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伏虎(求收藏,求推荐)

小说: 秦朝直播间 作者: 那年南下 更新时间:2018-02-28 18:21:15 字数:2078 阅读进度:49/174

此时猛虎的眼睛已经被夏天打瞎了一只,另一只眼睛也在微微肿起覆盖着鲜血和泥浆的毛皮下散发着择人而噬的冰冷目光。

老虎的模样此时虽然凄惨,但是也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它还有着不俗的战斗力。而夏天此时双手微微颤抖,鲜血侵染着他的整个右手,握拳的整个手背此时也是鲜血模糊,手背上的皮肤此时大部分都因为巨力锤击被掀了开来,露出手背下面的血肉。

夏天付出了极小的代价换取了眼前这个万兽之王的一个眼睛,可以说这个回合是他赢了。但是他清楚这对于生死相搏来说并没有什么用,能活下去才是最后的赢家。

怎么办?冷静,一定要冷静,不然还没回去就变成老虎粑粑了,一定要冷静,我可以,我能反杀的。

夏天心里暗自给自己打气,然后想起了那天在沙滩上自己学到的一个技能,【军体拳】。

“不管了,管他是不是军训教的,只要能活下去就算没用也要试一试,毕竟能被这个半吊子的金手指承认应该没问题的。”

夏天直接半步微压扎了个马步,然后双手握拳一手在前,一手在腰间,目光沉着的盯着眼前这头猛虎。

此时被夏天打伤的猛虎兽性大发,不等夏天架势摆好直接扑了上来。已经两次被这种动作袭击过的夏天此时也没有刚刚面对老虎时候那么慌了。他不退反进,左手横摆挡在了身前,老虎锋利的前掌伸出如弯刀般锋利的爪子,粗厚宽大的整个前掌如同是一张蒲扇一般带着劲风和恐怖的力量朝着夏天扇了过来。

但是夏天的力量本身也和老虎的力量是不遑多让,覆盖着秦军为他特制重型黑甲接下了这头猛虎扑击的爪子,爪子挠在黑甲上面竟然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宛如有人在用指甲挠玻璃一般让人起鸡皮疙瘩。虎爪的划过黑甲,竟然给坚固的黑甲上面流下了一道深深的白印子。

即便是挡住了老虎的抓击,但是夏天也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被车撞了一样,那一瞬间的恐怖力量实在是可怕。

夏天目光一凝,这时右手没有去挡另一只虎爪,而是直捣黄龙般往前伸出一把抓住了飞在半空中的老虎的肚皮,左手反手一握逮住了老虎的一直爪子。

微微弯曲的双腿此时如两根老树根一样深深的扎在地上分毫不动弹,全身陡然发力,腰间如一个轮盘一样旋转了起来,抓住老虎的双手如同像是两个飘带一般随着腰间的扭转将身体中的力量全部爆发了出来,直接给了老虎一个过肩摔。

“砰!”

随着老虎庞大身体的落地,夏天直接一脚踩在了老虎的头上,然后不待这头猛兽开始挣扎起来,便抓住了这头老虎后面的两条双腿。

“给老子飞起来!”

夏天猛然一声大喊,随着脖子的青筋爆出,怒目圆睁。他竟然抓着老虎开始转了起来,然后越转越快,越转越快。直到这头猛兽的被夏天慢慢的舞的飞离了地面,开始以夏天为圆心飞旋。

“我TM丢你老虎!”随着夏天一声怒喝,飞旋起来的老虎直接像是链球一般飞了出去。

“砰!”

这头万兽之王竟然被夏天直接丢出了七米多远,直接重重的撞在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面,撞的这棵树落叶纷飞,停挂在树上的露珠直接被随着枝丫的震颤四处纷飞,如同下了一场小雨一般将树下的老虎淋了落汤鸡。

此时这头猛虎也是从兽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四处溅落的露珠和树叶全部都落在了它的身上,鲜血,枯枝,树叶将这个王者纷纷“埋葬”,看起来是无比的凄惨。

但是还没完,猛虎直接颤颤悠悠的还是站了起来,甩了甩它那颗无比凄惨的兽头,将上面的水分和枯叶全部甩掉。这下它是受了不小的伤,但是最恼火的还是头上的眩晕感,快速的甩动让它的有些晕乎乎的,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开始旋转,天和地仿佛都在开始换了个界限。

这种前所未有过的感觉直接让它炸毛了,仿佛一只家猫一般,潜藏在前掌中的虎爪直接弹了出来紧紧的勾住地面,谨防摔倒。

良久,当这种感觉稍微好一会儿的时候,它那仅剩一只的兽瞳的视线才看见此时夏天竟然拿着一杆一丈多长的长矛走了过来。

“吼!”

这头猛虎直接发出威胁的吼声,对着夏天不停的嘶吼。但是夏天并没有停止坚定的步伐,双手持矛的直接往前祭出,青铜长矛带着无可匹敌的锋锐直接捅穿了这头猛虎的喉咙,夏天也用同样杀掉七叔的方式终结了它的生命。

撤回长矛的夏天此时跪倒在地上,拄着长矛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大张口鼻的呼吸着,仿佛要将身旁的空气全部都吸进肺里。他知道此时眼前这头老虎绝对是活不成了,但是夏天还是不敢放松下来,但是剧烈的战斗已经将他的体力全部都消耗殆尽了。

夏天只能目光深寒的紧盯着眼前这头已经在弥留之际的老虎,随时准备再给一矛。

但是喉咙被青铜长矛洞穿的老虎却是根本就做不到,脖子上哪如同手腕粗细的孔洞此时正在涓涓的流淌着鲜血,随着鲜血流逝的还有它的生命。

“吼!”

身躺血泊之中的猛虎突然发出一声吼声,这吼声不像是刚刚出场是那样的霸气,也不比战斗之时的威慑,甚至不比受伤之时的愤怒,只有一种弥留之际对这世界的无限眷恋。

这头猛虎此时望着一处灌木,夏天甚至能够惊讶的从其森寒无比的兽瞳之中的一丝宁人难以言喻的奇怪情感。

这种奇怪的目光夏天不得而知,他只知道这场生死之战是他赢了,他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