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陷落

小说: 宋末之乱臣贼子 作者: 堕落的狼崽 更新时间:2018-02-04 02:02:50 字数:2122 阅读进度:852/1602

安塞堡属于绥德军,是大宋和西夏军交界的地方,后来李璟占据整个关中之后,安塞堡并没有撤除,仍然是属于绥德军的管辖范围之内,绥德军指挥使并不是别人,而是扈成,这个李璟的大舅子,被李璟塞到绥德军,做了李乔的手下。

不过因为绥德军刚刚经历了变动,以前虽然属于西军的一部分,但是西军十几年的战争,早就将西军拖垮,扈成成为绥德军指挥使之后,也只能勉强支撑绥德军,维持绥德军的训练,缓慢的恢复实力。索性的是,李璟击败了李乾顺之后,关中和西夏的局势也得到了缓解,绥德军的实力虽然比较弱,但是边境祥和,倒是给了绥德军发展的机遇。

清晨安塞堡的城门缓缓打开,驻守安德堡的不过是一个五十人的大队而已,设有队头、押官等五人组成的队伍,队头是一个叫做孔建的中年军人。他上了城墙之上,望着远处辽阔的边境,看了半响之后,见没有什么变化,这才放心的放下手中的千里镜。

“呵呵,王上神勇,打的西夏人不敢东进,连老皇帝都死了,现在的皇帝不过是一个小孩,嘴上无毛,连自己母亲都成了王上的嫔妃,还能什么作为?孔兄,你认为西夏人这个时候还会来进攻不成?”身后传来一阵笑声,却是见押官刘志浩走了过来,不在意的说道。

“谁知道西夏有没有其他的心思,刘兄,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几天沿途的商旅好像少了许多。”孔建有些担心的说道:“平常我们安塞堡虽然不是交通要道,但也是进入关中和西夏的道路之一,每天也有不少的商人经过这里,可是现在这里却很少有商旅经过,显然有些不对啊!”

刘志浩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也忍不住收了起来,商旅有的时候能代表一些东西,商旅减少,要不就是沿途有盗贼,要么就是有更加便捷的道路行走,但是他知道关中的盗贼几乎是少之又少,而在安塞堡附近也没有更加便利的道路行走了。

那出现这种情况,恐怕只有一个可能,在西夏境内出了问题,刘志浩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或许是因为西夏小皇帝不行,所以境内盗贼甚多,也影响到我们这边的商旅。”

孔建望着一边的狼烟,沉默了片刻,说道:“但愿如此吧!若是不是,那只能是为王上尽忠了。”在安塞堡这个地方,虽然升官很容易,但同样的是面对的危险也就多了。敌人一旦进攻,第一个对付的就是像安塞堡这样的前线堡垒。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小心防备,就算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们也要如此,一旦真的是西夏人要对我们发起进攻的话,必须立刻通知王上。”刘志浩也有些担心的说道。安塞堡虽然比较坚固,但到底不过是五十人,加上堡中的老弱妇孺,加起来也不过百余人,面对西夏人的进攻,这些人填牙缝都不行。

“堡中的老弱必须立刻弄走,一旦敌人进攻,我们死了也就算了,但是堡中的老弱不能死了,这些都是我们的希望。”孔建转身望着安塞堡,安塞堡前后不过三百步左右而已,各种配套倒是齐全的很,甚至在堡外还开辟了良田,供给堡中人口。

不时的看见堡中老人正在洗着衣服,童子正在相互打闹。甚至还能看见自家的婆娘,正在空地上织布。原本是一片祥和的景象,但一旦西夏人来临,这些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鲜血将会遍布整个关中大地。

“是。”刘志浩也知道事情有些紧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敌人来攻,自己等人战死也就算了,可是自己的子嗣不能死在这里,最起码也要为自己留下一丝血脉。

孔建正待下去吩咐老弱撤退的时候,忽然大地一阵震动,远处有烟尘冲霄而起,孔建好像想到了什么,面色苍白,和刘志浩两人相互望了一眼。

“敌袭,敌袭。”一阵阵凄厉的声音响起,瞬间传遍了整个安塞堡,安塞堡在一阵平静之后,发出一阵阵惊叫声,老弱纷纷躲入房中,四十多名边军纷纷拿着武器上了城墙,城墙垛子上狼烟已经点燃,漆黑的狼烟直上云霄,数里之外,有一道道狼烟升起,这是数里之外的烽火台看见而来安塞堡的狼烟,赶紧传讯远处的烽火台,瞬间关中西北部各处的烽火台一下子点燃了。

“该死的汉人,点燃了烽火台,快,快冲上去杀了他们。”一阵阵喊杀声传入孔建的耳中,孔建面色苍白,密密麻麻的西夏军队冲了过来,无数弓箭落下,瞬间就将安塞堡笼罩其中,一阵阵惨叫声传来,孔建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是手执盾牌,指挥残兵抵挡,可是五十人又能抵挡多长时间内。

不过半个时辰,安塞堡陷落,堡内一百五十八人尽数被杀,血流成河。在安塞堡之后,关中西北部一天之内,连陷三堡,死伤近千人。关中大地烽烟四起。

安德堡之战不过半个时辰,但是它掀开了靖康元年第一场的战争,后世史书家认为安德堡之战意义不凡,拉开了李璟一统天下的序幕。

李璟是在梦中被人惊醒,听说李甫和公孙胜连夜进宫,顿时知道有大事发生,否则的话,两人不会在这个时候进宫,虽然麒麟阁和军机处每天都有人值班,生怕有紧急事情发生,但是一般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有由值班的人处置完毕。这个时候李甫和公孙胜两人联袂而来,足见事情已经到了危急关头。

“快,传进来。”李璟掀开锦被,一边的朱琏也知道事情紧急,也不顾泄***,帮助李璟披上锦袍。

“王上,三天前,西夏大军突袭安塞堡,安塞堡、白狼堡、清城堡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全部陷落,军民死伤近千人。”李甫公孙胜两人脸上充斥愤怒之色。

“什么?”李璟面色一愣,顿时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