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怒推帝姬

小说: 宋末之乱臣贼子 作者: 堕落的狼崽 更新时间:2018-01-28 14:22:43 字数:4445 阅读进度:468/1602

“明日跟我进京,你可愿意?”李璟望着眼前的‘女’子,仍然是那样的清丽,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冷漠的双目中流‘露’出来的眼神就好像是一柄利剑一样刺入李璟的双目之中,让李璟心中十分恼火。。: 。

“不愿意,妾身还是愿意留在河东路。”赵夫人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复杂,她很想回到汴京,回到自己父亲身边,但是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若是回到京师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朝中上下会如何说自己,自己如何是从贼寇手下逃得‘性’命,要知道连蔡鞗都已经死了,更不要说自己了。

“既然如此,你就留在这里吧!”李璟听了之后面‘色’一动,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却是让对方退了下去,赵夫人面‘色’一愣,这种情况她也没有想到,李璟看自己的眼神,她能感觉的出来,这里面的‘欲’望,甚至她都已经做好了被李璟霸占的准备。被李璟霸占成为李璟的‘女’人,总好比回到京师,被人猜测、耻笑的好。

没想到李璟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霸占自己,而是让自己退了下来。赵夫人在惊讶之后,心中一松,赶紧退了下去。

“好一个‘女’子,虽然身上穿的衣服不行,但是耳边的耳环简单啊!”李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近距离的打量了一下赵夫人,从衣服上并没有看见什么,但是一对小耳环就让李璟感觉到眼前的‘女’子绝对不简单,那个死去的赵通判原本只是一个下等官吏,身边的‘女’人就算再怎么有钱财,但也不能在戴着一对雕凤金耳环,这个不是一个臣子应该有的耳饰。

李璟并没有占有对方,因为对方的来历让他心生迟疑,能装扮如此,或许只有那一个人,这让他迟疑不定,自己现在还没有到与朝廷反目的时候,这个时候做出一些事情来,恐怕会被朝廷围攻。如何解决此事,李璟到现在还没有做出决断,现在起兵,李璟自然是不会害怕朝廷的兵马,但是双方厮杀之后,李璟得到的肯定是一个残破的江山,而等到自己统一天下,或者说还没有统一天下的时候,金军已经杀来了,李璟的兵马真的能抵挡金军的进攻吗?李璟还没有自大到那种地步。

不知不觉之中,李璟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等到自己被人摇醒的时候,外面的月光正上中天。

“什么事情如此紧急,莫非天要塌了?”李璟望着闯进来的李大牛,微微有些有些不满的说道。大家都是一起长大,像今日这种情况,李璟还真的没有遇见过,心中虽然不满,但还是调笑的说道。

“公子,暗卫来了消息,而且走的是绝密渠道。”李大牛面‘色’凝重,说道:“听暗卫说,洺州方向好像也发生了变故,他原本是准备从洺州方向过来,硬生生的换了方向。”李大牛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条。

李璟听了面‘色’一变,接过纸条,李大牛赶紧从一边拿出唐史来,李璟对照上面的数字,仔细的翻译着上面的文字。

“可恶,我说怎么会有金牌前来,分明是想赚我回京。”随着最后一个字的出现,李璟忍不住将手中的‘毛’笔砸在地上,一声怒吼。

李璟从来不否认自己野心勃勃,但却从来没想过现在这个时候造反,一方面自己还没有完全的积累足够的力量,文臣武将缺少,另外一方面,朝廷在天下的影响还是有的,这个时候造反,时机不对,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强大的金军正在缓缓崛起,大辽即将没落,这段时间,李璟都想着装孙子,等到靖康的时候再行起兵。

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积累,朝廷的在北方已经失去了威信,金军虽然强大,但是也陷入了汉人战争的泥潭之中,但是现在看来,朝中已经有人等不到那个时候了,现在就想借自己回汴京的机会杀了自己,夺取整个征北军。

