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仙器的异动(第二更)

小说: 秦朝直播间 作者: 那年南下 更新时间:2018-03-15 01:48:55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00/170

澄澈干净的天空万里无云,秋高气爽的秋风吹拂过一望无际的草原掀起一波草浪带走了夏日最后的一丝倔强的炎热。【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请搜索f/h/xiao/shuo/c/o/m】

远处一条蜿蜒的河水横亘而过这片美丽而又显得有些寂寞的草原,河面波光粼粼闪耀出斑驳的光点。

夏天牵着马匹行走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萧瑟的秋风轻拂而过撩起他刚刚过肩的长发,扬起了他的一丝不羁狂傲。

小白跟在夏天的脚边,一蹦一蹦的出没在草原上,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草原小家伙儿显得有些兴奋。

追着一只蝴蝶四处狂奔,一个饿虎猛扑摔倒在地上,然后摔成了一个白色的小球一样翻滚而过。

从追杀到现在已经过去七天了,夏天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他只是一路狂奔的逃过后面的追杀。

然后不知跑了多久终于跑出了山林,然后周围的环境山林灌木渐渐减少。

虽然不知道自己消灾跑到了哪里,但是夏天知道的是自己终于把后面的尾巴给甩掉了。

这也是他这连续好几天以来第一次下马能够惬意的看着这美丽的草原风光。

顺便缓解一下自己在马上弄得屁股疼的问题。

“果然脚踏实地的行走是最惬意的方式。”吹拂着凉风,看着草原风光的夏天感叹道。

随意感叹了一会儿,夏天这才想起自己逃遁时候抽空做出来的东西。

然后他随手一挥,一个带着金色光芒的卷轴就出现在他面前,然后散发着一丝丝玄奥而又捉摸不透轨迹的流光。

这东西就是他连夜做做出来的启示,看着很牛逼很玄学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个虚拟投影而已,和原来世界的虚拟偶像差不多的东西。

不过这东西完完全全比虚拟技术厉害很多,至少这种看起来就跟真的一模一样,有那种实体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把这东西通过愿力接受器直接传送过去了。

——————————

咸阳城

距离上一次异像之后距离现在已经将近过去十天了。

自从上次咸阳城百姓看见头顶光幕中夏天一人独挡千军,并且使用出一招“仙法”灭掉东胡一支小部落的兵马之后,他也晕了过去。

而也是因为这一晕,让不少的咸阳城百姓揣测夏天是否已经遭遇了不测。

因为到如今头顶的仙器已经整整十天没有出现过幻象了,所以人们不由得揣测起来。

有人坚信着那个伏虎神人还没有死,而有的人则是对此秉持一种怀疑的态度。

而最担心的莫过于和夏天一起共事过的伍佰长和曾经并肩作战的那些楼船士。

白日当头,秋老虎盛行着的咸阳城内依旧是那样喧嚣。

虽然此刻太阳不曾比夏日那般毒辣,但是初秋的回温却是比夏日的炎热更盛几分。

自从咸阳城内有真正的仙迹发生之后,消息便犹如星星之火一般,以燎原之势向外扩散而去。

每天络绎不绝来看新鲜的人更是络绎不绝,整个咸阳城内的酒馆,茶馆儿,食驿,自从邀请了说书的人诉说着仙迹之后,那生意更是爆棚。

就连曾经看见过幻象的一些百姓竟然也端着几条凳子,跑到咸阳城外给那些远道而来的人说书做生意。

“那伏虎神人真有那么厉害?”一个从远处来的行人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那当然,我说的还能有假不成?要是不信,你可以去整个咸阳城的所有人打听打听,我说的话可有掺水?。”说书先生习惯性的回答着质疑声。

这十来天他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遍这些话了,因为每天都会有这些慕名而来看仙迹的人。

“至于你说的仙迹我刘某人是信了,但是真的有人能够一人挡千军吗?这怕不是胡扯咧。”

自称刘某人的男子是见过头顶那个和太阳一样散发着光芒的仙物的,所以相信了那个仙迹。

但是对于一个普通人能够抵挡千军,他就是说什么也不信了。

于是他催促道:“那你倒是说说他有什么本事能够一人独战千军的?”

说书先生也不恼,接着他的话茬子就开始说了下去。

那刘姓男子一副惫懒的样子一听这说书先生说的有模有样,立即来了精神,然后连忙挤到一处人多的地方坐了下去,自来熟的拿起桌上的茶点说道。

旁边的路人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刚想拿走自己的茶点,但是发现茶点早就被那刘姓男子一双脏手摸了个黑乎乎的样子,眼看是要不得了。

他只瞪了他一眼,生气的拂袖而去。

“谢谢。”刘姓男子双手抱拳,“谢谢兄弟为大哥远道而来的热情招待。”

然后他看着上面的说书先生让他说下去。

……

与此同时,头顶烈日青天的愿力接受器此刻也散发着白色的光芒,缓缓的旋转着。

紧接着一阵颤动,然后光球开始渐渐变大,一瞬间就超过了肉眼可见的太阳大小。

而光球的异变也让下方的众多的咸阳城百姓也注意到了,纷纷惊呼怎么回事。

街道上的惊呼自然是引起正在茶馆内听说书的众多茶客,他们很快的冲了出来。

一瞬之间整个咸阳城内的街上聚满了人,不仅如此就连街道旁边的楼顶,树上都占满了人。

“仙器发生异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莫非又有神迹显现了?”

“……”

——————

与咸阳城内的喧嚣不同,此刻整个秦王宫倒是有些显得冷清。

秦王宫内,嬴政跪坐于卧榻上审视着手中竹简,伏案处一香炉青烟渺渺给整个空旷的大殿之内增添了一丝宁静的意味。

这时一个身穿黑甲的士卒走了进来,跪地禀报道:“禀报陛下,仙器又有异动了。”

嬴政听闻一皱眉,然后放下了手中的竹简,站起身来。

旁边的宦官见此立即为嬴政披上一件披风,跟随着缓缓走出了大殿。

自从夏天晕倒后仙器早就再也没有异动过,这让嬴政心里也在担心。

他担心的是夏天作为他应劫之人的安危,毕竟夏天要是跪了,那么按照蓬莱神仙的说法就得转到他的头上。

而如今仙器异动也不知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