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曹菲亚

小说: 极道战尊 作者: 西方金 更新时间:2017-03-19 20:23:20 字数:2726 阅读进度:815/966

柳炫风从未见过金天帝,自然以为他是和辛气节同来的人,没想到金镶瓷会为旁人叫他滚蛋!血红着眼睛望着辛气节,嘶哑的叫道:“你若是是个男人的话,就出来和我一战,要是想躲在我未婚妻的背后,那我就在外面等着你。. .”

金天帝眼中的金光,仿佛火焰在燃烧,周围的空间冒出了黑雾,满脸冷意的柳炫风,眼前尽是金色的光芒,光芒渗透入了他的脑海中,他的全身颤栗起来,神色惊恐到了极点,肤表出现了淡淡的金色火焰,他疯狂的狂奔出去,在他狂奔而出之时,身上的衣衫化为了灰烬。

回柳山庄少庄主狼狈的模样,落入了周围之人的眼中,纷纷哈哈大笑起来,这绝对是大新闻啊。有个黑色裙袍少女,淡淡笑道:“没想到柳公子,还有这样的雅好,我还是第一次见。”

“曹菲亚,你难道我身上的金色火焰,本公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特殊癖好?”柳炫风肤表青色的光华缠绕,在金色的火焰之下,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急忙取出衣袍穿上,咬着牙道。

曹菲亚身后的两个少年冷笑道:“柳炫风,你又在玩什么把戏啊,难道又想引菲菲的注意,才故意如此的吗?”

柳炫风冷哼道:“我以前是追求过曹菲亚,那已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我和金镶瓷订婚之后,早就对别的女人没有兴趣了。”

曹菲亚淡淡笑道:“我怎么听说,金镶瓷对你好像没有兴趣啊,想来是你死皮赖脸,对方对你忍无可忍,”

“你们知道什么啊,我和金镶瓷相处了有三年的时间,她对我怎样,我内心甚是清楚。”柳炫风的衣袍再次燃烧,疯狂的对着城外掠去。

曹菲亚狼狈的背影,狡黠的笑了笑,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吧。想到当初在月亮湖这厮己之时,就像大灰狼,绵羊,上去就亮出自己的身份,还说了大堆甜言密语,自己可不是那样单纯的小女生,会被这样的愚蠢少年给欺骗。

后来柳炫风知道她的身份之后,追求愈加的激烈,不过她对柳炫风这样的人真没有好感,哪怕是回柳山庄的势力不弱于他们曹家,甚至她父亲曾经出面,让她好好考虑下柳炫风,聪明伶俐的她,举了十多条例子,列出七八个天才的修炼轨迹,将他父亲驳斥得哑口无言。

金镶瓷祖父,担忧说道:“您老不会将柳炫风活活烧死吧?回柳山庄的势力,我们金鳞阁虽然不惧,但是平白无故开罪一股不弱的势力,也不是明智的选择啊。”

“那个柳炫风还真是狂妄无知啊,也不问问老夫是何人,敢在这里大言不惭,要不是的面子上,我便将他活活燃烧成灰烬了。”金天帝吹胡子瞪眼起来,要是柳炫风知道,他是金镶瓷的祖父的话,只怕会后悔死吧。

本来和金镶瓷还是有些戏的,得罪了金家的老祖,他和金镶瓷,就不可能再有戏啦。

银色的圆盘高高的挂在天际,清冷的银辉洒满了整个回柳山庄。柳炫风冷着脸坐在大厅,今日他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为何自己训斥一个老者,金镶瓷会如此大的脾气,难道老者和她有些关系吗?不过他已经派人去打听,相信不久便会有消息传来。

为了追求金镶瓷他花费了极多的心思,虽然金镶瓷对他永远是那副模样,冷冰冰的,有几次去历练他受伤,对方还是很关心他的,这让他更加的机会。相比于曹菲亚和金镶瓷,她更喜欢金镶瓷这种性格的少女,初见曹菲亚的时候,觉得对方惊为天人,可是知道对方的脾气性格之后,觉得还是离曹家这个小魔女远点为好。

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一道青色身影掠入大殿中,是跟着他去金鳞阁的一位长老。

见到柳山长老回来,柳炫风沉着脸颊道:“柳长老打听到了什么消息吗?”

“少庄主可知道训斥你的那位前辈是谁吗?”柳山炫风,暗暗摇了摇头,想来他和金镶瓷的婚事到此为止了吧。

柳炫风有种不好的预感,问道:“那个老者是谁?”

“金麟阁创始人金天帝。”柳山一字一句的说道。

柳炫风全身无力的躺在了椅子上,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他啊?”

柳山苦笑道:“他本来是长期在闭关,可是他的老朋友前来,所以今日他出关了,没想到少庄主得罪的是他,难怪金镶瓷会如此恼怒。”

柳炫风眼眶微微红起来:“我又失败了。”

柳山不紧不慢的笑道:“少庄主,你还是有希望的。”

柳炫风冷哼道:“你是在笑话我吗?”

柳山淡淡笑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难道少庄主没有现,金小姐还是很关心你的吗。”

“我没有哪里关心我,只是让我的颜面扫地了。”柳炫风心痛无比的道。

柳山眼睛微微眯起,脸上带着笑意道:“你若是得罪了金天帝这样的强者,对方想要杀你,只不过举手之间的事情,但是金小姐叫你滚蛋,那就说明对方心里有你,否则你不是更惨?”

柳炫风笑道:“你说的甚是有道理,明日我就在赔礼道歉,相信她会给我机会。”

他有些恼怒自己,为何老是如此嚣张霸道,对付辛气节这样的废物嚣张下还可以,对金天帝这样的人嚣张,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清晨的时候,金色的阳光洒落在花园中,五颜六色的花朵在金色夕阳的照耀下,散着梦幻般的美感。

金镶瓷昨晚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眠,想到的就是辛气节亲吻她的模样,哪怕是柳炫风也没有碰过她的一根指头,陌生男子却亲吻了她,这种感觉还非常的美妙。身后传来金关山的脚步声:“瓷瓷,有客人要见你。”

不用猜想都知道是谁,金镶瓷冷漠道:“我不想见他,你让他回去吧。”

“瓷瓷,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个机会吧。”柳炫风快步走了过来,哽咽的说道。

金镶瓷还是没有转身,神色依旧冷漠,微冷道:“你可知道你得罪的是谁吗?”

柳炫风微微垂下脑袋:“我知道。”

金镶瓷微冷道:“那是我金家所有人敬重的老祖,我父亲知道后雷霆震怒,你说我们还有戏吗?”

“我去向老祖磕头请罪,务必请老祖原谅我。”柳炫风眼中有着丝丝血丝,内心甚是狰狞,好你个金镶瓷,我这样来求你,你还是不愿理会我,等我娶了你之后,么羞辱你。

金关山微微叹息道:“瓷瓷,炫风如此的痴情,这般的好男人,可不好找了啊。若是单论感情的话,炫风甩辛气节数十条街,一道后者是个花花公子,而炫风呢,却是纯情少年,哪怕你如此对他,他还是对你死心塌地,这种少年可不好找啊。”

金镶瓷缓缓转身,见到柳炫风眼中的冷光一闪而逝,冷笑起来:“我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

柳炫风咬牙道:“我们认识这么久,难道没有感情吗?”

“有是有些感情,刚才我在你的眼中,不该有的寒意,以后我们就在没有感情了。”金镶瓷淡淡的声音响起,人就消失在了走廊上。

柳炫风神色狰狞起来,眼中血光游走,嘶哑道:“都怪这个辛气节,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