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阴森漠风

小说: 极道战尊 作者: 西方金 更新时间:2017-06-20 05:14:01 字数:2763 阅读进度:933/966

黑炎炎的光华从曲封的体内渗透而出,三道黑色的利锥在黑炎炎的光华中快速在旋转,发出滴溜溜的响动之声,只听咔嚓的脆响声,金色的元气如玻璃般炸裂而开,三道黑色利锥,向辛气节射了过去。

三道黑色利锥是念魔的魂力修炼成的本命武器,这几年内死在他本命武器之下的人不计其数,甚至包括些门主、家主、掌教。三道利锥中有着诡异的‘速’,能在刹那间将速度提高百倍,没有领悟法则的武者,想要察觉速的速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黑色利锥爆射而出之时,辛气节便感受到其中恐怖的速,轻轻的斩出了三剑,黑色利锥从中间分开,跌落在了地面,地面经不起可怕的能量而崩碎而开。曲封看着黄金神剑,惊恐的往后倒退,黄金神剑的威力,绝对不是他可以抵御的。在黄金色的剑气之下,他的身躯往后腾腾的倒退,剑气穿透了空间,仿佛细丝般,他将自己的绝技尽数施展而出,黑色的魔气在身前汇聚,却被金色细丝轻易就从其中洞穿而过,冷哼道:“辛气节,难怪你能斩杀君无风,原来是有黄金神剑,哪怕是老子快死,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念魔最为厉害的攻击浑身魂念,就像武者修炼的精神力般,无形的气流疯狂的涌动起来,黑色的雾气扑腾的升起,辛气节只觉得脑海之中有着恐怖的气流涌入其中,仿佛要将自己的脑袋给撕裂而开般,只听曲封狰狞笑道:“卑贱的人类,给老子去死吧。”

黑色的魂力如电般直射辛气节的元神,辛气节神色微冷起来,丹田中的元神瞬间暴涨,金灿灿的光芒冲天而起,耀眼之极,璀璨之极,仿佛风雨不透的光幕般将他的魂力给包裹,微冷的笑了起来:“就你的魂力,以为能杀我吗?真是天真无知,天真无知会付出代价,这不是你说的话吗?”

曲封凄厉的惨叫之声从辛气节身体内传出,金色的元气是他魂力的克星,轻易便将他的元神炼化成了虚无。他的身躯化为烟雾缓缓的升腾而起,在这片地方久久不散,而在辛气节体内的魔气,仿佛有着执念般,在他的体内横冲乱撞,要不是他的元气厉害,只怕早就被魔气撞得重伤了吧。

袅袅的烟雾不断的从辛气节头顶渗透而出,半晌之后黑**气才全部消失在他的体内,他的身躯便如电般消失在了原地。黑色的树林中有着斑驳的月光,淡淡的篝火熄灭未久,隐隐有着魔气在这片地方缭绕。辛气节沉思起来,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看着远处的渔火,漫天的星斗,神色微冷的摇了摇头,便消失在了原地。

黑色的液体从远处的山壁上升腾而起,浑身涌动着滚滚魔雾,有道透明的身影缓慢凝聚,神色瞧上去甚是冷漠,冷森森道:“好个辛气节,能将我的分身抹杀,这本事非一般人能办到,我会让你们圣武殿的人付出尤其惨痛的代价。”

这道黑色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念魔之主派来对付金刀峡谷的漠风,漠风这人性子阴冷,绝对不会和人正面交战,往往都是隐藏在暗处,给人致命的打击,让你彻底丧失信心,在出来将你斩杀。

金刀峡谷的人知道曲封被辛气节碾压成了虚无,高兴地欢呼起来,只有辛气节眉头深锁,金刀客觉得辛气节神色有些不对,说道:“辛老弟,斩杀了曲封,为何还半点不高兴啊?”

