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俘兵

小说: 秦朝直播间 作者: 那年南下 更新时间:2018-04-30 06:58:10 字数:2297 阅读进度:161/170

听到手下的禀报,乞伏黎并没有感到惊慌。

从一个月前与其恩师良汝古商量之后,乞伏黎对于此次入匈奴可是做了万全的准备。

当初为了掩人耳目,他忍痛将其部落的一半资源,牛羊全部拿了出来,交给所谓的部落联盟。

他与良汝古兵分两路,以良汝古为首的一路向着其余慕容、宇文、拓跋、段部、秃发、吐谷等五大部落出使献礼,麻痹对方。

而他乞伏黎则是秘密带着两万大军西进,向着匈奴边境的驿马图前进,趁着右谷蠡王——栾提科亚带着大军进攻秦国的空档偷梁换柱。

而之所以让乞伏黎亲自率兵,是因为料定所有人都认为他乞伏黎身体孱弱多病的原因肯定会坐镇后方,不会亲自率兵。

而他和良汝古也是料定这点盲区,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并且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乞伏黎也是随军带了不少的从六国遗民中的有名的大夫,而且身边布置了极其多的护卫护其周全。

乞伏黎带兵的才能不比其父差,甚至更强。因为他懂得比游牧名族更多的战术,这一切都是良汝古通过战国兵书的教导所成。

从入侵开始到现在,几乎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行走,并且带领的两万大军在这没有多少防备的草原上横行霸道。

最终以碾压的方式灭杀了驿马图这个对于匈奴而言的比较重要的战略位置。

并且劫掠了不少粮食、牛羊,女人,奴隶,武器。这些资源加起来足足顶他两个乞伏部落的资源。

所以这次计划中通过劫掠的方式补充自己部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剩下的就是借匈奴的手削弱其余五个部落的力量了。

“匈奴人已经到何处了?”

相对于手下颇有些惊慌的神色,乞伏黎虽然病弱,但是却并没有展现出任何的慌乱,反而是沉稳的问道。

“据探子回报,有一部上千的匈奴骑兵已经到到了咋们身后十里左右的地方。”

“而且还得到消息,栾提科亚率领大军进攻秦国边境已经战败,根据大军行进速度推算,也差不多快回到了驿马图。”

听到第二条消息,乞伏黎眉头皱了起来。

对于栾提科亚的回归可不是不是什么好消息,要知道他能够如今横行这片草原,就是因为匈奴大部分军力都被栾提科亚集结进攻偏头关去了。

而如今这支大军回归之后,自己这两万人马在将近十万大军的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不过看着后方长长的装载着劫掠而来的物资,乞伏黎却是笑了笑,到了将近西辛山的位置,再过不远就是他们东胡的地盘了,所以他完全没有想过硬拼的打算。

“叫你们提前准备的没忘了吧?”乞伏黎转身对着身边的一个年轻的将领问道。

那名小将点了点头:“王所吩咐的,属下并不敢忘。属下已经在后方布置了不少的陷阱,只要对方敢来,绝对让其毕生难忘。”

对于小将的回答,乞伏黎肯定的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先前准备好的其余五大部落准备的标志性物件儿所以人都换上吧。”

所谓的标志性物件儿就是东胡组成的部落联盟中,六大联盟的图腾,类似国家之间的军旗是一样的。

而此次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伏击的时候,将其余五大部落拉下水,让匈奴一方认为这就是东胡的联合劫掠。

虽然这次劫掠的有些过分了,将人家有数的聚居地都完全给劫掠烧毁了。

但是乞伏黎要的就是这种仇视的效果,到时候可以将仇恨全部平摊分到其他五个部落的头上。

那么匈奴如果敢发动战争的话,也是以整个东胡的名义,而不是以他乞伏不落地的名义。

毕竟乞伏黎这么做就是为了将其他五个部落帮到自己面前当挡箭牌,并且削弱他们的力量。

——————

距离乞伏部落大军不足两三里的位置,一群骑着战马在枯黄的草原上奔腾的匈奴大军正杀气腾腾地冲向未知的前方。

准确的说是杀向这次造成祸乱的“最阔祸首”。

这支千人的轻骑兵,在接到栾提科亚的命令之后,连忙每人带着三匹战马,然后轻装上阵以狂奔的速度向前冲去。

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已经与敌人极度接近了。

追击的匈奴轻骑兵大军浩浩荡荡的跨过了一条带着进冬的刺骨严寒,马桶不停蹄的往前奔走着。

“后面的都赶紧跟上,你们这个速度敌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个上岸的千账,手持马鞭对着正在渡河的大军呼喊着。

全部上岸以后,完全不知道此刻正躲在周边岸上的一双双深沉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们。

“看来这就是后面追击的匈奴人了。”埋伏在河岸上一处草丛处的乞伏部落的士兵暗暗说道。

他看了看周围的埋伏着的无数士兵的地点,就等信号一发就冲杀出去。

随着匈奴的追击骑兵全部渡河上岸以后,一支箭矢带着急响射向了刚刚正手持马鞭喝喊的匈奴千账。

“额啊!”

随着一声惨叫之后的怦然落地声之后,宛如信号一般激活了其他隐藏在各处的东胡士兵,是他们立即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射向了正恍然的匈奴骑兵。

“敌袭!敌袭!敌袭!”

反映过来之后的匈奴骑兵连忙失声大喊,企图惊醒愣神的同伴。

然而不用他的惊醒,大部分的匈奴骑兵已经反映了过来,然后纷纷开始驾着战马慌忙的躲避着四处飞射的箭矢。

有心算无心,没有任何准备的匈奴骑兵一瞬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并且专门为了速度追赶上敌人为目的的轻骑兵,此刻想拿出防御箭矢的盾牌和武器却是无能为力。

而且作为这支匈奴骑兵的指挥的那位千账已经在一开始就死了,而其他具备组织力的将领却正忙着躲避四处激射的箭矢和无数向他们冲击的东胡士兵。

这种情况下的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阻止反抗,或者突围的力量。

夕阳渐沉,这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争最终以匈奴骑兵战败为结果而结束。

鲜血染红了奔流的河水,倒映在天边的晚霞上更加的红的妖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