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少女祈祷中

小说: 秦朝直播间 作者: 那年南下 更新时间:2018-02-28 18:21:11 字数:3202 阅读进度:45/170

月明星稀,海风徐徐吹过,海浪随着潮起潮落一阵阵的拍着海滩,小思秋散步在海滩之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在海边散步的感觉。特别是脚丫深陷在柔和的海砂之中感受着依然残存着白日的余温,随着海浪轻抚过脚丫,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

或许是前几日夏天还在的时候,就喜欢经常在海边散步的原因吧。

那时候作为刚被苍武任命调为服侍夏天贴身侍女的小思秋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大人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也要去散步。

当她阻拦的时候,大人却总是喜欢摸着她的头,不语的抬头看着夜空中那明亮的星穹。

她不明白夏天的那种眼神,但是小思秋却是看见过不少人都有过这样的眼神。

几年前父母为了躲避战火,打算带着她离开楚国的时候,她就从父亲的眼睛里看到过这种类似的眼神。后来父母遭受刀兵之乱,自己流离失所到了人牙子手中,几经辗转被卖到了宫廷一位贵族手中,然后接受这礼乐的教导,成为童男童女被派到了这艘去海外寻仙药的楼船上面。

要不是那天大人救了自己的话,小思秋知道自己或许已经死掉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对夏天有种莫名依恋的感觉。

所以那天照常陪着夏天走在海边散步的时候,她问起了大人在看什么。

“听人说只要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却又没办法见到她的时候,可以看着天上的星星。若是两个互相思念的人都看着星星的话,这些星星就会把思念传递给对方,让他们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就在身边。”

只记得夏天好像是这样说的,不过小思秋盯着夜空中的星星看了很久也没有看到父母的,或者是感受到他们的思念。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因为你没有用心去看啊。”

小思秋现在还记得大人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温热而宽大的手掌轻抚过自己头顶的感觉。那种安心的感觉

而如今还是那片星空,但却物是人非了。

但是看着头顶闪烁的银河,在夜空中散发着柔和却令人震撼的星空,小思秋不知为何却是有几分懂了。

或许看的不是头顶美丽的星空,而是心底的那份思念吧。

……

离开海边,小思秋打算去今天种下种子的地方为夏天祈祷,怎样的祈祷夏天没有交代过,所以她打算跳起家乡为神祭祀的舞蹈来为夏天祈福。

“让你偷吃!“

随着一声怒骂,一名士卒对着一名土著扬起手中的皮鞭用力挥了下去。皮鞭打击在那名土著身上发出一声脆响,随即那名矮小的土著一声惨叫跪倒了下去,手中的一块煎饼却是差点冲手中掉落出去。

他蜷缩着,忍受着士卒的鞭打,即便是痛苦让他的身躯颤抖不止,他也奋力的护住手中煎饼一声不吭。

看着身下的土著如此顽强,士卒面露愤色,挥舞着皮鞭的力度越来越大。土著原本黝黑的皮肤此时全身却是多出了好多道血痕。

“好了,好了,别打了。”一名士卒此时走了过来劝阻道:“你就算把他打死也没什么用啊,而且现在营地人少,苍统领还靠他们为我们捕鱼呢,而且苍统领说过这些土著不能有个意外。”

似乎觉得同伴说的有理,持鞭的士卒停了下来,胸口不停起伏着似乎气性还没有消。他愤恨的说道:“蛮子,别让我在看见你偷吃,不然下次有你受的,呸。”

持鞭士卒被人拉走之后,这名土著被人直接关押进了营地的最边缘的地方,这里离后面的深林不远,但是周围却是有着很多士卒看押,根本就不给这些土著逃跑的机会。

这些土著原先被抓来修船的,楼船修好之后,苍武就开始犯愁这些家伙该怎么处理。原本想着杀了算了,但是答应夏天的承诺之后,他突发奇想让这群土著发挥自己擅长的,让他们捕鱼采集食物。结果没有想到效果这两天的效果还不错。

所以就将这批土著给留了下来。就遵守了承诺,又得到了充分的利用。

此时站在远处看着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土著被人拖着丢进了那个囚笼,小思秋脸色有些发白,这让她想到了曾经被徐福关押在密室里受尽折磨的日子。

虽然此时因为夏天的关系,她在营地里的待遇还不错,但是这些士卒的所作所为还是让她有些不适。

她急匆匆的离开了这个让她心慌的地方,来到了离营地不太远的树林里。这里是她下午埋下种子的地方,她在这周围用了很多从衣服上抽下来的白色的线做了很多记号,她将这些麻线全部都缠在了这树林周围的树枝上做着简单的记号。

