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李纲之死

小说: 宋末之乱臣贼子 作者: 堕落的狼崽 更新时间:2018-02-06 00:43:09 字数:2170 阅读进度:903/1602

“臣武松拜见王上。”皇城城门大开,武松领着三千精锐站在垂拱殿的广场之上,欢迎李璟的到来。在他旁边还有不少的宫女内侍跪在一边,李璟已经成为整个皇宫的主人,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武二郎,这次你可是立下了大功了。”李璟扬鞭笑道:“三千兵马夺取宫城,古往今来,恐怕也只有你了。”

“嘿嘿,都是王上指挥得当,末将岂敢居功。”

“是你的就是你的。”李璟从武松身边走过,进入皇宫之中,这不是他第一次进入皇宫,但前后的感觉却是不一样,这一次自己乃是以主人的身份进入皇宫。

“王上,赵佶的尸体还停放在垂拱殿内,如何处置此事,还请王上示下。”武松站起身来,说道:“臣刚进皇宫的时候,赵佶就被赵构所杀。”

“可惜了,赵佶。”李璟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郑卿,快速将此事告之天下,让天下人见识一下赵构的真面目,为了皇位,连自己老子都给杀了,这样的人还能当皇帝吗?”

“是。”郑居中低声应道。心中却是有些惋惜,虽然这样的事情传之天下,或许有些人对赵构之事有些怀疑,但是只要能种下怀疑的种子,日后自然有爆发的时候,甚至在江南,能不能顺利立足都不知道。

“赵佶已死,赵桓被俘,赵宋已经灭亡。”李璟望着远处的宫殿,说道:“赵宋所有三十五岁以上的嫔妃送入慈恩寺出家,四岁以上的皇子并宗室可以送至夹马营安置。四岁以下的皇子可以送至民间,寻找他人安置。”

“是,王上。”张孝纯不敢怠慢,赶紧说道,心中却是暗自吃惊,李璟如此安置自然是有其他的用意,只是将宗室和四岁以下的皇子分开安置,这里面就有些别有用意了。

郑居中静静的站在一边,并没有说话,好像李璟说的与他并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这一刻,他已经忘记了郑观音这个孙女。

“不知道前宋皇帝如何安置,还请王上示下。”张孝纯又询问道。

“他的陵寝不是已经造的差不多了吗?就送入他的陵寝吧!按照帝王的礼仪安葬,四时祭祀就是了。”李璟不在意的说道,针对死人,李璟是不会在意的,但是赵宋宗室就不一样了,在这个时候,这些宗室随时都会对自己的江山社稷产生其他的影响。

“王上仁慈。”郑居中赶紧说道。

李璟摇摇头,历代帝王都是如此,除掉项羽这样的人,但凡开国之君对前朝死去的帝王都是很礼遇的,这是开国之君的风范所在,李璟也是如此,赵佶已经死了,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威胁,李璟也没有必要因为一个死人,而坏了自己的名声。

“李璟何在,李璟何在?让他出来见我。”他正待前进,却听见宫门之外传来一阵吵闹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朝身后望了过去。

“李璟,这皇宫也是你能进来的,给老夫退出去。”一声厉吼声传来,却见李纲面色阴沉,双目赤红,大踏步的走了进来,一见李璟,更是怒气冲天,恨不得一巴掌将李璟拍死。

“梁溪先生。”李璟却是满面笑容,笑吟吟的说道:“赵宋已经灭亡,本王作为胜利者,为何不能进入这皇城之中,莫非这皇城之中还有其他的主人,更或者说,梁溪先生认为城外的金人才能做这皇城的主人不成?”李璟脸上虽然露出笑容,但是言语之尖锐,让人震惊,更是让人心寒。

“你一个盗贼之子焉能坐龙庭?我大宋皇帝陛下虽然被金人所囚,但还有太子存在,就算皇帝陛下遇难,也是有太子登基,你李璟是一个乱臣贼子,老夫听说你入城的时候,除掉你的兵马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迎接,李璟,这就是民心,你就算是暂时夺取了天下又如何,你征服不了民心,迟早就会失去天下的。”李纲大声说道。

“真是笑话,本王能征服天下,也自然能征服人心,赵宋不过是一个失败者,你李纲所忠的也不过是赵氏而已,而不是整个天下。”李璟怒极而笑,望着李纲说道:“你如此食古不化,难道不知道,这赵宋江山是怎么来的吗?那是从柴氏孤儿寡母手中夺取的,要说乱臣贼子,赵匡胤才是真正的乱臣贼子,他赵匡胤能夺取天下,本王为什么不成?”

“你也配与太祖皇帝相提并论,太祖皇帝英明神武,乃是天命所归,柴氏顺天应人,才将皇位禅让,你李璟又是什么东西?”李纲摸着胡须,朝皇宫拱手说道。

李璟摇摇头,指着李纲说道:“梁溪先生,你已经老了,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一个王朝的衰落本身就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赵宋是如此,日后本王的江山也是如此。你的学问虽然不错,可惜的是,只卖给了一个赵宋。你回去吧!”

李璟摆了摆手,却是不管李纲,这一个老人,当自己的理念彻底崩溃的时候,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才会有如此反应,李璟若是和这样的人争论,平白跌了身份,但是这样的人偏偏又不能杀之,只能让他们告老还乡。

“李璟,老夫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李璟刚刚走上几步,身后传来一声惊叫,接着传来一声大响,转身望去,却见李纲花白的首级撞在宫门之上,鲜血迸出,自己却已经倒在地上。

杜兴赶紧上前,在李纲鼻下试探了一番,摇摇头,显然李纲已经不可能救活了。

“王上,李纲愚忠,赵宋江山已经灭亡,他还想着赵宋江山,此人若是留在世上,也只能会是一个擅长蛊惑人心的贼人,这个时候能自尽而死,才是真便宜他了。”杜兴跟随李璟最久,一下子就看出了李璟的心思,赶紧在一边劝说道。

“厚葬吧!”李璟一声长叹,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了下去,原本还有心思领着众人游览一下皇宫,这个时候却是自己一个人行走在皇宫中,脑海之中总是回想着李纲最后的怒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