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贺寿(第一更)

小说: 秦朝直播间 作者: 那年南下 更新时间:2018-03-12 14:26:04 字数:2976 阅读进度:92/174

“成与不成,不需要你管。(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鳳凰小说网】)”那个病秧子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只需要明日安排你的人马在我指定的地方按时行动就好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无所谓了。”被夏天叫做“大秃头”的那个年轻人说道。

“不过这一次之后,无论怎样我们两个之间都两清了,如果你做到了,那么你就最好不要忘了你当初的承诺。”“大秃头”说道。

听到两人的谈话,夏天也是搞得一头雾水。

不过也知道了这个病秧子明天好像是要准备搞事情,而这个“大秃头”就是他找的一个外援。

趴在上面无聊的听他们谈了没多久之后,两人便走出了营帐。

而夏天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要是被两个人发现了,自己今天估计就要跪在这里。

看着两人走后,夏天等了好久没发现什么异样,连忙赶紧的从上面下来。赶紧溜到了秃发部落队伍的驻扎地。

——————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刚露出一抹鱼肚白的时候夏天就听到了喧闹的嘈杂声。

已经摒弃多年懒觉的夏天很快就醒了过来,见周围的人还在熟睡,夏天悄悄的摸了出去。

接着他找到小白之后,然后开始了寻找乞伏颜的下落。

“小白,嗅。”夏天躲在角落,拿出怀中的人参放到小白的面前。

夏天自从发现小白在追踪这个技能上的天赋之后,平时的追踪敌人和查找东西都会让小白来。

虽然小白的追踪却是很牛逼,但是夏天却有点感觉自己养的白化老虎有点跑偏了。

明明是只老虎却会“汪汪汪”的叫,而且还会向警犬一样搜寻物品,和追踪敌人。

不过夏天还是挺满意的,至少说明小白灵性高。而且他敢保证过两年小白成年以后绝对的吊炸天。

想想自己骑着一头威武雄壮的白老虎肆意的驰骋在天地之间,夏天突然都感觉骑白马都弱爆了。

————————

“天快亮了。”

看着远处的那一轮红日,乞伏黎站在营帐前,单薄瘦弱的身子让他看起来是那样的弱不禁风。

身着一件貂绒披风将他单薄的身子遮了个严严实实,远处黎明的阳光照在他那苍白的脸上印出一道金色的光辉,漆黑的眸子里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

“公子还是进来歇着吧,这清晨的风寒,你的身子可受不住。”

这时一个身材高瘦,下颌留着一缕长髯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看他的打扮倒不像是一个东胡人,反而有些像是一个儒生。

这位中年的文士叫做良汝古,是一名燕国人。他曾是乞伏黎母亲的一名门客。

后来因为一次意外被乞伏部落的人抓住了,然后将其献给了乞伏部落的首领,也就是乞伏黎的父亲,乞伏木。

为了逃出去两人想了很多的办法,但是都没有成功。

后来乞伏黎的母亲怀上乞伏黎之后就绝了逃走的念想,而对小姐心生爱慕的良汝古却像是要发疯一样。

但是他明白自己做不了什么,于是为了保护小姐他做了乞伏部落的军师。

因为有了价值之后,他才可能不被杀,而活下去才能保护小姐和他怀里的孩子。

可是在生产乞伏黎的时候,小姐却因为难产去世了。本想一同去死的良汝古却无可奈何的答应了在弥留之际的小姐的承诺。

将乞伏黎保护好,并照顾他长大。

而乞伏颜生下来之后,虽然贵为王子,但是因为血脉的原因一直不受乞伏浑的待见。

乞伏黎因为是早产儿,幼年又害过几次病,虽然终于长大成人,但是身体确实非常孱弱。

而能够活下来,并且以一个病弱之身在这个崇尚武力的乞伏部落占有一席之地的他,这二十多年来身后就一直站着一个人。

那就是良汝古。

所以对整个乞伏部落恨之入骨的乞伏颜,心中唯一支撑他的就是身后这个头发已经有了些许花白的人。

对于良汝古的提醒,乞伏黎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屋内。

良汝古见乞伏黎一脸木然的样子,他知道此刻他是紧张的。

“能不能成就看天意了,与其担心那么多,不如仔细想想哪里还有遗漏的。”

