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逃

小说: 秦朝直播间 作者: 那年南下 更新时间:2018-03-09 06:45:48 字数:2280 阅读进度:76/174

不待夏天反应,扎木抬手瞬间从背后的箭囊里抽出三支箭矢,拉动弓弦,只听见宛如崩雷之声响彻耳旁。

刚听声音响起的刹那,三道乌光转瞬即至,成“品”字型的飞射而出。

夏天的瞳孔瞬间紧缩,然后立即做出反应向后倒去。箭矢几乎是贴着夏天的额头飞了过去,凌厉的箭头带起的劲风让夏天感觉额头似乎都快被割开了一般。

三支箭矢的速度奇快,比刚刚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也得亏夏天及时的反应了过来,不然刚刚那几支箭矢已经能够要他性命了。

还没有带他直起身来,崩雷之声又响了起来。

夏天立即趁势连忙跳下马去,他打算利用马群来为自己遮挡对方视线。

而自己也可以趁着片刻去抓那个罪魁祸首。

而且夏天知道,对方绝对是一个武艺高清之人。

自己虽然有信心和对方硬刚,但是这里可是东湖人的部落,而自己刚刚做的那些事情被东湖人抓到的话,想死都难。

所以和他交手是一个绝对不明智的决定,先把罪魁祸首,乞伏颜抓回去以祭东湖村一百多口的性命。

果然夏天贴在奔跑的马匹上,狂奔的马群让对方没了视线,一时间正警惕的茫然四顾。

趁着这个机会,夏天吊在马脖子上,然后翻身飞跃这些狂奔的马群。

夏天矫健的身姿在这狂暴不堪的马群中间丝毫不受影响,几个闪转腾挪之间就到了左侧。

而在不远处就是那个已经被马群吓的魂飞魄散的乞伏颜。

此刻这家伙竟然趴在了一匹枣红色马的背上,果然不愧是游牧名族的,即便是再废物跟草包也能驾驭马匹。

不过这挂在脖子上面哭嚎不停的他,实在是不像是一个王子的样子。

夏天连忙飞身过去,然后跳上那匹枣红色的马匹,一手像是抓小鸡崽子似的将趴在马背上的乞伏颜给提了起来,驾着马匹往巴里部落的营地后面冲去。

而哪里正是这场混乱的源头——马圈。

夏天将自己埋好武器的地方,并且小白也在哪里。

此刻的马圈犹如台风过境一般,残垣断壁,无数的火光在这里照亮了周围的黑夜。

整个马圈现在竟然没有一人看守,看来这些士兵都被那群狂暴的马群给吸引过去了。

找到小白和自己的东西之后,夏天还来不起换上,此刻竟然听见后方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了起来。

而夏天在火光的映照下,竟然看见了一个驾着黑马带着簸箕大的帽子的身影。

此人正是扎木。

看见来人之后,最高兴的莫过于此刻被夏天按在马背上的乞伏颜了。

“扎木叔叔,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还没等乞伏颜喊完,夏天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呼救声戛然而止。

乞伏颜直接吐出一大口鲜血,鲜血夹杂着两三颗牙齿飞了出去。

他那还算俊秀的脸颊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顿时被打的一侧肿的通红通红的,像个猪头一样。

扎木一见乞伏颜凄惨的模样目光一寒,抬手就是三支箭矢。

完美的展现了什么叫做不比比,就干你的优秀品质。

叮叮叮

三声急促的声音响起,几簇火花闪耀在夜色中,所有的箭矢都被夏天用青铜长矛给挡了下来。

“来啊,刚正面谁怕谁啊!”

夏天举着还沾有着泥土的青铜长矛,对着远处马背上的扎木。

回应的夏天挑衅的是连续三次射击,而每次射击都带有三支箭矢。

短短的时间连续射出九支箭矢,这种技艺可谓逆天。

但是夏天也丝毫不虚,他挥动着手中的长矛,将长矛舞的密不透风,将所有的攻击都化解与无形之中。

化解完攻击之后,夏天直接背着背篓,然后翻身上马往远处山林逃遁而去。

“驾”

对于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要刚正面的夏天,此刻坐在马背上的扎木正准备再射他几次的时候,却见这家伙竟然逃了。

扎木连忙吹了一声口哨,然后也驾着战马追击夏天而去。

在两人走后,一匹矮小的灰马跛着脚的跑了过来,然后停到了跛脚老头的木屋面前。

良久,跛脚老头从中走了出来,拄着木棍探到了灰马,然后灰马竟然主动的蹲下身来让跛脚老头驮在了背上。

灰马转身走向了另一个地方。

没过多久,格尔图带着一大队兵马走到了马圈。

看到原本献给乞伏王的一千多马匹,竟然在此刻全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远处营地外围传来的隆隆马蹄声仿佛是一个个巴掌一样,狠狠的打着他的脸。

原本献给乞伏王的寿礼,此刻竟然把自己的大半个营地给毁了个一干二净。

格尔图胸口剧烈的欺负着,鼻子里喷出粗气。愤怒的威势让周围的士兵都噤若寒蝉,生怕一个大动作让此时愤怒的首领砍了自己。

“藤骨,你带着大批士兵给我把这群畜生给我驯服下来,我不希望营地再有一丝一毫的损失。而且也不准那群“寿礼”给我跑掉了。

格尔图骑在马背上,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一段话来,对着后方马背上的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说道。

“尊令。”

名为藤骨的壮硕男子,闻言立即带着一大批人马走向了营地外围,哪里正是马群此刻所在的位置。

“其余人跟我走,我格尔图今天必须抓住那个胆敢毁坏我营地的鼠辈,我要抓住他之后让他知道这世间所有最残忍的刑罚!”

格尔图说完这番咬牙切齿的话语之后,连忙往夏天逃遁的方向追了过去。

因为刚刚扎木的那声口哨声,他才敢做出这个决定。而且自己所带的这群士兵除了营地的之外,更多的是扎木的亲卫。

所以有着如此强大保护力量的格尔图才敢以首领的身份去亲自追击。

……

“MMP,这个大蘑菇到底要追多久,你怕不是个牛屎菌哦”

看着后方追击的扎木,夏天坐在马匹上愤愤骂道。

终于,趟过一条河之后,夏天终于逃出了巴里部落的营地范围,进入了山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