找到埋下种子的地方,小思秋开始按照楚国记忆中的祭祀舞蹈开始回忆着,她折下了旁边松树的松树枝。然后开始跪伏在地面上。

舞蹈自古在这片中华的土地上的历史文化占有很大的比重,巫舞起源于原始时代,是人们最早的求神祭祀的舞蹈。后来进入神权统治的殷商时代,巫作为神的代言人,社会地位崇高,甚至可以左右国家君主的行动和政事。周武王领导各国推翻殷商的统治之后,建立周朝,与西周初年制礼作乐维持社会体系。

后来东周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社会发生巨大的变革,这种雅乐体系在辉煌之后出现了崩坏的迹象,原本属于贵族之间的舞蹈,慢慢进入了民间。到后来春秋战国时期,孔子甚至以礼乐作为尽善尽美的的标准。

所以也就是后来为什么儒家的六艺里有礼、乐、射、御、书、数。礼,成为其中之一。

而楚国的屈原所整理的以前的那些舞蹈则是被整理在《九歌》之中,楚国习俗“信鬼而好祀”。祭祀时男巫和女巫参加,作乐歌舞以娱神。这种活动不但在王公贵族只见,甚至普及到了楚国的拼命只见,而且普及率极为广泛。

也就是说,他们每祭祀一个不同的神都会跳不同的舞蹈,如《东皇太一》祭祀天神,《云中君》祭祀云神,《大司命》和《少司命》则是祭祀主管寿命的男神,女神。

所以对于本身是楚国人的小思秋,哪怕她还小也是从小就熏陶在这种舞蹈的文化之下。虽然楚国已经亡了好多年,加上她原本年幼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对于这些舞蹈都是只有记得个大概的样子。

“到底是跳《东皇》还是《云中君》呢?”跪伏在地上的小思秋此时消瘦的小脸儿上一脸纠结,因为她不知道该跳什么祭祀的舞蹈为夏天祈福。

“要不全部都跳?”

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小思秋只好将这些舞蹈中自己还记得的动作全部都拼接起来,然后为夏天重新量身定做了一个四不像的舞蹈。

嗯,这样也好,大人是神仙眷顾的人,所以天神,云神他们因该不会计较吧。

打定好主意之后,小思秋慢慢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发白的麻衣,捡起刚刚这下的翠绿的松枝。她努力的回想着每一个细节,小小而瘦弱的身躯开始在这片星光笼罩的森林里慢慢舞动起来。

若是舞蹈肯定少不了琴瑟相合而奏的陪伴,此时没有任何音乐的陪衬之下,小思秋只能听着海浪和林中的虫鸣声。

渐渐地她、找到了节奏,开始慢慢的舞动起来,作为曾经被卖到宫廷的接受过礼乐的培训,虽然没接触多久就被调到了童男童女的行列,但是恰恰是这几个月时间,小思秋学到了很多的舞蹈基础。

瘦小的身子此时却宛如林中的精灵,在这璀璨而柔和的星光下迈动出灵动而雀跃的步伐,宛如一抚清风划过山间般飘渺无痕,伴随着海浪虫鸣声奏出和谐而美丽的画卷。

此时小思秋肆意的舞动着,即便是从来没有跳动过的舞蹈仿佛是天生为她订做一般,竟然没有一丝生涩,停顿的感觉。而且这次不同于以往的祭祀舞蹈,用了秦朝宫廷教授的舞蹈,以及小思秋记忆中楚国的舞蹈柔和夹杂在一起竟然恍若天成。

一舞罢了,瘦小而平平的胸口微微起伏着,口中喘着粗气。虽然刚刚没有任何限制的舞蹈让她跳的很痛快,但是所付出的体力也是相当巨大的,而且本身就一个十多岁出头的瘦弱小女孩儿能把这段舞跳完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恢复些体力之后,她再次跪伏了下来,双手合十中间夹着一杆翠绿的松树枝,心中开始为夏天祈祷。祈祷完毕之后将松树枝放在了那颗被埋在地下的种子的土地上,

做完这些之后,小思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不知为何这个怪模怪样的祈祷仪式竟然让她的心底莫名心安,抬头看着天上的夜空不禁露出了一丝高兴的笑容,

“大人,小思秋的祈祷你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