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两个世界

小说: 时间门之伪装的文明 作者: 寒楚小生 更新时间:2018-01-24 05:41:04 字数:2416 阅读进度:73/222

我们四个人就如同一支离弦的箭,狠狠地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丧尸群中穿过去。

胖子挥舞的棍子力气极大,撞上的丧尸,全被他甩开了。

也亏的是他力气大,不然丧尸就顺着棍子就扑我们身上来了。

不过也并非一路势不可挡,偶尔见危急情况,胡恋便会出手相助。也并非用枪,除非紧急关头。

她的身手,我们早就见识过,如今也没有让我们失望。动作之快,让后面的我和杨导还没看清呢,丧尸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杨导吓得面无血色,要不是我在她后面一直安慰鼓励着她,估计早已经崩溃的一塌糊涂了。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然而在我此时看来,我们走的这一条看似平坦却九死一生的路,比蜀道更难。

事情的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想象,很顺利地就来到了酒店门口。

其实说实话,有着这么一个厉害的女人在身边,让人感觉真的很安全。这样说虽然有点丢脸,但事实的确如此。

当然,此时此刻,也绝不能忽视胖子的功劳。

胖子在酒店门口大声叫道:“快进来!”

我后脚才踏进大门,胖子已经把门给关上了。

这种玻璃门并没有锁具,所以胖子就把棍子插在门把上当成栓来使。

门外的丧尸一股脑撞了上来,门上当栓的那根棍子顿时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嘎嘎声,显然是根本抵挡不住丧尸如此变态的冲击。

我心想在这样下去,不仅木棍抵挡不住,这玻璃怕是也要塌了。

胖子一个人抵着双脚,用肥大的身躯配合木棍抵挡丧尸的攻势。我们也忙过去帮忙,配合胖子一起堵在门口,感受着外面透过玻璃门传来的真实恐惧。

四个人,一条棍子,两扇玻璃门,成就了这一方看似平安的净土。

门如果被撞开了,那今天晚上我们四人估计就凶多吉少了。

乍一看,门外少说也得有三四十来只丧尸。而我们就只有四个人,得一个挑一群才能有活下去的希望。

玻璃门仿佛一道天堑,隔出两个世界。门外的世界残忍可怕,门内的世界恐惧不安。

我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却又不用担心被抓伤地仔细观察过丧尸,只因隔着一道玻璃门。

经过刚才一路惊魂,我浑身有点疲软,使不上力气来。

再看旁边的杨导,此时坐在地上,浑身颤抖着抽泣。这声音就是一支支无形的兴奋剂,让门外的丧尸们更加的疯狂。

用自己身躯坚守阵地的胖子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

我心里很明白,这样顶着门肯定不是办法。我们的力气有限,而它们不知疲累,这样下去,到了最后还是会被它们破门而入。那时候,我们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会死的更凄惨。

我看着酒店大堂内的一张张的八仙桌,顿时计上心头。

“胖子,再坚持一下,我去去就来。”

有时候说话其实也很有讲究,此时我的一句‘去去就来’,可把胖子急坏了。他以为我要临阵脱逃,大骂道:“我去你爷爷的老伍,我就知道你他娘的怕死。我告诉你,今天只要胖爷我挂了,第一个找的就是你。”

我也气得够呛,心说我他娘的在你心目中原来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呀。不过也懒得和他解释,快速把大堂内的八仙桌一张张挪过来,排成一排。

胡恋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对胖子说:“你省点力气挡住门,他已经想到办法了。”

其实这也是我刚刚才想到的,一般玻璃门都是可以双向打开。

现在之所以还保持着关闭状态,是因为丧尸和胖子他们双方的力气持平,谁也占不到太大的优势。一旦哪方优势过大,门便会打开。

其实这样的平衡,最大功臣还是那根被胖子用来充当门栓的棍子。如果没有它,光是我们几人根本就是螳臂当车。

也所幸酒店地板光滑的原因,我挪动桌子非常迅速。

胖子听了胡恋的解释,也不说话了,吃奶的力气也使上了。

我看他五官都拧到一块去了,满脸涨红,显然是用了死力气了。便对他叫道:“胖子,你他娘的悠着点,可别自己把门撞开了。”

其实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外面的丧尸始终可以看到里面的诱惑,根本不会走。所以无论胖子怎么抵住门,除非他突然吃了大力水手的菠菜,否则想要把门撞开,简直是痴人说梦。

胖子在那边大骂:“你他娘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倒是动作快点。这木棍快要断了,待会大伙儿只能一起死了。”

很快,八仙桌的队伍已经排到了胖子面前。

胡恋百忙之中朝我嫣然一笑,我看的不禁呆了。

胖子不开心了,破口大骂:“我说老伍,你他娘的要做什么就快点好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还有心思在这里眉目传情?”

桌子还缺两张,可是近处的都已经被我挪完了,只剩大厅角落处还有几张桌子。

我快步跑过去,拉起桌子就往门口跑。

被胖子这么一催促,加上内心的紧张激动。丝毫没有注意到,被我拉开的桌子下面,居然缩着一个血淋淋的黑影。

桌子一挪开,仿佛是给一副棺材开了棺盖,那黑影刷地就扑了过来。手舞足蹈,把根本毫无防备的我抓了个正着。

在我们往酒店里面冲的时候,场面一片混乱,眼前除了丧尸还是丧尸。如今把尸群隔绝在外面,谁又会想到原来这桌子下面竟然还躲着一个?

我浑身的寒毛在瞬间倒竖起来,根根如针。我想,我平生经历的所有恐惧,怕是没有哪次能比得上这一次来的突然了。

这如果不是一只懂得埋伏的丧尸,那肯定就是才被抓伤尸变的。她原本也是这酒店里的一员,不巧遭遇袭击,然后就躲在了桌子底下。

而尸群被我们所吸引,来到了外面,于是她就在桌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尸变了。

不过此时我该思考的显然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如何摆脱这丧尸的夺命钳子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