听见良汝古的声音,乞伏黎脚步停了下来,“先生的教诲自是记得。”

说完乞伏黎便走了出去、

而良汝古看着乞伏黎的背影轻抚胡须,良久他收回目光看向天空轻叹了一口气。

——————

此刻日光正盛,各方来宾早就已经站在了乞伏部落搭建好的空地周围。

这片平地上站立着无数的人,他们拉着各式的奇珍异宝,打扮盛装等待着今天出现的主人公。

此刻无论是大部落还是小部落的人,都纷纷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真诚的笑意。

没过多久,一个盛装打扮威,身材高大,留着胡须的老者在一众人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

而这人正是乞伏浑,乞伏部落的首领,东胡六大部落之一的巨擘。

而他的后方则是跟随着身材高大的乞伏木,以及身材瘦弱但是一脸木然的乞伏黎。

而再后方则是无数的东胡官吏以及身材健壮的武将跟随其后。

当乞伏浑龙行虎步的走到众人视线中间的时候,他挺拔着身躯讲了两句,没过多久便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进了一座早已准备好的高大营帐。

这处营帐之内才是他们开始寿辰的地方,外面那准备无数的烤羊,烤肉的地方只是给一众来贺寿的小部落的成员们使用的。

进入营帐之内,众人落座。

“诸位来到我这里,尽管享用,都不要客气。”乞伏浑坐在上首举起酒杯笑道。

众人皆是举杯笑着附和,然后饮下了杯中的酒。

而乞伏木则是眼光稍微的一瞥,看见周遭众人喝下酒以后又重新转回了视线。

推杯换盏以后,身为游牧民族的彪悍立即就放开了。只见拓跋部的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他正是拓跋部落的下任继承者拓跋宽。

“今日我代表我父亲,拓跋王向叔父贺寿。”说着,拓跋宽就一招手。

一旁的使者见此立即退出了营帐,然后没过多久就见几个人抬着一个规模并不大的箱子走了进来。

拓跋宽走到箱子面前,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打开了箱子。

小小的箱子在打开的瞬间竟然散发出五色的琉璃光彩,呈现的光辉无比的梦幻,而这个箱子里正悄然躺着模样大小不一的各色的宝石。

众人的眼睛在此刻竟然都变得闪闪发亮了起来,身为游牧名族的他们本身就喜欢在身上装点一些稀有且名贵的宝石。

但是因为宝石极其稀少的原因,常常会导致部落之间会产生摩擦,所以可见这些宝石的珍贵,

“此物乃是我拓跋部从比月氏还要遥远的极西之地的一队商人那里得到的。当时那队着装奇怪的人被匈奴那边捉住了,而我拓跋宽刚好看到了于是就抢了过来,并且把那些匈奴人杀的闻风丧胆的逃掉了。”

“希望叔父手下宽这点薄礼。”

拓跋宽虽然说着薄礼,但是脸上和语气并没有这个意思。

不过众人也并没有觉得那里,反而很是佩服他。毕竟如此重礼不是谁都拿得出手的。

乞伏浑对于拓跋宽的礼物表示很满意,然后亲自命人为其斟酒。

“看来正戏该开始了。”

乞伏黎坐在右侧,然后用手指点了点桌面三下,饮下了一杯酒。

而这时秃发部落的秃发宏阔也在拓跋宽坐下之后站了起来。

“宏阔代表父王和整个秃发部落向叔父贺寿。”秃发宏阔弯腰说道,然后直起身摆了摆手:“来人去将寿礼抬进来!”

话音刚落,秃发宏阔身边就有一人弯着腰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对着远处做了一个手势,接着便吩咐士兵将礼物抬了进去。

而此刻远处的一个穿着乞伏部落军服的身影收到消息之后,便开始往乞伏营地的一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