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七章 天皇妹子,帮个忙呗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8-03-13 21:08:15 字数:2985 阅读进度:1842/1930

关卓凡回到朝内北小街,刚进大门,门外马蹄声由远而近,又一封发自日本长崎的急电到了就是前后脚的事儿。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不过,发报人不是驻日公使馆,而是大浦庆。

关卓凡心中不由“咯噔”一声:

嘿,方才俺一路上浮想联翩了那么多,就是没怎么想到“庆记”看来,俺还真是个公而忘私的人呀!

马上就想到了:日本若大乱,“庆记”的庞大产业,十有**,将受到严重冲击,说不定,“首当其冲”都是可能的!

而大浦庆这位“长崎第一美女”

呃,人家可是曾经同你共赴巫山的呀!别的保不住也就罢了,自己的女人,断不可以保不住啊!

不,不,什么叫“别的保不住也就罢了”?“庆记”别的资产勉强可说“也就罢了”,可是,别子铜矿不能这么说啊!那可是一等一的战略资产,绝不容有失的!

嘿,刚刚还自夸“公而忘私”呢!

心里着急,却不能形诸颜色,也不能在大门口就拆电报那就显得太心急了,就有点儿惊慌失措的意思了。

大乱将起,安定人心为第一要务。

回到书房,换上便袍,侍女奉上茶来,抿了一口之后,这才“从容”拆开电报。

内容大致如下:

最近一、两个月来,萨摩藩和本愿寺的来往,十分频密,明如上人接任法主之前,曾“微服”前往鹿儿岛,同萨摩重臣大久保利通、西乡从道等会晤,回到京都,即宣布接任法主,然后便“上江户”,时间上,环环相扣,因此,江户的“法乱”,幕后应有主使者,而这个主使者,应该就是萨摩藩。

萨摩藩倒未必会像明如上人那样直接打出“倒幕”的旗号,大久保利通等很可能在打这样的主意:

“一揆”的规模大了,幕府一定手忙脚乱,到时候,萨摩就发布檄文,指斥幕府官逼民反于先,对暴乱束手无策于后总之,颟顸无能,尸位素餐,害民误国!然后,用诸如“平乱”、“恢复秩序”之类的名义出兵,推翻幕府。

大浦庆强调,以上内容,皆通过“特别管道”,得自于萨摩藩厅的内部,应该是可靠的。

“长崎第一美女”的话,说的虽然委婉,但关卓凡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在他关某人之前,萨摩藩不止一位重臣,如松方正义、大隈重信,做过大浦庆的入幕之宾,所谓“特别管道”,一定自此而来。

松方正义在“若狭湾之变”中喂了鱼了,大隈重信可还好好儿的呢。

这个,嗯,某人心里,倒不由得有点儿酸溜溜的了。

接下来,大浦庆说,以小女子之见,局势虽然严峻,但远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可以措手之处甚多,只要咱们加紧动作,事情是大有可为的!甚至,“弭大乱于初萌”,也不是不可能的!王爷不必过虑!

咦,“可以措手之处甚多”?“弭大乱于初萌”?倒要看看,有哪些“可以措手之处”?又如何“弭大乱于初萌”?

关卓凡赶紧“收拾心情”,细细的看了下去:

大浦庆认为,不论本愿寺,还是萨摩藩,都不是铁板一块,都有“可以措手之处”。

先说本愿寺。

本愿寺分为东、西两支,论及同幕府的关系,东支“真宗大谷派”远比西支“真宗本愿寺派”来的密切“真宗大谷派”的“本山”东本愿寺,就是德川家康替教如上人修的嘛!

目下,并没有任何东本愿寺介入这场“法乱”的迹象,因此,对本愿寺“东西分化”,就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了。

幕府和朝廷应该许东本愿寺更多的特权并不需要另掏腰包,把原属西本愿寺的转给东本愿寺就好了!

