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黑旗遍天

小说: 极道战尊 作者: 西方金 更新时间:2017-06-20 05:13:59 字数:2874 阅读进度:925/966

黎明的曙光划破了无边无际的黑暗,金刀峡谷就像一把土黄色的巨刀插在平原上般,袅袅的雾气缓慢的升起。今日是金刀峡谷会武的盛世,还有不少周边势力前来观看比武,所以早上金刀客就吩咐长老在峡谷前,迎接那些准备来观看的门派长老和家族族长。但是遗憾的是,没有半个人前来参观,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妙。

每年这个时候会有很多的强者前来,还会带着自己的晚辈子侄前来,今年却半个没有。忽然抬头见到晨曦中渗透出淡淡的黑雾,仿佛光圈般在金刀峡谷的上空覆盖而开。原本晴朗的天空仿佛变得黑暗起来,有着厚重的黑云缓慢的堆积,仿佛片片树叶堆积在一起般,只有淡淡的金色阳光从黑云中的点点缝隙渗透而出。

金刀峡谷的大长老金不二挥了挥手,那些准备参赛的弟子,纷纷掠到了周边的高墙上,神色不善的盯着在半空之中汇聚的黑色云彩。黑色云彩中散发而开的压迫力,让周围的人,觉得呼吸难受起来,特别是那些修为较低的弟子,觉得身躯就像顶着块石头般。

金来客俊朗的五官上写满了凝重之色,说道:“父亲,你看这是?”

金刀客威严宽阔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沉重,淡淡道:“想来念魔知道圣武殿殿主在我们金刀峡谷中了。”

有个长老跳了起来道:“圣武殿的这些弟子刚来,念魔之主就知道圣武殿殿主在我们这里,这些弟子之中定然有奸细。”

圣武殿的弟子纷纷大怒道:“我们这里面怎么可能有奸细?你身为金刀峡谷的长老,地位甚是尊崇,千万不要血口喷人啊。”

那长老目光扫了扫,哈哈大笑道:“我要是猜得不错的话,这个奸细定然便是辛气节。”

圣武殿的弟子纷纷怒吼起来,辛气节可是他们心中完美的人,怎容金刀峡谷的长老随便诬陷啊,纷纷怒吼道:“放你娘的屁啊!辛师哥(师弟),要是奸细的话,世界上的人便都是奸细了,你若是在瞎说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金刀客冷叱道:“大家吵什么吵啊!辛气节不可能是奸细,要是奸细的话,就不可能带这些弟子来到我们金刀峡谷,我想知道他去了何处?”

圣武殿殿主说道:“气节去了圣塔,相信快要回来了。”

金刀客微微皱眉:“想来辛气节不会在回来了。”

纳兰无雪清冷道:“金前辈,我相信辛师哥会回来,他的为人怎样,我们知道得很清楚。”

金刀客笑道:“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啊!你看看那些以前经常来我们金刀峡谷的人,看见了念魔的人攻打过来,他们连影子都没有了,你说辛气节敢在念魔攻打我们的时候回来吗?”

圣武殿殿主说道:“金老哥,你就放心吧,别人我不敢说,辛气节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黑色的旗幡从黑雾中席卷而出,覆盖了这片天空,四五十道身影缓缓浮现在了各个角落,当圣武殿的弟子见到其中一道身影之时,眼眸之中露出了诧异之色,旋即便是愤怒之色,纷纷开始怒吼起来:“为什么琴绝还没有死啊,他不是被剑洺师兄给斩杀了吗。”

圣武殿殿主脸颊火辣辣的,仿佛被人狠狠的抽了几个耳光般,宛如野兽般死死盯着琴绝。琴绝感受到了他们殿主的目光,虽然感到害怕,知道他们殿主无法穿过念魔的防御,倒是没有多大的惧意,高声说道:“我是圣武殿的弟子,我叫做琴绝,各位若是投降的话,我主人定然会放过金刀峡谷,也会放过圣武殿的人。”

圣武殿的人听着琴绝无耻之极的言语,全部觉得有些丢人,微微的垂下头去,难堪之极,听着周围的人传来的嘲笑之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金刀峡谷的人微冷的笑了起来:“圣武殿殿主,你们圣武殿怎么有如此贪生怕死的人?”

