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血漫要塞

小说: 极道战尊 作者: 西方金 更新时间:2017-06-24 08:39:27 字数:2962 阅读进度:962/966

黑压压的云层中站立着数百道身影,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是念魔之主炼出来的死士。

这些死士乃是杀人的机器,身躯堪比玄铁,身上的杀气格外浓郁,看着就让人感到可怕。

这些日子不少硬气的武者,不愿意臣服在念魔之主手中,硬生生被他们给洞穿成了血沫。

黑色的云层中有着怪鸟在盘旋飞舞,发出尖锐的鸣叫声,黑色的火焰不断的落在地面。

周围的山顶上盘坐着浑身散发着阴冷煞气的黑色巨人,煞气封锁了这片天空的地面。

念魔之主盘坐在虚空中,微微的眯起眼睛,看着天空中渗透而来的,点点的金色光华。

金色光华快要到眼前之时,念魔之主微冷笑道:“辛气节,你终于沉不住气,来我的地盘了吗?今日之后世间将再无你们这些人,看我怎么将你们全部给斩杀。

黑色的雾气在金色光华下缓慢的消散,金光似乎要驱散这片地方的阴冷和黑暗一般。

辛气节在虚空中缓步而行,衣袍在空中飞舞,看上去潇洒写意,冷冷道:“念魔之主,你若是滚回暗域的话,我们短时间之内不会为难你,你若是执迷不悟的话,今日就是你陨落的时候。”

念魔之主身上的阴冷魔气弥漫而开,哈哈狂笑道:“没有人能让本座陨落,当年那些人的实力不弱于你,还是奈何不的本座,就凭你这样的修为,能让本座陨落,不是笑话吗?”

辛气节冷哼道:“当年的那些前辈无法让你陨落,并不代表我没有办法让你陨落在此。”

念魔之主长袖横扫而过,空间似乎要裂开,冰冷的叱咤道:“给我将他们全部杀掉吧。”

那些弥漫着煞气的死士,低沉的怒吼起来,手持着黑色长枪,如潮水般向辛气节杀去。

辛气节微冷道:“东方甲乙木。”

长袖横扫而出,青色的光华涌动,出现道青色阵图,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上万金帝军的元气涌入阵法之中,阵法的光芒,瞬间就照亮了整个天空。

那些死士被阵法包裹,浑身散发的杀气,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身躯缓慢的在消散。

他们手中的黑色长枪轰在阵图上,便自动爆裂成了粉末,纷纷的散落得漫天都是。

随着辛气节催动阵法,那些死士转眼就像风干的尸体般,缓慢的化为烟雾消失在半空中。

念魔之主神色冰冷,自己炼制起来的死士,被对方轻易炼化,看来这阵法很厉害啊,便冷冷的哼道:“杀。”

天地间的怪鸟盘旋起来,黑色的怪兽和巨人冲了下来,吼声响彻在这片天地之间。

金帝军分为四个方向站住,四道阵法图出现在半空中,四股凌厉无匹的气流呼啸而过。

四股气流呼啸而过之时,空间瞬间便扭曲,那些怪兽和巨人的身躯瞬间就被碎裂成两半。

黑色的火焰落在部分金帝军的头顶上,有的惊恐乱叫,有的身躯被燃烧成了漫天的烟雾。

四域的人尽数围拢过来,金刀峡谷、金来客、圣武殿殿主,还有些强者加入了战团之中。

鲜血染红了地面,脑袋在鲜血中流淌,大战格外的惨烈,看着就让人感到惊悚和可怕。

四域那些人眼中有着恐惧之色,眼前尽是血红,希望他们能将这些念魔全部给铲除吧。

雪轻扬脸色微微发白,

娇躯在冷风下颤抖,眼眶微红道:“辛师弟,千万不要有事啊。”

华云裳看着在眼前迸溅而开的鲜血,咬牙道:“我父亲和辛气节会将念魔之主给铲除的。”

武云秀勉强笑了起来:“我相信气节和涧主铲除念魔之主,应该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