辛气节苦笑道:“我心里有些不踏实,绝对这个曲封可能是一道分身,我将其碾压之后,发现黑**气从空间中渗透而入,想找到其本尊,哪知去的时候,本尊早就不见,没有查看到他的身影,才有些担忧,这样的人比明刀明枪的人恐怖了将近十倍左右。”

金刀峡谷的长老笑道:“辛小哥,我们武者很少能修炼出分身,何况是念魔呢,他们要修炼出分身谈何容易,不要异想天开。”

辛气节摇头而笑:“这些日子大家还是留意下,我怕是自己想多了。”

金刀客举起酒杯,说道:“辛老弟,老哥我敬你一杯,要不是你的话,我们金刀峡谷只怕就惨了。”

辛气节端起玛瑙酒杯,笑道:“金老哥严重了。还有件事情,我想告诉金老哥,那就是我想将化魂神火诀传授给金来客兄弟,只要他将其修炼成,那么轻易就能对付念魔了。在神火之下念魔绝对无处遁形,只能被神火燃烧成虚无。”

金来客狂喜道:“多谢辛大哥,小弟不胜感激。”

金刀峡谷的那些长老纷纷说道:“辛小哥,你能将这武技也传给我们的子女吗?”

辛气节笑道:“我是替这武技的主人找传人,找到了金来客兄弟,那是他的缘分,我怎能在传授给别人,这武技不是那么好修炼的。”

金刀峡谷的长老倒是没有勉强,笑道:“大家干杯。”

翌日清晨的时候,幽静的树林中,斑驳的金色光晕,洒落在辛气节的身上,缓缓的升起手掌,指尖淡淡的光华缭绕,缓慢的注入了金来客的脑海中。金来客满脸都是兴奋之色,激动到了极点,昨晚上睡觉都没有睡着,就在这个时候,脑海中有着无数的光华钻了进来,将他吓了大跳,却听辛气节说道:“专心感悟口诀心法。”

金来客微微定神,心法口诀格外的神奇玄妙,枯涩难懂,幸好逐字逐句拆解的话,还能将其领悟出来,本来想请教下辛气节,但是辛气节却说道:“这个得靠你自己,我都没有修炼成,怎么能教你呢,不是浪费彼此的时间吗。”

本来辛气节还因为曲封的事情,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哪知七八天没有半点事情,这让他那颗悬挂的心,缓慢的沉了下去。哪知半月之后,金刀峡谷人心惶惶,再次有人死去,其中还包括圣武殿的几位弟子。

金刀峡谷的长老惊呼道:“看来曲封果然是道分身。”

辛气节微微有些凝重道:“绝对是分身。以前我不敢肯定,现在我彻底肯定。”

这些日子没有注意,才导致死了不少人,这让他有些自责,说道:“都是我放下了警惕之心,才导致我们圣武殿的人死在这里。”

圣武殿殿主说道:“这和你没有半点关系,压根就不是你的事情,只能怪我们都大意了。”

金刀峡谷的长老道:“要不是我们,你只怕不会大意,都是我们的错。”

金刀客凝重道:“须得将这人早点铲除,我们金刀峡谷才能安逸。”

辛气节说道:“金老哥,你吩咐任何人不准踏出宫殿一步,以免那些弟子再被斩杀。”

金刀客立即叫人吩咐了下去,连着三天没有人出去,还有些人莫名其妙的死掉。

辛气节说道:“将那些人的尸体搬过来。”

金刀客吩咐人去办,便问道:“辛老弟,怎么回事?”

辛气节说道:“我想应该是念魔之主派来的人,将元气注入这些弟子的心脏中,只需要动动意念便能将其斩杀。”

辛气节猜测得果然不假,确实便是如此,看着地下的几具尸体,说道:“将所有弟子叫来,我要看看他们体内是否还有那人留下来的元气。”

金刀客感激道:“多谢了金老弟。”

辛气节淡淡笑道:“大家站在一条船上,金老哥何必如此客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