“大将军,反了吧!”李大牛忍不住大声说道。

“大将军,反了吧!”屋外又传来一阵怒吼声,李璟打开房‘门’,却见栾廷‘玉’、张清等武将纷纷跪倒在地上,大声喊道。

李大牛的举动惊醒了栾廷‘玉’等人,暗卫送信的人马也将汴京的事情说了一遍,这才有了刚才之事,李璟还发现远处的张择端等人,这些人都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一丝惴惴不安来,李璟若是造反,自己这些人必定是首当其冲,不臣服,就会为李璟所杀。

“大将军,请听下官一言,朝廷对大将军始终是善意的,擅自斩杀边关大将,这也是不符合常理的,还请大将军明察。”张择端赶紧上前说道。

“真是笑话,金牌传令,让大将军回到汴京,然后暗中下手,这是何等的‘阴’险毒辣,这样的朝廷,还需要我们去辅佐的吗?大将军,反了吧!”张清大声喊道,他心中十分高兴,原本就是梁山贼寇出身,比军中的那些朝廷唱出身的人天然的感觉差了一些,现在若是李璟起兵造反,那就差了许多。

李璟正待说话,却听见旁边传来一阵惊叫声,却见赵夫人正起怯生生的站在那里,神情惊恐,好像是见到什么了了不得的大事一样。

“你们都退下去,这件事情,我还要认真考虑一下。”李璟冷哼哼的望着赵夫人一眼,心中的一点怒火生成,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了下去,自己却是朝赵夫人走了过去。

“你,你不要过来。”赵夫人看着李璟双目中喷出的怒火,好像感觉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大声惊叫道,身形连连后退。

正在离开李璟房间的李大牛等人对此好像没有发现到一样,头也不回的出了李璟的小庭院,更是让赵夫人一阵失望。

“你,你不要过来,我,我是。”

“茂德帝姬赵福金,对不对!”李璟猛的拉着对方的双手,双目闪烁着凶光,冷笑道:“老子在这边奋勇厮杀,还想着保家卫国,名流千古呢!没想到你家老子,哦,还有你家老公公都想着要我的‘性’命,他们以为我李璟是泥捏的不成,随便他们摆布吗?”这件事情里面若是没有蔡京的影子,李璟说什么也不相信,甚至他还认为,这样恶毒的计策就是蔡京想出来的。

“这,这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啊!”茂德帝姬神情慌‘乱’,面‘色’苍白,忍不住反驳道。

“那你且说说,这匕首是做什么用的。”李璟忽然从她袖管里‘摸’出一把匕首来,匕首金光闪闪,宝石点缀,显然是一件宝物。

“这,这是我防身所用。”茂德帝姬浑身颤抖,双目中闪烁着一丝绝望。

“不管是不是,今日之后,你就是我李璟的‘女’人。”李璟冷哼道:“原本是想放过你的,可是看你这个样子,大概也是不想放过我。”说着李璟一把抱住茂德帝姬,就朝房间走去,他心中邪火熊熊燃烧,幸亏自己组建了暗卫,幸亏自己暗卫在京师发现了这件事情,否则的话,自己一旦离开河东路,无论是走大名府也好,或者是过洛阳也好,一进入朝廷的地盘,立刻就会被朝廷的军队锁拿。就算是有一千近卫军也抵挡不住朝廷的进攻,最后只能是为敌人所擒,送入朝廷的大牢之中,甚至会成为第二个“岳飞”也说不定。

茂德帝姬感觉到一阵绝望,双臂不停的敲打着李璟的后背,可惜的是,她的力量在李璟眼中不过是给自己挠痒痒,进了房间,后脚关上房‘门’,就将茂德帝姬扔到‘床’榻上。

“哼,‘女’人生的美貌,本身就是原罪。无论是蔡家也好,或者是朝廷也好,都没有保护你的实力,现在和本将军在一起,天下之大,还真是无人能够伤害你。”李璟望着茂德帝姬,楚楚动人,这是皇室之中最美丽的‘女’子。史书记载,金军围困汴京的时候,第一个索要的‘女’子就是茂德帝姬,足见她的美貌已经天下闻名了。