金色的光晕缭绕在辛气节的周身,黄金神剑爆发出刺眼的光华,道道剑气覆盖这片天空。

辛气节此时浑身都是可怕的剑气,动动手指都是凌厉的剑气,空间在他的面前如薄纸般。

念魔之主身上的黑雾甚是浓郁,冷冷的看着辛气节,说道:“我觉得你这个人真是愚蠢啊,你若是肯投降我的话,那么整个四域就是我们的,我们就是四域的霸主,主宰人的生死,你为何偏要和我作对呢。”

辛气节说道:“自从你出来之后,四域被你弄得乌烟瘴气,每日都有人被你斩杀,要是你这样的异族都能成为四域的霸主,那么四域的人岂不会成为你的奴隶吗?这是我们人类绝对不容许的,你还是乖乖的死了这条心吧。”

念魔之主阴冷的笑了起来:“你觉得你能拦住我吗?你以为你上次将我击伤,是你的实力吗?我不得不说,你想得死在太天真了。我的不死之身,岂是这么容易好对付的,就让你见识我真正的厉害吧。”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之时,黑色的光华涌动而开,空间出现了道裂缝,走出一道黑色身影,这道黑色身影和念魔之主长得一模一样。

念魔之主冷冷道:“这才是我的本体,我现在这具躯体,不过是我的元神,你拿什么和我斗啊?”

两道身影融合在一起,黑色的涟漪蔓延,四域的所有人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哪怕是辛气节的身躯都微微退后一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道元神就如此的厉害吗,不知道和本体合在一起,到底多么恐怖。

黄金神剑发出刺眼的金色光华,射出数万道金色的剑气,如一道金光般射向了念魔之主。念魔之主微微的冷笑起来:“这点威力是奈何不得我的。”说着,轻轻的弹了弹手指,数万道金色的剑气爆裂而开,辛气节身躯仿佛遭到雷击般,身躯颤抖了下,溢出两口鲜血。

将黄金神剑全力祭出,金色的光华涌动,圣洁的金色光晕缭绕,直射念魔之主的胸口。

念魔之主微冷的笑了笑,黑色的骨刀射在黄金神剑上,迸射出丝丝火星,骨刀就从黄金神剑的剑身上呼啸而过。辛气节眼眸缩了缩,骨刀的速度甚是缓慢,就像蜗牛在爬般,这样才让他觉得可怕,你压根就无法抵御。

在骨刀距离辛气节只有两米之时,骨刀陡然如电般划过,空间被划出一道狰狞的裂缝,骨刀从辛气节咽喉上划过,辛气节的身躯破碎而开,七八道身影消散,露出他的本体,本体的咽喉上有着道血痕。

黄金神剑射向念魔之主,光华耀眼璀璨,却被念魔之主轻易便将其震碎,将剑身捏在手中,微冷道:“黄金神剑虽然甚是厉害,想要对付我,那是相当困难的。”说着,伸手弹了弹,黄金神剑对着远方射去,射入了山壁之中,在没有半点的身影。

法则的纹路在天空中蔓延而开,形成奇特的气场,将念魔之主包裹,辛气节快速的结印,法则的纹路四面八方向念魔之主围拢而来。道道法则的纹路印在念魔之主的身上,念魔之主身上的魔气在纹路之下,变得暗淡下去了不少。

念魔之主微冷笑道:“当年有人用法则对付我,却没有半点效果,难道你用就有效果吗?”

只听砰砰砰之声不绝,法则的纹路崩碎而开,空间如玻璃般炸裂,碎片散落得四处都是。

念魔之主还是站在原地,法则的纹路愈加的多了起来,却压根就无法奈何他,这让辛气节有些绝望。念魔之主怒声道:“该我出手了吧。”拳头闪电般砸出,仿佛撞倒金钟,推到玉树般,空间轰然炸裂而开,将包裹着他的法则纹路轰成了粉碎,轰在了辛气节的胸口上。

如此磅礴的巨力轰在胸口上,辛气节的胸口凹陷下去,砸在远处的山壁上。山壁轰然炸裂成了粉碎,粉末散落得四处都是,喷出一口鲜血,便从灰尘之中爆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