圣武殿殿主觉得心中被人插了剑般,眼眶微微发红,冷漠道:“我会亲自将此子斩杀的。”

有道身影浮现在了半空中,咬牙道:“逆子,你难道还不快自尽,要老夫亲自杀了你吗?”

琴绝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有着恐慌之色,颤抖道:“父亲...你也在这里吗?”

琴绝的父亲冷哼道:“你若是还认我这个父亲,立即就自尽在我眼前,你难道忘记你爷爷是怎么死在念魔之主手中的吗?如此深的血仇,你贪生怕死的成为对方的奴隶,丢了我们琴家的脸,我的脸往哪里放,你死去爷爷的脸往哪里放,你投降异族让祖宗的脸的往哪里放啊?”

铿锵有力的声音,滚滚的回荡在天际,听得金刀峡谷的那些弟子拍案叫好,纷纷喝骂琴绝起来:“真是不要脸的东西,祖宗的脸被你丢光了,我们圣武殿的脸被你丢光了,你若是还要脸的话,现在就自尽,我们还承认你是圣武殿的人。”

君无风淡淡的笑道:“琴老儿,你还没有你儿子识时务啊,琴绝老弟真是天资聪颖,知道投靠我们主人,将来我们主人成为四域的至尊,他是何等的风光,绝对是要什么有什么,而你们将沦为阶下囚。”

琴绝父亲嘶哑的吼道:“逆子,你难道还不投降吗?你难道要老子亲自动手将你给斩杀?”

琴绝面色有些发白,气得浑身颤抖起来,怒声道:“父亲,你怎么如此的愚昧无知啊,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只要你投降了我主人,我们父子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将来绝对会成为名动一方的人物,你还想当圣武殿的长老啊,就算圣武殿再次成立,你最多还是一个很普通的长老而已,而加入了太影神殿,如此大的四域,我们将来绝对可能会封王,你何必如此的执迷不悟啊。”

琴绝的父亲险些就要喷出一口老血,气得浑身颤抖起来:“你这个愚蠢的家伙,老夫平时就是太过于溺爱你,导致今日你如此的是非不分!念魔之主要是掌控了整个四域的话,我们人类将会成为奴隶,你觉得你可能成为奴隶的主人吗?”

琴绝冷笑道:“怎么不可能成为奴隶的主人啊?念魔之主传授给了我武技,我实力大涨了,你说我将来会不会成为人上人啊。”

琴绝的父亲怒吼道:“逆子,我琴家没有你这样的人,今日我就要杀了你,洗去身上的耻辱!”

琴绝傲然道:“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看着你生我养我的份上,我饶你一次,不要阻止我通向人生巅峰的道路,不然休怪我辣手无情。”

琴绝的父亲气得喷出一口老血,身躯如猎鹰般拔地而起,向琴绝闪电般的射了过去。周围的黑色云层瞬间形成黑色的大网,将琴绝父亲笼罩在其中,琴绝父亲就像一只苍蝇般,完全无法在动弹分毫。

君无风微冷笑道:“琴绝老弟,这是你好好表现得机会,他敢辱骂我们的主人,你将他给杀了吧。”

琴绝惊慌的颤抖了下,对方可是自己父亲,要是自己将父亲斩杀,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微冷道:“此人和我不在有半点关系,不在是我的父亲,我和他有些血缘,我不会动手杀他,要动手的话,你们动手杀他好啦。”

琴绝父亲眼中有着死灰般的光芒:“我养子二十多年,只教了你武技,却没有教你做人,才导致我们琴家脸面尽失,要是你爷爷还在的话,只怕他也会觉得没有脸在见人了吧。”

说着,他眼角都是浑浊的泪水,脸上的皱纹弥漫起来,只听砰地一声中,身躯爆裂而开,血肉夹杂着碎雨散落得漫天都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