了,甚至能够狂化,实力暴增。

此刻在一丝造化之力的作用下,狂心散的药效立刻消失无踪,没留下丝毫痕迹,也不会有人再怀疑到他身上。

“嗷嗷嗷!许天行完蛋鸟!居然敢跟本公子抢女人,真是不自量力!”

“哼!实力不够还强行装逼,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这就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真元境初阶却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战二阶后期凶兽,你以为你是铁头哥啊!”

“唉,还以为这家伙挺厉害呢!原来跟铁头哥相比差远了!还是我家铁头哥更牛掰!”

“是啊!能以真元境初阶,抗衡二阶后期凶兽,除了铁头哥也没谁了。”

看台上,有人惋惜,有人兴奋,有人幸灾乐祸。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跟惨淡收场的许天行相比,铁头哥的形象无意间被拔高了几座大山。

“许大哥!”

冷妙妙却伤心欲绝,连忙跳下斗武场,将已经重伤昏迷的许天行抱回去治疗了。

林玄将冰爪狼塞进笼子,取出酒壶喝了一口,小小的庆祝了一下,又一个对手被自己玩废了,这种感觉蛮不错的,只可惜许天行太弱了,没多大挑战性。

……

斗武场旁边有一座三层小楼,窗户正对着斗武场,算是看台的贵宾席位。

不过这座小楼不对外开放,只有这斗武场的主人才有资格上来。

糜卿卿坐在窗边,纤细的手指捏着茶杯,一双妙目远远的望着看斗武场中的某个人影,眸光时而愤怒,时而迷惑,时而回味,十分的复杂。

“小姐,您的茶凉了,要不要婢子为您换一杯?”颖儿轻声提醒道。

“不必了。”

糜卿卿淡淡的回应一声,放下了茶杯。

这时,一个侍女上来禀报道:“小姐,连天心小姐想要见您?”

“天心?”

糜卿卿柳眉轻轻蹙起,犹豫了一下,道,“让她上来吧。”

连天心是连世成一母同胞的妹妹,兄妹二人相差十多岁,但感情却极好。

半年前连天心从帝都来到天狼城,随之跟糜卿卿熟络起来,两人相处的倒是不错。

连天心心机不深,本性纯良,除了有点大小姐脾气外,倒也没有什么坏毛病。

她在帝都时跟哥哥的正牌未婚妻水火不容,但来到天狼城,却与糜卿卿这位哥哥的外室相处十分融洽,隔三差五的会来找糜卿卿聊天。

糜卿卿朋友不多,对连天心也比较喜欢。

不过,她如今已经与连世成分手了,再见连天心,却不免有些尴尬。

“卿卿嫂嫂,我来了!嘻嘻!好几天没看到你,真是想死人家了!”

连天心刚一进门,就兴高采烈的扑进了糜卿卿的怀中撒娇,搂住糜卿卿的纤腰摇晃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