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废妃

小说: 宋末之乱臣贼子 作者: 堕落的狼崽 更新时间:2018-02-08 05:42:44 字数:2137 阅读进度:996/1602

“大将军,榆社急报。”李璟望着远方,寻思着什么时候开始启动进攻云州计划,却见身后杜兴神情焦急,手上拿着两封书信。

“怎么了?”李璟面色一紧,伸手接了过来看了一下,一封是来自李乔的军报,另外一封却是来自都虞候杨雄的书信。

李璟先打开了李乔的书信,只见李乔上面简单的介绍了自己攻打榆社的过程,以及斩杀房学度等一干叛逆,李璟看的点了点头,使用李乔,一方面是因为李乔到底是李家人,李璟也想看看李乔的真正本领,二来,李璟手下战将虽然很多,但是独当一面的却是很少,他要试探一下李乔;当然这里面也是离间一下李乔和李汉之间的关系。只是没有想到李乔打仗还是有几下的,这么快就将榆社拿下,而且从战报上来看,还是比较轻松的。只是他不知道杜兴为何如此慌张。

当他打开杨雄的书信的时候,顿时知道杜兴为何如此了,杨雄书信之中不仅仅详细的介绍了李乔作战的过程,并且还将李乔血洗榆社豪绅的情况说了一遍,整个榆社城,能留下来的也不过是四家豪绅,还是因为这几家豪绅在榆社名声还不错,才保全了性命。

“将军,怎么了?”李甫跟随李璟身边,见李璟脸色有些异样,忍不住询问道。

“六伯可是给我惹了一点麻烦了。”李璟一脸苦笑,将手中的书信递给李甫,说道:“他将榆社城中的豪强杀了大部分,整个榆社城血流成河。自己的军报中没怎么说,但是杨雄却说了,这种事情哪里能瞒得过别人,恐怕赵鼎他们已经知道了。”

“这个,六哥,唉,他就是这个性子。”李甫接过书信看了一下,脸色也差了起来,李乔在陇西李家就是以心冷手辣而著称,最崇尚的人物就是白起,眼下这种手段与当年白起极为相似,但是现在朝野上下读书人居多,焉能支持他的这种做法。

“算了,这些人本来就该死,不杀他们,下次有敌人进攻,投降的肯定是他们,我们想要的田地也都是在这些人手中,不杀他们,我们如何能获取土地?”李璟很快就将这些人放在一边,说道:“这些人能和贼寇合作,这说明什么,说明是朝廷的命令,嘿嘿,只是不知道有多少豪强都和朝廷搭上关系了,杜兴,回头查一查,对于这些人一定不能放过。”

“是。”杜兴赶紧应了一声。

李甫等人却是面色微微一变,李璟这一道命令下来,就意味着河东路又有不少人会掉脑袋,这些读书人、地方豪强之间盘根错节,关系复杂,彼此之间都有联系,朝廷的一些消息早就传到他们手中,和朝廷暗通款曲的人肯定不少,按照暗卫的手段,查出来恐怕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大将军,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从长计议,河东路豪强众多,这个时候动手?”李甫担心道。豪强虽然很讨厌,但不得不承认,这些人为李璟贡献了许多的钱粮,也是这些人能够安定地方,任何一支军队,若是失去了豪强的支持,都不会长久。

虽然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世家称雄的时代,往日的世家都已经成为遍布各地的豪强,照样是掌控着地方上的权利。

“这些人风吹两面倒,朝廷势力强大,就投靠朝廷,朝廷不行的时候,就会归顺我们。现在是这样,以后也是如此,既然是有心事和朝廷在一起,我们以后要推行各种土地政策,也会影响他们的利益,还会想出各种办法来阻拦我们,破坏我们的大计,这些人留在世上,必定是一个祸害。现在李乔杀了也就是杀了。不用抱着书生之见。”李璟不在意的说道。

乱世之中,哪里有不杀人的道理,那些百姓的死也是死,豪强大族的死也是死,在李璟眼中都是一样的。虽然能带来一些麻烦,但是相对于以后能获得的效益来说,李璟还是能得到许多的好处。

李甫脸色一愣,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李璟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一方面代表着李乔这次没有任何危险,甚至还将受到李璟的重用,但他更加担心的河东路的情况。

“派人去告诉六伯,他打仗,我放心。”李璟笑呵呵的杜兴说道:“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该杀,一些开明的豪绅是我们拉拢的对象,拉一批打一批,这才是我们的处世之道,我们要给那些开明的豪绅一些好处。县中多吏员,多是当地的豪强士绅,若是可以的话,可以选取一部分,三年若是有功,可以升县丞,三年考核期满,为上等者,可以移至他县为县令。”

李璟的话让周围众人面色一愣,忍不住说道:“大将军,这一年为吏,则终生为吏,如何能升任官员?还能做县令?”官吏官吏,却是官员和吏员,两者是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官员一般都是由科举诞生,吏员一般是由地方豪绅担任,官员可以升迁,吏员却是安守当地。这就造成了,官员务虚,吏员务实。官员贪墨当地,吏员趁机扩大自己的利益。

众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但却没有办法改变,两个阶级的利益各有不同,官瞧不起吏,吏员却是架空官员。现在李璟让吏员有升迁的机会,就意味着以后进入官场的不一定是读书人,不能是经过科举之途成为人上人,这将对士大夫阶层产生冲击,这种冲击甚至远在当初士大夫取代世家大族更加严重,必定会被士大夫阶层所反对。

“无论官也好,吏也罢!都是为朝廷效力,人家既然有功劳,为何不能升迁?就是因为对方没有参加科举吗?士大夫就是这样高高在上?九叔,最起码,眼下是我治理河东路最好的办法,能够让河东路有更多的人聚集在我的身边,帮助我恢复河东路的秩序,不是吗?”李璟对李甫叹息道。

李甫听了一声长叹,也唯有如此,才能让李璟能够快速的掌握一批人为他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