其中最重要的,应是以天皇敕封的形式,确立东本愿寺净土真宗“正传”即嫡传的地位。

在此之前,西本愿寺一向以亲鸾上人之嫡传自居,东本愿寺虽然不服气,可也无可如何。

代价则是要东本愿寺的门主严如上人发表声明,指斥明如上人“乱法”,号召“一向宗”的信众,无分西东,不要与乱。

同时,西本愿寺似乎也不是铁板一块,因此,也要“攻心为上”。

大浦庆说,西本愿寺第二十代门主广如上人,也即明如上人的生父,身体状况一向良好,在此之前,没有传出过任何“退位”的意思,明如上人代乃父而为西本愿寺第二十一代门主,是一件非常突兀的事情,从萨摩藩的“特别管道”传过来的消息,广如上人很可能是受了儿子的挟制,不得不退位的。

因此,大浦庆说,要想法子挑起西本愿寺内部的矛盾!

咦,西本愿寺内还有这样一番父子反目的宫斗戏?有趣!

大浦庆的建议是,天皇下诏,剥夺西本愿寺的“御门迹”,以及门主的“权僧正”,待西本愿寺“清理门户”之后,才会将“御门迹”和“权僧正”的衔头发还。

关卓凡不由微微倒吸一口冷气:

好狠的一招!

而且

这一招也一定出乎明如上人的意外!

明如上人反对的,只是幕府,不是天皇,他“迎还天皇”的要求,其实是“尊王”,哪儿想的到,天皇陛下非但不领情,还反手就是一巴掌呢?

还有,按照日本的政治潜规则,大名之间发生冲突乃至战争,通常情况下或者说原则上,天皇都会保持中立,不然的话,介入了臣子之间的纠葛,还如何高高在上“万世一系”呢?

何况,本愿寺还不是普通的大名,而是拥有崇高声望的“法门”?

没有了“御门迹”和“权僧正”的衔头,对于西本愿寺,意味着什呢?

亲鸾上人虽凭一己之力,开宗立派,但“净土真宗”却是依靠“御门迹”和“权僧正”这两个金光闪闪的衔头,才得以开疆拓土、发展壮大,终于成为名副其实的“一向宗”,成为足以同强藩乃至霸主分庭抗礼的一方诸侯。

如果没有了“御门迹”和“权僧正”的衔头,西本愿寺庞大的僧官体系,立即变成“私相授受”,整个西本愿寺,都变成了“非法组织”,如此一来,西本愿寺上下必然陷入重大的混乱,莫说号召信众了,自个儿先把持不住,分崩离析,都是可能的!

到时候,明如上人唯一的对策,只能是梗着脖子,硬说“此乃伪敕,不能奉诏”。

不过,也没有什么鸟用。

一道诏书,只要经过了“御署”,就是货真价实的诏书哪怕天皇陛下不得不做违心之语。

大浦庆的这一招,明如上人固然想不到,就是大久保利通,只怕也在意料之外呢!

当然,这一招,是有重大的副作用的透支天皇的权威。

有一点儿……嗯,饮鸩止渴的意思。

不过,俺把天皇妹子捏在手里,不就为的:一,别人想用用不着;二,俺想用的时候就能用吗?

若是该用的时候不用,捏在手里,还有啥用?

所以,管他“透支”不“透支”呢!

再者说了,天皇妹子自个儿当然想“万世一系”,不过,在俺这儿,当肢解日本的终极战略目的实现了,天皇还是不是“万世一系”,就没有那么紧要了吧?

所以,“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大浦庆说,她感觉,萨摩藩对于大清,还是非常忌惮的,大久保利通等之所以挑动血气方刚的明如上人,将西本愿寺推在“倒幕”的第一线,就是因为自己不想做这个“出头鸟”,如果西本愿寺不战自乱,萨摩藩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说不定就偃旗息鼓了。

嗯,这个看法,虽然稍嫌乐观了些,不过……还是有道理的!

无论如何,看来,“一向宗”确实不是“铁板一块”,大有可着力之处!

关卓凡想起曹毓瑛说的,“这个明如,只是西本愿寺一支的掌门,未必可以号召的动东本愿寺一支的吧?”

不由暗自赞叹:曹琢如不愧国士,果然敏锐!

对了,大浦庆还说了,萨摩藩也不是“铁板一块”,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继续往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