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还没睡醒吧

小说: 宋末之乱臣贼子 作者: 堕落的狼崽 更新时间:2018-01-29 16:30:45 字数:2143 阅读进度:675/1552

“老师。”李璟并没有站在船舷上,而是下了战船,站在岸边,看见李纲身着紫袍,面色威严,李璟心中一笑,朝对方拱手,神情倒是恭敬的很。

李纲却是心中一怒,李璟身着便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书生一样的,但是他却是身着官袍,主要是突出场合所在,也是为了彰显即将交谈的重要性,没想到李璟居然将其当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穿着长袍,好像是在家里一样,就算李璟执礼甚恭,李纲也是心中不满。

“不敢当,下官何德何能,能当唐王的老师,下官也不敢收唐王这样的弟子。”李纲冷森森的说道。他望着李璟的模样嘴角更是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李璟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不变,双手放了下来,只是腰杆却是站直了许多,笑呵呵的说道:“李大人,黄河浩瀚,风景不错,本王刚才钓了几尾黄河鲤鱼,可以不如让下面人烧上一席好菜,我等可以好生享用一番。”既然李纲自称下官,李璟自然也不用和对方客气,口中也开始称孤道寡。

李纲嘴角抽动,正待说话,身边的一个文官赶紧笑道:“王上所言神识,宇文虚中早就听说黄河鲤鱼的美味,只是价格太高,下官享用不起啊,平日里也只能在闲暇的时候,驾小舟一叶,冒险在黄河上垂钓一番,只是运气很差,极少有上钩者。”那文官言语之中充斥着一丝自嘲之意,但实际上却是在害怕李璟和李纲谈崩了,赶紧在一边缓解一下气氛。

“原来是资政殿大学士宇文虚中,本王虽然在太原,但是也知道你的名字。”李璟双目一亮,宋朝有许多文臣李璟并不知道,尤其是在北宋末年,官场之上尔虞我诈,也不知道多少大员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但是宇文虚中这个人李璟却是记得很清楚,因为他是一个很有名的内奸,对赵氏忠心耿耿,可惜的是,却碰见赵构这样猪一样的队友,最后自家百余口人都被金人斩杀的干干净净。

“王上也知道下官的名字?”宇文虚中很惊讶的望着李璟,资政殿大学士听上去很不错,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权力,只是皇帝对自己身边人的一个恩宠而已,权力远在李纲等人之下。只是没有想到,李璟居然认识自己,这倒是让宇文虚中没有想到。

“呵呵,宇文大人的名声,李瑾自然知道,请吧!”李璟笑呵呵的说道:“今天只谈论风月,不谈论公事,免得浪费黄河如此美景。”

李纲听了眉头一阵颤抖,就想着发火,却被宇文虚中拉了一下袖子,顿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只能是跟在李璟身后,上了船只。

李璟邀请李纲和宇文虚中坐了下来,宇文虚中扫了几案上一眼,忽然看见上面写着“西安州任得敬”几个字眼,顿时轻轻的咦了一声。

“怎么,虚中认识任得敬这个逆贼?”李璟装作不经意间,将纸张扔在一边,说道:“任得敬乃是西安州通判,莫非是虚中同年?”

“不敢,不敢,下官倒是听过其人。”宇文虚中赶紧说道。

“呵呵,幸亏只是听过其人,若是之间有些瓜葛就不大好了,此人勾结西夏,准备举西安州而降之,被李乔将军发现,已经满门诛杀了。”李璟笑呵呵的说道。

“李璟,那任得敬就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那也是朝廷的官员,要杀要剐,也是朝廷说的算,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还将其满门抄斩?”李纲听了顿时勃然大怒,忍不住大声训斥道。

“西安州是朝廷的地方?李大人不要说笑了,且不说任得敬将西安州献给西夏,朝廷对西夏无可奈何,只能嘴巴上叫嚣几句而已,就说眼下吧!本王的军队已经占领西安州,朝廷能将本王如何?”李璟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掌握大义,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训斥别人,却分不清楚眼下局势的人。道德仁义在乱世之中又算什么呢?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只能凭借刀枪说话。

“献给西夏?”宇文虚中顿时吃了一惊,面色一冷,冷哼哼的说道:“此人该杀,王上此举为天下人都出了一口气。”他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人,知道任得敬此举若是真的成功了,将会对大宋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大宋天下,边疆城池不计其数,现在大宋朝廷威望不足,兴兵造反者很多,加上李璟声势浩大,朝廷难免会给人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各个地方也有不少人有其他的心思。

但无论是归顺李璟也好,或者兴兵叛乱也好,都是汉人内部的事情,投靠其他国家,那就是叛国了。宇文虚中自然是心生怒火,为李璟的行为拍案叫好。

“看,朝廷不能解决的事情,我李璟能解决,这就是差距,不是吗?”李璟笑呵呵的望着李纲。

“哼,若不是你兴兵造反,使得西军被陷幽州,禁军不能进入关中,任得敬有天大的胆子,恐怕也不敢背叛朝廷。”李纲冷笑道:“李璟,事情既然已经说出来了,你我也不必绕弯子了,你的军队立刻退出幽州,离开洛阳,撤军关中,返回你的河东路,去当你的唐王就是了,朝廷保证对河东路秋毫无犯,河东路也当做你的封地,世袭罔替,如何?这样你也能给你的部下交代一番,也免得为天下人所唾弃。”

“李大人从汴京到洛阳,一路上鞍马劳顿,昨晚大概也没有睡好,现在还没有睡醒,还是回去多睡一下吧!”李璟仍然是笑容满面,拍了拍手,就见几个近卫军走过来,李璟指着李纲说道:“梁溪先生还没有睡醒,你们先送他回洛阳,等他睡醒了才来见本王也不迟。”

“李璟,李璟,你放肆。”李纲听了老脸一阵通红,他如何没有听出来李璟言语中的意思,顿时勃然大怒,正待说话,却见两个近卫军也不管李纲的身份,两人就强行将李纲搀扶了出去,沿途就听见李纲一阵阵叫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