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南宫风尘

小说: 圣龙图腾 作者: 风青阳 更新时间:2018-01-21 04:13:02 字数:3575 阅读进度:24/1317

麒麟会的第二天,姜自在还在苦修,若小玥便前来喊他,说南宫阙派来监察的人已经上门了。

“他们说,要着重调查我们四个。”若小玥十分气恼。

姜自在疑惑:“我们?以我们的年纪和本事,荒天关的事,怎么可能和我们有关系?”

这,明显就是来找麻烦的。

“谁来调查?南宫阙吗?”姜自在没想到,麻烦这么快上门了。

“不是,是姜君燮那个讨厌的人,和一个天鹏族的人。”

天鹏族,和麒麟王族一样,乃是炎龙皇朝传承古老的图腾氏族。

炎龙皇朝,只有一个皇族,就是炎龙皇族,在炎龙皇族之下,第二大氏族,就是麒麟王族。

麒麟王族衰败很多年了,近年纯靠紫麟王支撑,加上姜君鉴崛起,本被视为王族复兴。

除了一皇族一王族,目前还有鼎盛的‘九大氏族’,其中‘天鹏族’,就是九大氏族之一,整体实力不比麒麟五脉差。

甚至,超过没有紫麟王的麒麟王族。

那南宫阙,就是这‘天鹏族’的红人。

“姜君燮?”

姜自在当然对其印象深刻。

他是火麟府姜熵的亲儿子,比姜自在大一岁,去年的麒麟会第一,当年夺冠,就是武命境第七重了。

毕竟,他虽然觉醒的是玄级图腾,但是姜熵有本事,在图腾觉醒后,立马就找到了进化源‘天之翼’,让其进化成地级图腾‘天翼火麒麟图腾’。

相当于地级图腾起步,这起步,堪比炎龙墟的顶级天才。

实际上,去年他就去了炎龙墟,他本可以直接进祭神殿,但却临时改变主意,加入排名第二的‘圣龙宫’,如今是圣龙宫的杰出弟子。

据说,这一年进步,大得可怕,已经踏入了玄脉境,可以说,在天资上是仅次于姜君鉴的。

他,可是姜熵最大的自豪,也是他在紫麟王出事之后,得到拥护的最大资本——后继有人。

至于他为什么不加入祭神殿,而进圣龙宫,目的更加明显,就是想得到炎龙皇族重用。

毕竟,祭神殿,是炎龙皇都管不了的地方,往往从祭神殿出来,和皇族,总有那么一些间隙。

如今姜君燮的过来,让姜熵更有资本了。

但是,审查是南宫阙的事情,他来做什么?

姜自在和若小玥来到了前殿,姜妘甯和卢鼎星已经在这里了,在他们的另一侧,这时候正站着两个青年男子。

左边一位,身穿暗红色的锦袍,雍容华贵,双眼如有烈火灼烧,身上热浪袭人,一双眼眸细而狭长,从面相上看,便是阴狠之人,身上煞气重重,和姜熵不像,倒是可南宫阙很相似。

他便是姜熵的手中至宝,姜君鉴之外,如今麒麟王族最顶级的天才,还要超过姜妘甯的姜君燮。

姜妘甯也是玄脉境,不过,她长姜君燮一岁。

另外一身青年,身穿白袍,生得英俊潇洒,手中捏着一把折扇,长发束得整整齐齐,一副翩翩公子的装扮。

此人应该是来自天鹏族的青年,昨天人马众多,没看见他,但他能和姜君燮走在一起,身份当然不一般。

姜自在一来,那白袍青年便故作温柔的一笑,道:“人都来齐了呢,很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名为:南宫风尘,镇西大将军南宫阙,是我亲叔叔,旁边这位呢,相信就不用我介绍了。”

面对他的自我介绍,姜自在四人都没有反应。只有姜妘甯认识他,看她神情,似有一些不安。

南宫风尘也不觉得尴尬,而是继续微笑,道:“今天我来这呢,主要是受我叔叔所命,专门调查你们四个。接下来,我问什么,你们就答什么,若是不老实,外面可站着几十个我金鹏军的战士,我叔叔已经给了我特权,谁不配合,直接进‘凶煞狱’。”

