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前世今生

小说: 圣龙图腾 作者: 风青阳 更新时间:2018-04-20 18:12:29 字数:2356 阅读进度:375/1120

脑袋枕在她的香肩上,闻着她的幽香,低头一看,那是深不可测的峰峦,手掌都难以掌控。

姜自在眯了眯眼睛,在她耳边道:“为了勾引我,老妖婆可花费了不少功夫呢。”

“小白菜非同凡响呢,身边的花花草草多了,我老人家可不得展现出压箱本领呢。”九仙粉舌游转,娇声说道。

她的身姿仍然轻轻摆动,摩挲之间,都是浓情蜜意。

姜自在深深闻了一口她的香味,他总想永远的记住,所以他才会抱得更紧,就是害怕她如镜花水月,一下就消散了。

也许如此气氛之下,不该去忧愁前路,可他还是摆脱不了,他的双手格外的用力,几乎要把她的柳腰都给勒断了。

“九儿,我不想失去了你。”姜自在声音沙哑,像是压低了声音的野兽在嘶吼。

九仙轻轻按住了他的手,柔声道:“前路漫漫,不管它命运坎坷,人生不过是一场幻影,找到所爱之人,享尽人间之乐即可,不要渴望太多,只会徒增烦恼呢,我们啊,就尽量去享受人生就好了。”

“是吗?”

姜自在苦笑着摇头。他知道,她从来未曾想象过希望啊。

可是,他知道,自己永远不能放弃。

他轻轻贴着她的脸颊,其实对他来说,这样抱着她,已经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了。

此时安静而自然,两颗心贴在一起,完全能听见她心跳的声音。

这样的心灵碰撞,永远都超越了肉身的冲动,尽管无数次梦幻和她发生点什么,可是当此时此刻,他只想守护着他。

她轻轻扭转了身体,正对着姜自在,温柔的捧着他的脸,道:“你啊,就像是一只坏坏的小奶狗,总是那么热烈,让我的心都年轻了,这荒谬的一生,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了。你可不能伤心,这世界有着无限的美妙在等着你,而我呢,说不定就能回到我的家乡了呢,你说,一切不就是圆满的结局吗?”

姜自在迷糊道:“你的家乡,不就是神宗吗?”

她咯咯直笑,笑得花枝乱颤,眼泪都流出来了,道:“傻瓜,这里怎么可能呢,你可曾见过,我对这里有一丁点的归属感吗?”

“那你告诉我,你的家乡在哪里?我要带你回去。”姜自在认真道。

她却微笑说:“那是一个你到不了的地方。”

“为什么?”

“因为,那是另外一个世界。”

“另外的世界?”姜自在有些迷糊,起源大陆,不就是世界了吗?

看到他迷惑却又认真的样子,九仙轻轻的用纤细的手指,帮助他整理好了散乱的发丝。

她说:“看在你对我这么好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连九神都不知道的秘密呢。”

“快说,不然捏爆你。”姜自在把手捏在了她的翘臀上,威胁说。

“粗鲁。”九仙白了他一眼,这个眼神,已经能让人浑身酥麻了。

她将双手轻轻的搭在姜自在的胸膛上,眼神颤抖了一下,似乎勾起了一些回忆吧。

“我有上辈子的记忆,自我生下来开始,我就有前生的记忆。”

听到这句话,姜自在就觉得匪夷所思,原来她说的家乡,竟然是上辈子的家乡。

他没有插话,认真听下去。

“我的前生,在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那是一个没有任何武者的地方,所有人都是凡人,但是却有着你们无法想象的科技,对你们来说,那可能会是一个神奇的世界,那里,并不属于起源大陆。”

“怎么可能……”姜自在瞪目结舌。

竟然会有这样的世界吗,怪不得,九仙有时候说的话,都会如此的奇怪。

她眼神陷入了茫然之中,呆呆的说:“我是个非常平凡的人,我父母从小的离异吧,爸爸选择了离开我们母女,去找其他的女人了。是妈妈把我养大的。你没法想象,我有多么的平凡,连长相,都平凡的放在人堆里,都没男人愿意多看一眼……”

她抓住了姜自在的手臂,有些用力,指甲已经轻轻的刺在了姜自在的肉上。

也许,这种回忆是痛苦的。

“妈妈太辛苦了,靠着体力劳动,来换取生活的经济来源,我们相依为命,我努力的学习,努力的考试,毕业之后,我当了老师,开始有了稳定的收入,可以报答了妈妈的恩情,让辛苦了一辈子的她,可以好好休息了,可是,可是啊……”

她忽然哭了,姜自在永远都没想到,她会有这么绝望和痛苦的时候。

“我生病了,半年时间,我就死了,那半年,她每天守在我身边,我是怎么过来的呢……我要报答她的,我……”

她有些颤抖的看着姜自在,已经说不下去了,她不敢去回忆那些事情,因为一旦回忆,心里就是揪心的痛。

“我想回家,我想回去照顾她,她年纪大了,再失去了我,她该怎么办啊……”

她颤抖的问姜自在,她到底该怎么办,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回家一直都是她的梦想,可是现在都快过去三十年了,她的妈妈还活着了吗,这三十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呢……

她一个人活着,她最疼爱的女儿在短短半年时间,在病魔的折磨下痛苦的坚持了半年,最后还是走了,那是她全部的精神依靠,未来的日子,她还有什么信念,能支持着她活下去呢。

“我好难受。”

九仙迷茫的看着他,眼睛里满是水雾。

她的手指一直都在颤抖之中,不知道该放在什么位置,直到姜自在抓住了她的手指。

她忽然破涕为笑,道:“你说,我这两辈子是不是跟开玩笑似的,一次就活到了二十四岁,一次也只能活到三十岁,如果有命运这个东西,我应该操他祖宗是不是呢?”

“是啊,就跟开玩笑似的。”

姜自在很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

他也想气氛缓和一些啊,可是说出了口的时候,发现喉咙就跟是在冒火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