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血债血偿(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小说: 秦朝直播间 作者: 那年南下 更新时间:2018-03-02 14:09:08 字数:2437 阅读进度:62/174

正当夏天正想过去看看盈盈有没有事的时候,她却突然大喊了起来:“别过来!别过来!”

她的手还紧紧的抓住被子,努力的遮住自己的身体,但是反而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夏天只好止住脚步,看着似乎已经崩溃的盈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往后退了几步,轻轻说道,

“盈盈,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我是夏天啊。”

夏天努力的将自己的语气放缓和轻柔,但是他发现自己所说的话盈盈根本就听不进去。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警惕着任何人。

夏天知道盈盈的精神已经崩溃了,自己今天就算说出花儿来,也不可能将其劝解出去。

“汪!”这时背篓里的小白突然叫了起来。

就在小白的叫声落下,此时那个屋顶已经发出咯吱的声音,看来这里的房梁已经在火焰的燃烧下快撑不住了。

不行,必须先把盈盈救出去,不然她会死在这里的。

感觉情况紧急,夏天也没有顾忌什么男女之别,然后快速走上前去,直接将盈盈拦腰抱了起来,往屋外冲去。

在夏天冲出去之后,房梁终于在火舌的添砥之下倒了下去,扬起的烟尘和燃烧的木屑四处纷飞。

夏天放下背篓将小白和怀中的盈盈护了个严严实实,没让他们受到一点冲击。

浓密的烟尘过后,夏天感受到怀中的盈盈渐渐不再挣扎,恢复了正常。

“没事吧?”夏天脸色沉着的看着怀中的少女。

“夏大哥,呜呜呜。”盈盈终于恢复神识,看见是夏天之后连忙哭了起来。

.“没了,都没了,哥哥没了,村长没了,整个村子都没了……”盈盈哽咽着声音说道:“那群畜生进村拿到人参之后,就将所有人都杀了。”

“整个村子的都被他们掠夺干净了,他们已经走了。”

夏天不知道此时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这个惨遭**的少女,只能轻声安慰道。

良久夏天感觉盈盈情绪稍微稳定一点之后,夏天将背篓里的虎皮批在了她的身上,“你在这里不要走动,我去看看村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活着。”

盈盈点了点头,然后夏天手拿长矛走向了其他的屋子,没走两步的夏天回头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此刻呆立在地上的少女。

然后毅然决然的开始寻找起来。

夏天寻过村中的屋前瓦后,牛棚,猪圈,水槽,都没有发现任何幸存者。最后终于在一处堆柴的柴棚看见了让人愤怒的一幕。

一个妇女倒在地上,隆起的肚子此刻被人用刀破开,露出了里面浑身是血的已成人形的婴儿。孕妇的头倒在一旁,双眼竟然流出一条血泪。即便是现在看过去也能看见她眼中的哀求和无比的愤怒。

而她的腿此刻也被岔开,双腿中间被竟然插着一根胳膊粗细的干柴,鲜血浸染了一地。

她旁边还有个几岁大的孩子,此刻也被人杀死,惨状连夏天都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夏天拿起一根干柴点燃了,然后将火把丢进了干柴里面,柴棚里的大量干柴瞬间点燃,火势直接吞没这对死状凄惨的妇女和孩童。

“愿你们来世生在和平年代。”夏天看着这熊熊的火焰,仿佛像是在清洗他们的痛苦一般。

此刻夏天满腔的愤怒终于彻底消失不见,心中只剩下无尽的杀意。

这种杀意连他刚刚穿越过来面对徐福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强烈,而如今这种极度的愤怒转化成了冰冷的杀意。

仿佛感受到了夏天的情绪,小白此刻的眼睛中也是一脸严肃,在此刻万兽之王的气势竟然有了模样。

当夏天再次回来准备将盈盈接走的时候,他却发现原本批在她身上的虎皮竟然丢在了地上,而人却已经消失无踪。

夏天立即捡起虎皮开始寻找,这时小白的冲着一个屋子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夏天眼神一凝向小白叫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那个此刻一个**的身影走进了那座被火焰吞没的屋子,而那个身影正是盈盈。

她去的那个方向正是狗娃疗伤的屋子。

仿佛感受不到火焰的灼烧一样,盈盈居然视火焰如无物一样,径直从火墙中穿了过去。一边走,盈盈口中还哼唱着一种夏天听不懂的曲调,然后终于消失在了火焰之中。

夏天这时连忙冲了过来,但是房屋却在此时好巧不巧的倒塌了下来,阻挡着夏天的去路。

别干傻事啊,盈盈。

夏天直接操起手中的青铜长矛开始挑开,砸开拦路的房屋碎片,但是却像是仿佛清理不完一样。

终于那婉转的曲调终于消失在了火海之中,夏天也没能将眼前的障碍物清理完。

他至始至终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少女被火焰吞噬。

……

将村中所有村名的尸体都击中放在了一处,然后接着燃烧的火焰夏天将所有的村名全部火化。

完成这些之后,夏天背起背篓,扛着长矛看着村口小路上杂乱脚印,冷声道。

“血债必须血偿!”

——————————————

“哈哈哈,今天不但拿到了千年人参,还带回了这么多的牛羊。到时候父王一定会对我这个寿辰礼物感到满意的。”

此刻一处草地旁边,一个年轻的穿着胡服的男子拍打着自己身旁的一匹黑色骏马开怀大笑道。

“这是肯定的,少主拿到千年人参献给王,肯定会让王高兴的。”这时一个壮硕的汉子哈哈笑道。

“没想到这靠近秦国边境竟然还有一个采参为生的村子,不过这村子里的女人果真是比咋们部落里的女人好看啊。”那个被尊为少主的年轻人感叹道:“就是太经不起折腾了,没两下就疯了。”

“哈哈哈,是少主太威猛了,是那秦国人太弱不禁风了,不要说女人,就连男人也是孱弱的兔子。”另一个壮硕的汉子奉承道。

“哈哈,少主还是太温柔没有杀掉那个女人。”这时另一个身材稍微矮小的男子走了过来说道:“像我阿克占不但爽了,还让那个女人爽死了。哈哈哈哈”

“哦?”少主好奇的问道:“阿克占,你到底让那个女人怎么爽死的?”

名叫阿克占的男子大声笑道:“我爽完之后,然后用树枝从下面捅了上去。没过一会儿,那个女人竟然死掉了。于是我只能好心的将那个女人的孩子拿了出来。”

看见阿克占手舞足蹈的动作和夸张的表情,在场一行人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但是他们没有料到,此刻在密林之中一双眼睛正愣愣的盯着他们,并将他们此刻所有的话语全部都听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