“你,你不要过来,我是蔡鞗的夫人,蔡鞗可是你的朋友啊?”茂德帝姬大声喊道。

“这件事情的背后到底是什么,谁都不知道,蔡鞗是不是参与其中,我也不知道。更何况,他现在死了,他的妻子我自然哟帮忙照顾了。”李璟冷哼哼的说道。他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无论是蔡家也好,或者是赵家也好,他心中充满着愤怒,这个茂德帝姬出现也不是时候,她若是闭‘门’不出,李璟的怒火也不会燃烧到她身上,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李璟已经扑了上去,强大的力量撕开了茂德帝姬身上的衣服,‘露’出雪白的一片,虽然此刻她身着不是华美,但是在李璟眼中,她尊贵的身份、高高在上的眼神更加让李璟有征服的念头。虽然,茂德帝姬是在挣扎,可惜的是,在李璟强大的力量面前,这点力量无疑是弱小的,根本不能阻挡。

“一枝独秀”李璟感觉到‘花’心中异样,忍不住双眼一亮,笑道:“难怪蔡鞗会在外面养着外室,留恋青楼之间,大概就是你身上的异样吧!就算是蔡鞗碰见之后,也是败兴而归,哪里还会在你身上留恋的。”一枝独秀乃是十大名器之列,内外宽度相同,很难到达‘花’心中间,一般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天长日久,哪个男人还会在他身上用心。

“你,你不得好死。”茂德帝姬心中凄苦,粉脸上留下泪水,忍着身下强烈的冲刺,咬牙切齿的望着李璟说道。

“你死了?蔡鞗的尸骨还在那里呢?你不会想将他的尸骨弃之荒野吧!哼哼,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将你衣服扒的‘精’光,悬挂在城‘门’之上,告诉世人,这是当今天子最美丽的‘女’儿,蔡京的儿媳‘妇’,嘿嘿,我倒要看看,这两个人如何想要我的‘性’命。”李璟很得意的说道。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能遇见十大名器,这种十大名器可以不可求,李璟后宅之中,也只有一个三江‘春’水,现在又多了一个一枝独秀,上天对他还真是不薄。

原本还想着挣扎的茂德帝姬听了之后顿时面‘色’一变,最后只能是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两行清泪流下,面对这种情况,茂德帝姬也无可奈何,她对蔡鞗没有多少感情,但也不能允许蔡鞗尸骨弃之荒野。更不要说,让自己光着身子悬挂在城墙,供天下人观看,让大宋皇室成为天下人的笑话。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茂德帝姬身形颤抖,感情上厌恶李璟,但是身体却背叛了自己,诚实的反应着生理上的感觉,甚至连反抗力度都小了许多。

“嘿嘿,在外人眼中你已经死了,既然如此,你就已经死了。”李璟感觉到‘玉’壶之中,流水潺潺,顿时得意的笑道。他知道身下的‘女’子再怎么厌恶自己,但是面对自己强大的进攻,身体也会背叛对方,想到这里,他拍了拍对方,在对方不解的眼神之中,将其翻了个身,然后在其羞涩之中,从后面‘挺’了进去。

“你,你快点放我下来。”茂德帝姬自幼接受宫廷教育,哪里曾接受这些动作的,就是蔡鞗虽然在外面学了不少,但也不敢在公主身上使用这样的动作,两人之间大多是教科书式的动作,连‘花’样都没有,天长日久,蔡鞗自然会疲惫这种事情。

轮到李璟这里,李璟岂会在乎对方帝姬的身份,该怎么来就怎么来,一番动作之后,茂德帝姬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强烈的刺‘激’让她忘记了羞耻,甚至连蔡鞗此刻都消失在她心中,家国天下,也都全部消失,只能是沉‘迷’在快乐之中。

也不知道多久,才听得一声哀鸣,茂德帝姬瘫倒在‘床’榻之上,李璟却是没有抱着如此美‘女’睡觉,天知道茂德帝姬醒来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成吉思汗是怎么死的?李璟不想成为第二个成吉思汗。

回到房间之后,李璟换了一身衣服,就坐在‘床’榻上,一阵放松之后,原本愤怒的火焰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才有心思思考眼下的局势。

朝中是什么变化,为什么有这样的变化李璟并不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朝廷想借着李璟进京的机会杀了李璟这就是事实。李璟想在这段时间蛰伏下来,准备伺机而动的计划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