刚见面,就直接来下马威了。

说完这句,看到这边四人,如若小玥这样的小姑娘,明显表现出害怕的情绪,南宫风尘才比较满意。

“都配合着点,走个程序,谁要是耍脾气,故意捣乱,被送到凶煞狱,就别怪我没救自家兄弟。”姜君燮沉声说了一句。

“谁跟你是自家兄弟啊。”姜自在笑了,这货,现在牛了,一年前,看到自己还不是绕着走。

“死到临头,还看不清现实。”姜君燮瞄了他一眼,眼神冷淡,如同看蝼蚁般无情。

“别浪费时间了,一个个来,从你这小丫头开始吧。其他人出去。”南宫风尘嘿嘿笑着,指了指若小玥。

“你们可别乱来,小玥,他们要是欺负你,就喊我。”姜妘甯叮嘱了一声。

三人在外面,只是隔着一道门,喊一声就能听到了。

不一会儿,若小玥就出来了,神色没什么两样,姜自在问她,她说里面两人就随便问了点没用的问题,就让她走了。

“他们,真的只是来走一个过场?”姜自在不是特别相信,落井下石的机会,他们怎会错过。

接下来,他们喊卢鼎星进去。

姜自在还是叮嘱了一下,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要冲动,现在不能给他们找到找麻烦的借口。

结果没多久,卢鼎星也出来了。

“这两人好没意思,只问我一加一等于几!我能不知道吗?”卢鼎星有点迷糊。

这就奇怪了,虽然问这种问题,也是一种嘲讽,但至少和姜自在想象之中,他们的落井下石不同。

接下来,他们喊了姜妘甯进去。

这次时间比较长,姜妘甯出来之后,低着头,忧心忡忡,有点心不在焉。

可似乎里面并没有任何打斗,只有谈话的声音。

“他们说了什么?”姜自在连忙问。看姜妘甯这满脸愁思,显然他们出了不少难题。

姜妘甯还没说话,那姜君燮就站在门口,呵斥了一声:“姜自在,让你赶紧进来,没听到吗?别浪费我时间!”

姜自在便想,等他们走了,再问姐姐不迟,他便先走了进去,那姜君燮重重的关上门。

眼前,南宫风尘摇着折扇,手里磕着瓜子,坐在椅子上摇头晃脑,他瞄了姜自在一眼,笑道:“妙啊,十五年废物,一朝崛起,在麒麟会上震惊全场,打了那么多人的脸,那感觉是不是很爽?”

姜自在点点头,道:“那可不是吗,几条老狗处心积虑要弄出点事情,当我破坏之后,看到他们的臭脸,实在再爽不过了。”

姜君燮沉声道:“姜自在,你说谁是老狗?”

“又没说你,急什么急呢。”姜自在摆摆手,再看南宫风尘,道:“有什么屁快放吧,别拐弯抹角的,骚得跟个娘炮似的,以为自己很俊吗?”

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南宫风尘坐直了起来,道:“很有意思,许久没有小刺头敢这样和我说话了。”

“这可怜人,没认清楚现实,还以为他是小王爷呢。”姜君燮嗤笑一声。

南宫风尘拍拍桌子,他站起来,围绕姜自在走了一圈,啧啧笑道:“很简单,今天只需要你完成我们一个小考验,我们就相信,荒天关事件和你没有关系,往后呢,就不会找你麻烦了。”

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也许没有为难若小玥、卢鼎星,但是明显对姜自在和姜妘甯,有一些安排。

这南宫风尘的桃花眼,确实让人恶心。

他瞄着姜自在,道:“听说啊,你有特殊癖好,喜欢把人裤子脱了,挂在闹市去。让人都想羞愧自杀了。”

姜君燮也道:“因果报应,种下的恶果,总有一天,会回报在自己身上。这就是天道。”

南宫风尘接道:“所以呢,我们秉承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原则,指导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决定给你一个小小的,不伤风雅的惩戒,你呢,主动一些,把裤子脱了,围绕大姜王城跑一圈,今天的审查就完事了,以后,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姜君燮笑道:“说起来,真的十分划算了。姜自在,以后办事小心点啊,你这些年纨绔生涯为非作歹犯下的错,终究会报应在你脑袋上的。”

南宫风尘收起折扇,摆手鼓掌,道:“还等什么呢,走起来啊,晚了可就没人参观了。那多可惜啊。”

他们一唱一和,跟唱戏似的,这可不是临时起意,很明显,这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相当狠。

“我要是不答应呢?”姜自在看着他们。

南宫风尘眨眨眼睛,笑了,道:“这也可以,凶煞狱的大门,为你敞开。你哥、你娘入狱之后,你是第三个,一家三口,狱中相会,美妙。美妙啊。”

其实换句话说,他们今天来,就是为了要将姜自在,送进凶煞狱的。

这也是南宫阙授意的。

他们,甚至在来大姜王城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

南宫阙,如此过分,他是报私仇,还是这一切,来自更高的授意!

姜自在无法确定。

也许,只有父亲,才能给一个答案吧。

但是,他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