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攻城

小说: 秦朝直播间 作者: 那年南下 更新时间:2018-04-29 04:35:10 字数:2259 阅读进度:131/170

待夏天登上城楼之时,此刻两丈多宽的城楼上早就已经站满了无数的士卒,正肃穆而凝重的看着远方地平线。

夏天也转眼望去,顿时阴沉的眼神变得凝重了起来。

入眼之处的远方草原上,一团占据草原三分之二巨大黑色阴影正朝着这里缓缓冲来。

虽然看着速度很慢,但是却是因为人数太多的原因造成的,相反这团阴影的行进速度是极其的快速。

夏天知道这就是匈奴人,而且是漫山遍野的匈奴大军。

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敌人,虽然心中感到凝重,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怯懦和害怕。

毕竟这次和他一挑千的时候不同,这次有着阵营优势。

“你也来了?”

这时一个粗狂而又略微熟悉的声音在夏天的背后响起,夏天连忙回头一瞧,一个体型壮硕,身披玄甲的高大黑脸汉子正矗立在自己的身后。

这人正是比试输给夏天的徐闯。

“嗯。”夏天对着徐闯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自从输给自己之后就一直隔三差五的要找自己比试的黑脸大汉,夏天也是无比的头疼。

而且夏天也了解到,这个“非洲黑娃”就是性子太直了而已,见不得什么太过的事情,而这也是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会怼夏天的原因。

但是绝对不证明他只是一介莽夫,相反这人心思有些细腻,不然也坐不上军侯的位置。

“这次要不要和我再比一比?”徐闯说道。

还来?

听到这话的夏天也是无比的佩服这个家伙,输了差不多快五次了,居然还要比。

“这次我俩比一下谁杀的匈奴蛮子多怎么样?”徐闯见夏天不说话,开始自顾自的说道:“要是谁赢了,对方所斩获的军功就交给对方一半。”

所谓的军功受爵是商鞅制定的,只要是士卒斩杀敌人甲士(敌人的军官),并割掉其首级,就可以获得最低等的爵位“公士”。

而公士能够拥有田一顷,住房一栋,女仆一个,当然你要男仆应该也有。

而你杀的军官越多,获得的军功自然也就越多,获得的爵位也就更高。

而秦国规定的爵位足足有二十级之多,妥妥的一个打怪升级的模板。

从低到高依次是:1公士,2上造,3簪袅(zan,niao)知道你们不认识,打拼音了。

4不更,5大夫,6官大夫,7公大夫,8公乘,9五大夫,10左庶长,11右庶长,12左更,13中更,14右更,15少上造,**上造,17驷车,18大庶长,19关内候,20彻候。

当然你要升到满级还想再升级的话,光光刷怪是不行了,那你只能去干掉爵位授予者了。

那就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

当然,你要干的过他。

而这个军功制度将秦国的军队变成了虎狼之师,毕竟这种刷级只要有能力,是不会问你出身的。

不过这对于别人有用的军功,对于夏天来说现在是一点卵用都没有。

他是注定要全世界乱跑的,怎么可能一直被困在这里。

不过既然徐闯已经提议了这个比试,夏天虽然已经对于输赢没什么所谓了,也就勉强的接了下来。

反正不接也要杀,接了也要杀。

还不如先把这家伙的嘴堵上,让自己的耳根子清静一点。

见夏天答应了下来,徐闯的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转身离去。

而这时已经走到了离偏头关还有三千米的匈奴大军停了下来,开始整顿起了军队。

这时一个满脸凶厉的高大男子身穿战甲,胯下骑着一匹神异的骏马在匈奴大军之中停了下来。

此人正是匈奴左大将——呼寒邪。

“那东西准备好了吗?”

“报告将军,那名楚人制作的云梯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攻城。”一个匈奴部将对着呼寒邪禀报道。

“很好。”呼寒邪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命令步卒抗盾往前,派人保护好这无座云梯分三次将云梯靠上城楼,务必要在太阳落山之前将其攻下来。”

“这次联合两大谷蠡王的实力,加上我们筹划了这么久一定能拿下这座城。”

“再派出一些人马,一定要将这些敢向外求援的秦军杀个干净。我可不希望打扰到那边的战场。”

“是!”部将点了点头,然后骑着马开始向下传达命令。

此时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冒出了一个圆弧,瞬间放射的金色晨曦照亮了整个匈奴大军。

通过剑上的纹路反光,看着日出的太阳,呼寒邪凶厉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可怖的笑容。

他缓缓放下手中的剑,然后将冰冷的目光看向了在晨曦之中熠熠生辉的偏头关城。

秦人必须死!

随着一声无言的命令,整个匈奴军队开始躁动了起来,然后开始冲向了偏头关。

一时之间铺天盖地的骑兵盖过了整个关口,很快就冲到了城门前。

“咻!”

一声声破空声这时响了起来,箭矢带着无匹的锋锐在空中划出一条死亡的痕迹飞快的落下,将无数冲锋的匈奴人射死。

顿时铺天盖地的箭矢宛如一张张魔网,凡是笼罩之地,皆是九死一生。

这时前方受挫的匈奴骑兵却是依旧没有感到丝毫的畏惧,他们从身后拿出了一块像是木板一样的东西,挡在了自己的头上,遮挡着箭矢。

顶着头上无数的箭矢,前方的匈奴人很快就冲破了这条箭矢设成的防线。

然而在他们正准备雀跃的时候,一支有长矛版般粗细的箭矢直接扎了下来。

直接将顶着木板的匈奴人整个从头顶贯穿,钉死在了地面上。

看着自己死掉的战友,一个匈奴士兵顶着木板小心翼翼的抬头望了一眼,发现城楼上一个拿着一把巨弓的人正瞄准着自己。

“砰!”

一声闷响,只见那手腕粗细的弩箭就直接朝着他飞了过来,然后他只感觉到脑袋一阵剧痛,喉咙一甜,眼前的世界仿佛变慢了一般,接着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玩意儿还是挺好使的。”

夏天看着自己手中这把比自己还大一点的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